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人注意的話,最近夏碎和千冬歲的脖子上隱隱約約的都有一個小小的唇印,這樣小小的唇印知情的人基本上都心照不宣,沒有人願意去打破砂鍋問到底,或許那不過是他們兄弟兩人的情趣罷了。

其他人基本上都有這樣的認知,冰炎和漾漾更不會去過問那麼多,這兩個兄弟要是吃起醋來絕對不會比其他情侶還要少,他們脖子上的小小唇印不過就是個小情趣罷了。

出任務的時候冰炎看見夏碎的脖子上有個唇印,他什麼話都沒有問,把自己該做的事情給做好,唇印這種東西也可以說是吻痕,會有那樣的痕跡基本上出任務前應該是做了什麼事情,這點冰炎選擇不去過問。

「冰炎,你想褚了?」夏碎看見冰炎下手的力道有點訝異。

「是有點想他,但是我覺得你會比較想要快點解決。」冰炎看了一下夏碎後說出這句話。

「有嗎?好像是這樣呢!」夏碎摸摸自己脖子上的唇印後笑笑的說著。

「那還說我下手太重,根本就是你急著想要回去抱自己的愛人。」冰炎可是很清楚漾漾最近在執行任務。

在執行任務中的愛人根本不在家,冰炎不需要急著趕回去找人,夏碎反而是會比較想要回去的傢伙,可偏偏冰炎忘記今天跟著一起出來的紅袍就是千冬歲,所以夏碎一點也不著急。

或許應該說冰炎根本沒有注意到這件事,對於任務到底有沒有加派人手過來,冰炎基本上也不會注意那麼多,而且平常任務有巡司們盯著,即使是精明的冰炎也不會去想太多。

這次的任務肯定要花個兩三天才會解決,就算下手快一點也是一樣,因此到了晚上要休息的時候,冰炎才知曉夏碎和千冬歲是一起執行任務,看見這樣的情形他也就閃遠一點不去打擾他們。

「嗯?哥,冰炎學長是沒注意到這次的任務有需要紅袍嗎?」千冬歲看見冰炎離開他們身邊的樣子問。

「冰炎的確是沒有注意到,他看見脖子上的印記以為我想要早點回去。」夏碎把自己最愛的人抱在懷裡。

「我還以為是冰炎學長想要早點回去,我記得漾漾這幾天在任務中。」千冬歲很清楚自家好友現在正在任務中。

「漾漾是去執行什麼任務了嗎?」對此夏碎感到很好奇。

「好像是藍袍的任務,有點隱密的關係我無法查到。」千冬歲頭一次這樣挫敗。

「隱身在世界各地的種族都會請妖師幫忙醫治,查不到消息也是很正常的。」夏碎想起來很久以前聽某位妖師一族裡面的人說過的話。

「那等漾漾回來再來問他到底是什麼樣的任務和種族好了。」千冬歲一但好奇起來就會想要知道答案。

「呵呵。」看見弟弟求知慾這樣旺盛的夏碎笑了起來。

「哥。」聽見夏碎的笑聲千冬歲有些不好意思。

其實他們兩人脖子上的唇印只是他們一時的惡作劇,想要看看大家看見自己脖子上有個唇印會有什麼反應,可是大家的反應好像沒有怎樣,只是笑笑的帶過去,似乎是心照不宣知道這個唇印是打哪來的。

夏碎看見冰炎沒有多問的樣子也沒多說什麼,冰炎一向很少探人家的隱私,因此大多不會去過問那麼多,千冬歲是以為女性好友喵喵會問,但是對方卻沒給自己什麼反應,更不用說漾漾或是萊恩等人。

也許是因為大家都有情人的關係,知曉自己脖子上的唇印是什麼意思,在某種意味上可是宣示主權的意思,夏碎和千冬歲想要告訴大家自己有個伴侶,請不要來打擾自己,怎麼說夏碎也挺受學院中的女性歡迎。

「有唇印在的話,可是順便宣示主權,真好。」千冬歲很討厭那些會來找夏碎的女性。

「我可愛的小歲吃醋了嗎?」夏碎很喜歡看千冬碎吃醋的樣子。

「我哪有吃醋,我只是不喜歡而已。」千冬歲才不會把自己的心思告訴夏碎。

「呵呵,小歲真可愛。」對於夏碎來說吃醋的千冬歲也很可愛。

不管什麼樣子的千冬歲在夏碎眼中都是那樣的可愛,即使是生氣或是吃醋的樣子也很可愛,夏碎很清楚千冬歲不喜歡自己稱讚他可愛,有時候會偷偷的跟自己反駁一下,在夏碎眼中那樣子的千冬歲也是很可愛。

冰炎看見他們兄弟兩人在曬恩愛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只是滑了一下自己得手機之後拿出書本來看,對他來說看書就是最好的休息,自家伴侶漾漾早已經警告過他不許熬夜解決任務,該休息的時候一定要休息。

為了避免麻煩冰炎還是會順從的聽著漾漾的建議,加上今天的任務不需要趕著解決,夜晚處理那些東西也是挺麻煩的,因此乾脆一點找的地方來好好休息,反正只要不是鬼族的問題都不需要徹夜解決。

「冰炎,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處理?」夏碎看見搭檔往他們這邊過來,微笑的問著冰炎。

「不知道。」冰炎只吐出這句話給夏碎。

「我們也解決了一半,明天把剩下的趕走或是消滅掉就可以。」夏碎當然知道搭檔的心思。

「差不多是這樣,夜晚也是他們休息的時間,現在不好處理。」冰炎看了大範圍的森林不知道要說什麼。

夏碎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搭檔那麼久他們早已經知曉對方的心思,因此第二天他們快速的把任務給解決掉,夏碎帶著千冬歲一起回去學院,冰炎則有事情要另外去公會當中報到。

回到宿舍的時候夏碎馬上把千冬歲抱在自己的懷裡,接下來想要做什麼事情那就不是他們兩人可以決定的事情,儘管千冬歲很清楚夏碎之後會想要做什麼,但是對於他,自己永遠無法反抗。

夏碎可是不吝嗇又在千冬歲的脖子上留下屬於自己的唇印,上次留下的唇印依稀快要看不到了,因此他當然要在自己最愛的人身上弄個記號,告訴所有人說千冬歲是自己的。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雪夜 的頭像
小雪夜

惡魔等待著天使的救贖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