「姊姊,妳沒事吧!」鳴人擔心的問雪子。

「我沒有事情,小鳴。」雪子摸摸妹妹的頭。

「是不是哥哥惹妳哭?小雪姊姊。」佐助擔心的問雪子。

「並不是小鼬的關係,沒有事情。」雪子並沒有多說什麼。

佐助和鳴人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就知道這件事情問不出來,因此他們也並不打算繼續去問這件事情,雪子看起來悲傷的樣子讓他們很心疼,他們不喜歡雪子悲傷的樣子,那樣的雪子真的一點也不像是雪子。

總是在他們面前展開笑容的雪子不是這樣的,佐助知道一定是自己的哥哥惹到雪子,決定好好的去問自己的哥哥到底是怎樣。

佐助最不喜歡自己最喜歡的人被惹哭,雪子一定有因為鼬的事情而哭泣過,佐助興師問罪的去找自己的哥哥鼬,他決定好好的幫雪子報仇,讓雪子重新擁有笑容。

「臭老哥!你和雪子姊姊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佐助怒氣沖沖的來到暗部的辦公室。

「小雪怎麼了嗎?」鼬有些不解的問。

「雪子姊姊看起來就像是哭過的樣子,你還說沒有惹到雪子姊姊!」佐助真的對於自己的哥哥的態度很生氣。

「是嗎?小雪看起來像是哭過的樣子啊!」鼬知道雪子一定躲在暗處哭。

「你這傢伙不要太過分,雪子姊姊是那樣的喜歡你!」佐助看著出來雪子真的很喜歡鼬。

「是嗎?」鼬並不想要多說什麼。

「你這混蛋…!」佐助已經想要使出千鳥來打人。

「佐助,住手!別這樣!」鳴人大聲的告訴佐助。

「小鼬哥哥,姊姊很愛你是我們大家都看得出來的,這件事情要是給哥哥知道的話,哥哥一定會找你算帳。」鳴人告訴鼬說幻的為人。

「唉~我知道了。」鼬知道要怎樣做。

鼬來到雪子工作的地方卻沒有看見雪子,只見幻告訴他說雪子已經回去,鼬只好在木葉當中慢慢搜尋自己妻子的蹤影,看樣子雪子真的存心不想要讓自己找到她,但是鼬也知道雪子真的很不高興。

其實鼬比誰都清楚雪子的個性,他們這次回來沒有把自己的親生孩子給帶回來,是因為火影大人他們說想要去雪之國渡假,然後請他們把孩子留在雪之國,他們想要和外孫單獨在一起。

後來火影大人他們回到木葉的時候也把孩子給帶回來,雪子現在應該是和孩子在一起才對,只是鼬有些擔心雪子的狀況,鼬可不想看見雪子不高興的樣子。

「小雪,我進來了。」鼬回到家裡看見雪子正在帶孩子。
「啊!你回來啦!」雪子微笑的說。

「妳的眼睛腫腫的讓小鳴和佐助誤會我。」鼬哀怨的對雪子說。

「是嗎?有嗎?我以為他們不會去找你算帳的說。」雪子有些訝異這件事情。

「不過我還是要跟妳說抱歉,因為我沒有注意到我的行為。」鼬還是決定道歉。

「沒有關係的,都說了是我自己在賭氣,不要去想太多。」雪子微笑的對鼬說。

「妳喔!真的是很讓人擔心啊!」鼬無奈的對雪子說。

「是嗎?」雪子微笑的看著鼬。

佐助和鳴人見到他們和好後就沒有多說什麼,看樣子自己的哥哥姊姊並沒有想像中吵架吵的很嚴重,雪子和鼬可是很愛對方,怎麼樣都不會想要失去對方,既然這樣的話,自己當然也要好好的保衛自己的愛情。

不能因為某些原因跟自己的伴侶吵架,佐助和鳴人了解到信任是很重要,這次的假期他們學會信任對方是很重要的事情,絕對不可以因為一點小事情就吵架,這樣的話一定會造成對方和自己的感情破裂,那樣的話可是不好的事情,因此怎麼樣都不可以失去自己和對方的信任。

新的一年大家都準備好自己的願望了,當然每年的神社參拜都需要穿著和服,火影家的小孩早在雲的教導下把自己的和服都拿出來,鳴人當然也不例外做這件事情,因為不管怎麼說每年的第一天都是很重要。

母親雲總是會教導他們一定要在第一天選好自己的願望,佐助看見自己心愛的人穿起和服的樣子是那樣的美麗,看樣子跟往年一樣木葉的街頭又會有一陣暴動,畢竟火影家的孩子穿起和服的樣子真的是非常的漂亮。

大家最喜歡的事情就是看他們穿和服的樣子,即使有人已經成為妻子還是會被觀賞,雪子更是有許多的男性會想要觀看,想到這裡大家都開始要防範那些蒼蠅來打擾自己最愛的人。

「真漂亮。」佐助讚嘆的說。

「好看嗎?」鳴人微笑的問佐助。

「很好看,實在是太漂亮了。」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稱讚。

「是嗎?太好了。」鳴人開心的說。

佐助已經開始在盤算要怎樣去清除那些蒼蠅,他心愛的鳴人真的是太可愛,穿上和服的樣子又非常的漂亮,怎麼樣都會有人打擾他們,佐助決定要好好的清除那些不該有的蒼蠅,不能讓他們打擾自己和鳴人的相處時間。

當然除了佐助之外還有其他人也打算這樣做,他們的伴侶也非常的漂亮,怎麼樣都不可以有外人看見他們漂亮的樣子,那樣的話一定會有很多人的眼睛會受傷。

木葉可說是很多美女聚集的地方,很多從國外來的人都很喜歡看木葉的女性,造成這樣的困擾,讓大家只好想辦法清除那些蒼蠅的存在。

「真是糟糕,又是一堆人。」安忍看見這樣的情況說。

「這件和服很難活動嗎?」寧次看見安忍的樣子擔心問。

「是呀!就是因為很難活動的關係才討厭這麼多人。」安忍回答寧次的問題。

「需要我抱妳嗎?」寧次決定要抱安忍去。

「唉~好吧!」安忍決定只好這樣啦!

寧次把安忍抱起來,安忍的雙手勾在寧次的脖子上,寧次很快的就來到人少的地方,他可不想要懷中的公主非常的生氣,怎麼說懷中的公主都是他很重要的女朋友, 就是因為這樣安忍才非常的信任寧次,對於寧次的信任總是流露在他們的身邊,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都知道寧次和安忍是那樣的有默契,畢竟不管怎麼說他們也是合 作很多次才產生這樣的感情,佐久茂看見女兒這樣也只是微笑,看樣子女兒是找到很好的歸宿了,這下子他就不用擔心自己女兒的幸福。

「呵呵!看樣子安忍找到自己的幸福。」佐久茂對自己的妻子說。

「是呀!這下子我也放心許多。」蓮星挽著丈夫的手微笑的說。

「好多人,真麻煩呀~」鹿丸說出自己的口頭禪。

「鹿丸,麻煩你有幹勁一點好不好?」井野對鹿丸抱怨。

「好了啦!井野,妳又不是第一天認識鹿丸。」雪燕安撫井野的情緒。

「就是說嘛~」丁次附和女友的話。

「真是的!你們每次都幫鹿丸說話。」井野不太高興的看著他們。

「呵呵!井野,是妳自己說要成為鹿丸的女友,妳就要做好心理準備啦!」雪燕微笑的說著這句話。

「唉唷!井野妳就不要計較了嘛!」丁次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他們四個人高高興興的來到神社這裡,鹿丸還是老樣子那種沒有幹勁的樣子,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畢竟鹿丸本來就是這個樣子的人,井野和鹿丸交往後總是會有許多抱怨。

不過對於好朋友的抱怨他們也都沒有放在心上,井野雖然很不滿意鹿丸沒有幹勁的樣子,有的時候卻知道鹿丸是很體貼的傢伙,有些事情只好當作沒有見到,不想要去理會鹿丸到底在做什麼。

難得的出門看見鹿丸這個樣子讓井野真的很生氣,井野都不喜歡鹿丸沒有幹勁的樣子,感覺上自己的男友是那樣的懦弱,卻又不得不說鹿丸總是會體貼一下自己。

「啊!真討厭,人好多喔!」小渚看見這樣的情況就想要回家了。

「就是說呀!好想要回家喔!」霜華也不喜歡這樣人山人海的樣子。

「兩位,別忘了今年我們是要許願的。」鴆看見這樣的情形提醒一下他們。

「我當然知道,只是我就是不喜歡這樣的感覺。」小渚無奈的看著自己的哥哥。

「是呀!鴆,小渚說的對,我們不過不喜歡這樣的感覺罷了。」霜華附和小渚的意思。

「小渚~」雛田開心的可以看見自己的隊友。

「嗨~」小渚高興的和他們打招呼。

「真多人呀~」牙不禁感嘆。

「人多真不習慣。」志乃不習慣人多的地方。

他們一群人高高興興的在聊天,不過他們馬上找到一個好地方沒有多少人的地方去,要不然的話他們真的會不習慣這樣的場合,小渚看見人多的地方就會有種無名的厭惡感,那是以前出任務的時候不小心染上的厭惡感。

志乃是不習慣人多的地方,牙和雛田倒是還好沒有什麼感覺,霜華本身就很討厭人山人海的地方,鴆也知道自己的妹妹和女友討厭這樣子的地方,自然也就沒有多說什麼,要不然的話自己一定會被自己的女友和妹妹揍。

過年期間本來不出門,沒想到卻因為自己想要許願的關係讓她們出來,這下子自己回家後就要好好的躲她們了,要不然一個不小心的話就會受到恐怖的攻擊。

「天天,寧次和安忍走的真快。」小李看著天天說。

「沒辦法呀!誰叫安忍的和服很難活動,寧次只好先抱安忍走。」天天有些無奈的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