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時間葛雷夫準時回家,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當然在他還沒回家的時候煮好飯菜,安妮開心在旁邊幫忙,葛雷夫踏入家門的時候安妮開心的迎接他,不過安妮沒想到葛雷夫後面還會跟著西瑟斯舅舅和他的伴侶。

紐特看見兄長西瑟斯和他的伴侶伊萊.傑克斯登.布萊克很開心,好久不見的家人來拜訪自己當然會很高興,不過看見他們兩人大概也清楚是英美兩國的政府高層要見面。

「阿緹米斯,我好想你!」西瑟斯看見弟弟馬上跑過去抱他。

「西瑟斯,克制一點。」伊萊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

「西瑟斯舅舅,我也要抱抱。」安妮很喜歡西瑟斯和伊萊。

「安妮小公主。」西瑟斯馬上過去抱安妮。

「哥哥,英美兩國的魔法部是有事情要處理嗎?」紐特很乾脆不去理西瑟斯,直接去問伊萊。

「兩國政要高層要舉辦舞會,所以我們過來參加。」伊萊一邊回答紐特一邊思索著要不要扭斷西瑟斯的頭。

紐特看見伊萊的表情很微妙,似乎很想要把自家兄長給扭斷頭,但是看在自己和安妮的份上不想管那麼多,這位英國魔法部的副部長似乎對於現任的英國魔法部部長很有意見。

不過當伊萊把自家兄弟姊妹要交給紐特的東西拿出來後,所有的氣氛都變得不一樣,紐特收到布萊克家族給的東西很開心,從小他就因為伊萊的關係和他們家的人很好,自己的奇獸知識很多都是伊萊的兄弟教導的。

因此可以收到他們的禮物紐特當然很開心,自己也很久沒有見到他們,老布萊克夫婦對他很好,總是笑著說要收他為他們的教子,這點也讓不善於和人交流的紐特感到很窩心。

「老哥他們都很想你,下次帶你的伴侶回去給他們看看。」伊萊把東西交給紐特。

「我會的,幫我謝謝教授他們。」紐特很開心可以收到禮物。

「教授?」葛雷夫聽見紐特說的話感到很好奇。

「我大哥和二哥都在霍格華茲當中教書,阿緹米斯是他們最喜歡的學生。」伊萊緩緩的告訴葛雷夫。

「也是多虧他們和鄧不利多教授,我才可以順利從霍格華茲畢業。」紐特很感謝他們力保自己,只是覺得對不起自己的好友莉塔。

「莉塔那件事情不要想了,不該是你的錯不要背下來。」伊萊捏捏紐特的臉頰。

紐特聽見這句話不知道要說什麼,晚餐時間就這樣快快樂樂的度過,葛雷夫第一次見到自家好友可以這樣厚臉皮,非常的努力在討好自己的伴侶,真的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

第二天西瑟斯和伊萊去魔國會當中拜訪主席皮奎里女士,葛雷夫和紐特帶著安妮一起過去,畢竟晚上要參加舞會總不好把女兒放在家裡面,拜託金坦姊妹照顧似乎不太可能,她們也要參加這次的舞會。

當天的舞會西瑟斯一定會和皮奎里女士一起跳舞,這代表兩國的友誼,葛雷夫舉起紐特的手親吻他的手背,邀請他下舞池當中一起跳舞,紐特很樂意和葛雷夫一起跳舞。

「我很想問,西瑟斯那傢伙到底是怎麼把布萊克追到手的?」他們的相處讓葛雷夫大開眼界。

「聽說一開始是在火車上認識,剛好坐在同一個車廂,後來嘛…不打不相識。」紐特開始想著西瑟斯之前告訴自己的事情。

「他們是不同學院的學生?」葛雷夫一邊跳舞一邊問。

「嗯!西瑟斯是葛萊分多的學生、伊萊哥哥是史萊哲林的學生,在霍格華茲這兩個學院是世仇。」紐特知道蛇獅兩個學院大戰起來可是沒人可以阻止的。

「他們的感情真好。」葛雷夫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嘛...西瑟斯可是纏了哥哥很久才把人追到手的說,畢竟他們互看不順眼很久了。」紐特想起這件事就想笑。

「真的互看不順眼嗎?感覺不像啊!」葛雷夫從中觀察到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真的很好。

「呵呵!他們的感情很好呢!只是哥哥不擅於表達自己的感情,史萊哲林出身的人總是喜歡拐個彎。」受到布萊克家照顧那麼久紐特當然知道他們的特性。

葛雷夫弄懂紐特的意思,怪不得會有下屬說自己的氣質和西瑟斯的伴侶很像,但紐特曾經和自己說過,他和西瑟斯也很像,大概就是和他們有相像的地方才會成為好友。

不過也是因為他們的關係自己才可以認識現在的伴侶,想要永遠呵護在自己手心當中的愛人,遇到紐特是自己生命當中最美好的事情,有愛人在身邊是多麼美好的一件事情,現在他知曉了。

生命當中最美好的事來到自己身邊,葛雷夫當然很高興,自然會用自己的方式保護好自己最重要的人,現在他可以知道西瑟斯當初和自己炫耀的一切是多麼美好的事情。

「現在我懂西瑟斯當年跟我炫耀的事情是什麼感覺。」葛雷夫牽起紐特的手很認真的看著他。

「西瑟斯跟你說了什麼?」紐特對此感到很好奇。

「他說,生命當中有最愛的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葛雷夫想起西瑟斯常常和自己炫耀的事情。

「真的很幸福。」紐特突然懂了葛雷夫想要表達的意思。

紐特曾經聽自己的教授說過,如果可以找到自己的另外一半,在他的眼中看見你自己的存在,那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情,現在他卻懂這個道理,因為他找到自己最重要的另外一半,會和他度過生命當中未來的每一天。

→手の甲 てのこう (敬愛)
中文:手背,落在手背上的吻,意味著,敬愛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