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白鈴慈的關係,凡斯對原世界的中元節多少有些了解,因此每到這個時節都會把他親愛的外甥給接過來,年幼的漾漾沒有什麼保護自己的能力,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凡斯會把漾漾接到守世界來陪伴自己。

鬼節對漾漾來說是很讓他頭痛的日子,老是會看到那些不該看到的東西,看見這樣的情形凡斯總是會把自己帶走,不讓自己留在原世界當中,因此他很少會看見母親祭拜那些鬼魂的時候。

亞那看見凡斯把漾漾帶回冰牙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因為他們家的兒子冰炎會很高興,偶爾要是白玲慈不知道要買什麼的時候凡斯都會親自準備給她。

「舅舅,為什麼中元節不能待在家裡?」年幼的漾漾牽著凡斯的手問出這句話。

「因為......鬼門開的時候很麻煩,所以這個月就乖乖的待在冰牙,好嗎?」凡斯摸摸漾漾的頭告訴他。

「好。」漾漾很開心可以待在冰牙。

「漾漾最乖了。」凡斯很高興自家外甥很乖巧。

冰炎牽著亞那的手看見凡斯帶著漾漾回來很高興,默默的走過去把漾漾拉到自己的懷裡,然後帶他去冰牙皇宮當中玩耍,亞那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

凡斯對於這樣的情況沒有多說什麼,冰炎喜歡漾漾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加上家裡另外兩個孩子也很喜歡和漾漾一起玩耍,冥玥和然乖乖的在妖師本家受訓,不需要太過擔心。

想要趁著暑假陪在冥玥身邊的養子也跟著一起去妖師本家訓練,凡斯對此沒有多說什麼,亞那反而只是笑笑的,看樣子孩子們在暑假都有自己的安排。

「中元節要到了?還是鬼門開了?」亞那不太懂原世界的鬼節。

「七月鬼門開,中元節還有十五天。」凡斯走到亞那的身邊親吻他的臉頰。

「鬼門開的確是很麻煩的事情,不過小亞看見漾漾來很高興。」亞那知道凡斯的意思。

「漾漾的體質太過特殊,真的很讓人傷腦筋。」凡斯對於外甥的能力很傷腦筋。

「傘董事給的護身符雖然有用,但還是希望那孩子可以在我們的保護之下成長。」亞那很清楚凡斯內心當中的想法。

「你什麼時候知道我的想法?」凡斯沒想到亞那竟然會說中自己的心思。

亞那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牽起凡斯的手一起去找孩子們,暑假他們兩位教授不需要去上課,自然是回到冰牙處理事情,冰牙皇族的事情可讓他們兩人忙的不可開交。

好不容易可以有喘息的時間讓他們兩人很開心,加上現在可以和自己最愛的人在一起亞那當然更高興,凡斯不在意那麼多,原世界的鬼節的確是很麻煩,尤其是漾漾的體質。

凡斯自然也有告訴白玲慈說有需要幫忙的話,可以打電話給他,自己會親自幫他準備那些需要祭拜的禮品之類的東西,這點白玲慈當然很高興,因為凡斯準備的東西真的很好。

「這次還要幫小慈準備東西嗎?」亞那緩緩的問出這句話。

「小慈會打電話給我,如果她需要的話。」凡斯對此沒有多說什麼。

「小慈肯定會要你準備,她對於你準備的東西非常的喜歡。」亞那知道凡斯的個性。

「她說我準備的東西品質很好,好到讓她不知道要去哪裡買。」凡斯笑笑的說著。

「所以說小慈肯定要你準備的。」亞那很清楚白玲慈的個性。

「嘛!也無所謂,幫忙準備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凡斯很喜歡做這件事。

亞那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凡斯很喜歡照顧人,他知道自家愛人有多麼的喜歡照顧人,而且對他來說照顧自己的弟弟妹妹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自己也一直被凡斯照顧著。

能夠被凡斯照顧對亞那來說那是多麼幸福的事情,這也是為什麼亞那才不想要把凡斯讓給其他人,自己一定會牽著凡斯的手絕對不會放開,他這輩子最愛的人就是凡斯。

亞那知道能夠和凡斯在一起是很幸福的事情,自己也為什麼這樣的愛他,不想要放開他的手,這點凡斯也很清楚,他自己也不會放開亞那的手,放開他的手自己也會很痛苦。

「好像鬼節這種東西不管哪個地方都有呢!」亞那想起自己和凡斯一起出去玩的時候遇到的祭典。

「畢竟每個國家和文化都有自己懷念先人的方式。」凡斯很清楚每個文化都有懷念親人的日子。

「這樣感覺很好呢!畢竟懷念先人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亞那偶爾也會懷念逝去的朋友或是親人。

「是啊!能夠懷念那些人真的很不錯呢!」凡斯不知道自己已經送走多少的親人、族人。

亞那知道凡斯和自己分享壽命之後送走了很多族人,凡斯總是會在這種時節懷念那些族人,美麗的回憶總是不會讓人忘記,但有時候悲傷的一切也讓人難以忘懷。

中元節是懷念祖先的日子,鬼門開讓那些鬼魂回到生人的世界看自己的親人,所以人們才需要拿出祭品來記念那些先人們,讓那些孤魂野鬼吃飽後回去那死者的世界。

對亞那和凡斯來說根本不需要想那麼多,這種節日對他們兩人來說是懷念親友的日子,不過有那些美好的回憶讓他們可以繼續走下去,有自己最愛的人在身邊,這些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