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瑟斯他們總算離開了。」葛雷夫回到家差點想要躺平。

「呵呵!辛苦你了。」紐特親吻葛雷夫的臉頰。

「不親吻這嗎?」葛雷夫故意指著自己的唇。

「你確定要嗎?葛雷夫先生。」紐特笑笑的看著葛雷夫。

「當然要,親愛的葛雷夫太太。」葛雷夫把人拉到懷裡開始親吻紐特。

他們家的小寶貝現在正在皮箱當中幫忙餵食奇獸,偶爾也跟著那些奇獸一起玩耍,等到葛雷夫和紐特親吻完畢後才去把女兒帶出來,晚餐家庭小精靈已經幫他們做好,因此他們可以直接用餐。

晚餐時間,葛雷夫心血來潮想要喝紅酒,親自去酒窖當中去拿一瓶好喝的紅酒來喝,他喜歡和紐特一起喝紅酒,女兒現在未成年當然是不能喝酒,自然家庭小精靈會準備果汁給她喝。

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葛雷夫親自拿紅酒出來表示說想要一起喝,他自然不會去拒絕,安妮從不會去吵著說要喝,魁登斯也很少會說要喝,似乎是已經有自覺知道自己還沒成年。

「是想要慶祝什麼嗎?」紐特笑笑的問著葛雷夫。

「只是突然心血來潮想要喝罷了。」葛雷夫打開紅酒然後醒酒準備和紐特一起喝。

「我以為你是要慶祝西瑟斯離開。」紐特大概知道葛雷夫的心態。

「這個當然也是原因之一。」葛雷夫一點也不否認這件事。

「呵呵!」紐特很清楚葛雷夫的心思。

紐特笑笑的沒多說什麼,自家兄長有多麼煩人這件事他很清楚,還好現在有伊萊在他的身邊,西瑟斯才不會刻意造次,不然的話西瑟斯要是鬧起來肯定會讓人傷腦筋許久。

尤其是自己被他保護這麼久的時間,紐特知道自己離開西瑟斯的羽翼這件事讓對方不諒解很久,還是因為伊萊的關係自己才可以出來好好闖闖,才可以來到葛雷夫的身邊和他在一起。

晚餐開心的慶祝之後他們各自去忙自己的事情,時間到了紐特哄著安妮睡覺,之後才回到主臥室和葛雷夫一起睡覺,這之前他們兩人會先聊聊天,說說這幾天沒說到的分量。

「親愛的,你的皮膚有點乾澀。」葛雷夫拿起乳液幫紐特擦。

「最近天氣有些乾燥,有點不習慣。」即使住在紐約多年紐特還是不習慣這裡的天氣。

「這麼久了還不習慣?」葛雷夫輕輕的親吻紐特的腳背。

「嗯,還是不太習慣,但有你在身邊,我會努力適應。」紐特看見葛雷夫親吻自己的腳背微笑。

「呵!別想太多,不需要刻意去適應。」葛雷夫不想要帶給紐特困擾。

「好。」紐特知道剛剛的吻是什麼意思。

當然隸屬也不存在他們的關係當中,就像服從不存在他們的關係當中是一樣的道理,這些吻不過是他們之間的生活情趣,兩人之間的關係需要營造一些生活情趣,這樣他們的愛情才會維持該有的新鮮度。

兩個男人之間愛情或許不是那樣重要,但是偶爾營造一些生活情趣反而可以好好的維繫他們之間的關係,而且他們喜歡營造這些生活情趣,他們可是把自己的心交給對方,好好的幫對方保存著。

「我們把心交給了對方,各自保存著,你說是嗎?親愛的葛雷夫太太。」葛雷夫故意把人壓在自己的身下。

「帕西…」聽見葛雷夫說的話紐特根本不敢去看對方。

「親愛的,你真可愛。」葛雷夫喜歡紐特的反應。

紐特很清楚葛雷夫的意思,對方說情話的樣子讓他感到很害羞,每次葛雷夫對自己說情話紐特總是會不自覺害羞起來,即使他們在一起這麼多年紐特的反應還是一樣,葛雷夫才會覺得自家伴侶很可愛。

這樣可愛的伴侶葛雷夫才不會放手,如果有人想要跟自己搶人,他肯定會讓那個人好看,紐特是屬於葛雷夫,是他最重要的伴侶,沒有人可以替代他,任何人無法替代紐特.阿緹米斯.費多.斯卡曼德這個人。

波西瓦爾.葛雷夫的伴侶只有他一個人,相信紐特也是這樣,他們的心只屬於對方,心裡面只放著對方一個人,眼裡永遠只看到對方,只有對方可以走入自己的內心當中。

「我,波西瓦爾.葛雷夫,這輩子只愛紐特.阿緹米斯.費多.斯卡曼德一個人,不論貧富、生老病死…」葛雷夫說出當年的結婚誓詞。

「我,紐特.阿緹米斯.費多.斯卡曼德,只認定波西瓦爾.葛雷夫一個人是我的丈夫,不論貧富、生老病死…」紐特跟著念出自己當年的誓詞。

不管重複念多少次的結婚誓詞,他們都知道自己永遠只愛著對方一個人,葛雷夫和紐特希望他們的緣分不會結束,永遠都不會結束,想要一直、一直的愛著這個人,不想要放手。

葛雷夫和紐特知道他們無法參與對方的過去,可是可以參與對方的未來,他們的未來一直會有對方的存在,生命的歷程是,相愛、相知相惜、浪漫的和對方一起慢慢變老,之後放下、即使有遺憾也要放下,最後天堂相見。

到他們來到生命終點之前,葛雷夫和紐特會一直牽著對方的手走下去,甜蜜的和對方一起過著他們的生活,在此之前他們會組成屬於他們的家庭,有孩子們的歡笑聲,也有他們兩人的談笑聲。

「親愛的,我今天有跟你說,我愛你嗎?」葛雷夫笑笑的說著。

「還沒,帕西,我好愛你。」紐特親吻葛雷夫的臉頰。

「我也是,我愛你,紐特。」葛雷夫知道自己放開不了紐特的手。

→足の甲 あしのこう (隷属)
中文:腳背,落在腳背上的吻,意味著,隸屬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