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你的叔公,家定,他已經過世了,旁邊這位女性是骸的姑婆,叫做喬妮亞,是伊森夫的女兒。」家綱對他們解說。

「吉代的祖母是他們的女兒,愛依。」家綱說出這句話來。

「愛依嫁給一位富商之子,後來生下一名男嬰,但是因為富商之子太過於花心的關係,所以兩人離婚,孩子跟著母親愛依,後來從母姓。」家綱想到家定對他的抱怨。

「後來這個孩子娶了一名平凡的女性做為妻子,但是好像是發生意外而過世,留下一名男嬰,叫做澤田吉代,這是我追蹤到的資料。」家綱會追蹤自己家族的人的行蹤。

「原來是我的姑婆呀!怪不得吉代的樣子跟我們那樣像。」骸恍然大悟的說。

「是啊!吉代就不要改變姓氏,就一直用澤田這個姓氏好了,畢竟家族到我這裡就沒有香火了。」綱吉想到這裡就苦笑。

「呵呵!這倒是可以,澤田家不一定要有香火傳下去,畢竟那也不過是母親來到日本後故意改的姓氏。」家綱怎會不知道自己的家族史。

「我知道,但是我還是希望吉代保有原來的姓氏。」綱吉摸摸吉代的頭。

「我對這件事情不會很介意,曾祖父有告訴過我,六道家族的人幾乎都有東方人的血統。」骸本身不會很在意這件事情。

「不過你們能找到吉代就算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家綱笑呵呵的說。

「爺爺,你恨曾祖父和曾祖母嗎?」綱吉問出自己很想要問的問題。

「不會,我不會恨他們,相反的我還會感謝他們,因為他們的關係讓我遇見昭子,
我這一生最愛的女人。」家綱回憶起和昭子在一起的情形。

「不會恨就好了,我想奶奶也一定很高興自己可以和爺爺相遇。」綱吉知道自己的奶奶生前過的很快樂。

綱吉和骸抱著吉代退出家綱的房間,家綱很清楚自己從來不恨自己的父母親,因為他很清楚自己的父母親早就在心裡面裝了另外愛的人,可是他們對自己和家定卻從沒有欠缺過,也是給予他們完整的愛。

後來只剩下父親照顧他們的時候,他們曾經聽父親說過母親說她很幸福,可以生下他們兩兄弟,那時候他們聽見這句話的時候差點說不出話來,因為他們從小看的就 是母親洋溢幸福的笑容,父親也總是會摸摸他們兩人的頭,那樣的生活對他們來說真的很快樂,即使失去母親後父親也沒有減少對他們的疼愛。

母親家族那裡的人從沒有抱怨過什麼事情,只因為兩位阿姨都知道那是母親的選擇,其中一位阿姨的丈夫還是父親的手下,同時也是父親的好友,那位好友過世的時候父親有親自回來義大利參加喪禮。

阿姨堅強的沒有讓他們看見她哭泣的樣子,有時候家綱和家定會覺得莉莉亞阿姨和喬安娜阿姨真的很像是他們的母親,那樣溫柔的面容真的很像,可惜卻沒有母親的精明幹練,也少了母親的味道,可是對他們的孩子來說,卻是他們最重要的母親。

吉代來到義大利後非常的適應,沒有出現那種不適應的情形,綱吉和骸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的欣慰,他們還擔心吉代會有不適應的情形出現,還好都沒有出現這種的情形。

吉代也很開心有他們這樣的父母親,家族裡面的人都非常的疼愛吉代,家光和奈奈更是寵愛不已,伊夫和約克也是非常的疼愛吉代這個孩子,吉代在這個家族當中是三千寵愛集於一身。

可是所有人都不會溺愛吉代,這倒是非常好的現象,吉代不像是一般黑手黨家族中的貴公子一樣,反而是個體貼人的小少爺,大家看見這樣的吉代更是寵愛不已,這樣的吉代果然是他們最疼愛的吉代。

「吉代,吃飯了。」綱吉叫正在玩耍的吉代。

「好的,媽媽。」吉代開心的跑到綱吉的懷裡。

「小吉代跟爸爸玩的那麼開心呀!」綱吉摸摸吉代的頭。

「嗯!爸爸教我好多東西喔!」吉代開心的說。

「這樣呀!爸爸果然很疼吉代。」綱吉微笑的看著骸。

「當然囉!吉代可是爸爸的乖兒子呢!爸爸不疼他要疼誰?」骸把吉代抱起來。

「我最喜歡爸爸媽媽了。」吉代開心的說。

「爸爸媽媽也最愛吉代了。」綱吉和骸同時說出這句話來。

自從收養吉代後骸就像是個父親一樣的在寵愛吉代,對於吉代的教育也做的非常的好,伊夫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欣慰,自己所收養的孩子有所成長伊夫當然會很欣慰。

怎麼說伊夫也是很疼愛骸的,那個童年的生活不是很快樂的孩子,遇到綱吉後知道自己的重要性,也很努力的保護綱吉,雖然骸很討厭黑手黨的存在,可是卻甘心的臣服在綱吉的身邊,永遠的陪伴綱吉。

看著綱吉一點一滴的成長,這樣的一切是大家欣慰的地方,有骸在的地方就可以看見綱吉美麗的笑容,這是大家最喜歡的大空,也是大家最尊敬的大空。

「爸爸,晚上睡覺的時候說故事給我聽好不好?」吉代這樣告訴骸。

「當然好囉!小吉代想要聽什麼樣的故事呢?」骸摸摸吉代的小腦袋。

「不知道,爸爸要講什麼故事給我聽?」吉代開心的問骸。

「這個嘛!我們等下去圖書室找書。」骸決定帶吉代去找書比較快。

「好!」吉代開心的答應下來。

「吉代最乖了,果然是爸爸媽媽的好孩子。」綱吉誇獎可愛的吉代。

對於這個孩子的到來,骸和綱吉決定好好的保護這個孩子,讓這個孩子跟綱吉一樣,到了一定的年齡才會接觸黑手黨的東西,如此的安排就是不希望吉代步入這樣的環境當中。

骸很清楚穆到底想要做什麼,畢竟自己也是穆的手下之一,霍華休斯家族的首領想要做什麼,骸不會刻意的去管太多,穆想要做的事情一定有他的原則在,骸很久以前有聽說過,穆的父母親是被復仇者給逼死的。

穆從未說出自己的父親到底是怎麼過世的,伊夫告訴他們是病死的,雪柔相信自己的父親是病死的,不過為什麼病情會加重,這點誰都不知道,骸大概知道是為什麼,復仇者一向是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的。

那樣的逼迫一定造成穆的父親壓力過大,因此穆的父親才會因為病情加重而死亡,穆想要跟復仇者算這筆帳,加上霍華休斯家族本身就有和復仇者監獄有摩擦,所以他們是有理由去剷除復仇者監獄的。

「如果你都安排好了,那我就告知小綱了。」骸正在穆的辦公室裡喝茶。

「已經安排好了,請小綱調動一點人手,我這裡也會一起幫忙的。」穆可是計畫很久。

「這件事你計畫多久了?」骸瞇起眼睛問自己的表兄弟。

「你說呢!自從我父親過世後我就開始計畫。」穆微笑的看著自己的表兄弟。

「好吧!看在你是我親戚的份上,就幫你一把。」骸實在覺得把自己新婚燕爾的時間拿去攻打復仇者監獄真不划算。

「抱歉啦!你還在新婚燕爾中,就這樣剝奪你的時間。」穆多少也會感到抱歉。

「哼!你也知道。」骸只是看著穆。

「下次找機會補償你們。」穆看見骸離開辦公室,匆匆的說了這句話。

骸聽見穆說的話只是微笑,對於骸來說,找機會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彭哥列和霍華休斯有多少事情要忙他會不清楚,就是因為太過於清楚,真的想要找機會補償他們,不如延後攻堅比較實在點。

綱吉看見骸的臉色很難看,自然知曉骸剛剛是去哪裡,看樣子霍華休斯那裏要有所動作,結婚沒多久的他們卻遇上這樣的事情心情難免會不好,首領和守護者結婚,當然陸陸續續大家找到自己心愛的人都結婚了。

穆打算是解決好復仇者監獄後才要結婚,正一已經嫁給白蘭、雲雀也嫁給跳馬迪諾,山本和獄寺早在十天前結婚,婚禮根本就熱鬧到不行,讓大家有機會瘋狂一下,綱吉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只有微笑。

「大家都找到自己的幸福,可是…有很多事情要處理。」綱吉有感而發。

「復仇者監獄處理好後,再來我們就要正式完成繼承儀式,到時候西蒙家族的人就會過來。」骸知道自己繼承的戒指可不能小看。

「繼承儀式,只有正式的繼承者才能參與的儀式,畢竟對方不像我們有十二個人。」綱吉多多少少有些擔心自己的守護者。

「我可愛的天使,你說錯了,是十三個人。」骸微笑的告訴綱吉。

「嘿嘿!」綱吉吐舌頭。

「真是。」骸無奈的看著綱吉。

繼承儀式的確是只有正式繼承彭哥列光陰指環的人才可以參加,彭哥列交到綱吉的手上到底是要毀滅還是要興盛看綱吉個人的意願,畢竟不管怎麼說綱吉可是經過歷代首領的認同,只是無可避免的還要是參加繼承儀式就是。

綱吉覺得現在不該煩惱這件事情,首先要做的事情就是煩惱復仇者監獄要怎樣處理,要確定彭哥列的威信以及讓復仇者監獄的人知曉,某些事情是絕對不可以惹到他們。

繼承儀式要是開始,復仇者一定會干預的,因此不管怎樣避免這樣的干預,穆可是下定決定要幫綱吉解決掉復仇者,同時霍華休斯家族也該拿回主權,長期遺落在外的東西是該拿回來了。

「好啦!作戰會議開始。」綱吉看著所有在場的守護者。

「首領,真的要這樣做嗎?」獄寺多少有些不解。

「沒辦法呀!同盟家族要做的事情,我們身為同盟家族要幫忙呀!」綱吉用很無辜的語氣說著。

『首領變壞了!!』這是大家一致的想法。

「彭哥列只要出部分的主力就可,我們這裡會出絕大部分的主力的,請放心。」穆拿出保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