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佩德那傢伙在做什麼!」Sivnora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的不爽。

Sivnora最討厭看見自己的叔叔受到傷害,喬治亞可是很努力的在阻止斯佩德,當初Giotto要離開的時候斯佩德就已經發瘋,如果不是阿諾德一直陪伴在斯佩德的身邊,斯佩德會做出無可救藥的事情,Sivnora希望斯佩德留下來輔佐自己。

其實很明顯的可以看見越是黑暗中的人越是想要接近陽光,斯佩德嘴上雖然不成認,可是內心當中很清楚Giotto是他的陽光,因此當自己的陽光愛上別的人的時候,斯佩德就會有幾近瘋狂的舉動出現,喬治亞也因為這樣而喪命的。

Sivnora和阿諾德以及喬治亞親手鎮壓斯佩德,後來Sivnora在阿諾德的請求中同意讓阿諾德帶走斯佩德,Sivnora之後的霧之守護者之一就這樣空缺下來,當然少了一位守護者也不影響彭哥列的運作就是。

「你給我清醒點,斯佩德。」阿諾德看見這樣的情形非常的生氣。

「哈~哈~哈~哈~」斯佩德仰天狂笑。

「我叫你給我清醒點,你要害全部的人送命嗎?」阿諾德一拳打下去,斯佩德這才回過神來。

這樣揍下去斯佩德才回過神來,所有的幻術就這樣消失不見,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才鬆了一口氣,骸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有繼承儀式,光是這樣瘋狂的人,可見自己的內心當中要是失去綱吉也是會這樣的。

綱吉總算知道為什麼出門前XANXUS和IX代首領都提醒她要小心點,綱吉可是很感謝自己的兄長和養父,不然的話一切都會很糟糕的,骸握住綱吉的手表示一切都沒有問題了。

「沒想到糾結了這麼久,還是你會救我,阿諾德。」斯佩德幾乎快要崩潰的說。

「Giotto那傢伙也不想要看見你這樣,陽光是照耀著所有人的,不曾屬於任何一個人。」阿諾德把斯佩德拉起來後說。

「也是,雲和霧卻是最相似的,可是實際上卻又有所不同。」斯佩德似乎累了,直接倒在阿諾德的身上。

「相似卻不相同,這是正常的。」阿諾德和斯佩德消失回去戒指當中。

「繼承儀式在此確認完畢,恭喜彭哥列的各位通過儀式。」炎真笑笑的跟他們說。

「太好了,沒事真的是太好了。」綱吉很高興所有不安的因素都已經不見了。

Giotto摸摸綱吉的頭,表示說自己承認綱吉是很出色的首領,Giotto對於這件往事一直沒有多談的原因在這裡,當初害死自己的好友讓Giotto很自責,原來即使是強大的首領還是會有弱點的。

Giotto很高興綱吉把彭哥列帶到鼎盛的時期,綱吉做的這麼好,他根本就不需要擔心,Giotto希望自己的子孫可以過的很好就好,Giotto給予綱吉的就是這樣簡單的試驗,綱吉也欣然接受。

回到彭哥列後大家回到自己的房間好好睡覺,躺在舒適柔軟的大床上大家感到很開心,沒想到繼承儀式可以這麼快就解決,現在大家可以好好的生活下去,然後保護自己最心愛的首領。

「棒球笨蛋,我還是X代首領的左右手,你不可以跟我搶。」獄寺回到房間後馬上說出這句話。

「我不會跟你搶的,你放心。」山本把獄寺拉到自己的懷裡。

「棒球笨蛋。」獄寺悶悶的說出這句話。

「呵呵!」山本只是笑笑的。

在瓦利亞的XANXUS和史庫瓦羅聽見綱吉回來的消息感到放心,他們兩人看了對方一眼後只是微笑,XANXUS把自己心愛的妻子抱在懷裡,史庫瓦羅懂XANXUS在這段期間的擔心。

XANXUS清楚綱吉有可以繼承彭哥列的能力,他們唯一可以幫忙的就是不讓綱吉知道太多、太多的黑暗,陽光就應該是要天真無邪的,他們保護的很好的妹妹現在也要繼續保護下去。

XANXUS可不會輕易的讓人有機可趁,想要奪取彭哥列的一切,就看你有沒有膽子可以贏過瓦利亞的人,以及綱吉身邊的所有守護者,他們那些守護者可是有首領控的。

「小綱沒事就好,這下子我們可以放心了。」史庫瓦羅臉上的表情很輕鬆。

「小綱已經長大了,很多事情不需要我們擔心。」XANXUS對於這點有感而發。

「我想我們還是專心的把瓦利亞給維持好就好。」史庫瓦羅覺得還是維持本分就好。

「也是,要讓安德烈那孩子接手,我可不放心。」XANXUS對於兒子還是很不滿意。

史庫瓦羅聽見這句話沒說什麼,XANXUS不滿意自己的兒子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安德烈現在才九歲的年紀,已經是很出色的暗殺人員,只是XANXUS對於兒子和女兒的訓練是很嚴格的,所以才會這樣不滿意。

XANXUS覺得自己到最後可以和史庫瓦羅在一起真的很好,史庫瓦羅可是他唯一終生的伴侶,這點XANXUS是不會輕易的放手的,這輩子史庫瓦羅只能待在他的身邊。

「白蘭大人,快點批改公文。」正一把所有的公文拿到白蘭的面前。

「小正一定要這麼狠心嗎?」白蘭無辜的看著正一。

「你跟我一起出去了那麼多天,不解決不行。」正一一定要白蘭動手。

「好吧!可是小正要待在我身邊喔!」白蘭提出這個要求。

「知道了,快點做!」正一馬上命令下去。

「好。」白蘭馬上乖乖的批改公文。

這是傑索家族每天都會上演的事情,正一已經是家族當中公認的首領夫人,同時也是地下首領,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都很清楚首領只聽首領夫人的話,畢竟正一要是兇起來也是很恐怖的。

若葉和斯帕納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白蘭總是會在正一的面前賴皮,正一多少還是會拿白蘭沒有法子,該有威嚴的時候正一還是會擺出架子來,他們家的首領和首領夫人相處的很好呢!

雲雀待在加百羅涅當中看迪諾正在做什麼,雲雀常常待在加百羅涅不回彭哥列,這是兩大家族都知道的事情,況且雲雀是迪諾的妻子,所以不回去娘家也是正常的。

「迪諾、迪諾。」雲雀試圖喚回正在公文堆中的迪諾。

「嗯…」迪諾勉強從公文堆中抬頭。

「你瘋了是嗎?我不是規定過一天不可以超過三杯以上的咖啡嗎?」雲雀看見迪諾桌上已經不知道是第幾杯咖啡。

「我知道,可是公文還沒處理好。」迪諾無辜的看著雲雀。

「先給我去休息去!」雲雀直接把迪諾拖到房間去休息,順手打昏迪諾。

雲雀來到首領辦公室把所有的文件都過濾一遍,然後一一的批改完成,羅馬利歐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欣慰,同時也很感謝雲雀把迪諾給丟到房間去休息,雲雀可不希望自己的丈夫過勞死。

雲雀很熟悉加百羅涅的事務,所以可以很快的就解決這些東西,看見這樣的情形羅馬利歐當然很欣慰,雲雀是個好妻子,會幫忙分擔許多的事情,不可否認的雲雀有的時候處理事情的能力比迪諾還要好。

「蠢牛,你在做什麼?」里包恩看見藍波不知道要在做什麼事情。

「我在練習槍械。」藍波告訴里包恩。

「我教你吧!」里包恩可是不想要讓其他人教自己的蠢牛。

「好。」藍波很高興里包恩可以親自教導自己。

里包恩絕對不會說是因為自己的獨佔慾才會教導藍波,畢竟里包恩可不想要讓其他人教導自己心愛的人,藍波只有自己可以欺負,只有自己可以站在他的身邊,這是屬於里包恩的美學,沒有人可以打破的。

藍波很高興里包恩可以教導自己,里包恩熟悉槍械的程度比自己還要好,藍波當然會好好的學習,畢竟要保護首領可不是簡單的事情,藍波還有很多事情是需要學習的。

「爸爸。」吉代看見骸馬上撲過去。

「怎麼了嗎?」骸把自己的兒子給抱起來。

「媽媽叫我們去吃飯了。」吉代告訴自己的父親。

「好,我們一起去。」骸抱著吉代進入屋內。

綱吉弄了一手好菜正在等待大家,今天綱吉難得可以下廚給大家吃,每位歸來的人都很高興今天可以吃到綱吉用的飯菜,今天的食慾一定會大開的,只要是綱吉弄的飯菜大家都愛吃。

綱吉看見骸把吉代抱到廚房的樣子只是微笑,骸本來就是很寵孩子的父親,每次看見這樣的情形綱吉不免會微笑,吉代可是他們家寶貝孩子,骸和綱吉本身就很寵他。

「媽媽。」吉代跳下骸的懷抱去抱綱吉。

「吃飯吧!」綱吉摸摸吉代的頭。

「好,我去洗手。」吉代很乖的去洗手。

等吉代出來後大家也差不多就定位,每個人臉上都是滿足的笑容,他們的首領的手藝可是非常好的,想要嘗到綱吉的手藝可是很幸福的事情,而且現在又沒有什麼事情的和平年代,大家自然都會很高興。

儘管地盤當中多多少少會有一些糾紛存在,可是這些大家都會想辦法去解決,彭哥列在黑手黨的世界當中還是教父的地位,這樣殘忍的世界可是屹立不搖的,綱吉可是會努力的維持這個形象的,把家族帶到鼎盛的時期,可以和第一代首領媲美的時期。

綱吉在這樣殘忍的世界中可以維持原本的天真、善良,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同時也是要家族的所有人維持,綱吉的守護者都會幫綱吉承擔一些事情,瓦利亞的人也 是,他們都是真心的效忠綱吉的,可以讓綱吉沒有煩惱的站在這個殘忍的世界的頂端,這就是綱吉的手下,也是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

(完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