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氣!慢走!」骸當然會做到服務生的工作。

「嗯?骸在做什麼?」綱吉走到骸的身邊看著他在忙的事情。

「調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要喝一杯拿鐵嗎?」骸著手開始調花式咖啡。

「好啊!麻煩你了,骸。」綱吉微笑的答應下來。

「呵呵!請期待!」骸偷親綱吉的臉頰。

骸泡的咖啡很好喝,加上他從自家大哥那邊學到的雕花工夫很受到大家的歡迎,既然他想要測試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綱吉很樂意當小老鼠來試驗,如果不錯喝甚至可以推出來給大家品嘗。

有時候骸會刻意研究怎麼樣把咖啡泡的很好喝,因此他會泡給店裡的人喝,雖然獄寺很不喜歡骸但知道他泡的咖啡很好喝,也願意當白老鼠,雲雀過來的時候也偶爾會點咖啡喝。

不過當骸沒有來當家的時候,泡咖啡這件事情只好綱吉親自出馬,不管是骸或是綱吉泡咖啡的手藝都很好喝,只是有時候常客會希望可以喝到骸泡的咖啡,往往讓人有些哭笑不得。

「給!」骸把剛剛調整過後的咖啡拿給綱吉。

「謝謝。」綱吉拿過手之後開始喝了起來。

「怎樣?」骸看見綱吉把咖啡喝完後等待她的感想。

「不錯喝,有些微的不一樣。」綱吉把自己的感想告訴骸。

骸聽見綱吉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這些細微的差距只有一些人可以感覺的出來,他沒想到她竟然可以品嘗的出來這樣些微的差距,或許這就是為什麼她會想要選擇開咖啡店的原因。

「沒想到妳竟然可以品嘗的出來。」骸對此感到很訝異。

「大概是習慣吧?所以才會品嘗的出來。」綱吉也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可以喝的出來有些差別。

聽見綱吉說的話骸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女友的味覺比一般人還要靈敏這件事自己早已經知曉,自然不會去探討那麼多,只要女友覺得可以就好,或許可以推出來讓大家試試看。

不管怎樣客人們的口味多少有點難以捉摸,因此飲品上面大家有很多選擇,像是咖啡方面骸和綱就給予大家很多的選擇,當然每一種都有人喝,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們當然很高興。

而且有時候也會有客人和骸說希望可以調整牛奶和咖啡之間比例,花式咖啡有這麼多種,喝習慣的人總是會有自己的比例,因此希望骸可以改變一下,對此骸不會多說什麼,會照著客人的說法做。

「嗯?好像一堆人都會希望可以調整花式咖啡牛奶的比例。」綱吉想起來最近有很多客人希望骸可以調整花式咖啡的比例。

「是啊!所以我才會想要調整花式咖啡牛奶的比例。」骸知道自己就是遇到太多次才想要這樣做。

「嘛!客人開心就好。」綱吉對此沒有想太多。

「呵呵。」骸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骸自己有一套花式咖啡的牛奶比例,喜歡喝的人還是很多,自己根本不需要擔心太多,加上他們這家咖啡館客人真的很多,喜歡來的人很多,要客製咖啡的人並不多。

綱吉和骸一點也不擔心這件事,只要客人們可以開心,對他們來說就是很好的回報,進入這家咖啡店的人可以被療癒,得到心靈方面的滿足感,這是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成就感。

當初會想要開這家咖啡店綱吉是希望可以療癒大眾的內心,希望大家可以開心的來這裡用餐,不需要感到太大的壓力,偶爾可以和這些寵物一起玩耍,不過不可以傷害這裡的寵物。

「總算可以休息了。」小春看見客人走的差不多後鬆了一口氣。

「大家辛苦了,骸泡了咖啡給大家喝。」綱吉知道最近人很多。

「最近客人真多呢!」京子拿起一杯咖啡喝了起來。

「這樣很好呢!」庫洛姆一邊摸著和自己撒嬌的貓咪一邊喝咖啡。

「這就表示說需要療癒的人很多。」小花覺得現代人的壓力真的很大。

山本做了幾樣好吃的餐點給大家吃,看見客人這麼多他都想要和綱吉說是否要獄寺過來幫忙,他真的很喜歡獄寺可以來幫忙,綱吉知道山本的心思,當然有想過這件事。

因此綱吉打算打烊過後打電話問問獄寺的意願,畢竟他們很缺男性的服務生,有獄寺來幫忙的話肯定很好,就算是兼職的服務生也可以,綱吉一點也不會介意那麼多。

如果不是雲雀討厭人群的話,綱吉的確是很想要把雲雀給拉來,不過礙於雲雀的威嚴綱吉可不敢這樣做,至於自己認識很久的入江正一可就要想想看,他在白蘭的手下工作,是不可能的事情。

「嘛!要是最近獄寺沒事的話,請他來幫忙好像不錯的樣子。」綱吉想了想之後說出這句話。

「哈哈!這可就要問問隼人了。」山本很清楚獄寺的職業算是首席的鋼琴師。

「誰知道呢!武打電話問問看好了,這樣我就不用打電話。」雖然綱吉有意願想要打電話,但是她還是乾脆交給山本。

「我會問問看他。」山本決定回去問問看獄寺。

骸聽見綱吉說的話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開始和大家一起開心的喝著下午茶,的確他們的咖啡店就算多了庫洛姆還是有點小忙碌,多了獄寺說不定會讓人喘息一下,至少可以應付人群的人比較多。

山本當然很期待可以和獄寺一起工作,要是對方拒絕自己他還是可以請兄長雨月請G幫忙,根本不需要擔心那麼多,就算是偶爾兼職也沒關係,只要可以和他工作就好。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