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那知道凡斯從未原諒自己,能夠讓自己待在他的身邊自己就已經很滿足,當自己的孩子出生,妻子過世後,亞那就有決心要挽回凡斯,當然凡斯的妻子過世留下女兒後,亞那可是想盡辦法把凡斯拐到身邊來。

當凡斯把漾漾帶在身邊當成是繼承人後,亞那從未想到自家兒子竟然會看上漾漾,也因為這樣的契機讓自己有機會可以挽回凡斯,讓自己與凡斯的關係可以回到從前。

早上大家一起坐下來吃早餐,冰炎和漾漾發現到凡斯和亞那之間的氣氛有些僵硬,他們不知道要怎麼說,明明昨天就看他們好好的出門,怎麼今天卻這般僵硬,讓小孩子們不解也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吃飽了。」漾漾拉拉冰炎的衣袖表示說自己受不了這樣的氣氛。

「我也吃飽了。」冰炎放下碗筷順手把妹妹和漾漾帶離開。

冥玥和然也感受到氣氛不對,因此快速的吃完早餐後離開去做自己的事情,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微微的嘆氣,昨天歡愛過後自己的情緒有點不穩,吃早餐前跟亞那吵了一下,看樣子孩子們感受到,讓他們感到不安。

凡斯知道這只是單純的是自己的心結,一個明明就可以解開的心結,自己卻一直不想要解開,亞那並沒有對不起自己,當初只是沒辦法才會成婚,自己當年也娶妻生子,兩人互不相讓,也沒有互相傷害。

「對不起,早上不該跟你吵架,是我太孩子氣了。」凡斯先行道歉。

「沒關係,平常都是凡斯在包容我,這次換我包容凡斯。」亞那對於凡斯早上發脾氣的事情不是那樣在意。

「但是…」凡斯想說什麼卻說不出口。

「當初是我先背叛我們的愛情,你會這麼生氣我知道,這是你的心結,是我給你的傷痕。」亞那輕輕的把凡斯抱在懷裡。

「對不起,我讓你擔心了。」凡斯像是感受到亞那的安撫一般的說著。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亞那很開心凡斯的心情好很多。

冰炎和漾漾待在院子當中,兩人已經接近要到少年時期的樣子,冰炎摸摸漾漾的頭要他不要去想太多,大人們的恩恩怨怨他們自己之間會去解決,不需要太過擔心,而且冰炎相信自家父親會好好安撫凡斯。

冰炎才不會踏上自家父親的後塵,如果家族中有人想要決定他的婚姻,冰炎一定會極力反對,他會想盡辦法和漾漾在一起,冰炎知道有時候漾漾還是會不安,他們不像是夏碎和千冬歲,可以那樣自由自在。

身為家主的冰炎總是有很多事情要忙碌,偶爾偷閒來看看漾漾已經是很奢侈的事情,並不像是夏碎一樣每天都會有固定的時間來找千冬歲,有時候夏碎來還不一定可以看見冰炎。

「爹爹不會有事,父親會安慰他。」冰炎牽起漾漾的手對漾漾說。

「嗯!我知道。」漾漾點頭表示自己清楚。

冰炎對於漾漾說話的方式改變並沒有不習慣,偶爾漾漾在冰炎的面前會用『漾漾』來代替『我』,有時候卻不會這樣說,對冰炎來說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而且大家也習慣漾漾有時候會這樣用。

在感情的世界當中冰炎很主動,就和夏碎一樣,為了自己心愛的人什麼事情都做的出來,夏碎的主動並沒有帶給千冬歲困擾,往往只是會讓千冬歲臉紅不已,和夏碎一樣的臉蛋,沒有任何的面具、眼鏡什麼的遮掩,就是那樣可愛。

漾漾自然也不妨多讓,人們總是沉浸在這兩大舞姬的石榴裙下,輕輕的一個眼眸、一個眼神就可以讓男人失魂落魄,那種散發出來的魅力是無人可抵擋的,可以說是最成功的藝妓。

成為一個出色的藝妓最主要的功夫在於舞蹈,而不是床上功夫這種東西,當然還有媚惑人心一般的眼神,這幾點漾漾和千冬歲已經都做到,他們可以輕易的迷惑自家情人以及捧場他們的客人。

「我不會像父親那樣娶妻生子,我愛的人是你,我的妻子也會是你,你註定要成為我的夫人。」冰炎像是宣示主權一般的告訴漾漾。

「嗯…我…我…」漾漾聽見這句話害羞的低下頭來不知道要說什麼。

「你什麼都不用說,只要說『我願意』就可以。」冰炎抬起漾漾可愛的小臉蛋。

「我願意,我願意成為亞的妻子,我願意當亞的夫人。」漾漾鼓足所有的勇氣說出這句話。

冰炎聽見漾漾說的話感到很開心,能夠聽見漾漾對自己的承諾冰炎知道自己一定可以阻擋那些惡意的一切,甚至可以不顧長輩的反對把漾漾娶進家門,冰炎不會遵從外祖父以及其他長輩的安排。

冰炎曾經不小心聽見過自家父親手下的人耳語,亞那和他母親的婚姻是利益關係,是自家長輩以及外祖父刻意安排的,趁著祖父剛過世沒多久就安排這樁婚姻,讓亞那一整個措手不及。

聽亞那說祖父是支持亞那和凡斯在一起,祖父和上一任妖師首領是好友,來往也很密切,偏偏家族中有長老需要一筆資金,只好把頭腦動到亞那的身上,讓亞那和燄谷聯姻,而且冰炎也知道母親不是外祖父最疼的女兒。

只是把母親當作是一個聯姻的工具罷了,母親過世後也沒有來弔謁,還想要跟亞那爭奪冰炎的監護權,還好有安地爾和凡斯的幫忙才沒有事情,冰炎也因為這樣的關係送到無殿去學習。

「漾漾,賽塔老師來囉!我們該去上課了。」雪看見他們兩人在院子裡的樣子說。

「好。」漾漾點頭表示知道。

「走,我們一起去。」冰炎決定和漾漾一起去聽課。

「嗯!」漾漾很開心冰炎可以和他們一起去上課。

賽塔是凡斯從冰牙那裏借用過來的導師,和安因一樣是青樓裡面教導色子、禿的導師,當然不是從事那些事情的導師,而是生活方面以及琴棋書畫的導師,當凡斯跟亞那請求的時候,亞那非常樂意把自家的手下借出。

賽塔和安因也不排斥過來教書,武藝方面則是會請無殿的人來幫忙,傘、扇、鏡他們都會過來教導這些孩子,因此他們比一般其他青樓的孩子們有很多的學習機會,甚至有不輸給人的知識,就是這樣才不會被人看不起。

當然青樓方面不免有關房事之技巧這方面的課程,基本上會由年事以高的嬤嬤教導他們,或是讓他們觀看其他人在床上的時候是怎樣做,當然這些是由準備拍賣初夜的色子或是禿事前所要做的準備。

如果是孩提時代就已經訂下旦那條約者,則是會在要實行初夜的那一個星期前來做這些準備,鳳雪初樓終究還是青樓,免不了會有這些事情,調教女孩、男孩的事情都會做,為的就是他們可以在初夜的時候表現好一點。

「孩子們,很高興今天可以過來和你們一起上課。」賽塔微笑的對他們說。

聽見賽塔說話聲大家乖乖的坐定下來,賽塔環視看看有沒有漏掉的孩子,發現到冰炎的存在只是微笑,冰炎偶爾會跟他們一起聽課,賽塔對於這點一點也不介意,這裡的孩子可是都有非常強烈的求知慾。

大家安安靜靜的聽著賽塔上課,亞那和凡斯得知冰炎和他們一起上課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反正小孩子就是該學習很多東西,賽塔又是那種了解很多的人,一起聽課是個不錯的選擇。

「小亞今天跟著他們一起去聽課。」亞那從手下匯報給自己的事情中得知。

「嗯!小亞是個乖孩子,一起聽課無所謂。」凡斯知道冰炎是絕對不會步上亞那的後塵。

「是呀!小亞是個乖孩子,絕對不會步上我的後塵。」亞那很清楚自家孩子對於感情方面的事情是非常清楚,不會讓任何人擺佈。

「漾漾會很幸福,至少會比我幸福,不會經歷那些事。」凡斯幽幽地說著。

亞那聽到凡斯說這句話只是苦笑,那件事情的確是傷他們很深,父親的過世自己尚未完全接掌家主的位子,沒想到卻這樣被人家給擺佈,讓自己最心愛的人痛苦,同時也讓自己開始肅清動作。

因為亞那的大動作肅清,讓冰牙的所有長老、老臣都感到害怕,畢竟他們為了自己的利益操縱了他們覺得天真無邪的家主,沒想到家主會反撲回去,這個消息也讓燄谷的人不敢大動作,小心翼翼的看著冰牙的臉色。

畢竟冰牙動手妖師一定會跟著動手,鬼族更不用說,這三個幫派的家主可是出了名的好友,想死的人都不會去得罪他們,無殿照慣例是中立者,除非有必要否則他們不會出手幫忙。

「亞,今天賽塔老師講了好多東西。」漾漾開心的和冰炎說。

「嗯!賽塔老師是很有學問的人。」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冰炎對於漾漾的感情是愛情,漾漾在懵懵懂懂的時候就被冰炎給拐到身邊,之後他們就一直、一直在一起,當冰炎知道漾漾要成為藝妓的時候,馬上請凡斯讓他和漾漾訂下條約,凡斯自然是點頭沒有說什麼。

漾漾是個好孩子,所有的事情都專心的學習,當然包含色誘的技巧等等,只要是藝妓所學的東西漾漾都會一一吸收,就像是一塊海綿一般,冰炎對於這塊海綿可是呵護不已。

冰炎看見漾漾在上課的情形很專注、很認真,想要把賽塔所講的每一樣東西都給記錄下來,看見漾漾認真的神情冰炎很開心,很高興漾漾對於所有的事情都那樣的認真,冰炎很喜歡認真學習的漾漾。

「褚,你很喜歡上課嗎?」冰炎突然問出這句話。

「嗯!當然很喜歡,這樣以後就可以幫到亞。」漾漾露出開心的笑容對冰炎說。

「幫到我?」冰炎對於漾漾說的話有些不懂。

「舅舅說,我是你未來的妻子,所以要把課程學好,然後輔助你。」漾漾把凡斯告訴自己的話告訴冰炎。

「這樣呀!爹爹也真是的。」冰炎知道漾漾會很想幫自己,所以他不打斷漾漾的學習。

冰炎知道凡斯的安排,他相信漾漾未來一定是自己的好幫手之一,冰炎不會否定漾漾的一切,會很高興漾漾可以幫忙自己,漾漾不是那種會乖乖待在家裡當花瓶的孩子,冰炎會選擇漾漾也是因為漾漾會幫忙自己以及自己真的很愛他。

冰炎真的很喜歡、很愛漾漾,為了漾漾他不惜動用所有關係把人拐到手,亞那和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凡斯深深的覺得有其父必有其子,不過看見冰炎和漾漾的關係很好凡斯很欣慰。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