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8新刊與既刊預購

「呵呵!那樣的話我也不能說什麼。」鄧不利多聽見葛林戴華德說的話微笑。

聽見鄧不利多這樣說葛林戴華德沒有多說什麼,只有經歷過太過痛苦的事情的人才會做出這樣的決定,對他們來說那個孩子是從未來過來的人,那個落寞的眼神讓他們感到很震驚,那個眼神可以說是哀莫大於心死。

跩哥回到自己的房間看書,他什麼事情都不想要去想,時機到了他會讓哈利打開密室,讓那隻蛇妖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到時候哈利一定可以去收服那隻蛇妖,一定會讓那隻蛇妖來好好的保護自己。

現階段就讓哈利快樂的和其他人玩在一起,這樣才像十二歲的小孩,更不用說馬份需要一點時間來追求自己的喜歡的人,而跩哥自己就單純的只是擔任哈利監護人的角色。

「哈利,我很想問,對於你來說,布萊克教授算是什麼人?」妙麗看見最近哈利和跩哥走的很近的樣子問。

「大概類似父親般的角色,因為他真的很關心我。」哈利很渴望親情的感覺,畢竟在阿姨家他沒有這樣的感覺。

「這樣的話我就不擔心了。」妙麗知道馬份真的很喜歡哈利,她怕哈利喜歡的人不是他。

「為什麼要擔心?」哈利聽見妙麗說的話感到不解,他對於感情這種事情還是懵懵懂懂的。

「沒事,最近看見馬份對你很好,所以問問而已。」妙麗拍拍哈利的肩膀。

「嗯。」聽見妙麗說的話哈利也沒多說什麼。

魁地奇練習完畢後哈利會去和自己的朋友們一起玩耍,然後他們也會乖乖的念書,不然的話課程會跟不上,作業當然也要乖乖的寫完才可以,偶爾馬份也會跟他們一起念書。

其實對於自己和跩哥的關係哈利沒有想那麼多,只是覺得這位教授真的很關心自己,和自己喜歡馬份的感覺並不一樣,有一種像是大人般的關心,那種父執輩的關心。

在魔藥學的教授賽佛勒斯的身上哈利當然也感受到,只是他對於自己的父親非長的討厭,會這樣照顧自己是因為自己母親的關係,儘管對自己不是很好,可是還是可以感受到他的關心。

「布萊克教授開導我很多,有時候會告訴我其實石內卜教授並不是處處針對我。」這些事情哈利只會在私底下和妙麗說。

「石內卜教授聽說是你母親的朋友,我想他不是故意的,肯定是你父親曾經得罪過他。」妙麗想起來自己不知道從哪裡聽到的事實。

「石內卜教授有告訴我過說,我父親真的很討厭。」哈利真的不知道自家父親到底有多惡劣。

「男孩子總是會想辦法欺負某個人,這種事情常常會發生。」妙麗總是無法理解男孩子的想法。

哈利聽到妙麗的評價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能夠認識父母親的友人真的很少,基本上是從鄧不利多或是葛林戴華德身上得知,偶爾才會從賽佛勒斯口中得知那些事情。

在一年級的時候鄧不利多帶著他認識鳳凰會的人,哈利認識到自己父母親的朋友有幾個,也知道自己有個教父是布萊克家族的人,或許也是因為這個原因自己才會想要那樣親近跩哥。

從大家口中拼湊出自己父母親的事蹟,海格送了一本相簿給自己,那是以前他們一家三口的相本,這些僅僅只能憑著自己想像罷了,有時候哈利還是希望父母親還活著,可以和他們一起相處。

「布萊克教授,我可以問你一些事情嗎?」哈利寫完功課後突然問出這句話。

「你想要問什麼?」跩哥聽見哈利說的話感到很訝異。

「你知道我的教父天狼星嗎?他也是布萊克家族的人。」哈利其實真的很想要知道父母親那一輩的事情。

「我是旁系的人,所以不太知曉主家的人,可是我有聽過他,是布萊克家的異議份子。」跩哥其實對於這位舅舅也認識不深。

「我不知道有誰可以問,雖然在鳳凰會裡面認識到爸爸的朋友路平,可是有些事情我還是好想知道。」哈利很落寞的說著。

「我記得馬份的母親是布萊克家族的人,你可以問問他說,是否可以請他的母親告訴你天狼星的事情。」跩哥決定請自家母親出馬幫忙。

「馬份太太會願意告訴我嗎?」哈利覺得馬份夫妻對自己應該不會有好感。

「別想太多,說不定會告訴你。」跩哥摸摸哈利的頭安慰他。

跩哥只能給予哈利這樣的建議,要是哈利願意自己開口去問馬份是否可以幫忙的話,跩哥會很高興,過去的事情自己不一定知曉那麼多,既然哈利想要知道,自己只能盡量滿足他。

他知道自己所能告訴哈利的事情是自己當年和那個已經昏迷不醒的哈利在一起的日子,那些學生時代開心玩鬧的日子,其他的事情自己根本無法告訴他,或許當哈利開口的時候,可以和馬份改善關係。

不僅僅是和小時候的自己改善關係,同時也可以讓自己的父母親改善自己的態度和哈利的關係,這樣的話說不定馬份家族的人會倒戈,不會繼續支持佛地魔,至於另外一名布萊克家族的人就不用理她。

貝拉不是在跩哥考慮的範圍內,因為那位阿姨瘋狂的想法已經讓自家母親感到很無奈也很傷心,說不定這樣水仙和美黛的關係可以改善,恢復她們以前的關係,重拾以往姐妹的情誼。

「我能改變多少呢?」跩哥自言自語的問著自己。

「布萊克教授,您有說什麼話嗎?」哈利像是有聽見跩哥說的話又好像沒聽見。

「你聽錯了,好了,別想太多,不管怎樣我會幫你的。」跩哥不管怎樣一定會好好的幫哈利。

「布萊克教授,謝謝。」哈利真的很感激跩哥,覺得有他在自己的身邊很多事情都可以順利解決。

「這是我該做的。」跩哥早已經認為自己是哈利的監護人。

跩哥知道自己為什麼想要這麼迫切的改變現狀,因為他知道只有改變哈利才會回到自己的身邊,他相信有小時候的自己請求,父母親一定會答應,只是是否會告訴哈利所有的事情就不得而知。

渴望親情的哈利真的很迫切想要知道父母親的一切,這些跩哥都看在眼裡,現在的哈利不過只是個十二歲的小男孩,少了父母親的陪伴,孤孤單單的讓人看了都很心疼。

現在的他只能盡量改變這一切,掩去自己當初的罪惡感,這種罪惡感讓跩哥揮之不去,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所以現在只能用自己的方式來保護哈利,他也願意去和馬份溝通,讓他去和自己的父母親說說,看看能不能幫忙哈利。

「馬份,我可能請你幫我的忙嗎?」跩哥攔下馬份後問出這句話。

「教授,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嗎?」馬份看見跩哥這樣攔截自己感到很疑惑。

「這個周末我可以邀請你母親喝下午茶嗎?」跩哥很認真的看著馬份。

「應該可以……」馬份對於這點不是很確定。

「那麼,請幫我寫這個邀約,地點在……」跩哥可以帶哈利一起去,相信鄧不利多會同意。

「好的,我幫您寫信過去問問看,媽媽應該會答應。」馬份覺得水仙應該不會排斥去喝下午茶。

跩哥很感謝馬份答應自己去寫這個邀約,離開的時候馬份想起來這幾天哈利有問自己,是否可以安排和他的母親見個面,因為馬份知道自家母親不會答應所以就拒絕哈利。

看見哈利悶悶不樂的樣子跩哥只好親自出馬,他相信自己出馬的話馬份會答應自己,也不需要去想水仙會不會答應,他相信只要有個教授想要約的話,一般父母都會答應。

周末要帶哈利出門去赴約這件事跩哥有告訴鄧不利多,對方知道這件事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點頭答應讓跩哥帶哈利去赴約,有很多事情鄧不利多決定放手讓跩哥一個人去處理那些事情。

「如果馬份的母親答應的話,周末我帶你去喝下午茶。」夜晚輔導時間跩哥告訴哈利。

「嗯。」哈利開心的露出笑容。

「這件事是我們的秘密,不可以告訴其他人,連你的朋友也不行。」跩哥希望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好。」哈利乖乖的點頭。

見過面之後哈利在和其他人分享跩哥覺得無所謂,他可是很清楚衛斯理家的那個孩子知道的話肯定會不太高興,畢竟榮恩對於他們家的人不是那樣的喜歡,即使是貴族之間還是會有這樣的階級對立。

而且有些事情跩哥覺得越少人知道越好,畢竟自己想要做的計畫除了瞞不過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以外,大概就只有賽佛勒斯知道,麥教授是否知道這件事跩哥不清楚,就算她知道也無所謂。

除了鳳凰會上層的人知曉跩哥覺得無所謂,要是太多人知道搞不好會洩漏一些秘密,為了避免這些事情跩哥是希望越少人知道越好,連哈利本人也知道不多,跩哥只想要默默的保護哈利。

「我果然還是很討厭我自己的身分,一天到晚被人家追逐,好不舒服。」哈利趴在桌子上看著跩哥在泡茶。

「你的父母親是很勇敢的人,世人的移情作用覺得你是救世主,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跩哥拿了一杯紅茶給哈利。

「所以我一點也不喜歡,失去自己的父母我一點也不高興。」哈利很羨慕自己身邊的朋友有很好的家庭。

「我認識的人有些人很不喜歡自己的家庭,有的時候失去並不一定是悲慘的事情。」跩哥覺得身為貴族也不一定是很好。

「可是我的人生一點也不幸運。」哈利丟了幾顆糖道杯子裡,然後開始攪動湯匙。

「我失去最愛的人,後半生的人生也不幸運。」跩哥想起以前的事情。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DH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