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起漾漾說他最信任的人是誰,他的回答肯定是冰炎,對他來說冰炎就是他最信任的人,從小到大最信任的人,這點從未有任何的改變,當然冰炎也很慶幸自己是他最信任的人。

沒有人知道為什麼漾漾會這樣無條件的信任冰炎,這之間到底有什麼原因大家都不清楚,喵喵曾經有問過漾漾,但是他沒有告訴她是什麼原因,或許就某些方面連漾漾自己也不知道。

「為什麼漾漾很信任冰炎學長呢?」喵喵一臉不解的看著漾漾。

「為什麼我不信任亞?」漾漾聽見喵喵的問題反問回去。

「總覺得漾漾是那樣的無條件信任冰炎學長。」喵喵聽見漾漾的問題回答他。

「因為我很喜歡亞。」漾漾只有這個答案。

其實漾漾自己也探討過這個問題,可是他從沒有得到任何的答案,大概只歸咎於自己很喜歡冰炎,其他的他沒有刻意去想那麼多,畢竟自己打從認識冰炎起,他就一直很相信他。

冰炎一直都是他最信任的人,任何大大小小的事情他都會去找冰炎幫忙,似乎只要冰炎出手什麼事情都可以解決,這也是為什麼他會這樣信任冰炎的原因,這點冰炎很清楚。

對於漾漾這樣無條件的信任自己,冰炎當然也很開心,對他來說戀人這樣無條件的相信自己、信任自己,是一種很有成就感的事情,或許這也是自己為什麼那樣的寵愛他的原因。

「又撒嬌?」冰炎看見往自己懷裡鑽的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不可以和亞撒嬌嗎?」漾漾一臉無辜的看著對方的時候,讓冰炎有種被打到的感覺。

「我沒說不行。」冰炎摸摸漾漾的臉頰。

「亞最好了!」漾漾很開心可以和冰炎撒嬌。

看見戀人和自己撒嬌的樣子冰炎當然很開心,伸出手摸摸他的頭髮什麼話都沒有說,全世界大概只有自家戀人膽敢這樣做,當然除了自己寶貝的戀人以外,兩位妹妹偶爾也會這樣做。

只是冰炎知曉這是一種不同的意思,看見戀人開心的樣子他沒有多說什麼,想起前幾天夏碎突然問自己的事情,讓他不知道要怎樣回答自己的好友,漾漾是這樣無條件的信任自己,那自己呢?

冰炎抱著漾漾想著夏碎問著自己的事情,能夠讓自己這樣無條件信任的人的確只有懷裡的人兒,當然家人是例外,畢竟家人之間有一種親密的連結,然而自己為什麼會這樣無條件的信任漾漾,大概是因為他是自己認定的伴侶。

『冰炎,你知道褚是無條件的信任你嗎?』夏碎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告訴冰炎。

『我知道。』冰炎對此沒有任何的猶豫。

『那你呢?一樣也是無條件的信任他嗎?』夏碎對於這點非常的好奇。

『廢話!』冰炎的表情就像是一臉你在說廢話的樣子。

『真好呢!有這樣可以無條件就信任的愛人。』夏碎多少有些羨慕。

『哼!』聽見夏碎羨慕的話語冰炎不多說什麼。

漾漾難得看見冰炎突然很認真的思考事情,看見這樣的情形他沒有去打擾他,反而是離開他的懷抱去拿點喝的東西,等到他再次擁抱他的時候,冰炎才回神過來看著他。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知道自己又失神,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自己最愛的人,打從自己第一次見到漾漾起,冰炎就決定把這個傢伙拐到自己的身邊,內心當中也早已經認定他是自己這一生的伴侶。

或許就是這樣才會這樣無條件的信任他,就如同對方是那樣的信任自己一樣,畢竟對他來說漾漾是自己最重要的人,失去他自己根本活不下去,不然自己是不會隨便相信任何人。

「好難得看見亞發呆。」漾漾微笑的看著冰炎。

「只是在想一些事情。」冰炎勾起好看的笑容,不意外看見對方臉紅。

「什麼事情可以讓亞想到失神?」對此漾漾感到很好奇。

「不告訴你。」冰炎輕輕的咬著漾漾的耳垂。

「小氣鬼。」漾漾因為冰炎的動作而害羞不已。

「想知道先滿足我再說。」冰炎把手伸入漾漾的衣服裡面開始撫摸他。

這樣突如其來的動作讓漾漾無法反抗,只能任由對方壓在自己的身上繼續做亂,看樣子自己真的逃不掉被拆吃入腹的命運,有時候漾漾超想要詛咒那個說精靈是很淡定生物的人。

自家戀人是混血精靈,老是喜歡對自己發情,一點也不淡定,絕對不能歸咎是他體內獸王族的血統的關係,根本就是冰炎對自己一點自制力也沒有,老是喜歡不分場合的發情。

被親吻的漾漾腦袋裡運轉一些事情之後開始陷入情慾當中,冰炎早已經摸遍他全身上下的敏感點,太過清楚要怎樣調情才會讓他有反應,而且也絕對不會輕易的放過他。

「唔……亞……」漾漾只能在自家愛人的身上留下屬於自己的痕跡。

「褚,我愛你。」冰炎故意在漾漾的耳邊說著。

「我也愛你,亞。」漾漾好不容易清醒過來後告訴冰炎。

「褚、褚、我的褚……」冰炎不會讓任何人看見現在的漾漾。

發情的漾漾只有他一個人可以看見,如果讓其他人看見冰炎一定話挖出那些傢伙的眼球,絕對不會讓任何人看見他的愛人現在的樣子,這樣漂亮的他只有自己一個人可以看到。

只為了自己一個人發情的樣子,冰炎真心的覺得這是多麼好看的畫面,看見他為了自己而哭泣的樣子更是欣喜,這些只有自己可以帶給他,沒有其他人可以對他這樣做。

情事過後漾漾躺在床上睡覺,冰炎有一搭沒一搭的摸著他的頭髮,似乎是想要說什麼卻沒有多說什麼,他不想要吵醒自己最愛的人,剛剛的事情肯定已經累著他,怎麼都不好吵醒自己最愛的他。

「嗯……亞……」漾漾翻身看見冰炎的樣子微笑。

「不繼續睡?」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

「不太睏。」漾漾喜歡看冰炎的笑容。

「嗯。」冰炎拍拍漾漾的頭沒有多說什麼。

其實冰炎很想開口問自己最愛的人,想要問他為什麼這樣信任自己,似乎對自己是那樣毫無保留的信任,可是他不知道要怎麼開口和對方說,因此乾脆不打算開口問。

漾漾看見冰炎沒有多說什麼的樣子又繼續閉上眼睛睡覺,在他的身邊自己可以感到很安心,這讓他可以睡的很好,不需要太過擔心,怎麼說都是自己最愛的人,同時也是自己最信任的人。

只有漾漾自己知道,冰炎帶給他的一切,才會讓他感到很信任,知道有冰炎的存在自己不需要太過擔心什麼,或許就是這樣自己才會無條件的信任他,有冰炎在身邊他會感到很安心。

「褚。」冰炎看見漾漾又閉上眼睛睡覺的樣子開始叫人。

「嗯?」漾漾不能理解為什麼對方會突然叫他。

「為什麼這麼信任我?」冰炎想不透的事情還是開口問了。

「因為是亞。」漾漾只有給這個答案。

冰炎很快就領悟到對方想要說的意思,聽見他說的話冰炎臉上露出微笑,不需要多說什麼他自然明白對方想要說的話,這樣簡單的意思他還想不出來,冰炎還真的覺得自己是個笨蛋。

「小笨蛋……」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答案就是那樣簡單,只是自己他才會這樣無條件的信任自己,每每待在他身邊最久的時間,會抽出時間陪伴他度過那些他覺得很不想要過的日子,會牽起他的手走過這一切,會陪他一起度過難關。

這樣無條件的付出得到對方的信任,自己深愛的他對自己深信不疑,也是這個原因讓他會這樣的信任自己,原來答案就是這樣簡單,冰炎微笑的看著漾漾不說話,然後輕輕的在他的頭髮上落下一吻。

「醒了?」冰炎看見漾漾清醒的樣子微笑。

「嗯。」漾漾點頭沒多說什麼。

「起來吃晚餐,我已經把晚餐拿上來。」冰炎把桌上的東西收拾好後把從餐廳拿來的晚餐放好。

「好。」漾漾乖乖下床去洗把臉讓自己清醒一下。

學校宿舍供應的餐點很好吃,晚餐時間要是他們兩人沒有什麼打算的話,大多都會窩在宿舍當中吃,因此每到晚餐時間冰炎會親自下去拿晚餐,漾漾一點也不擔心冰炎會拿到自己不喜歡吃的餐點。

自己的喜好冰炎早已經摸的一清二楚,因此漾漾一點也不擔心這件事,只要有自己最喜歡的飯後甜點,什麼餐點他都可以乖乖的吃下肚,而且冰炎也絕對不會忘記拿飯後甜點給他。

這樣無條件的信任只有對冰炎一個人,漾漾知道因為是冰炎自己才會這樣信認他,這就是為什麼不管冰炎拿什麼給他吃,他絕對會乖乖吃下肚的原因,心愛的人給自己的東西當然要吃光。

「亞,謝謝你。」漾漾突然親吻冰炎的臉頰。

「不客氣。」突然被對方親冰炎笑笑的沒多說什麼。

他們兩人就這樣安靜的吃著今天的晚餐,偶爾聊聊一些日常生活中的事情,平淡的幸福是他們最喜歡的一切,安安靜靜的度過每一天,偶爾尋求一下刺激也不是什麼大事情,只要兩人可以在一起就好。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特傳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