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綱,有客人說要一杯肯亞咖啡。」京子告訴綱吉。

「好,肯亞咖啡馬上來。」綱吉用的咖啡豆是公平交易的咖啡豆。

用公平交易的咖啡豆是Giotto建議的,就是希望可以幫助非洲的咖啡農,彭哥列家族公司甚至為了綱吉想要開店的關係,特意請其中一名兄弟去非洲談論咖啡豆的交易,考慮到底是用公平交易的咖啡豆還是說他們租下一塊地和咖啡農契作。

後來發現到這兩樣似乎都可以的樣子,加上家族裡又不是只有綱吉一個人在經營咖啡店,對於這樣龐大的商機他們自然不會放過,Giotto知道他們家的老三、老四、老五有在經營副業,就是咖啡店,是讓他們的妻子去經營的咖啡店。

綱吉把肯亞咖啡用好,放在端盤上讓京子拿去給客人,這位常客很喜歡喝肯亞咖啡,是喜歡喝偏酸咖啡的客人,因為店裡的咖啡豆有穩定的貨源,一般市面上常見的咖啡都有,偶爾也會有人點比較少見的咖啡。

「我發現我們店裡的咖啡豆品質很好。」小花正在用機器烘焙咖啡豆。

「大哥說要開店,品質當然要顧好,所以要我去問三哥他們。」綱吉想起來自己去問老三、老四、老五的情形。

「不過這樣也好,聽說每一個國家泡咖啡的習慣都不一樣,我們店裡剛好可以讓嚐鮮的客人們喝喝看。」小花把烘焙好的豆子拿出來。

「是啊!大家的評價都不錯,這讓我放心許多。」綱吉很高興大家的評價都不錯。

綱吉喜歡來店裡的人可以感到很舒適、療育,然後很滿意他們所泡的咖啡,看見有許多人總是留連忘返的樣子讓綱吉不禁微笑,這也是為什麼他們的咖啡館生意會這麼好的原因。

肯亞咖啡因為偏酸的關係,所以很少人會想要點來喝,但是還是有一群死忠的顧客,綱吉也從不會忽略這群死忠的顧客,會讓他們喝到自己喜歡的咖啡,她希望每個來店裡的人都可以喝到自己喜歡喝的咖啡。

「歡迎光臨!」小春有活力的聲音讓他們知道又有一位客人進入咖啡館當中。

「我要一杯肯亞咖啡。」Daniela帶著丈夫Timoteo一起來到日本見綱吉。

「姐姐!Daniela姐姐。」看見是自己的姐姐來綱吉很高興。

「Surprise,有沒有嚇到啊!小綱。」Daniela可是很喜歡這位妹妹的。

「有,沒想到姊姊和姊夫會過來日本。」綱吉看見自家姐姐當然很高興。

「呵呵!我可是瞞著大哥和二哥過來的,現在肚子好餓,麻煩妳啦!」Daniela難得想要和妹妹撒嬌。

「好的,馬上來!」綱吉微笑的看著自家姐姐和姊夫。

綱吉從未想過自家姐姐Daniela會和她的先生Timoteo一起過來日本,當初自己說要到日本生活的時候,全部的兄弟姊妹都很擔心,Daniela更是不用說,好不容易在Giotto和Sivnora的陪同之下來生活,這才讓Daniela放心。

誰叫Giotto超級寵愛他們家的小妹,Sivnora才會不得不跟著他們一起來到日本,一起和大哥處理日本分公司的事情,偶爾他們幾個兄弟姊妹會突然跑來日本看他們,Daniela當然也不例外。

尤其是最疼愛綱吉的XANXUS更是會常常和史庫瓦羅一起跑來日本看她,Giotto看見這樣的情形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們家的兄弟姊妹真的很疼愛綱吉,誰叫大家都很寶貝自己最小的妹妹。

綱吉泡了一杯肯亞咖啡和一杯藍山咖啡,然後進入廚房做簡單的餐點給Daniela和Timoteo,山本突然被趕出來沒有感到任何的意外,只有綱吉的親人來的時候自己會被趕出廚房讓她親手用餐點。

「姐姐,不好吃妳和姊夫可別嫌棄。」綱吉把餐點和咖啡端到他們的桌上。

「我才不會嫌棄小綱的手藝呢!」Daniela笑笑的告訴自家小妹。

「小綱的手藝很好,我們不會嫌棄。」Timoteo知道自家妻子有多麼的喜歡他們家的小妹。

「呵呵!那就請姐姐和姊夫品嚐啦!」綱吉很高興他們不嫌棄。

綱吉當然很高興Timoteo和Daniela來看她,至於他們家的大哥二哥是否知道那就不一定,Giotto的情報一向掌握的很好,更不用說Sivnora的能力,因此綱吉相信她的兩位兄長應該已經知道。

畢竟某些時候XANXUS總是會對他們報備,有時候父母親不管事的時候會請Giotto作主,因此XANXUS會告訴Giotto家裡兄弟姐妹的行蹤,這點綱吉和其他的兄弟姊妹也早已經習慣。

如果沒有這樣的習慣的話,要是家光和奈奈哪天又突然失蹤,他們可就真的找不到人處理公司的事情,為了避免這樣的情形發生,XANAUS會負責報告其他兄弟姐妹的行蹤。

「XANXUS肯定已經把我們的行蹤告訴大哥。」Daniela很清楚Giotto已經掌握自己的行蹤。

「畢竟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Giotto是長子,需要管理很多事情。」Timoteo對此不會說什麼。

「哼!說到底還不是G,我是說加特林和雨月他們去處理。」Daniela怎麼會不清楚自家大哥的個性。

「好啦!快點吃吧!別抱怨了,涼了可就不好吃。」Timoteo笑笑的安撫自己的妻子。

「哼哼!」Daniela接受自家丈夫的安撫乖乖的吃起餐點。

綱吉聽見Daniela的抱怨苦笑,看樣子大家都了解Giotto的個性,骸進入餐廳後看見自家女友苦笑的樣子有些疑問,然後又看見咖啡廳裡面的客人大概知道是怎麼一回事。

要不是他曾經見過綱吉的家族的相片,骸真的一時認不出來Daniela和Timoteo,儘管他知道綱吉有個姐姐,可是他從未見過,只見過綱吉的大哥、二哥和九哥而已,畢竟他們家和他們來往的人是自家大哥。

綱吉的兄弟姊妹分散在各地,各自管理自己的事業,偶爾會過來日本看看綱吉以外,幾乎可以說是很少聚在一起,因此骸不是每個都會見過,有時候綱吉某一位兄長過來的時候他在忙就可能沒看到,因此這次能夠見到綱吉的姐姐他很訝異。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