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世上誰最了解冰炎,如果漾漾說第二沒人敢說第一,相對的很了解漾漾的人也是冰炎,他們兩人比對方的父母親還要了解對方,不僅僅是他們從小在一起而是他們願意包容對方的一切,走入對方的內心,自然會了解對方。

亞那和凡斯對於漾漾很了解冰炎這件事沒有多說什麼,白玲慈則是很高興冰炎這樣了解自家兒子很高興,畢竟有人可以把自家兒子對待這樣好,身為母親的白玲慈當然會很高興。

亞那和凡斯本來就很疼愛漾漾,對於他這樣了解冰炎他們也感到很欣慰,這就表示說冰炎已經把自己的心交給他,讓他們兩人不需要太過擔心孩子的一切,看見他們兩人過得很好就好。

「褚,不要忘了等下要回家一趟。」冰炎知道漾漾肯定又忘記要回家一趟。

「啊!我忘記了!」漾漾聽見冰炎的提醒馬上大叫。

「我就知道你忘記了。」冰炎聽見漾漾的大叫感到很無奈。

「有什麼辦法嘛!老媽老是這樣突然。」漾漾對此不免有些抱怨。

「玥姊在上星期就跟你說了,是你自己忘記。」冰炎苦笑的告訴漾漾這個事實。

「我忘記了嘛!」漾漾可憐兮兮的看著冰炎。

冰炎對此不想說什麼,只是催促他去把東西整理好,該做的事情做好,等下和他一起回去原世界探望白玲慈,這次要是沒出現在白玲慈和冥玥的面前,肯定又會被冥玥奚落一頓。

當然要是漾漾進入家門會被白玲慈給擰耳朵,到時候他一定會哀哀叫,冰炎還必須要適時的解救他一下,太久沒回家的漾漾一定會惹白玲慈生氣,畢竟沒有人喜歡自家兒子很久沒回家。

果不其然回到家漾漾被白玲慈擰耳朵,這樣的模式冰炎早已經習慣,加上他又很了解漾漾,根本不需要太過擔心,只要時間差不多好好去解救他就可以,偶爾還是要讓白玲慈高興一下。

「媽,我錯了!好痛、好痛!」漾漾很想要脫離自家母親的魔手。

「你這個死小孩,每次都要這麼久才回家,找死啊!要不是小亞會傳訊息給我,不然我還以為你死在外面了。」白玲慈對於兒子久久才回家一次很不高興。

「媽,別擰了,下次我會督促他的。」冰炎還是會適時的解救對方。

「小亞也真是的,我家漾漾老是給你添麻煩。」白玲慈聽見冰炎說的話馬上放手。

「這是我該做的。」冰炎不覺得有什麼。

「媽,妳怎麼可以這麼說,我哪有給亞添麻煩!」漾漾不服氣告訴自家母親。

「哼!你沒添麻煩我才不相信。」白玲慈怎麼會不了解自家兒子的性子。

漾漾很想要繼續反駁自家母親,冰炎把他拉到懷裡,要他不要繼續說下去,這樣的動作讓漾漾知道別和自家母親計較,對方覺得不需要繼續和白玲慈計較,這點漾漾當然懂。

畢竟最近很少回家,白玲慈一定會生氣,這點其實冰炎可以體諒白玲慈,自然會要漾漾不要去反駁那麼多,看樣子真的要常常帶他回家來看看白玲慈,身為母親總是會擔心自己的孩子。

「媽只是擔心你,不要和她反駁。」冰炎親親漾漾的臉頰安撫著他。

「我知道,但是忍不住嘛!」漾漾其實很清楚自家母親的心思。

怎麼說都是自己的母親,漾漾怎麼會不懂她的心思,只是身為孩子的他難免會想要反駁自家母親,好在了解自己的冰炎一定會阻止自己,會用他的方式來安撫自己,要他不要去想太多。

漾漾的個性冰炎很了解,自然知道要怎樣安撫他,有了冰炎的安撫漾漾不會去多說什麼,他很清楚自家母親從小到大比較喜歡冰炎,但對於自己多少還是會心疼,希望自己可以過得更好。

沒有人比冰炎更了解漾漾,相對的對方也很了解他,所以他們會適時的幫對方解圍,也會適當的安撫對方,有這樣好的戀人不需要擔心太多,既然都已經決定要攜手走過一生,自然會想要更了解對方。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