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今天去接你。」骸很喜歡送綱吉上下班。

「好。」綱吉親吻骸的臉頰。

骸看見綱吉進入公司之後開車回家,自己開車回家處理自己的工作,要是真的不行的話自己會親自去公司當中處理,反正自己的工作可以在家裡做,骸就不想要進入公司當中。

綱吉進入公司之後山本和獄寺馬上過來報告今天要處理的事情,由於家族企業涉及產業很多,很多事情都要一一處理,對此綱吉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好乖乖的去處理那些討人厭的文件。

每天有一堆事情要處理讓綱吉實在是很頭痛,不過他也不能抱怨那麼多,畢竟當初是自己願意接手下來,他只好乖乖的把所有的文件處理好,加上判斷要怎樣處理那些討人厭的事情。

「今天的事情真多。」綱吉看見桌上要自己簽名的文件差點沒有昏倒。

「的確是呢!阿綱,你好好加油吧!」山本拍拍綱吉的肩膀安慰他。

「社長,今天有兩個會議要開,請不要忘了。」獄寺是一個很好也很有能力的秘書。

「謝謝你,獄寺。」綱吉只是覺得自己很想要放棄這些事情。

確定好自己今天的行程之後綱吉打起精神來把所有的文件處理完畢,然後默默的在內心當中詛咒這個討人厭的家族企業,偶爾偷個閒傳個簡訊給骸,看見對方的回應讓他有精神。

骸把工作解決完畢之後決定開車進入公司一趟,收到綱吉的簡訊骸會心一笑,他知道自家伴侶對於公司的事情很煩躁,所以每次都會偷閒和自己傳簡訊,希望自己可以安慰他。

好在公司有妹妹庫洛姆在幫自己管理,加上自己身邊有兩個很好的得力助手,柿本千種和城島犬,有他們兩人幫忙讓骸可以不用進入公司處理事情,可以在家裡用筆電處理工作。

「庫洛姆,我把上次的工作處理完畢,好在有小綱吉幫忙。」骸真不知道上次的工作為什麼會那樣的棘手。

「嗯,我有看到,哥哥辛苦了。」庫洛姆當然知道骸已經把工作處理完畢。

「公司當中有什麼事情要我親自處理的?還是有需要我親自出馬的嗎?」骸把所有的文件瀏覽一遍後問出這句話。

「沒有太大的問題,也不需要哥哥親自處理和出馬。」庫洛姆把手上的行程表看了一遍之後告訴骸。

「是嗎?沒有太大的問題就好。」骸決定要來偷閒一下。

「不過今天和白蘭先生有個會議,聽說入江先生也會代替白蘭先生和社長開會。」庫洛姆看見行程表上的事情告訴骸。

「小綱吉有告訴我今天有兩個會議要開,白蘭那傢伙真會挑時間。」骸對於這件事非常的不爽。

「嘛!白蘭先生就是這樣,哥哥怎麼會不清楚呢?」庫洛姆笑笑的看著骸。

「我傳簡訊告訴綱吉好了。」骸發現現在換他需要安慰。

骸傳了簡訊給綱吉,讓他知道今天的會議上面有入江正一這個人,綱吉看見骸的簡訊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這是白蘭故意這樣做,他和骸心裡有底,早已經不想要多說什麼。

收到綱吉安慰的簡訊骸很高興,打起精神來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好,雖然很多事情不需要他親自出馬,但是他還是會把事情給處理好,希望今天可以如願在綱吉下班的時間去接他。

綱吉的下班時間骸很清楚,而且對方總是會準時下班,絕對不會讓自家員工延後下班,入江正一很清楚綱吉的個性,自然不會耽誤到他的時間,至於白蘭和骸的會議就不曉得了。

「那麼就這樣,兩家合作愉快。」綱吉把事情確定完畢後和入江握手。

「沒問題,合作愉快。」入江笑笑的和綱吉握手。

骸盯著白蘭感到很無奈,看了一下手錶發現到綱吉下班的時間快到了,要是遲到的話他可不想要讓綱吉等,偏偏眼前的人到現在和自己沒有共同的共識,要是沒有這樣的共識這個會議會沒完沒了。

他知道白蘭這傢伙肯定是故意這樣做,就是不希望自己太早去接綱吉,至於為什麼會這樣,那就要從他們兩人從學生時代的恩怨情仇說起,只是現在骸一點也不想要去問那麼多。

現在自己只能耐心的等待對方到底想要幹什麼,等到白蘭心情好放過自己之後或許就可以接綱吉,看樣子是必要遲到五分鐘,內心當中在奔騰的骸臉上反而沒有任何的表情。

「這樣的利益不要嗎?」骸直接問著白蘭。

「看在你份上我收下了。」白蘭就是想要看骸出糗的樣子。

「哼!彼此彼此。」骸怎麼會不知道白蘭的想法。

「合作愉快!」白蘭和骸握手。

就算彼此很不甘願,可是看在利益上面他們兩人還是會合作,雖然他們兩人一直很不爽對方就是,不過看在他們兩人是既得利益者的份上,就不多做或是多說什麼。

骸要庫洛姆收拾好東西,然後自己開車去接綱吉,他相信持到五分鐘對方會諒解,畢竟自己和白蘭的關係很差這件事綱吉也清楚,尤其是他們兩人開會的時候總是很難達到共識。

綱吉看見骸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沒有多說什麼,儘管對方遲到五分鐘也沒關係,反正可以一起回家他就很高興,骸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沒多說什麼,開車帶綱吉回家。

「骸,我最愛你了。」綱吉微笑的說出這句話。

「我也是,我愛你。」骸聽見綱吉說的話很自然的回應。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