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白園常常多了許多可愛的學生們,喵喵和漾漾他們都很喜歡在白園當中野餐,每次聚餐的地點都是在白園,冰炎和漾漾會出雙入對在大家的面前,夏碎和千冬歲也是一樣。

今天冰炎和漾漾一起過來白園和大家一起聚餐,喵喵早已經準備好野餐的食物,正在等大家的到來,看見他們的到來當然很高興,萊恩和千冬歲、夏碎等人也陸續的到來。

「太棒了!今天大家都可以出席。」喵喵很高興今天自己約的人都可以來到白園野餐。

「喵喵,我們來了。」漾漾牽著冰炎的手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漾漾和冰炎學長的感情真好。」喵喵看見他們兩人牽著手一起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喵喵。」千冬歲和夏碎也一起出現在白園。

大家開開心心的坐下來一起吃飯,喵喵準備很多餐點給大家吃,因此大家都很喜歡來白園野餐,聚在一起聊天談論很多事情,冰炎也會聽著漾漾說著很多的趣事,偶爾自己才會差上幾句話。

當然其他人也會各自找自己想要聊天的對像說話,夏碎會找冰炎填論一些任務的內容,而女孩子們聊天的話題總是不出八卦或是妝扮的東西,漾漾和千冬歲會說一些其他的事情。

偶爾冰炎和夏碎會抓著自己的戀人一起放閃光,往往讓大家都需要戴上墨鏡,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同時也很高興他們兩對的感情真的很好,歡樂氣氛總是不容易散去。

「冰炎,最近的任務……」夏碎坐下來後馬上和冰炎討論近期的任務。

「那件似乎是不好解決,可能需要其他人幫忙。」冰炎聽見夏碎說的話開始評估起來。

「夏卡斯說委託者是指定一定要我們去。」夏碎對於這次的任務不是那麼喜歡。

「如果讓其他人幫忙的話,肯定又會被挑剔。」冰炎當然知道那位委託人是什麼樣的人。

漾漾看見冰炎和夏碎正在討論任務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安靜的把食物拿到他的面前,看見戀人已經把食物遞給自己的樣子,冰炎習慣性的接過手開始吃起來,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違和感。

千冬歲當然會幫自家兄長準備好食物,絕對不會讓自家兄長餓著肚子,自從大戰過後千冬歲總是會戰戰兢兢的照顧夏碎,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夏碎也不好多說什麼。

討論任務完後冰炎一手把漾漾撈到自己的懷裡,看見這樣的情形大家都很有默契知道等一下肯定要戴墨鏡,他們兩人的閃光可說是十萬伏特,大家的眼睛肯定會受不了。

「亞,這次的任務有問題嗎?」漾漾剛剛聽見冰炎和夏碎的討論有些疑惑。

「會扯到一點淨化部分,我和夏碎不太拿手。」其實是冰炎很不喜歡那位委託人。

「要不請亞那伯伯和凡斯舅舅幫忙?」漾漾很認真的問出這句話。

「這倒是可以考慮一下。」冰炎覺得自家愛人的意見很好。

冰炎思考著漾漾建議自己的話,決定把這個任務讓給亞那和凡斯去處理,他轉頭告訴夏碎這件事,聽見冰炎的建議夏碎當然很同意,搭檔兩人沒有太大的意見之後就決定把這個任務轉給亞那和凡斯。

冰炎冷不防的親吻漾漾的臉頰,讓在和千冬歲說話的漾漾有些嚇到,看見漾漾臉紅的樣子千冬歲微笑,冰炎根本就是故意要這樣做,他就是喜歡挑逗自家最寶貝的愛人。

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是微笑的把千冬歲拉到自己的懷裡,似乎是不打算輸給冰炎和漾漾,千冬歲被突如其來的動作有些嚇到,對於自家老哥的心態他當然很清楚,也不好多說什麼。

「亞,不要鬧了啦!」漾漾對這樣的動作有些不好意思。

「有什麼好不好意思,這裡大家都很清楚。」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漾漾。

「就算這樣也……」漾漾實在是不知道要怎樣反駁冰炎。

「我喜歡,你有意見?」冰炎的語氣讓漾漾聽見不知道要說什麼。

「亞,最討厭了。」漾漾轉頭不去理會自己最愛的人。

「呵呵。」看見漾漾的反應冰炎覺得他很可愛。

每次漾漾說不過冰炎的時候就會這樣做,他沒想到這樣的動作會讓冰炎覺得自己很可愛,這樣可愛的樣子只有幾個親密的好朋友可以見到,喵喵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笑笑的。

聚會當中可以看見自家愛人可愛的樣子冰炎當然會覺得很不錯,他家的寶貝戀人有多麼的可愛這點只有他自己知道,現在是只有他們的朋友們而已,不然冰炎是不會讓漾漾可愛的樣子給其他人看到。

冰炎的佔有慾有多麼的強烈這點漾漾很清楚,如果這裡不是自己和他的朋友的話,他才不會刻意這樣挑逗自己,畢竟自己某些一面只有他可以看見,漾漾當然沒有多說什麼。

「冰炎學長和漾漾總是這樣恩愛啊!」喵喵看見他們的互動很開心。

「就是說啊!冰炎學弟和褚學弟的感情真好。」阿利看見他們兩人的互動知道他們的感情很好。

「冰炎學長真的很寵漾漾。」千冬歲清楚冰炎很寵漾漾。

「我們也不輸給他們,你說是嗎?小歲。」夏碎絕對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和自家弟弟秀恩愛。

「嗯。」千冬歲乖乖的點頭。

「莉莉亞,飯糰。」萊恩緩緩的顯現出身影來和女友要東西吃。

「你這個鄉民!不要老是吃飯糰!」莉莉亞總是會忍不住想要怒吼萊恩。

喵喵看見大家互動的樣子微笑,她知道大家和自己的伴侶的感情真的很好,讓自己有些羨慕,庚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她對於這樣和樂融融的氣氛很喜歡,大家聚在一起野餐真的很不錯。

白園果然是很適合大家一起野餐的地方,風和日麗的天氣果然很適合和大家聚在一起,偶爾這樣一起野餐真的很不錯,只是要看幾對情侶放閃光的樣子多少有點刺眼就是。

有時候庚會想念自己的男友,當然她相信喵喵也是一樣,不過這裡也不是只有他們幾個是單身的人,和自己的伴侶分開的人,冰炎和漾漾、夏碎和千冬歲根本不管那麼多。

「褚,張嘴!」冰炎拿起一個點心準備餵食。

「啊……」漾漾乖乖的張開嘴巴吃下冰炎給的食物。

「好吃嗎?」冰炎突然問出這句話。

「嗯!很好吃。」漾漾露出開心的笑容。

看見漾漾露出開心又幸福的笑容冰炎微笑,從小到大漾漾喜歡吃甜食的習慣自己早已經了解,對方喜歡吃什麼他多少都很清楚,這樣的觀察力他會用在自己愛人的身上。

冰炎也很清楚對方也很了解自己,對於漾漾了解自己多少他並不清楚,不過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對方一定會知曉,或許就像自己了解他一樣,這點不需要探討太多,只要他們相愛就好。

知道冰炎一向吃不多,漾漾拿了一些他會吃的東西給他,如果他不想要動手自己就親手餵食,大家對於這樣的情形早已經見怪不怪,這樣的動作對其他人來說可是很閃。

「你吃太少了。」漾漾拿了一些東西給冰炎吃。

「嗯。」冰炎乖乖的把東西給吃完。

「等下胃痛我可不管你。」漾漾親手餵冰炎吃東西。

「有你在不擔心。」冰炎很清楚漾漾不會讓自己胃痛。

聽見冰炎這樣說漾漾很無奈,他知道這傢伙根本就是故意的,如果自己沒有注意的話他肯定會不管那麼多,對此漾漾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有時候對於冰炎不愛自己的身體這點感到很頭痛。

凡斯早已經下達命令說過,要是亞那或是冰炎再因為胃痛而進入醫療班的時候,他一定會給他們兩個好看,漾漾自然也會於這點感到很傷腦筋,不管自己怎麼要求他改,冰炎就是不改。

只要待在冰炎的身邊漾漾總是會注意一下,避免到時候冰炎進入醫療班的時候會被凡斯痛毆一頓,所以他會盡量注意這點,想盡辦法讓冰炎吃下東西,不讓他感到胃痛。

「小心下次胃痛進入醫療班被凡斯舅舅痛毆一頓。」漾漾知道凡斯對於這點可是非常的在乎。

「我會注意的。」冰炎想起凡斯的恐怖當然會乖乖的答應。

「你又不是不知道凡斯舅舅對於這點非常在乎。」漾漾對此感到很無奈。

「有你在,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知道有漾漾在,這些小毛病會順利的解決。

「是、是、是,你自己好好注意,不然我也沒辦法。」漾漾雖然感到很無奈也無法說什麼。

漾漾偷偷的捏了冰炎,對方沒有吭聲,任由自己在他的身上出氣,果然只要說到冰炎的健康漾漾就會很生氣,畢竟自家戀人可是凡斯親自培養的藍袍,每次看見這樣自己不注重健康當然會生氣。

身為藍袍的漾漾對於戀人的健康是非常的在乎,絕對不會有任何的妥協,當然身為漾漾的朋友也是一樣,只要看見他們受傷或是生病會難過和生氣,何況還是自己的戀人。

今天的野餐讓漾漾覺得自己有這些好朋友真的很好,他喜歡和大家一起在白園當中野餐,漾漾真心的覺得因為有冰炎在自己的身邊,自己才會認識到這些好朋友,有他們在身邊自己的生活多了很多美麗的回憶。

作家的話:

這篇是特傳ONLY,2017/10/07的新刊,所以最後五篇不放上來給大家看,除非本子完售,有意願者可到以下的網址去填寫印量調查,感謝!

傳送門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特傳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