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8新刊與既刊預購

跩哥把自己的故事改編了一下,然後緩緩的告訴哈利自己的故事,當然重點什麼的都沒有告訴他,看見哈利聽的津津有味的樣子微笑,這樣才有十二歲小孩的樣子。

哈利真的很喜歡和跩哥在一起,每個晚上都會來找他,偶爾也會說說一些自己的心事,除了請教功課以外就是說說自己的心事,把很多事情傾訴給跩哥聽,到要睡前才會乖乖的回去宿舍睡覺。

妙麗和榮恩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打從布萊克教授來霍格華茲教書,哈利幾乎可以說是每天晚上去找他,差點沒讓妙麗誤會哈利對布萊克教授是戀人的喜歡,好在她問過哈利才知道不是那樣的喜歡。

「最近哈利挺常去找布萊克教授。」榮恩一邊寫作業一邊說出這句話。

「大概是覺得布萊克教授很像父親,所以才會天天過去找他。」妙麗知道哈利有一種對父親的依戀。

「我對我老爸都不會這樣。」榮恩覺得自己就不會和自家父親這樣。

「哈利的身世比較特別,從小就沒有父母親,難免會有這樣的情況產生。」妙麗曾經在心理學的書本上看見過這種案例。

「這樣要說好還是不好。」榮恩真不知道要說什麼。

「哈利開心就好,我們就別干涉那麼多。」妙麗覺得哈利開心就好。

榮恩雖然不能理解哈利的想法,妙麗說不要去干涉自己也就別去干涉,從小到大有父母照顧的他們自然不能理解哈利的狀況,有一個人願意對他釋出善意加上又是長輩的話,哈利多少會依賴他。

加上跩哥對哈利是那樣的照顧,或多或少也增加哈利對他的依賴感,看見這樣的情形鄧不利多沒有多說什麼,只知道或許這樣哈利就會知道什麼是愛,畢竟愛有分很多種。

鄧不利多一直覺得佛地魔就是不了解愛才會被打敗,可是卻忘記哈利不是生長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裡,好在霍格華茲帶給他許多歡樂,身邊的人也關心著他,讓他可以安心的成長。

「教授,到底愛是什麼呢?」哈利對於感情的事情總是感到很困惑。

「怎麼?馬份跟你表白了?」聽見哈利說的話跩哥有些訝異。

「不算是,他只是說自己很喜歡我,可是我不懂愛,不懂感情是什麼。」哈利很難想像愛情是怎麼一回事。

「那麼,你討厭他嗎?」跩哥決定慢慢引導哈利。

「不討厭,要說喜歡嘛!好像又沒有妙麗和榮恩那樣喜歡,所以不知道該把他界定在哪裡。」哈利對此感到很困惑。

「那麼,我這樣問,有什麼高興的事情會想要和他分享嗎?」跩哥拿了一杯紅茶給哈利。

「如果是共同興趣的話,應該會想要吧!但是我不管什麼好事、壞事都會想要和教授您分享。」哈利想了想之後告訴跩哥。

「呵呵!下次試試看分享給他知道看看。」跩哥笑笑的看著哈利。

聽見跩哥說的話哈利決定以後有什麼事情都跟馬份分享看看,當然也會和妙麗、榮恩以及他最喜歡的教授一起分享,或許多多相處之後他和馬份的感情會變的更好,到時候自己就真的可以了解愛情是什麼。

如果哈利真的討厭馬份的話,肯定會不理會他,聽見哈利沒有反駁的時候,跩哥就知道他的內心當中已經有喜歡自己的情感在,只是現在的他理解不是那樣多,兩人開始分享很多事情之後也許可以改善。

要是真的哈利真的很喜歡自己的話,一定就不會討厭馬份,要是真的很討厭、不喜歡他的話,早就不會聽從自己的建議和他乖乖的打好關係,哈利的個性跩哥很清楚。

「教授如果是我的父親就好,我真的很喜歡教授。」哈利看著跩哥不知道要說什麼。

「我會暫時當你的監護人,怎麼樣我都不可能成為你的父親。」跩哥摸摸哈利的臉頰。

「我很喜歡和教授相處,可惜您不能收養我。」哈利說出來的話讓跩哥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我要是收養你的話,你的教父肯定會跟我抗議。」跩哥可不想要被天狼星這位舅舅抗議。

「這樣真可惜。」哈利失望的樣子讓人心疼,他誠心的希望可以和跩哥在一起。

「你的教父天狼星是很好的人,你會很喜歡他的。」跩哥把哈利送回宿舍去。

跩哥絕對不能讓哈利對自己產生愛情的感覺,那是要對小時候的自己才能產生的感情,要是對自己產生這樣的感情,自己離開的話說不定會讓他崩潰,又或許記憶會有所改變。

不管怎樣跩哥都不希望哈利因為自己而受到任何的傷害,他可捨不得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這樣的話自己會很自責不已,因此跩哥希望哈利對自己只抱持著父執輩的感情就好。

不管怎麼說跩哥真心的希望哈利可以和小時候的自己在一起,這樣的話就不會遇到那些傷心難過的事情,而現在自己除了要帶他去和水仙喝下午茶以外,就是差不多要讓哈利去馴服蛇妖。

「晚安,教授。」哈利開心的進入宿舍裡面。

「晚安,波特。」跩哥看見哈利進入宿舍之後回去自己的房間。

跩哥找了一個地方坐下來冷靜的思考,看看要怎樣讓哈利馴服蛇妖,自己真的不知道他會待到什麼時候,一年、兩年又或許只到他們兩人相愛的時候,在這些時候自己唯一能做的時候就是排除萬難,不讓哈利遇到危險。

其實跩哥也不知道自己能夠做什麼,只能憑著自己的記憶去安排那些事情,每次看著賽佛勒斯讓他很想要全盤托出,但是很多時候只能忍住,就算想要說也不能說,他不知道賽佛勒斯是否會接受。

要回去房間的賽佛勒斯看見跩哥坐在外面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如果是以往的自己是不會去管那麼多,可是不知道為什麼偏偏會想要去關心他,這樣驅使他去和跩哥搭話。

「這麼時間布萊克教授不睡覺反而是在逛校園是怎麼回事?」賽佛勒斯看見跩哥待在外面的樣子很疑惑。

「石內卜教授,打擾到您了嗎?」跩哥聽見賽佛勒斯說的話馬上回答。

「並沒有打擾到我,只是覺得奇怪這麼晚了你會在這裡遊蕩。」賽佛勒斯認真的的看著跩哥。

「有點事情需要想想,所以才在這裡醒腦。」跩哥聽見賽佛勒斯說的話苦笑。

不知道為什麼賽佛勒斯會想要和跩哥搭話,然後開始討論起一些事情,賽佛勒斯知道眼前的人是自己可以相信的人,或許有些計畫告訴他也不會怎樣,內心當中就是有這樣的感覺。

能夠和自己的教父聊天,跩哥真的很高興,在未來的時空裡面賽佛勒斯已經逝去,即使自己想要和他說話也已經沒有機會,難得有這樣的機會跩哥當然不會放過,一定會好好的和他聊天。

同樣是史萊哲林的學生,所以有些話並不一定要全部說完,即使沒有全部說完他們都懂對方想要說什麼,畢竟跩哥對賽佛勒斯多少有些了解,而自己的個性賽佛勒斯或許多少會知道一些。

「想要改變未來的話,你就要自己好好計畫。」離開之前賽佛勒斯說出這句話。

「教父……」跩哥沒想到賽佛勒斯已經知道自己是誰。

這樣拐彎抹角的關心與溫柔就是賽佛勒斯的個性,以前自己小時候怎麼都沒有感覺的到,現在感覺到真的很開心,跩哥從未想過賽佛勒斯會看清自己的真面目,或許是因為他太過了解自己的個性。

被看穿跩哥沒有多說什麼,他相信賽佛勒斯就是看破自己也不會告訴大家,太過了解現時的他是絕對不會說的,跩哥慢慢的走回去自己的房間,解除偽裝之後躺在床上。

趴在床上的跩哥不知道要說什麼,剛剛和賽佛勒斯談了一下後有很多想法,也絕對要把這些想法實現,絕對不會讓其他人傷害哈利,就是因為當初沒有保護好自己最愛的人,他可是不會重蹈覆轍。

『和教父談論很多,要慢慢的把那些想法實在才可以,這樣的話才可以保護好哈利。』閉上眼睛前跩哥是這樣的想著。

哈利躺在床上思考很多事情,思考自己和馬份之間的感情,同時思考自己和跩哥也就是布萊克教授的關係,他有點分不出來自己和馬份到底是什麼情感,而和教授的感情又是什麼。

這些事情哈利打算慢慢想,有很多事情他真的不太能理解,可是他知道跩哥也就是他所尊敬的布萊克教授對自己真的很好,這樣的好讓他很想要依賴他,或許就是這個原因自己才會那樣喜歡他。

和馬份的感情到底該說什麼他自己也不知道要說什麼,只能說不打不相識,有很多事情他們有許多的共通點,一定有很多事情可以好好分享,或許有些事情真的可以和他分享。

『不知道有什麼事情可以和馬份分享,魁地奇嗎?或是黑魔法防禦術?』哈利要睡的時候想著這件事情。

哈利最近睡的很好,即使聽到那些討人厭的聲音他已經不想要去想那麼多,跩哥已經告訴他,時間一到自己就會面對那隻蛇妖,現在那隻蛇妖現在只是在學校當中出沒,沒有傷害一個人。

要是傷害學生的話,教授們肯定會知道,到時候已經會人心惶惶的,所以沒聽見教授們的竊竊私語,哈利知道那隻蛇妖沒有出現在學生們的面前,這樣的情況讓哈利感到安心。

說什麼哈利都不希望那位蛇妖出現在大家的面前,更不希望那隻蛇妖來傷害大家,不管怎樣哈利都不希望有人受到傷害,儘管大家都一直在保護他,但是內心善良的他也不希望大家受到傷害。

「阿不思,必須要告訴那個孩子,找個時間帶小哈利去馴服那隻蛇妖。」葛林戴華德喝了一口茶後告訴鄧不利多。

「嗯……時間到了嗎?那就必須要找時間去找那孩子談談了。」鄧不利多知道時間也差不多。

「時間是差不多,該做這件事了。」葛林戴華德隨意翻了一下書本。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DH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