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護在小的時候收到自己大哥戀次送的禮物後就有寫日記的習慣,總是會把一天發生的事情都記錄下來,白哉也知道一護有這個習慣,一護睡覺前一定都會把當天所 發生的事情給記錄下來,當然日記裡面記錄的就是她和白哉生活的情形,如果看見一護的日記一定會知道白哉是有多麼的寵愛她,讓每個人都非常羨慕一護的情況。

『今天依舊是很平常的一天,哥哥還是像以前一樣總是不理會事情,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朝政的時候爺爺發了一頓脾氣?好像是因為老爸又不知道做了什麼好事情,惹得爺爺氣到不行。』

『很少會看見發脾氣的爺爺,平常教訓人的大多是奶奶,沒想到爺爺竟然會發脾氣,我和哥哥都嚇到了,在我們的印象中爺爺是很和藹、慈祥的,總不會這樣發脾氣的人,大概是老爸真的踩到爺爺的地雷吧!所以爺爺才會這樣生氣。』

『我記得哥哥有一次不小心打翻爺爺的藥品,那時候爺爺發起脾氣來就很恐怖了,難道說老爸不小心把爺爺的實驗品打翻嗎?不會吧!那樣子實在太恐怖了,爺爺生氣起來絕對是最恐怖的。』

『中午的時候白哉哥哥還是像以前一樣叫人家把飯吃完,為什麼朽木家的飯盒總是那麼多東西,奶奶給的都剛剛好,同樣是朽木家的人,感覺起來真是怪異,我好不喜歡要把東西全部吃完喔!那樣好撐喔!我的食量又沒有那麼大!!』

『今天上班依舊是和平常一樣,小桃還是那樣好相處,小桃果然是個好女孩,冬獅郎真的好有福氣,可以交到像小桃那樣可愛的女友,祝福他們可以永遠這樣順利下去。』

『今天和白哉哥哥的感情還是一樣的好,白哉哥哥果然是好人,總是這樣體貼我,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是不見白哉哥哥對別人溫柔,這樣的感覺是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獨享呢!不過也好啦!這樣代表我對白哉哥哥來說是很重要的,就像是奶奶對爺爺來說是那樣重要的!』

一護大概寫了一下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然後把日記收好就上床睡覺,一護總是會比白哉早睡,白哉忙完公事後還有家事要忙,所以叫一護先睡覺,晚一點他一定會抱 著一護睡覺的,不知不覺當中就養成這樣的習慣,一護也乖乖的聽白哉的話去睡覺,每次要等白哉一起睡覺的話會太晚的,鳳淵不喜歡一護他們遲到的,早晨幾乎都 要朝政,為了要有適合的方針出現魂一才會在早上招集大家商量對策,所以他們都不喜歡有人遲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白哉會去看一護的日記,他總是會很想要知道自己的小妻子在想什麼事情,一護並不知道白哉會看她的日記,不過就算知道了也不會很在意這件 事情,一護會覺得有什麼好在意的,雖然說兩人多少還是要有些隱私在,可是在一護的心裡白哉又不是什麼十惡不赦的傢伙,看自己的日記也不會怎樣。

要睡覺前白哉翻著一護今天所寫的東西,白哉看見一護的抱怨和今天所發生的事情,白哉只是會心一笑,他的妻子就是這麼可愛,可愛到自己有些愛不釋手,看樣子 中飯的事情讓他的小妻子有些抱怨了,這就要請管家好好解決了,白哉拿出一張紙寫下一些東西後夾在一護的日記裡,然後就去睡覺去,抱著他心愛的小妻子一起睡 覺。

我親愛的一護:

       如果真的有想要抱怨的話就直接跟我說,不然我會不知道妳不喜歡那些東西的。

       還有,妳是我最重要的人,所以我只有把溫柔都給了妳。

                                妳的丈夫白哉

隔天早上一護起床後發現日記裡有那張紙條,她看見後只是笑笑的,她的身邊馬上圍繞一股桔梗的香味,一護知道白哉已經起床了,她的丈夫現在正在抱著她,白哉 摸摸一護橘色的秀髮,他的小妻子就是這麼的可愛,可愛到許多人都想要得到這位可愛的人兒,偏偏一護只鍾情於他,這樣的結果未嘗不好,表示說他可以擁有一輩 子的時間是屬於她的,白在這輩子最愛的兩位女人,一位是朽木緋真,一位是黑崎一護。

「早安,白哉哥哥。」一護微笑的說。

「早安,我親愛的一護。」白哉親吻一護。

「我真的下次可以找白哉哥哥抱怨?」一護好奇的問。

「當然可以了,我親愛的一護。」白哉可說是非常疼愛一護的。

白哉真的很疼愛一護,疼愛到大家都眼紅的狀態,一護可愛的樣子大家都非常的喜歡,甚至可以說是疼愛到不行,白哉也會用他的方法來疼愛一護,一護也會用自己 的方法去跟白哉撒嬌,這樣的生活過的好不愜意,兩人相知相惜的過著這一輩子的時間,擁有將近永生的生命可以讓他們一直持續下去,即使他們擁有自己的孩子, 他們之間的相處還是不會變,因為他們可是很愛對方的。

白哉最喜歡看的就是一護的笑容,那個像陽光般的笑容是他最愛的笑容,只要看見那個陽光般的笑容,白哉就會非常的有動力,每天、每天都期待自己的妻子的笑 容,期待她永遠的對自己笑,不想要把那陽光般的笑容分給別人,他的妻是那樣的美麗那樣的活潑,總是會帶著笑容看著他,白哉好愛好愛妻子的笑容。

「我們去上班吧!」白哉親吻一護。

「好~」一護甜甜的笑容說著。

從小到現在白哉不是抱著一護去上班就是會牽著一護的手一起去上班,兩人總是甜甜蜜蜜的出現在大家的面前,六番隊的隊員早就已經見怪不怪了,他們很喜歡這位 公主殿下,美麗的公主讓大家非常的喜歡,即使現在一護是五番隊的隊長很深受大家的喜愛,白哉總是會把一護送到五番隊後再去上班,兩人的番隊只有一線之隔的 感覺。

「早安,小桃。」一護微笑的說。

「早安,隊長。」雛森高興自己可以見到最敬愛的隊長。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今天早上會聽見守一逃命的叫喊聲,這點是所有番隊的人都不解的事情,太子殿下是三番隊的隊長,照理還說應該是不會被任何人給追殺的才對, 還是說王上陛下在追殺太子殿下,那樣子會讓大家猜測發生了什麼事情,畢竟王上陛下是很少會發脾氣的,而且又非常的疼愛自己的孫子,怎麼可能會對太子殿下發 脾氣的,除非是太子殿下踩到王上陛下的地雷。

「救命啊!爺爺你不要追殺我。」守一沒命的大喊。

「守一你這臭小子,給我站住!」魂一發脾氣的說。

「哥哥、爺爺,你們在做什麼?」一護實在是受不了吵鬧聲出來看。

「一護,救我。」守一連忙躲在妹妹的後面。

「哥哥,你又惹火爺爺什麼事情了?」一護對此很不解。

「一護,不要給我偏袒妳哥哥,那傢伙竟然把我最重要的實驗品給打翻了。」魂一氣到七竅生煙。

「哥哥,你不會又把爺爺的藥品給打翻了吧?」一護已經想見後果了。

「我又不是故意的,只是沒注意到而已。」守一求饒。

「給我過來,你這傢伙,我一定要拿家法好好伺候你。」魂一氣到不行。

一護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默默的嘆了一口氣,決定翻牆去另外一邊找自己的大哥,大哥一定有辦法可以解決這樣的事情,一護已經可以想像後果是怎樣了,看樣子今 天又不能好好的度過了,似乎每天都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一護發現到自己最近的日記裡都是寫家裡的戰爭,最近接二連三的不知道為什麼魂一的實驗品都會被打 翻,氣到魂一想拿斬魄刀來殺人了。

「大哥,戀次大哥。」一護打開六番隊的門。

「怎麼了?一護。」戀次看見一護後有些不解的問。

「爺爺和哥哥在吵架。」一護很委屈的看著戀次。

「五番隊的院子裡?」戀次大概猜到了。

「嗯…」一護不是很高興的說。

「唉…我知道了。」戀次任命的去解決這件事情。

一護委屈的樣子讓人看了好不心疼,白哉看見後把一護抱到懷中,戀次一時半刻也不會回來的,一護盡情在白哉的懷裡撒嬌,白哉身上的桔梗香味和筆硯的香味是一 護最喜歡的味道,白哉寵溺的摸摸一護的頭,懷裡的人兒像是長不大的孩子般,總是愛和他撒嬌,不過白哉也喜歡一護對自己撒嬌,這樣代表一護是依賴他的,完完 全全的依賴他的,他也總是為懷中的孩子擔驚受怕,現在好不容易懷中的孩子已經完完全全的屬於他了,他這才放心下來。

「在想什麼事情?」白哉微笑的問。

「白哉哥哥都有看我的日記,都沒有發現到我最近都在寫家裡的戰爭嗎?那樣感覺好討厭喔!」一護甜甜的抱怨著。

「那也沒有辦法,誰叫爺爺他們早上在朝政的時候就吵起來了。」白哉知道一護想要說什麼。

「那樣大哥好可憐,大哥每次都要去阻止。」一護討厭這樣的情形。

「那也是給戀次的訓練之一,戀次已經有很大的進步了。」白哉對於自己的副官的成長有些訝異。

「那是因為大哥每次都負責解決吵架的問題。」一護知道家裡只要有紛爭都是戀次在旁邊勸架的。

「如果把露琪亞交給他的話,我也會放心許多。」白哉親吻一護的額頭。

「當然可以放心,大哥人很好的。」一護笑著說。

白哉知道一護的意思,從小一護就是戀次帶大的,不要看戀次總是大剌剌的,他的心思比誰都還要細膩,就是因為這樣魂一才放心把一護交給戀次去照顧,不管什麼 時候的一護都非常喜歡戀次這位大哥,在一護的心中戀次是全天下最好的哥哥,沒有人可以比的過戀次的,這樣的人把自己的妹妹交給他有什麼好不放心的。

白哉怎麼會不知道自己可愛小妻子的心思,其實白哉也注意到露琪亞也有喜歡戀次的跡象,露琪亞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知道自己對海燕不過是憧憬,並不是真正的愛 情,當露琪亞了解到這點的時候,才知道自己愛的人是戀次,那位總是細心的照顧她的人,後來雙方被不同的家庭所收養,他們以為那時候他們會沒有交集,沒想到 後來兩人的交集是他們當初料想不到的,多到數不清。

「隊長、一護,我把事情處理完了。」戀次快要沒力氣的回到六番隊。

「大哥辛苦了。」一護微笑的說。

「快去工作吧!」戀次摸摸一護的頭。

「好!」一護馬上回去工作。

一護馬上回到五番隊去,剛剛戀次有看見他們的相處情形,戀次對這件事情只是會心一笑,當初魂一把一護託付給白哉的時候並不是那麼的順利,現在兩人可以這樣 慢慢的發展感情是大家沒有料想到的事情,但是看見自己的妹妹過的很幸福戀次就放心許多,在四個弟弟妹妹中,戀次最疼愛的就是一護,當然會希望一護過的很幸 福。

朽木家的主臥房裡面,一護坐在白哉的懷裡,手裡上拿著平常記錄著一切的日記本,白哉寵愛的摸摸一護的頭,一護可愛的樣子真的是百看不厭,他懷中的小女孩在 不知不覺當中已經長大成人了,可是不管什麼時候他還是覺得那個小女孩沒有變,感覺上一點也沒有變化,還是那樣的乖巧、活潑、倔強、可愛。

「白哉哥哥是從什麼時候有看我的日記的習慣?」一護對此有些好奇。

「從妳九歲起每天晚上都在寫東西的時候,那時候我很好奇翻了一下。」白哉寵溺的說。

「原來是這樣啊!」一護開心的笑著,並沒有對此生氣。

「那時候我才發現到妳總是在記錄身旁的點點滴滴。」白哉從那時候知道懷中的孩子總是會記錄身旁的一些事情。

「那是因為我想要把白哉哥哥對我的愛保存下來。」一護撒嬌的說。

白哉摸摸一護的頭,他怎麼會不知道一護的心思呢?這懷裡的小女孩想要瞞著他是不可能的,不過這可愛又過分鬼靈精怪的孩子可是他的寶貝,一個他想要保存很久 的寶貝孩子,自己唯獨想要留下來的寶貝,一個他愛不釋手的寶貝孩子,不管經過多少年,在白哉的眼中一護還是那樣的可愛,那樣的令他心動,一種不自覺的想要 保護她的感覺油然而生。
其實一護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自己會記錄身邊的點點滴滴,好像是五歲那年戀次送他們一本本子的時候開始,記憶被封印的關係讓一護對很多事情都很模糊,後來 避免自己忘卻那些東西一護才開始動手記錄東西,就是不想要把事情給忘記,不然感覺生活中好像少了什麼樣的東西,那些東西是自己曾經擁有過卻總是想不起來的 東西,那樣子對一護來說是非常困擾。

後來養成一護寫日記的習慣,每天發生過的事情一護大部分都會把它們記錄下來,這樣一護就知道自己曾經發生過哪些事情,很順便的就把自己和白哉的愛給記錄下 來,每天生活的點點滴滴對一護來說是非常的重要的,白哉給予她滿滿的愛,讓她體會到這個世界是多麼的美好,白哉的寵溺是她幸福的來源。

「我最喜歡白哉哥哥了,也最愛白哉哥哥了。」一護笑嘻嘻的說。

「我也是,我也最喜歡一護,也最愛一護。」白哉可是很寵愛一護的。EN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