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話可以相信我看世界都要倒過來轉了。」冰炎只是回答這句話。

「對了,冰炎,上次那個任務推不掉。」夏碎想起夏卡斯跟自己說的話。

「嘖!那個死錢鬼。」冰炎聽見後很不高興。

「我也沒辦法,夏卡斯說是委託人指定,無法推掉。」夏碎聳肩。

「知道了。」冰炎不爽歸不爽,卻沒做出任何動作。

「是說冰炎,你要教褚什麼語言,我記得褚會說通用語、中文、精靈語以及妖師語吧!?」夏碎想起非常重要的事情。

「通用語、精靈語輪流共用,妖師語我不會說,爹爹會教,中文的話…爹爹應該也會教。」冰炎想起來在家裡大多都是用精靈語說話,偶爾會用通用語。

夏碎聽見後只是點頭沒說什麼,畢竟冰炎家裡有些特殊,這是夏碎見到冰炎的父母後的想法,只能說不同的種族在一起還是有不同的生活方式,母語也不盡相同,多少讓夏碎訝異了一下。

冰炎基本上是用通用語和精靈語在和漾漾溝通,漾漾似乎聽的懂冰炎說的話,而且冰炎和漾漾一邊玩遊戲一邊教導漾漾許多他應該學會的知識,冰炎並不強求漾漾一定要很快就學會,只是利用遊戲的方式讓漾漾記起該會的事情。

畢竟凡斯也告訴過冰炎,不需要太過強求,孩子自然發展就好,而且就算自己刻意的去培養漾漾,恢復後的漾漾也不見得會記起那些事情,冰炎聽見凡斯的教誨自然沒有刻意去培養漾漾做什麼。

「呀、呀、亞…」漾漾拉拉冰炎的衣服。

「怎麼了?」冰炎擔心的看著漾漾。

漾漾張開雙手要冰炎抱他,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把漾漾抱起來,剛剛漾漾撲到自己身上後沒多久又去和精靈們玩耍,冰炎和夏碎商討任務的事情,課業上的事情冰炎打算請家裡的大人幫忙說一下。

凡斯知道冰炎的情況後覺得冰炎還是去上課的好,漾漾他可以幫忙帶著,冰炎聽見後只是點頭,自己只有幾個課程要上,其他的教授通融自己可以不去上課,那幾位固執的教授讓冰炎感到很頭痛。

不過冰炎也稍微反省一下自己,畢竟自己蹺課的次數太多,那幾位教授會生氣也是自然,天資聰穎的冰炎對於上課的事情不是那樣愛,能蹺課就蹺課,可是讓大家傷腦筋很多。

「你還是乖乖去上課,那幾位教授不好說話。」凡斯把漾漾接過手後告訴冰炎。

「我知道了。」冰炎聽見凡斯這樣說也只能乖乖去上課。

「爹爹,褚要學什麼語言?」冰炎突然問出這句話。

「你習慣用精靈語說,就用精靈語說就好。」凡斯似乎不是那麼在意。

冰炎想起自己的名字漾漾總是用精靈語叫,從不會用通用語叫自己的真名,偶爾他們說話的時候也會用精靈語,大多數的時候他們都是用精靈語溝通,除非在其他人的面前他們才會用通用語說話。

「吃飯飯。」漾漾簡單的說出三個字。

「好。」冰炎點頭馬上去弄漾漾可以吃的東西。

正在長牙的漾漾可以吃一些簡單的食物,但是為了漾漾的健康冰炎還是會弄清淡一點的食物給漾漾吃,漾漾對於冰炎餵食自己的食物大多不會拒絕,冰炎看見漾漾開始學習用湯匙吃飯的樣子只是微笑。

漾漾可愛的樣子就像一隻小狗,可以看見狗耳朵和狗尾巴在搖晃的樣子,對此冰炎非常愛不釋手,這麼可愛的人兒冰炎想把他鎖在身邊一輩子,漾漾有漾漾的交友圈,冰炎即使想也不會這麼做。

「啊~」漾漾非常乖的配合冰炎的餵食。

「要自己動手嗎?」冰炎看見漾漾想要自己動手的樣子問。

「咬。」漾漾的發音還不是那樣清楚。

「是要!」冰炎糾正後把湯匙拿給漾漾。

漾漾開始自己吃飯,冰炎看見漾漾很努力動手把東西給吃完,雖然有點亂七八糟但是卻還是很乖的把食物給吃掉,冰炎露出不常見的微笑摸摸漾漾的頭,漾漾看見冰炎的微笑有點楞在那裡。

漾漾很喜歡眼前大哥哥的微笑,對於冰炎的微笑漾漾一向沒有什麼免疫力,看樣子漾漾又被冰炎的微笑給迷惑,只能說冰炎的微笑真的可以迷惑眾生,讓大家看見後都會臉紅。

「怎麼發呆了?」冰炎好笑的看著漾漾。

「喜番、喜番。」漾漾蹭蹭冰炎。

「是喜歡。」冰炎糾正漾漾的發音。

「喜番、喜番、喜歡。」漾漾多念幾次後才發音正確。

冰炎聽見漾漾的發音只是笑笑的,自然會糾正漾漾的發音,冰炎覺得照顧孩子雖然是很吃力的一件事情,但是卻有種不可言喻的滿足感,孩子是自己甜蜜的負擔,冰炎了解到這句話的意思。

現在是自己最愛的戀人變成孩子,冰炎自然疼的要死,雖然不像是夏碎那樣已經當成褓父,在旁人眼裡冰炎可是把漾漾寵到天上去,捨不得打罵,讓大家感到不可思議。

「呀、呀、亞,逼、逼…」漾漾似乎想要說什麼樣子。

「想要吃冰?」冰炎看見漾漾似乎想要吃冰的樣子有些無奈。

冰炎發現到漾漾的精靈語學的不錯,只是發音的問題還需要多矯正,畢竟現在的漾漾還是個小孩子,在發音發面自然不是那樣順暢,光是叫自己的名字也要叫錯很多次才會叫正確的發音,對此冰炎只能苦笑。

冰炎知道過幾天這樣的症狀就會改善,那時候就可以教漾漾其他的語言,雖然現在是通用語和精靈語共用,但是冰炎知道漾漾原本的語言還是不可以忘記,儘管冰炎相信漾漾恢復後根本不會有什麼問題。

「不可以。」冰炎思考後不打算給漾漾吃冰。

「咬、咬、要逼逼。」漾漾眼光泛淚的看著冰炎。

「是冰,不是逼。」冰炎糾正漾漾的發音後拿出漾漾可以喝的飲料給漾漾喝。

「喜番、喜番、喜歡,寫寫。」漾漾很有禮貌的道謝。

「是謝謝,不是寫寫。」冰炎繼續矯正漾漾的發音。

「寫寫、寫寫、謝謝。」漾漾多念幾次後才抓到正確的發音。

漾漾喝完飲料後打呵欠,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漾漾想要睡覺,把漾漾抱到浴室中梳洗,然後把漾漾放在床上讓他睡覺,自己也稍微梳洗一下就和漾漾一起睡覺,漾漾總是要抓著自己的衣服才會睡的很好。

「呀、呀、亞,睡覺覺。」漾漾看見冰炎要離開的樣子說。

「好,睡覺。」冰炎爬到床上後把漾漾攬在自己的懷裡一起睡覺。

「呀、亞,晚安。」漾漾難得把『晚安』兩個字說的很正確。

「晚安。」冰炎親吻漾漾的額頭。

漾漾學的很快,簡單的發音都會,只是還是小孩子的關係所以總是會有疊字出現,冰炎不會用疊字跟漾漾說話,那是凡斯告訴冰炎說不要這樣做,要教導漾漾正確的發音,用疊字是很不好的習慣。

因此冰炎聽從凡斯說的話,從不用疊字跟漾漾說話,看見自己心愛的人兒不停的成長讓冰炎有所感慨,影像球記錄每分每秒在長大的漾漾,讓冰炎感覺到父母親的辛苦,知道孩子是最甜蜜的負擔。

「看樣子小亞照顧漾漾後知道養兒方知父母恩這個道理。」亞那看見自己的兒子那樣細心的照顧漾漾只是微笑。

「只能說這個契機挺不錯的。」凡斯也是有了孩子之後才了解到自己父母親當年的辛苦。

「嘛!挺期待之後小亞會怎樣照顧漾漾。」亞那第一次看見自己的孩子對一件事情這樣上心。

「不需要擔心,會照顧的很好。」凡斯相信冰炎一定可以把漾漾照顧的很好。

「也是。」亞那對自己的孩子是那樣有信心。

「呵。」凡斯笑笑的沒多說什麼。

雖然家裡只剩下他們和冰炎與漾漾,其他的孩子各自還在任務當中,但亞那和凡斯相信冰炎可以把事情處理的很好,一定可以好好的照顧漾漾,需要上課的課堂凡斯可以幫忙照顧漾漾,其他時間還是多多讓給冰炎去和漾漾相處。

等過了幾天漾漾大了之後就不需要擔心太多,只是到時候可能會接手一些小小的任務,至於那時候冰炎會怎樣處理亞那和凡斯就不得而知,誰叫公會對冰炎和夏碎這對搭檔是又愛又恨。

『上次和夏碎接的那個任務好像沒推掉。』冰炎被手機的簡訊震動給吵醒,看了一下內容後想。

『看樣子時間應該是三天後,那時候褚是五歲的年紀,請爹爹代為照顧應該沒關係。』冰炎稍微計畫之後親吻漾漾的額頭。

兩歲的漾漾睡的正香甜,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決定和漾漾一起去夢周公,任務的事情三天後再來處理都可以,在冰炎的印象中四、五歲的漾漾是很乖的孩子,習慣待在凡斯的身邊,很愛和自己玩耍。

那時候自己也把漾漾訂下來,一朵花訂下漾漾的終生,冰炎一直覺得那是很划算的交易,大人們也由著自己這樣做,雖然漾漾的姐姐冥玥有很大的意見就是,不過對於冰炎來說卻是自己一生當中最為重要的事情。

冰炎從未後悔過這件事,當他第一眼見到漾漾的時候,就認定漾漾是他一輩子的伴侶,冰炎可是順從自己的心願找到自己最想要的伴侶,因此冰炎不會後悔,家人也從未反對他們在一起。

冰炎覺得可以看見漾漾慢慢的成長是何其幸運的事情,如果不是這次的契機,自己還真的看不到四歲以前的漾漾,這樣純淨的人兒可愛的樣子冰炎捨不得給大家看,誰叫自己最愛的寶貝是那樣的可愛,讓人愛不釋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