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處理完畢之後葛雷夫的辦公室來了兩位貴客,一位還是他的伴侶的兄長,當然也是他的好友,西瑟斯.斯卡曼德,也是遠近馳名的戰爭英雄,另外一位則是西瑟斯的伴侶伊萊.傑克斯登.布萊克。

對於他們兩人的到來葛雷夫沒有多說什麼,反正該處理事情他們都處理好,會過來只有兩種原因,一種是單純處理公事,另外一種就是西瑟斯來和自己炫耀紐特的一切,不外乎就是這兩種原因。

葛雷夫覺得等下應該要好好的沉住氣,以免等下紐特來找自己吃飯的時候看到他和西瑟斯打架的情形,而且他一點也不奢望伊萊會幫自己處理西瑟斯,也許好一點或許會來阻止。

「帕西,等下一起吃飯,我知道你今天會和阿緹米斯一起吃飯。」西瑟斯大辣辣的走入葛雷夫的辦公室當中。

「嗯,好。」葛雷夫繼續盯著公文沒有多說什麼。

「帕西,我問你,你親過阿緹米斯的小腿嗎?」西瑟斯的問題差點讓葛雷夫噴給他一臉咖啡。

「還沒親吻過。」除了差點噴了好友一臉咖啡以外,葛雷夫還差點嗆到。

「你沒事問這麼私密的問題幹嘛!」伊萊看見葛雷夫的表情替他捏把冷汗。

「我都親過你的,而且吻的意義是服從,所以想問問。」西瑟斯說出來的話讓其他兩人很想扭掉他的頭。

「到底是你服從布萊克還是他服從你?」葛雷夫挑眉的看著西瑟斯。

「當然是…痛!痛!痛!伊萊,我錯了!」當西瑟斯要說出來的時候,伊萊直接擰他的耳朵。

紐特帶著女兒進來看見伊萊教訓西瑟斯的樣子差點笑出來,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訝異,他沒想到自家好友會被伴侶這樣教訓,跟著紐特一起進入葛雷夫的辦公室的蒂娜也嚇到。

葛雷夫看見紐特過來很開心,過去把女兒抱起來,然後聽聽蒂娜報告的事情,根本不去管西瑟斯和伊萊他們到底怎樣,紐特只是看了一眼後也沒多說什麼,這種事情他很常看見。

「那個…不用阻止他們嗎?」蒂娜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

「不用啦!哥哥很常這樣教訓西瑟斯。」紐特笑笑的說著,似乎沒打算去阻止。

「金坦小姐,有什麼事嗎?」葛雷夫抱著女兒問起蒂娜。

「部長,那件事情…」蒂娜把所有的事情告訴葛雷夫。

「我知道了。」葛雷夫點頭表示自己清楚了。

等伊萊教訓完西瑟斯後他們一行人才去魔國會當中的員工餐廳吃飯,不知道為什麼蒂娜和奎妮也一起跟他們同桌一起吃飯,其他的正氣師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而其他員工看見當然也是。

葛雷夫和紐特卻沒有在意那麼多,西瑟斯和伊萊更不用說,金坦姊妹對此也沒有太大的意見,似乎對和他們一起吃飯這件事習以為常,紐特喜歡和金坦姊妹在一起,這點葛雷夫沒有太大的意見,畢竟她們是自家伴侶的朋友。

畢竟有時候他們家的寶貝女兒還需要拜託金坦姊妹照顧,自然偶爾會跟她們一起共進午餐,葛雷夫自然不會多說什麼,有時候紐特親自做主的事情他也不會刻意去反駁。

「今天,西瑟斯說,親吻小腿的意思是,服從。」葛雷夫抬起紐特的小腿開始按摩,然後拉起的褲管親吻他的小腿。

「我現在知道為什麼他會被哥哥擰耳朵。」紐特一點也不意外西瑟斯為什麼會被教訓。

「因為我問他,是他服從布萊克,還是布萊克服從他,要說的時候就被擰。」葛雷夫輕輕的把紐特的褲管放下來。

「嘛!這個嘛…基本上是西瑟斯服從哥哥,只要哥哥說什麼西瑟斯都會聽。」紐特笑笑的說著。

西瑟斯和伊萊抱著安妮進入葛雷夫的辦公室的時候聽見他們的對話,葛雷夫和紐特沒想到他們會聽見他們兩人之間的談話,聽見他們的談話西瑟斯馬上反駁,差點嚇到他們兩人。

「阿緹米斯,你怎麼可以跟帕西爆料我的事情,這下子我在帕西的面前要怎麼做人。」西瑟斯聽見他們的對話馬上大叫。

「吵死了,你要全部魔國會的人都知道你的事情嗎?還有,你這樣會嚇到安妮。」伊萊把安妮交給葛雷夫後開始教訓西瑟斯。

「我錯了,對不起,痛…伊萊,饒了我。」西瑟斯馬上開始求饒。

「嘛…我就知道。」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

葛雷夫已經不想要去管他們兩人,安妮跳下來去找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放下女兒讓她去找紐特,他們家的兩個孩子都很黏紐特,這點葛雷夫一點也不意外,畢竟紐特花了很多時間照顧他們。

等西瑟斯和伊萊鬧完之後也差不多到了下午茶時間,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請人家把下午茶拿到他的辦公室來,能夠和自己最愛的人一起吃下午茶是很不錯的選擇,西瑟斯的慘狀真的不適合出現在大家的面前。

葛雷夫覺得自己和紐特誰也沒有服從誰,剛剛那個親吻不過只是個生活情趣,一個簡單的意義,他們兩人尊重對方,不需要去服從對方,服從在他們的關係當中不存在。

「雅各叔叔家的麵包!」安妮看見玻璃獸的麵包很開心。

「要慢慢吃,不可以吃太快。」紐特摸摸女兒的頭。

「好。」安妮開心的吃著今天的下午茶。

安妮開心的吃著下午茶,葛雷夫今天親自泡茶給大家喝,紐特很喜歡喝自家伴侶親手泡的茶,因此西瑟斯和伊萊才會有機會喝到葛雷夫親手泡的茶,當然安妮也跟著他們一起喝茶。

→脛 すね (服従)
中文:小腿,落在小腿上的吻,意味著,服從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