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發現到最近漾漾正在長牙齒,看見很多東西都會亂咬,甚至奶瓶也老是咬到破掉,冰炎慶幸守世界的奶瓶有自動修復功能,不然咬破就丟掉還真的有夠浪費,雖然他自己沒什麼感覺就是。

兔子玩偶的耳朵是漾漾最常拿來咬的東西,冰炎看見後總是要輕聲細語的告訴漾漾說那個東西不可以咬,亂咬東西有可能會讓小孩子拉肚子,這點常識冰炎還是有的。

自然除了兔子玩偶外,漾漾很常咬的東西還有冰炎的衣服,冰炎的衣服總是會有一些地方會濕答答,當然冰炎的手上、脖子漾漾也不放過,常常身上都是咬痕,被夏碎戲稱是吻痕。

「哈哈!你身上都是吻痕呀!冰炎。」夏碎看見冰炎的第一句話就是調侃冰炎。

「嘖!褚正在長牙,常會亂咬東西。」冰炎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夏碎。

「那些咬痕真像是吻痕。」夏碎還是會調侃冰炎。

「哼!」冰炎對此很不爽。

夏碎是能夠有機會調侃自家搭檔就會努力調侃,冰炎即使很不爽也不會出手打夏碎,誰叫懷裡有個睡的安穩的孩子,冰炎無法動手打夏碎,要是傷到夏碎的話,千冬歲也會找冰炎算帳。

漾漾揪著冰炎的衣服睡的很安穩,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自然放心許多,儘管冰炎的衣服又被咬了也是一樣,現在是吃飯時間,夏碎打算在餐廳中商量任務,冰炎才會抱著漾漾出現在大庭廣眾之下。

當然少不了千冬歲、喵喵、萊恩等人跟他們一起吃飯,吃過飯喝過牛奶的漾漾趴在冰炎的懷裡睡覺,惹得喵喵很想要去抱漾漾,可惜當喵喵要過去抱漾漾的時候,漾漾馬上轉頭不願意去理會喵喵,讓喵喵失望很久。

「啊~沒想到漾漾小時候那麼可愛,不過都不讓我抱。」喵喵一臉失望的看著冰炎懷裡的漾漾。

「那是因為喵喵妳太過激動嚇到漾漾了。」千冬歲觀察漾漾的表情後說。

「小亞。」溫和的嗓音引起大家的注意,冰炎看見凡斯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爹爹。」冰炎知道凡斯過來的用意。

「你該去上課了,漾漾我來照顧。」凡斯準備接過手照顧漾漾。

「爹爹,歡迎回來,您辛苦了。」冰炎自然把漾漾交到凡斯的手上。

冰炎知道凡斯只是趁著空檔回來一下,順便幫忙自己照顧漾漾,雖然看見凡斯有些疲憊不甚願意讓凡斯照顧漾漾,但是看見凡斯堅持要自己去上課的表情也無可奈何,況且漾漾幾天不見凡斯多少有些想念凡斯。

睡了一陣子後漾漾醒來看見是自己最喜歡的舅舅,馬上大力的去親吻凡斯的臉頰,下一秒卻咬著凡斯的衣服不放,凡斯動作輕柔的阻止漾漾,仔細觀察漾漾嘴巴裡牙齒生長的現象。

「漾漾最喜番舅舅了。」漾漾童言童語的說出這句話。

「舅舅也最喜歡漾漾,不過漾漾,是喜歡,不是喜番。」凡斯矯正漾漾發音不正確的地方。

「喜歡、喜歡。」漾漾總算說出正確的發音。

「唔…我們家小漾漾正在長牙齒呀!」凡斯看見自己的肩膀就這樣被咬了。

「對不幾。」漾漾整個小臉糾結在一起。

「不可以亂咬人,是對不起。」凡斯很有耐心的糾正漾漾的壞習慣。

漾漾聽見這句話雖然嘟著嘴巴,但是卻乖乖的點頭,小孩子亂咬東西是正常的現象,身為大人要適時的糾正小孩子的錯誤,漾漾是個很乖的小孩,會乖乖聽話,儘管偶爾會鬧脾氣就是。

冰炎上課回來後看見凡斯坐在沙發上,漾漾躺在凡斯的大腿上睡覺,冰炎知道凡斯累壞了,不然根本就不會坐在沙發上閉上眼睛小瞇一下,看見他們兩人睡的很熟的樣子冰炎也不打擾,安靜的進入房間。

冰炎進入房間後沒多久凡斯就醒來,然後輕輕的把漾漾交給冰炎,自己又回到任務當中,漾漾悠悠醒來看見是自己最喜歡的人,臉上馬上露出可愛的笑容,不過第一個動作卻是撲到冰炎的懷裡,然後咬冰炎。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皺眉頭,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儘管凡斯已經告訴過漾漾不可以咬人,但是漾漾卻還是很愛咬人,對自己喜歡的人更是喜歡,冰炎只好拿餅乾給漾漾吃。

「真是的,爹爹不是說過不可以咬人嗎?」冰炎無奈的摸摸漾漾的頭。

「亞哥哥,喜歡。」漾漾一邊吃的餅乾一邊說著。

「喜歡我也不可以亂咬我。」冰炎拿起紙巾幫漾漾擦嘴巴。

「唔…」漾漾聽見這句話只是低著頭。

「下次不可以亂咬人,知道嗎?」冰炎拍拍漾漾的頭。

「漾漾咬會痛痛嗎?」漾漾用水汪汪的大眼看著冰炎。

「當然會痛,所以不可以亂咬人。」冰炎把漾漾抱在自己的懷裡。

漾漾聽見這句話緩緩的點頭,知道自己不可以亂咬人,當然也不可以亂咬東西,亂咬東西可能會拉肚子,因此不管怎樣都不可以亂咬人和亂咬東西,冰炎對於漾漾的管教也很嚴格,自然會教育漾漾不可以做這些事情。

冰炎很清楚自己身上有大半紅點都是漾漾咬出來的,齒痕消退後還是有痕跡存在,看起來就真的很向吻痕,冰炎有些擔心剛剛漾漾咬了凡斯那麼一口,自家父親會不會有吃醋的現象。

精靈非常的專一,對於自家伴侶的佔有慾望也不可以小看,冰炎祈禱凡斯可以把亞那給制伏,誰叫精靈多少也是隱藏一些腹黑的個性,尤其是那種外表天真不已的傢伙更是腹黑。

凡斯回到任務中準備處理事情,亞那馬上撲到凡斯的身上,凡斯正準備一拳給打下去的時候,亞那眼尖的發現到凡斯的脖子上有個齒印,準備開始質問自家伴侶到底是去哪裡,怎麼會留有這樣的東西。

「凡斯、凡斯,你是不是不愛我了?對我厭煩了?」亞那哭哭啼啼的看著凡斯。

「並沒有,脖子上的痕跡是漾漾咬的,你哭什麼哭。」凡斯給予亞那一拳。

「凡斯你打我…」亞那控訴凡斯打人。

「吵死了,快去處理任務,不是還有很多事情要做嗎?」凡斯一臉不耐煩的說著。

「凡斯都不關心我…」亞那像個哀怨的小媳婦一樣讓凡斯很火。

「你夠了沒?我想快點解決任務回去,我快累死了。」凡斯火大的打了亞那一拳後就去整理任務要用的東西。

聽見凡斯火大的怒吼亞那清楚不快點解決任務自家愛人的情緒會沸騰到最高點,看樣子自己剛剛的那個動作無疑的就是火上加油,怪不得凡斯會這樣火大,亞那只好乖乖的跟在凡斯的後面,想辦法安撫凡斯。

「褚,不可以。」冰炎看見漾漾又準備拿起東西來咬的時候馬上阻止。

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馬上乖乖的放下來,用無辜的表情看著冰炎,冰炎被漾漾用那種表情看了很久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然後拍拍漾漾的頭沒說什麼,默默的拿出可以讓漾漾咬的東西出來。

漾漾咬著冰炎剛剛給自己的東西,歪著頭不解為什麼冰炎不讓自己去咬遙控器,而是要咬手上的東西,雖然很想問但是冰炎一定會不跟漾漾解釋,漾漾被其他的東西吸引後就不去想那個問題。

看見有趣的東西漾漾馬上被吸引過去,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漾漾總是會被一些新奇的東西給吸引過去,這個方法可以讓漾漾不要亂想,冰炎默默的覺得希望這個年紀愛亂咬東西、亂咬人的漾漾可以快點過去。

「褚,念故事書。」冰炎拿起漾漾最愛聽的童話故事書。

「好。」漾漾聽見後馬上乖乖的坐好。

「乖孩子。」冰炎微笑的看著漾漾。

「嘿嘿!」漾漾笑的好不高興。

冰炎念起書來雖然不會那樣活潑有去,可是好聽的嗓音卻吸引漾漾,漾漾一邊咬著剛剛冰炎給他咬的東西,一邊聽著冰炎念故事,偶爾會歪著腦袋跟冰炎一起想故事裡面的劇情。

歪著頭想事情的漾漾是那樣的可愛,冰炎看見這樣表情的漾漾只是微笑,孩子可說是天使與惡魔的綜合體,照顧漾漾的冰炎只有這樣的想法,當然誰叫漾漾是這麼可愛的孩子,可以讓冰炎心甘情願的照顧他。

「不是什麼東西都可以咬。」冰炎看見漾漾又想拿東西來咬的樣子說。

「唔…」漾漾的表情就像是在說為什麼。

「因為咬了會拉肚子。」冰炎小小的恐嚇漾漾。

「嗯…」漾漾乖乖的點頭。

為了漾漾的健康著想,冰炎是不會讓漾漾亂咬其他東西,漾漾有趁過冰炎不注意的時候亂咬東西,結果下場就是鬧肚子,冰炎一度把漾漾帶去提爾那裏,後來是凡斯看不過去才幫忙治好漾漾。

誰叫提爾看見可愛的小漾漾就在那裡冒小花,心花朵朵開的樣子讓冰炎踹了好幾次,弄的大家都不得安寧,漾漾哇哇大哭的樣子讓冰炎皺緊眉頭,當漾漾被凡斯治好後,冰炎就很注意漾漾,不讓漾漾亂咬東西。

有了一次的教訓冰炎更是會注意,漾漾是自己最疼愛的孩子,冰炎不容許自己出錯,才會那樣嚴格的規定漾漾不許亂咬東西,好在漾漾是個很聽話的孩子,不然冰炎真的會很擔心。

「你唷!老是讓人家擔心不已。」冰炎發現漾漾已經倒在自己的懷裡睡著了。

冰炎寵溺的看著漾漾,輕輕的把漾漾抱上床去,自己也整理過後和漾漾一起睡覺,漾漾可愛的睡臉讓冰炎整天的疲勞都消失,或許這就是為什麼父母親覺得孩子是甜蜜的負擔。

因為看見孩子的可愛的睡臉,一整天的疲勞都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冰炎現在體會到這個感覺,將來他也不會忘記這樣的感覺,有了照顧漾漾的經驗,未來照顧自己的孩子的時候,冰炎一定會更順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