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你回來啦!」馬可看見艾斯帶魯夫回來馬上打招呼。

「呦,我回來啦!老爹在嗎?」艾斯把魯夫摟在自己的懷裡宣示主權。

「當然在了,聽你說要帶這小子回來,可早早就在等你了。」馬可好奇的打量一下魯夫。

「老爹也真是的,就跟他說不要這麼早等了。」艾斯對於自家老爹實在不知道要說什麼。

馬可聽見這句話沒有說什麼,只是攤手表示自己也不清楚,白鬍子老爹腦袋裡在想什麼事情不是他們這些兒子可以知道的,艾斯當然知道馬可的意思,畢竟他也不清楚白鬍子的腦袋在想什麼。

魯夫好奇的打量周圍的環境,似乎發現到什麼很有趣的事情,想要東看看西走走,可惜艾斯抓他抓的很緊,不讓他故意亂跑,魯夫只好乖乖的待在艾斯的身邊,要是艾斯生氣起來不理自己可就慘了。

艾斯當然知道魯夫沉不住氣來,不過這裡不是魯夫可以亂逛的地方,艾斯當然要很小心才可以,不然到時候被罵可就不好了,雖然組織裡的人動不了他,艾斯還是會小心謹慎的做這件事。

「這傢伙是馬可,先跟他打招呼。」艾斯交代一下魯夫。

「你好,我是魯夫。」魯夫簡單的打招呼。

「我知道你是誰,你的身家資料我可調查的很清楚。」馬可痞痞的笑著。

「咦?怎麼這樣!!」魯夫馬上大叫。

「嘿嘿,我厲害。」馬可怎樣都不會說自己是用什麼方法。

「艾斯,我好無聊喔!!」魯夫馬上轉移話題,拉拉艾斯的手撒嬌的說。

「魯夫,等一下就會帶你去逛了,耐心的等一下。」艾斯摸摸魯夫的頭,安撫魯夫的情緒。

「好…」聽見這句話魯夫有氣無力的回答艾斯。

「乖,這裡還不是你可以亂逛的地方。」艾斯苦口婆心的勸誡。

「嗯…」魯夫當然知道艾斯的意思,只好乖乖的壓下自己的好奇心。

魯夫當然知道艾斯的用意,畢竟這裡不是自己的領域,要是不小心可是會得罪人,所以不管怎樣都要小心行事才可以,明明就是身為警探,但是魯夫總是會冒冒失失的行動,讓艾斯頭痛不已。

魯夫本來就是一個很衝動的小鬼,老是冒冒失失的讓人擔心不已,身為戀人的艾斯總是要擔心一下,尤其是現在進入黑幫的地盤更是需要提心吊膽,誰叫魯夫總是會趁人家一不注意就惹禍。

艾斯可不想要讓自己心愛的人出事,要是不小心出事艾斯可是會擔心不已,雖然艾斯相信組織裡面的人不會對魯夫做出什麼事情,但是還是會擔心一下,魯夫的實力可不弱,當然應付其他人綽綽有餘。

只是要是遇到高手的話,魯夫可不一定會全身而退,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艾斯當然不希望魯夫亂跑,乖乖的跟著自己和馬可一起去見白鬍子,路上遇到其他人當然可以打招呼,只要不要亂來都可以。

「艾斯,你回來啦!旁邊這位就是你的小情人了?」薩奇看見艾斯馬上打招呼。

「是啊!這傢伙是我的情人。」艾斯很大方的承認,有機會宣示主權艾斯當然要宣示主權。

「喔!真是可愛的孩子。」薩奇打量了一下魯夫。

「你好,我叫魯夫。」魯夫很乖的和薩奇的打招呼。

「我叫薩奇,你好啊!小傢伙。」薩奇故意和魯夫握手。

「薩奇…」艾斯開始散發殺氣,想要讓薩奇知難而退。

「你這傢伙也太會吃醋了吧!」馬可故意拍艾斯的肩膀。

「嘖!」艾斯撇過頭去。

馬可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看樣子艾斯吃醋的情形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大,看樣子艾斯的佔有慾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大,這樣的程度果然讓人意外,魯夫太可愛人見人愛,艾斯才會那樣擔心。

不過薩奇應該是故意這樣做,想要看看艾斯對魯夫重要的程度有多少,這下子如果沒有被艾斯打飛就已經要偷笑了,誰說可以輕易的捻虎鬚,艾斯脾氣雖然很好,但是遇到魯夫的事情就會很激動。

只能說這是戀人之間的通病,果然只要戀愛了,即使很精明的人也會變成笨蛋,艾斯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馬可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魯夫又和薩奇聊的很愉快,兩人都沒有注意到艾斯已經是很不高興了。

「薩奇,你給我離開魯夫的身邊。」艾斯咬牙切齒的說著。

「怎麼可以這樣…」薩奇聽見艾斯的話馬上反駁。

「好了啦!你霸佔魯夫太久了,艾斯當然會生氣。」馬可馬上出來打圓場。

「好吧!」薩奇只好乖乖的聽話。

「跟你聊的很愉快,希望下次還可以聊的這麼愉快。」魯夫開心的說著。

「走吧!我們去見其他人。」艾斯馬上把魯夫帶走。

「好…」魯夫乖乖的跟著艾斯走。

艾斯看見魯夫乖乖跟自己走很高興,艾斯真的不喜歡魯夫有跟其他男人過多的接觸,那樣可是會引發他的醋意,魯夫是個很天真的孩子,對所有人都不是那樣有防備,所以艾斯總是要提心吊膽。

誰叫他的戀人可是有很多人在覬覦,每次看見那些人在覬覦魯夫的樣子艾斯就感到很討厭,偏偏魯夫又和他們之間相處的很好,讓艾斯不知道要怎麼說,只能說魯夫實在是太沒有危機意識了。

「你這傢伙,就不能有點危機意識嗎?」艾斯很想大罵,卻罵不出來。

「可是我覺得薩奇是好人耶…」魯夫相信自己的直覺。

艾斯聽見魯夫說的話快要吐血了,看樣子魯夫真的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遲鈍,馬可聽見後快要笑死了,艾斯果然遇上天敵了,這個孩子真不簡單,讓人佩服,能把艾斯吃的死死的果然很厲害。

以藏在跟白鬍子老爹說話,看見艾斯帶著一位可愛的人兒感到很訝異,白鬍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就知道艾斯把誰給帶來了,卡普的孫子果然跟想像中一樣可愛,看起來不知天高地厚的樣子,卻破了許多大案件。

白鬍子知道那個孩子遺傳了誰,那個面容像極了老友最疼愛的徒弟,可愛的樣子讓人不想要放手,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也一定遺傳了那個孩子,那個曾經是老友常常帶在身邊的孩子。

「小子,你母親…是她吧…」白鬍子有些猶豫,卻還是把話問出口來。

「嗯,是大叔你想的那個人。」魯夫一點也不意外白鬍子會知道母親的身分。

「現在她好嗎?」白鬍子已經有許多年沒有那個孩子的消息了。

「媽媽她很好,過的很快樂,老是陪老爸在各地逍遙自在。」魯夫露出可愛的笑容。

「呵呵,你這小子果然很像她,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果然最像她。」白鬍子笑呵呵的說著。

「爺爺也老是這樣說。」魯夫想起來卡普總是無奈的對自己說自己的個性太像母親了。

「那孩子還沒出師就敢挑戰權威,不知天高地厚的個性可讓人傷透腦筋。」白鬍子想起來那個孩子以前的所作所為。

「老爸和傑克也有說過媽媽很麻煩,個性古靈精怪讓人傷腦筋。」魯夫很清楚母親在父親以及上司的眼裡到底是怎樣的人。

「這就是那孩子的風格,我還以為她嫁人後個性會有改,看樣子是沒有。」白鬍子相信那孩子不可能輕易的改變自己的個性。

「嗯…好像是這樣呢!」魯夫歪著頭想了想說。

艾斯看見魯夫和白鬍子對答如流的樣子有些嚇到,不過依照魯夫那樣子讓人頭痛的個性也不無可能,只能說魯夫對於權威或權勢根本就不看在眼裡,儘管眼前的人是這樣的強大,魯夫卻還是可以和他對答如流。

魯夫根本就不怕白鬍子,而白鬍子也沒有意思要傷害魯夫,對於眼前的孩子白鬍子可是很有興趣,自然會好好的和他討教一番,畢竟自己也想要知道老友視如己出的孩子的下落和近況。

「老爹你認識魯夫的母親?」艾斯好奇的問。

「哈哈,不只認識,還是很好的朋友。」白鬍子大笑,然後拿起酒杯繼續喝酒。

「媽媽有跟我說過大叔你,她說你是他最敬重的長輩之一。」魯夫最喜歡的就是小時候母親每天晚上跟他說的床邊故事。

「這小子的母親是個很有趣的人,等你以後遇到就知道了。」白鬍子可不打算告訴艾斯那些事情。

艾斯見到白鬍子不打算告訴自己那些事情,他也就不去過問那麼多,依照白鬍子的經歷不會不認識魯夫的母親,既然白鬍子對魯夫的母親有很高的評價,艾斯就相信那位女人一定會支持自己。

魯夫當然知道父母親一定會支持自己,從打電話告知自己的父母親後,他們並未說出什麼話來,只是對於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一概都會支持,相信到時候見到艾斯他們也不會反對。

畢竟那是自己的親生父母親,只有他們知道、了解自己,從不會刻意逼迫自己做什麼事情,魯夫相信自己最喜歡的母親一定會做出讓自己感動的事情來,一定會全力的支持自己。

「什麼聲音?」馬可和以藏聽見外面有人在吵鬧的聲音。

「嘖,不會是那些傢伙吧!」艾斯聽見好像是很熟悉的聲音。

「是索隆、香吉士、羅他們。」魯夫聽見是認識的人的聲音大叫。

「呦!肯定是艾斯你的情敵。」馬可不免會調侃一下自家好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