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8新刊與既刊預購

盂蘭盆節是日本的鬼節,到了這天千冬歲需要回家幫忙,但是每次回到原世界的家就會想到那位被迫分開的兄長,夏碎,千冬歲知道自家兄長已經認為自己不是雪野家的人,也不願意回到這個家來。

每每想到這裡千冬歲都心碎不已,他不知道為什麼自己親愛的兄長不回來,為什麼他們回不去小時候那樣,為什麼自己最愛的兄長會這樣的討厭自己,種種原因讓千冬歲想不透。

可是每當自己想要問夏碎這些原由的時候,對方總是會把自己趕走,不願意告訴自己那麼多,讓千冬歲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能忍住傷心難過的情緒離開,儘管夏碎也同樣難過也是一樣。

「你又把你弟趕走了?」冰炎看見千冬歲從夏碎的房間走出來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日本的盂蘭盆節要到了,千冬歲要回雪野家主持祭典,問我要不要一起回去。」夏碎把事情告訴自己的好友冰炎。

「你還是認為自己不是那個家的人?」冰炎大概知道好友的想法。

「我早已經不是那個家的人,早在母親離開後就不是。」夏碎苦笑的看著冰炎。

「你真是蠢。」冰炎沒多做任何評價。

「是啊!我真蠢。」夏碎當然知道冰炎的意思。

被夏碎趕出來的千冬歲雖然很難過,但是還是打起精神收拾行李回雪野家主持祭典,他知道即使自己很難過也沒用,因為兄長真的不會回來,不會回到自己的身邊,這樣的話那就換他靜靜的待在他身邊就好。

盂蘭盆節的祭典很盛大,所以千冬歲邀請自己的好友們一起過去,漾漾看見千冬歲心情不好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握著他的手安慰他,千冬歲很感謝漾漾這樣做。

自己心情不好的樣子只有幾個人看的出來,漾漾是這樣貼心,會用自己的方式來安慰自己,他知道不能因為夏碎對自己的態度而不舉行這個祭典,畢竟這個祭典對雪野家來說很重要。

「千冬歲,不要去想那麼多,事情一定會有解決方式的。」漾漾握著千冬歲的手告訴他。

「謝謝你,漾漾。」對於好友這樣安慰自己千冬歲真的很開心。

「不客氣,我只能這樣做,所以我希望千冬歲可以心無旁騖的主持這個祭典。」漾漾笑笑的告訴自己最好的朋友。

「我會的,漾漾你別擔心。」千冬歲一定會好好的主持好這個祭典。

夏碎和千冬歲的糾葛看在漾漾的眼裡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當初他有問過凡斯為什麼他們兄弟會這樣,凡斯只是簡單的告訴他,畢竟有太多的事情無法好好解釋,看在外人的眼裡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千冬歲有一個從小到大很好的女性朋友,每次都會給予他一些鼓勵,希望千冬歲不要去想那麼多,希望他可以好好的繼續走下去,夏碎一定會因為他的用心而被打動。

這點千冬歲也是這樣相信著,他相信總有一天自家兄長一定會被自己打動,這種事情是需要一點耐心和時間,總有一天夏碎一定會被打動,其他人能幫忙的就盡量幫忙。

「亞,夏碎學長和千冬歲會有結果嗎?」漾漾看著千冬歲主持祭典的樣子問。

「不知道。」冰炎不知道要怎樣回答自己最愛的人。

夏碎看著千冬歲主持祭典的樣子真心的覺得自己最寶貝的弟弟已經長大了,可以避開大家的耳目回到雪野家他有這個能力,除了自家父親會知道以外,其他人都不清楚自己有回來過。

看見千冬歲成長那麼多讓夏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自己所愛的人有所成長他當然會很高興,矛盾的卻是自己老是把自己最愛的人推開,夏碎真的不知道要怎樣去和自己最愛的人相處。

同時夏碎也很想要在今天看到自己的母親回來,這僅僅只是自己內心當中的心願,他很清楚這不過只是自己內心當中的奢望罷了,或許父親也是很想要在這天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回來。

「夏碎,你回來了。」雪野當家看著自己的大兒子。

「父親。」夏碎看著已經老去的父親不知道要說什麼。

「坐下來陪我看千冬歲主持祭典吧!」雪野當家沒有多說什麼。

「好。」夏碎乖乖的坐下來和自家父親一起看千冬歲主持祭典。

雪野當家沒有說話夏碎也不好多說什麼,或許他們兩人都想要看他們內心當中的那位女性回來,畢竟夏碎的母親是雪野當家最愛的人,也是夏碎這個兒子最愛的母親。

主持完畢後的千冬歲想要去找自家父親,看見夏碎和雪野當家坐在一起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他佇立在外圍不知道是否要走過去,那個氣氛似乎不容自己去打壞,就好像自己不是那邊的人似的。

其實千冬歲很清楚父母親的感情不是那樣的好,因為母親不過只是為了生下神諭之子的工具罷了,父親並不愛自己的母親,他最愛的人是夏碎的母親,是那位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女性,想到這裡千冬歲有種想要落淚的感覺。

『我果然不是父親所期待的孩子。』千冬歲看著雪野當家和夏碎的樣子在內心當中這樣想。

在千冬歲的印象中父親和自己的互動沒有那麼多,反而是和夏碎的互動比較多,讓他的內心當中不知道要如何訴說,自己只不過是長老們所期待的孩子,不是父親想要的孩子。

想到此這讓千冬歲感到很難過,因為這個節日不適合去打擾雪野當家和夏碎父子兩人的相處,讓他想要離開,想要離開這種氛圍,想要離開這個讓自己痛苦的雪野家。

「千冬歲,怎麼哭了?」夏碎看見自己的弟弟流淚的樣子馬上走上前。

「我……沒事……」千冬歲摸著自己的臉後才發現自己無意間落淚起來。

「千冬歲?」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很擔心。

「我不打擾夏碎哥和父親,先回房了。」千冬歲轉身想要離開。

「陪陪我和父親吧!你知道今天這個日子對我和父親來說很重要。」夏碎大概猜的出來千冬歲的腦袋中在想什麼。

「不了,我……」沒有資格,千冬歲沒有說出後面的四個字就被打斷。

「你為什麼會沒有資格?你是父親的孩子,也是我的弟弟。」夏碎看穿千冬歲想要說的話馬上打斷。

千冬歲很訝異為什麼夏碎會這樣說,可是自己真的很想要逃開,不知道為什麼他有種想要拋棄自己的身分,這樣的話夏碎就會回到雪野家,這樣的話雪野當家也會很高興。

雪野當家看著兩個兒子的互動沒有多說什麼,也不去打斷他們兩兄弟的對話,他知道小兒子總是會不小心的亂想,大兒子並不打算回來雪野家這件事雪野當家也很清楚,畢竟當初長老們真的太過分。

自己身為當家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妻子和兒子被趕出門的這件事,讓雪野當家感到很無奈同時也感到很心痛,畢竟是自己所愛的妻子和兒子,也因為這樣才會讓自己疏遠小兒子,不小心讓小兒子有誤會。

「千冬歲,過來,和夏碎一起過來。」雪野當家還是開口要自家小兒子過來。

「是,父親。」聽見雪野當家的話千冬歲慢慢的走過去。

「你表現的很好,已經有當家的風範。」雪野當家看見小兒子那樣出色很高興。

「謝謝父親。」得到父親的認同千冬歲真的很開心。

很難得他們一家三口坐下來聊天,看見夏碎可以平靜的和自己和父親聊天,千冬歲真的很開心,很開心自家兄長可以回到家裡和他們聊天,可以回到家裡看自己主持這次的祭典。

千冬歲知道原來自己的努力有成果,夏碎可以平靜的和他以及父親聊天,看見這樣的情形千冬歲真的很高興,他相信雪野當家也感到很欣慰,或許這是他最平靜的一天,也是有史以來他最喜歡盂蘭盆節的一次。END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夏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