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8新刊與既刊預購

一向不會去管那麼多的紐特看見葛雷夫沉重的表情還是會擔心,畢竟出生入死的人是自己最愛的人,說什麼不擔心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紐特知道自己是不能要求那麼多。

他只能在葛雷夫的背後好好的支持他,而他也相信葛雷夫也不希望自己去擔心那麼多,看見紐特擔心的樣子葛雷夫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走到他的面前抱抱他,希望這個擁抱可以安撫他。

得到葛雷夫的擁抱紐特安心一點,他知道今天蒂娜會去提醒自己的枕邊人,但是他也知道葛雷夫大概這幾天也沒時間解密,自己多少有充分的時間去準備,不過看見葛雷夫疲憊的樣子還是會很心疼。

「事情會很快處理完的,到時候我會好好的解開你給我的謎題。」葛雷夫把自己最愛的人抱在懷裡。

「剛剛是西瑟斯打來的電話?」聽見葛雷夫這樣說紐特多少有些安心。

「嗯,有點事情問他,他還是巴不得我們快點離婚,讓你回去英國給他養。」葛雷夫把西瑟斯的玩笑告訴紐特。

「西瑟斯也真是的。」紐特對於自家兄長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

「你是他的寶貝弟弟,他當然會擔心你過的好不好。」葛雷夫開始親吻紐特。

「我知道,你也要把自己照顧好。」紐特回應葛雷夫的吻。

能夠讓紐特回應自己的吻葛雷夫很開心,他會把自己照顧好,不會讓自己心愛的人擔心,同時他也希望事情可以早點解決,讓自己有時間去解開紐特給予自己的謎底。

對於紐特給予自己的謎底,葛雷夫是真的很想要知道那個答案,到底是什麼答案讓他感到很好奇,而且他一直知道自己有件事情忘記,到底是忘記什麼事情他現在還沒想起來。

看見葛雷夫還沒想起來他們的結婚紀念日要到了,這點紐特很開心,他也知道葛雷夫為什麼到現在還沒解開謎底,他自己本身的工作量太多,讓他沒有時間和心思去解開自己給予他的謎底。

「葛雷夫先生,您的信件。」蒂娜把葛雷夫的信件拿給他。

「英國那邊已經有回應,等下我會把線索告訴大家,妳跟他們說,十分鐘後開會。」葛雷夫拿起信件看,順便告知蒂娜這件事。

「我會告訴他們的,您辛苦了,葛雷夫先生。」蒂娜知道葛雷夫一定是寫信去問英國的好友西瑟斯。

能夠拿到線索蒂娜當然很開心,但是她挺怕這個案子耽擱到葛雷夫和紐特的結婚紀念日,因此不管怎樣他們都會讓葛雷夫好好的去過他和紐特的結婚紀念日,他們這群小組的人會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

今天自己該告訴他的事情蒂娜已經傳達出去,現在就看葛雷夫是否可以自己去心神領會,其他的事情蒂娜知道要盡快處理好才可以,既然有重大的線索他們當然要好好的跟進才可以。

同時蒂娜也誠心的希望這個案子可以快點破案,每次牽扯到人口買賣之類的案子總是會拖的比較久,人蛇集團不是那樣好抓,身為女性的蒂娜對於那些被害者總是有深深的同情。

「蒂娜,妳把信件拿給葛雷夫先生了嗎?」一名女同事抓著蒂娜的手問。

「已經拿給葛雷夫先生,怎麼了嗎?伊莉莎白。」看見女同事緊張的樣子蒂娜很擔心是發生什麼事情。

「剛剛送信過來的郵差說,他總覺得信件有些怪怪的。」伊莉莎白把自己剛剛遇到的事情告訴蒂娜。

「天啊!別給我出事才好!」聽見女同事這樣說蒂娜馬上趕回去葛雷夫的辦公室。

蒂娜跑到葛雷夫的辦公室門前時,看見許多鑑識人員的同事進入到他的辦公室當中,好在是沒有發生什麼事情,葛雷夫見狀況不隊馬上叫鑑識組的人員來處理,因此沒有發生什麼事情。

自己拿來提醒葛雷夫的信件也毫髮無損的放在他的桌上,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她很怕上司要是出什麼事情自己肯定無法對好友交代,尤其又在這種讓人傷腦筋的時刻。

葛雷夫看見蒂娜出現在自己辦公室的門口沒有很訝異,肯定是有人告訴她說信件有問題,不然這位一向認真的女警早就去處理其他的事情,負責收信的女警是伊莉莎白,葛雷夫暗自打算要好好的去審問一下。

「我沒事,妳不需要擔心,金坦小姐。」葛雷夫走出辦公室告訴蒂娜。

「剛剛伊莉莎白告訴我的時候,真的讓我下一大跳,您沒事就好。」看見葛雷夫沒事蒂娜鬆了一口氣。

「我會好好的去問伊莉莎白,線索的部分就麻煩你們先跟進。」葛雷夫只是這樣交代蒂娜。

「是!」蒂娜馬上去找自己同一個小組的成員們。

葛雷夫看見鑑識人員手上拿著的證據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犯人最近越來越囂張,看樣子已經想要挑釁自己,這下子自己可真要擔心紐特和魁登斯的安全,當然他不會讓那些人得逞的。

紐特有個身為警察的兄長和丈夫,早已經知道要如何防身,況且現在沒有幾個人膽敢對他動手,因為要是被西瑟斯他們等人知曉的話,肯定會死的很慘,這點可是適用在全世界的黑幫上面。

想要拿紐特當把柄的人肯定會知道西瑟斯和葛雷夫的厲害,曾經就差點有那麼過一次,好在西瑟斯的伴侶伊萊那時候跟在紐特的身邊,很快就解決這個問題,葛雷夫知道西瑟斯要是知道自家弟弟被威脅的話,說什麼都會過來自己的地盤。

到時候他們兩人見到面肯定又會吵起來,紐特和伊萊對此會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儘管最後西瑟斯會被伊萊給教訓也是一樣,不過葛雷夫不會讓自己心愛的人和孩子出事的。

「這次的謎底還真的有點難解,可要快點解決才可以。」葛雷夫看著自己手上的信件後說出這句話。

「葛雷夫探長。」鑑識人員聽見葛雷夫說的話感到很疑惑。

「把東西帶回去鑑識,我要早點知道答案,看看能不能找出犯人來。」葛雷夫沒有多說什麼,反而是直接下達命令。

「是!」鑑識人員聽到後馬上去做自己的事情。

「唷!真不愧是波西瓦爾,還沒拆開信件就知道有問題。」皮奎里看見鑑識人員進出葛雷夫的辦公室沒多說什麼。

「一點小技巧瞞不過我的眼睛。」葛雷夫很清楚犯人的伎倆。

「這件案子有多少的把握?」皮奎里當然知道葛雷夫的能力到底在哪裡。

「西瑟斯給予的線索跟進之後,應該很快就可以解決,但老實說我沒太大的把握,他們已經膽敢把東西寄到警局來挑釁我,表示不怕我們。」葛雷夫把自己的感覺告訴皮奎里。

「確實很少看見有這樣膽敢挑釁你的傢伙,你和大斯卡曼德先生以及布萊克先生的名聲早在道上傳了很久,不管國內外。」皮奎里知道葛雷夫是個怎樣的人。

「或許就是名聲太好也有人想要挑釁也說不定。」葛雷夫對此不覺得有什麼。

「那就要看看是什麼樣的犯人了呢!」皮奎里女士猜測葛雷夫已經內心有底。

葛雷夫知道儘管自己內心已經有底,但是如果沒有罪證確鑿的證據自己是不會輕易出手,要是沒有直接證據肯定到時候又會不小心放縱這些犯人,所以不管怎樣葛雷夫都會拿到那些證據。

或是說在什麼時候親手解決那些犯人,要那些傢伙知曉自己是不可以小看的傢伙,真要說除非自己受到人身威脅,葛雷夫也不會輕易開槍,現在只要專心逮捕這些傢伙就可以。

還有紐特給予自己的謎底,其他的葛雷夫不會去想那麼多,犯人不會輕易的從他的手掌心當中逃出,因為他要看看哪個傢伙膽敢挑釁自己還想從自己的手中逃出昇天,這幾乎可以說是不可能的事情。

葛雷夫不滅的神話沒有人可以輕易打破,畢竟不是人人都是葛林戴華德這個全身上下可說是完美的犯罪分子,最後還是被享譽警界的鄧不利多教授給逮捕,至於之後到底是去了哪裡,銷聲匿跡沒有人知曉。

『還好沒受傷,不然紐特肯定會擔心。』葛雷夫很清楚紐特的個性。

「今天發生的事情嚇死我了,我還以為葛雷夫先生會發生什麼事情。」蒂娜正在雅各的餐廳和奎妮聊天。

「這個犯人也太勇敢了吧!竟然會想要去挑釁葛雷夫先生。」奎妮可是很清楚葛雷夫先生的評價。

「是啊!所以我才說真是嚇死我了。」蒂娜覺得今天自己需要一點時間來平復一下心情。

「嘛!有把紐特寫給葛雷夫先生的謎底交出去就好。」奎妮不是那樣在意那個犯人怎麼想。

奎妮真正在意的事情是葛雷夫到底什麼時候才會解開紐特給的謎團,雅各開始在籌畫他們兩人的結婚紀念日大餐,自己就開祈禱那個犯人快點被抓住,不然的話葛雷夫和紐特是不能好好的慶祝屬於他們的結婚紀念日。

蒂娜當然知道妹妹的心思,因為自己的心思也差不多是那樣,多少還是希望葛雷夫和紐特可以過一個完美的結婚紀念日,不希望有任何人來打擾他們兩人,不然的話苦心經營的氣氛都會被破壞掉。

雅各聽見她們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要是紐特知道這件事一定會很擔心,聽奎妮說過這次的案件似乎不是那樣讓人有把握,葛雷夫最近也忙到很晚,蒂娜也加班好幾天無法回家。

「真希望案件可以順利解決。」蒂娜看了一下日期後說出這樣的話。

「呵呵!說不定這幾天就會順利解決,別擔心。」奎妮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希望如此,不過奎妮妳的直覺很準,應該會有可能成真。」蒂娜對於妹妹是那樣的相信。

「所以啦!別太擔心。」奎妮笑笑的看著自家姊姊。

看見奎妮的笑容蒂娜也不好多說什麼,她只能去相信妹妹的直覺,相信她所說的話,事情一定可以順利解決,根本不需要她們去擔心那麼多,雅各看著她們的互動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妻子所說的話,事情一定可以順利解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