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地、媽咪。」玩耍過後的安妮跑到他們的身邊。

「小淘氣,該回家了。」紐特拿出手帕擦擦安妮的小臉蛋。

「好。」安妮乖乖的點頭。

「過來!」葛雷夫把女兒抱起來,玩累的孩子趴在他的肩膀上睡覺。

葛雷夫和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會心一笑,現在差不多是孩子睡午覺的時間,加上剛剛又和朋友們一起玩耍許久,玩累的安妮當然會趴在葛雷夫的肩上睡覺,紐特笑笑的沒說什麼。

回到家的他們幫女兒稍微清理一下,然後把她在床上讓她好好睡覺,自然會幫她蓋好被子讓她好睡,紐特對於孩子總是會細心的照料,就像他箱子裡的奇獸一樣,葛雷夫知道紐特的個性也從不會阻止他。

葛雷夫泡了一壺好茶準備和紐特一起喝,晚點女兒起床之後他們可以一起吃下午茶,不過這之前是他們兩人的談心時間,他們兩人可是很喜歡這樣的談心時間,葛雷夫好幾天不在家,沒有好好的和紐特說話。

「這次的任務還好嗎?」紐特坐下來和葛雷夫一起談心。

「還可以,那些傢伙挺難纏的,有西瑟斯他們幫忙很順利的解決。」葛雷夫想起那些黑巫師就很氣憤。

「是嗎?那就好,還好沒扯到奇獸。」紐特很不喜歡那些犯罪集團在走私奇獸,這樣會讓他受不了。

「有的話,我會讓你一起幫忙。」葛雷夫當然知道紐特的個性。

「謝謝,西瑟斯和哥哥很閃吧!」紐特突然談起兄長的事情讓葛雷夫很訝異。

「的確是很閃,根本就是故意要挑釁我。」葛雷夫想起之前的情形就恨得牙癢癢。

「嘛…西瑟斯就是這樣。」紐特苦笑的說著。

「下次一定要他好看!」葛雷夫絕對會和紐特一起閃回去。

下次見面葛雷夫一定會和紐特一起閃回去,絕對會讓西瑟斯跳腳,自己自然有辦法回擊西瑟斯的挑釁,這個好朋友老是會故意挑釁自己,這點就讓他很無奈,明明和自己差不多大,個性還和小孩子差不多。

紐特知曉自家兄長的個性,一定會故意拉著伊萊閃死葛雷夫,對於自己被葛雷夫拐走這件事西瑟斯還是很計較,明明已經過了那麼久,西瑟斯到現在還在記恨,這點讓他們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

葛雷夫和西瑟斯明明就是好朋友,可是要是扯到紐特的事情,他們兩人會不小心翻臉,這點讓自己和伊萊很頭痛,好在現在他們兩人已經不像是以前那樣嚴重,不然的話紐特和伊萊肯定會傷腦筋。

「哥哥肯定很傷腦筋,想要扭掉西瑟斯的頭。」紐特很清楚伊萊的個性。

「布萊克已經好幾次想要扭掉西瑟斯的頭。」葛雷夫看見伊萊的表情很微妙。

「以前只要西瑟斯想要放閃,哥哥一定會想要扭掉他的頭。」紐特開始說起以前的事情。

「哈哈!布萊克果然是來剋西瑟斯那傢伙的。」葛雷夫沒想到自家好友會有這麼多的糗事。

下午茶時間平安過去,晚餐時間也愉快的解決,他們一家三口開心的一起泡澡,安妮到睡覺前都很開心,今晚乖乖的在自己的房間睡覺,得到兩位父親的吻乖乖的閉上眼睛睡覺。

當然葛雷夫和紐特自然也會說睡前故事給她聽,讓她可以安心的睡覺,看見她閉上眼睛睡覺後,他們兩人才會回房間,當然是女兒睡的很沉穩之後才一起回去房間去做他們的事情。

紐特坐在床上等著葛雷夫上床睡覺,這時候他看見葛雷夫趴在自己的大腿親吻,這個動作讓他很訝異,這個吻表示說對方是支配自己的人,雖然他一點也不介意對方支配自己就是。

「睡前還要做這個動作?」紐特很不好意思的看著葛雷夫。

「當然要做,這是生活情趣。」葛雷夫露出好看的微笑。

「葛雷夫先生很喜歡營造生活情趣呢!」紐特突然跨坐在葛雷夫的身上。

「葛雷夫太太很喜歡。」葛雷夫開始幫紐特解開扣子。

不知不覺進入大人的時間,好幾天沒有觸碰對方,他們開始想念對方的體溫,現在有時間當然要好好的溫存一下,葛雷夫一點也不想要放過紐特,而對方自然會配合他。

畢竟紐特也很想念葛雷夫的體溫,少了對方真的很不好睡,會擔心他到底好不好,當然對方回來一定要好好的確認對方的存在,這是屬於他們兩人的儀式,也是他們之間的生活情趣。

淋漓盡致過後他們喜歡聽著對方的心跳,之後才會慢慢的進入浴室當中去梳洗,然後靠在對方的懷裡感受到對方的體溫,閉上眼睛好好的睡覺,沉穩又安心的感覺讓他們感到很幸福。

「晚安,帕西。」紐特親吻葛雷夫的臉頰。

「晚安,親愛的,祝好夢。」葛雷夫親吻紐特的頭髮和他一起入睡。

紐特抓著葛雷夫的衣服和他一起入睡,對方強而有力的心跳聲是最好的安眠曲,躺在床上的時候他們不太會計較對方的身高,這時候葛雷夫才不會覺得自己稍微矮了紐特一小點。

不管怎樣對葛雷夫來說紐特是很重要的人,只要可以把人抱在懷裡他就會感到很安心,這份安心的感覺只有紐特一個人可以給他,至少對他來說除了紐特以外,沒有其他人可以帶給他這樣的感覺。

打從和紐特交往後,葛雷夫才知道自己會有這樣的感情,從不會和任何人深入交往的葛雷夫從不知道自己會有這樣的情感,慾望什麼的也從未想過,對紐特會一而再、再而三的想要碰觸,隱藏許久的慾望才在這時候爆發出來。

→腿 もも (支配)
中文:大腿,落在大腿上的吻,意味著,支配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