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二白知道農曆七月鬼門開是中國俗稱的鬼節,農曆七月十五號是中元節,這段時間土夫子大多都不下斗,聽說這段時間下斗會出現很奇怪的現象,即使是鐵齒的人也會遇到,因此這段時間很多人都不下斗。

解連環是個很鐵齒的人,本來對於農曆七月下斗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是某次因為在這時期下斗,結果下場就是全身受傷以及發生一些不可思議的事情後,他再也不打算在這個時期下斗。

那次看見解連環的慘狀之後,吳二白先把人捆在家裡不讓他出門,同時也去找自家兄弟吳三省算帳,他要吳三省記取教訓,不准在這個時期把人找去下斗,此後吳三省不敢在這時期找解連環去下斗。

「又到了鬼門開的時節啦!」解連環看見日曆上面的日期感到很傷腦筋。

「這時期不准下斗。」吳二白很清楚自己要是不好好顧好解連環,對方肯定會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誰要在這時期下斗啊!有了那次經驗後我打死都不去。」解連環想起以前不好的事情。

「敢去我就打斷你的腿。」吳二白很清楚解連環的個性。

聽見吳二白這樣說解連環苦笑,他根本一點也不想要在這時候下斗,之前自己出事後吳二白也去找過吳三省算帳,他們兄弟之間總是有很多事情要清算,搞的吳三省有一陣子根本不敢接近自己。

對於枕邊人的佔有欲解連環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儘管很無奈卻也拿他沒有法子,他知道這是因為自己逃過他的手掌心太多次,讓吳二白一直很沒有安全感,每次下斗都怕自己真的回不來。

這樣的一切讓解連環不知道要怎樣才好,就算替他生下三個孩子對方還是一樣,很怕哪天自己就真的一去不復返,吳三省和齊羽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他們對此也莫可奈何。

「我不會去,這一個月我會好好在家陪你。」解連環坐下來陪在吳二白的身邊。

「嗯。」吳二白聽見後沒有多說什麼。

「什麼時候連你也這樣感到不安,待在你身邊那麼多年了,要是想逃早就離開,還會等到現在嗎?」解連環只是輕輕的嘆了一口氣。

「我終究還是綁不住你。」吳二白摸了摸解連環的臉後沒說什麼。

只有在中元節這段時間對方才會安靜的陪在自己的身邊,平常時候自己根本無法綁住他,就算打斷他的腿把他綁在身邊,解連環還是有方法可以逃出去,一次又一次讓吳二白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夜半時分吳二白總是會想著,是否是因為他老是把人綁在身邊,所以對方才會想要那樣逃離自己,就算自己表示過很多次自己有多麼的愛他和喜歡他,可是解連環還是會離開自己的身邊,毫不猶豫地離開。

人老了總是不可避免的會想那麼多,或許是因為有了一定的年紀才會希望對方永遠留在自己的身邊,只是這些話吳二白從沒有說出口,他也不打算告訴解連環,他就是這樣沉悶的人,什麼話都不願意說出口。

在一起那麼多年解連環怎麼會不懂吳二白的心思,既然對方不想說,自己也不去過問那麼多,只要他安好自己就可以很安心,他知道自己的避風港有個人會在那邊等待自己回家。

「你不需要綁住我什麼,我會回到你身邊,二白哥。」解連環覺得自己早已經熟悉吳二白在身邊的感覺。

「是嗎?真的不逃跑了?」吳二白微笑的看著解連環。

「我逃了還不是會被你給抓回來,逃有什麼用!」吳二白的微笑讓解連環內心當中的警鐘馬上響起。

「那麼我們應該趁這個月來好好培養感情。」吳二白馬上把人給抓回房間去。

解連環看見這樣的情形就知道是怎麼回事,眼前的傢伙根本就是裝弱給自己看,似乎是知道如果不這樣做的話,自己肯定不會說出那樣的話來,他恨死自己又掉入對方的陷阱當中。

吳二白太過了解解連環的心思,這樣的小技倆他怎麼會不用呢?就是因為太過清楚的知曉,所以會用這樣的方式把人拐到床上去,這一個月對方無法下斗的情況下好好的在床上培養感情。

即使解連環非常憤恨自己上當卻也沒辦法,因為對方就是不肯放人,想要對方放過自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很清楚吳二白的想法,這傢伙的想法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任何的改變。

「果然還是上當了。」解連環看著吳二白的樣子很無奈。

「你知道我很了解你。」吳二白太過清楚解連環的個性。

「該死的。」對此解連環不能說什麼。

「你知道我的個性。」吳二白從不多說什麼。

就是因為太了解所以知道用什麼方法才可以把人拐到身邊來,看見這樣的情形解連環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即使想要和對方說不要這樣做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吳二白總是會用盡心思來拐解連環。

對吳二白來說沒有把人拐到自己的身邊放好,他會感到很不安,解連環已經逃過太多次,總是在自己不注意的時候逃開,越是這樣吳二白越是會把人拐到身邊放好,甚至想要把他鎖在自己的身邊。

解連環很清楚吳二白的個性,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多說什麼,想要和他說什麼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因為自己沒有任何的籌碼可以和對方談判,反而是對方有比較多的籌碼和自己談判。

「算了,這一個月就任你處置。」解連環對此無可奈何也無法多說什麼。

「這一點我很樂意。」吳二白微笑的看著解連環。

中元節尚未過去,自己肯定要在這個鬼節當中好好的和對方培養感情,想到此解連環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但是卻又無法多說什麼,吳二白早已經深入自己的內心當中,讓自己很難拒絕他。

反正自己還是乖乖的待在吳二白的身邊,只要對方高興自己也無法多說什麼,怎麼說都是自己最愛的人,也是自己的枕邊人,他三個孩子的父親,他能多說什麼,日子就是這樣過,他也早已經習慣吳二白的霸道,日子就是如此。END

    文章標籤

    盜墓筆記 二環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