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知道自己最信任的人就是跩哥,當然他也信任其他人,可是對於跩哥的信任可以說是無條件的信任,往往這點讓其他人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們根本沒想到哈利竟然會這樣信任跩哥。

『跩哥是我最親近的人,不信任他要信任誰?』哈利曾經這樣對自己的兄弟和好友們說過。

跩哥知道哈利很信任自己這件事真的很高興,他沒想到哈利會這樣信任自己,當然他知道也不是所有事情都是那樣無條件的信任,在某些事情上面哈利就不一定這樣信任自己就是。

當然事情要看是事關什麼,基本上哈利對跩哥是百分之百的信任,不太會因為什麼原因而不信任他,這點他們兩人都很清楚,相對的跩哥也是百分百信任哈利,知道他是絕對不會背叛自己。

「妙麗曾經問過我,說為什麼我這樣無條件的信任你?」哈利想起很久以前的事情。

「那你怎麼回答她?」對此跩哥有很大的疑問。

「說你是我最親近的人,不信任你要信任誰。」哈利笑笑的回答跩哥。

「我該感謝你這樣無條件的信任我嗎?親愛的哈利。」跩哥一臉就是你不怕我把你賣了的樣子。

「你要把我賣了的話早就做了。」哈利怎麼會不知道跩哥的個性。

「我才捨不得。」跩哥捧起哈利的臉親吻他。

跩哥很清楚自己對眼前的人一見鍾情,還和其他人保證自己會對他很好,絕對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欺負,自然是不可能把自己最愛的人從身邊推開,因此哪有可能把他給賣了。

至於為什麼哈利會無條件的信任自己,大概是因為待在自己的身邊他感到很安心,這樣安心的感覺才會讓他那樣的信任自己,不會因為發生什麼事情而感到崩潰,會相信自己永遠在支持他。

「吶!為什麼會這樣信任我?」跩哥把哈利抱在自己的懷裡不讓他離開。

「不知道,大概是你讓我感到很安心。」哈利喜歡靠在跩哥的懷裡休息。

「能得到你的信任,我很高興。」跩哥真心的覺得自己可以受到哈利的信任真的很好。

「我不能和其他人說的事情你會聽我說,而且還不會把這些秘密說出去。」哈利知道跩哥對自己真的很好。

「所以害我每次都被教父逼問。」跩哥覺得知道自家戀人太多秘密也不是什麼好事。

「但你都沒有說出來,表示說你真的很願意替我保守秘密。」哈利很認真的告訴跩哥。

跩哥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的確那些秘密自己不會告訴任何人,即使是被賽佛勒斯逼問也是一樣,至少要慶幸賽佛勒斯沒有拿吐真劑出來對付他,不然的話他可能連秘密也守不住。

不過被恐怖的魔藥學大師逼問跩哥多少還是心有餘悸,總覺得自己的內心根本就是受到小小的傷害,當然這時候他就可以正大光明的向哈利討回來,對此哈利並沒有多說什麼。

身為哈利的養父,賽佛勒斯多少總是會想要了解一下養子的想法,因此有時候會去問問跩哥哈利的狀況,如果遇到有些事情哈利不想說,即使是想要從跩哥的口中探討出來也難。

「阿姨老是說我很愛幫你守密。」跩哥想起來哈利的養母曾經對他說過的事情。

「爹地和媽咪怎麼老是喜歡探索我的秘密。」哈利聽見跩哥的話嘟起嘴來。

「或許只是想要關心你,誰叫你有很多事情都不和他們說。」跩哥當然知道長輩們的用意在哪裡。

「說了,只會讓他們擔心。」哈利實在很不喜歡讓養父母擔心。

「不說他們更是會擔心不已。」跩哥當然知道哈利的想法。

「魯休斯和水仙不會對你這樣做嗎?」哈利很認真的問著跩哥。

「對,所以我會盡量把事情都告訴他們。」跩哥知道父母親的用心良苦。

「唔…」哈利聽見跩哥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

或許是因為生活在重新組合的家庭當中,加上又和養父母不太有血緣關係,儘管他和養母有一點血緣關係,但秉持著不讓他們擔心的想法,哈利有很多事情不太會去和他們分享。

這才會造成賽佛勒斯只要有時間就會拷問一下自家教子,確定哈利是不是有什麼問題或是什麼秘密,知道這點後哈利感覺到自己好像對不起跩哥,可是有時候他真的沒辦法把那些事情對養父母說出口。

即使是身為哈利的教父的天狼星也是一樣,很多時候哈利情願守口如瓶也不願意把那些秘密和天狼星、雷木思等人分享,唯一的重點就是他不希望讓他們擔心自己,往往到最後天狼星等人只有嘆氣的份。

「天狼星他們很擔心你,我建議你有時候還是要和他們說說。」跩哥當然知道自家戀人是什麼樣個性的人。

「好啦!真的遇到事情的時候我會和他們說。」哈利聽見跩哥的建議感到很無奈,即使如此他還是答應下來。

哈利當然知道這是跩哥為了自己好的意思,是希望自己不要這樣隱瞞下去,畢竟他們也很想要了解他,希望他可以平平安安的長大,未來的日子順遂的度過,不再有那些紛紛擾擾。

很多他們不想要讓哈利知曉的真相一一浮上來後,哈利又不小心得知之後讓他們感到很頭痛,加上哈利的個性總是把自己悶著,不願意告訴其他人,這會讓他們更是擔心不已。

好在有跩哥在身邊,哈利有很多事情會跟他說,有時候他們會故意拷問一下跩哥,就算跩哥想要幫哈利守住秘密,他們還是有辦法知道,不過他們還是希望哈利可以說出來。

「我不是不想說,只是不知道要怎樣跟他們開口,和你說我會比較安心。」哈利突然用力的擁抱跩哥。

「聽你這樣說我會很高興你這樣信任我。」跩哥把哈利壓倒在沙發上,看著他眼裡倒映著自己的身影。

突然被跩哥壓倒在沙發上哈利不知道要說什麼,他大概知道跩哥的下一步是想要做什麼,即使自己想要推開他,對方肯定不會讓自己推開,而且自己也根本沒辦法推開對方。

接下來的動作如哈利預料的一般,跩哥開始脫起他的衣服,緩緩的在他的腰部附近撫摸,這樣的動作讓哈利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因為自己的慾望已經被對方給挑起。

當然能夠和自己做這樣事情的人只有跩哥,除了他以外哈利不會讓其他人輕易的碰觸自己,對方是自己絕對信任的人,也是自己最喜歡的人,哈利從不否認自己真的很愛跩哥。

「波特先生,你就這樣欲求不滿嗎?」跩哥看見哈利起反應的樣子微笑。

「我才沒有欲求不滿呢!」哈利看見跩哥的笑容很想打他。

「那麼,我才輕輕一碰,你這邊為什麼會有反應呢?」跩哥故意撫摸哈利敏感的地帶。

「我只是、我只是,對啦!我就是欲求不滿啦!」哈利發現自己解釋不了之後開始自暴自棄。

看見哈利自暴自棄的樣子跩哥微笑,接下去的動作他相信對方已經知曉,如果想要阻止自己早就已經把自己給推開,不過他現在很滿意哈利的表情,極度信任自己的表情。

只有夠信任的人哈利才會讓他在自己的身上為所欲為,而自己就是哈利所信任的人,他們從不避諱說他們愛著對方,同時他們也極度的信任對方,他們之間的信任是不會輕易的就打破。

「哈利,你真漂亮!」跩哥喜歡哈利迷濛看著自己的樣子。

「不要老是說我漂亮。」哈利對於這個詞感到很不好意思。

「對我而言,你真美。」跩哥總是會不吝嗇的稱讚哈利。

「你不是想要,快點進來啦!」哈利臉紅的說出這句話。

聽見哈利的怒吼跩哥當然會做他想要做的事情,其實跩哥根本就是故意要這樣做,就是要讓哈利受不了,等到他怒吼他才會繼續做下去,對此他屢試不爽,反正最後對方一定會聽他的話。

在一起那麼多年的時候跩哥怎麼沒摸透哈利的個性,就是已經摸的很清楚才會故意這樣做,反正到最後哈利一定會妥協,自己一點也不擔心對方會把他一腳給踢開。

而且跩哥很喜歡看哈利臉紅的樣子,每次都會故意讓他臉紅,連帶性愛的時候也不會放過,往往讓哈利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真的每想到戀人的惡趣味就是捉弄自己。

「我果然還是喜歡看你臉紅的樣子。」把哈利吃抹乾淨之後跩哥笑笑的看著他。

「你根本就是故意的嘛!」哈利不得不否認眼前的傢伙實在是很有魅力。

「我當然是故意這樣做,不然,我怎麼可以看見你臉紅的樣子。」跩哥很清楚哈利的敏感點在哪裡。

「混帳!我討厭你!」哈利氣鼓鼓的樣子在跩哥的眼裡也是那樣可愛。

跩哥知道即使對方每次說討厭自己,可是到最後還是會縱容自己這樣做,或許是因為他對於自己真的太過信任,可以說是信任到不求回報的狀態,不過這樣也好,這才是他喜歡的哈利。

雖然每次哈利總是會說討厭跩哥,可是不否認自己在當下也是很享受,對此哈利感到很無奈也無法說什麼,誰叫他的戀人是那樣的有魅力,讓自己無法拒絕他,也讓自己可以無條件的信任他。

哈利會信任跩哥不是只是因為他是自己的戀人,或許是因為他可以帶給自己安心的感覺,才會讓他願意無條件的信任他,而且他相信跩哥不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DH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