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包恩是很愛喝咖啡的人,知道綱吉有開咖啡店的時候會常常來報到,偶爾會要綱吉讓他自己磨豆子,對此綱吉沒有意見,畢竟是自己最喜歡的叔叔,綱吉不會去拒絕。

即使是換到骸站崗也是會讓理包恩自己去磨豆子,畢竟那是綱吉給予理包恩的權利,骸是不會去剝奪這項權利的,況且也沒有人有膽去反抗理包恩,至少就某些方面來說是這樣。

理包恩進入寵物咖啡館,看到骸正在後台泡咖啡,綱吉正在前台忙碌,對此他沒有太大的感覺,沒有看到他們兩人自己才會覺得奇怪,京子看到理包恩想要招呼他,但是理包恩卻揮揮手說不用。

「啊!理包恩叔叔,你來啦!」綱吉看見理包恩進入咖啡店的樣子微笑。

「有時間可以讓我自己磨咖啡嗎?」理包恩笑笑的問著綱吉。

「請。」骸看見理包恩沒有多說什麼。

「小子,算你識相。」理包恩進入後台研磨自己的咖啡。

骸和綱吉聽見理包恩說的話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繼續去忙自己的事情,畢竟現在客人很多,手上的動作不能停下來,理包恩說的話她們自然沒有多說什麼,他們也不在意。

況且理包恩進入後台也不會造成他們的困擾,骸依舊有辦法做自己的事情,可以把所有的事情做好,一點也不需要擔心,加上理包恩又常常來報到,他們早已經習慣。

看見理包恩來就知道藍波肯定是在附近上課,不然的話理包恩絕對不會刻意來這裡喝咖啡,上次差點讓自己最愛的人離開自己,理包恩對於藍波的管控更是多,好在藍波沒有太在意,不然肯定又要吵架。

「小綱!我要吃甜點!」藍波進入寵物咖啡館馬上大叫。

「好。」綱吉看見這樣的情形笑笑的說著。

「理包恩又要自己研磨豆子喔!」藍波看見後台的理包恩不知道要說什麼。

「嘛!你知道理包恩叔叔有自己的堅持嘛!」綱吉對此不以為意。

「骸泡的咖啡已經很好喝,理包恩很的很囉唆。」藍波嘟著嘴抱怨著。

「他就是這樣,你又不是不知道理包恩叔叔的個性。」綱吉聽見藍波的抱怨笑笑的看著他。

藍波很喜歡坐在吧台的位子上和綱吉聊天,會有這樣的位子也是只有熟人敢坐下來,要不就是想要追求這裡的人才會坐在這個位子,不過這裡沒有幾個人會坐,綱吉對於很少人坐沒有太大的意見。

綱吉把甜點和熱可可拿給藍波,看見對方吃的很開心、喝的很開心的樣子微笑,理包恩當然有聽見藍波的抱怨,不過對他的抱怨沒有多說什麼,自家戀人是什麼樣的人他很清楚,自然不會去多說什麼。

研磨好豆子的理包恩讓骸幫自己泡咖啡,然後自己走到藍波的身邊和他坐在一起,綱吉看見這樣的情形拿出理包恩習慣吃的東西給他,也順便請山本做一些簡餐給他們吃。

「山本今天弄的簡餐好好吃。」藍波開心的把所有的餐點都吃完。

「其他天的就不好吃?」理包恩聽見藍波的話不知道要說什麼。

「每次吃都很好吃啦!理包恩不要抓我的語病。」藍波知道理包恩很喜歡抓自己的語病。

「不抓你的語病你怎麼會改進,功課老是不如人還敢說。」理包恩對於藍波總是很嚴格。

「理包恩,你很討厭耶!我想要和小綱說話。」藍波就是不喜歡理包恩老是糾正自己。

「讓你和小綱說話,沒看到人家很忙嗎?店裡的客人很多。」理包恩的語氣聽起來是那樣的冷。

藍波聽見理包恩說的話乖乖的閉嘴,綱吉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沒多說什麼,他們兩人很喜歡這樣鬥嘴,她早已經習慣這樣的情形,其他的客人也不會在意那麼多,誰叫理包恩和藍波很受大家的歡迎。

寵物咖啡店因為是主打寵物的咖啡館,所以很多女性很喜歡來這裡用餐,加上這裡偶而時不時的可以看見帥哥,更是受到很多的女客人歡迎,因此今天可以看見理包恩和藍波鬥嘴更是開心。

只要有帥哥可以看女性客人自然不會在意那麼多,綱吉只要他們不打擾其他的客人自然就不會去阻止那麼多,京子、小春、小花、庫洛姆看見這樣的情形也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咖啡。」骸把咖啡拿給理包恩。

「臭小子,你的禮貌在哪裡?」理包恩對於骸的態度有些皺眉。

「對於以前的教授不需要太過好,禮貌什麼的早在畢業以後就沒了。」骸微笑的告訴理包恩。

「臭小子,看樣子我以前對你太好了,讓你現在對我是這個態度。」理包恩怎麼會不知道自己的學生是怎樣的人。

「呵!誰叫教授您讓我記恨那麼久呢!」骸對理包恩會說這種話一點也不意外。

「臭小子就是臭小子。」理包恩把骸的話當成是自己的讚美。

理包恩是一位大學教授,很受學生的歡迎,因此能夠修到他的課的人算是幸運,因為他教出來的學生大多都很有出席,骸和綱吉自然也是理包恩的學生,只是他們兩人不是同一屆的學生。

不過綱吉和理包恩的關係還有一層,是因為家光的關係,理包恩是家光的好朋友,而且綱吉的兄弟姊妹都有被理包恩教導過,所以他們都很尊敬理包恩,藍波也是理包恩的學生,後來成為戀人。

了解理包恩的人反而不意外他和藍波在一起,誰叫他們知道理包恩已經注意藍波很久,看見理包恩找到自己的幸福其他人當然很開心,誰叫理包恩總是讓人傷腦筋,無法讓人放心。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