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綱吉會想要對骸惡作劇,這次心血來潮想要做一個小的惡作劇芥末蛋糕,不知道對方吃下去後會有什麼反應,她知道骸對於辣這種東西似乎沒有太大的感覺,嗆辣的東西骸總是會面不改色的吃下去。

因此綱吉興起了惡作劇的念頭,想要做一個芥末蛋糕,一個小小的芥末馬芬蛋糕,不知道骸吃下去會怎樣,會跟以往一樣面不改色還是說會有其他的表情,這點讓綱吉感到很期待。

其他人看見綱吉想要惡作劇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她想要幹嘛他們自然沒有權力過問那麼多,至於綱吉想要對誰惡作劇,他們的內心當中早已經有底,肯定是她身邊的枕邊人。

「小綱,妳怎麼突然想做芥末蛋糕?」京子看見這樣的情形好奇的問。

「心血來潮想要看骸吃下去的反應。」綱吉露出好看的笑容。

「這樣啊!」京子聽見綱吉這樣說也不多說什麼。

「誰叫骸的臉上老是沒什麼表情。」綱吉對於這點很介意。

「呵呵!」庫洛姆聽見綱吉說的話微笑。

「所以我要來整整他。」看見綱吉下定決心大家也不多說什麼。

「我想哥哥一定會被嚇到的。」庫洛姆笑笑的看著眼前的情況。

綱吉聽見庫洛姆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笑笑的繼續做自己的事情,她想骸肯定是面無表情的把自己做的蛋糕給吃完,其他的表情肯定是又看不到,畢竟對骸來說吃嗆辣的東西不算什麼。

不過自己還是很想要看骸的表情,看看他吃下去到底會怎樣,到底是會被嗆到還是說依舊面無表情的把東西給吃完,只是單純的惡作劇讓她想要試試看,試試看骸的界線在哪裡。

當然綱吉是不會輕易的踏到對方的底線,交往那麼久的時間綱吉怎麼會不知道骸的底線在哪裡,自然不會去踏到他的底線,對方對於自己也是一樣,拿捏好分寸就不會踏到對方的底線。

「喔?芥末口味的瑪芬蛋糕?」骸看見綱吉拿給自己的蛋糕微笑的說。

「吃吃看嘛!看看好不好吃?」綱吉微笑的看著骸。

「這是妳的惡作劇嗎?我親愛的綱吉。」骸怎麼會不知道女友是什麼樣個性的人。

「嘛!你就算知道還是會吃下去,不是嗎?」綱吉怎麼會不了解骸是個什麼樣的人。

「呵呵!恭敬不如從命。」骸乖乖的吃下芥末口味的瑪芬蛋糕。

「好吃嗎?」綱吉看著骸的表情不知道要怎麼說。

「只要是妳做的都好吃。」骸跟綱吉想的一樣面無表情的把蛋糕給吃完。

「真討厭,骸跟我想的一樣,不會有任何的表情。」綱吉對此感到很失望。

聽見女友說的話骸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看樣子女友只是想要惡作劇看看自己有什麼樣的表情,尤其是吃下這個芥末口味的蛋糕,可惜自己的表情對她來說還是跟以往一樣,綱吉自然會失望。

看見綱吉失望的樣子骸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抱著,現在的他只想要好好的抱著女友充電,其他的事情什麼都不想要去想,這樣的動作讓綱吉知道骸不太想要多說什麼,自然也不會刻意去開口問什麼。

骸肯定是工作太過勞累才會這樣,每次想要休息的時候一定會把綱吉抱在自己的懷裡,偷吃一點小豆腐以外就是充電,對此綱吉也不好多說什麼,她知道骸的工作要是忙起來真的很辛苦。

「我幫你泡一杯熱可可吧!」綱吉拍拍骸的手要他放開自己。

「好。」骸的聲音是那樣的疲累。

「工作辛苦了。」綱吉輕輕的在骸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綱吉去後台幫骸泡了一杯熱可可,幸虧這時候的客人不多,要是剛剛那樣的情形被其他人看見自己肯定會害羞不已,這樣的親密動作綱吉總是不喜歡在人多的時候展現出來。

可惜對方不是這樣想,骸總是會不分場合拉著自己秀恩愛,讓大家知道他們是情侶,告訴那些想要接近他們的人說自己已經有伴侶,請不要來吵他們,其他人看見他們這樣也不好多說什麼。

只是其他人會不小心被他們兩人給閃到,他們兩人附近的空氣可以說是在冒粉紅色泡泡,大家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不得不說骸總是會刻意找空閒的時間做這樣宣示主權的動作。

「熱可可。」綱吉把熱可可拿到骸的面前。

「我果然還是比較喜歡吃巧克力蛋糕。」骸把綱吉拉到自己的懷裡後說出這句話。

「剛剛的芥末蛋糕不好吃嗎?」綱吉聽見骸這樣說捏捏他的臉頰。

「太辣了,偶爾惡作劇可以,可不能真的拿出來賣。」骸很清楚女友是不會把那種惡作劇蛋糕拿出來賣。

「那是我對你的惡作劇。」綱吉微笑的看著骸。

「呵呵,我當然知道。」骸可是很清楚綱吉的個性。

骸喜歡把綱吉抱在自己的懷裡,然後好好的和她一起聊天,只要可以和自己最寶貝的女友好好聊天,他自己的疲勞很快就會消除一大半,恢復可以工作的精神,這也是為什麼他很喜歡抱著自己最愛的人的原因。

綱吉從不會對於骸的動作說什麼,她知道骸需要好好的充電,看見他疲累的樣子自己也很捨不得,畢竟是自己最愛的人,說什麼都要想辦法讓他可以恢復精神,因此她總是會任由骸這樣做。

在某些時候綱吉可是會把骸寵上天的,這點骸當然也很清楚,然後會用自己的方式加倍疼寵她,看見她開心的樣子自己也會很高興,只要綱吉開心骸自然就會很高興。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