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和漾樣他們兩人有身高差,據喵喵的說法是他們兩人的身高差剛剛好,對此漾漾實在是不能理解為什麼喵喵會這樣說,然而冰炎卻知道學妹的意思,在接吻的時候特別的方便。

他們兩人有些身高差距,這點漾漾有些憤恨不平很久,但是礙於對於對方又不是人類,即使和他生氣也沒用,而且冰炎的身高本來就比較像是西方人,東方人的體型很少會和西方人一樣高。

這樣的身高差距對冰炎來說是很適合接吻的距離,喵喵就是知道這樣很適合接吻,才會說出那樣對漾漾來說是很迷樣的話來,漾漾不懂女性好朋友的意思,對他來說這些話他永遠都不想要懂。

「這身高果然很適合接吻。」冰炎站在漾漾的面前準備親吻他。

「最好是啦!」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不知道要怎麼說。

「真的很適合。」冰炎低下頭親吻漾漾。

「唔……」漾漾根本反抗不了冰炎。

冰炎喜歡自由自在的親吻自己最喜歡的人,有時候不管身邊是什麼樣的場合他都會親,害羞的漾漾想要推開他卻沒辦法,對方總是會想辦法讓自己無法動彈,絕對不會讓他輕易的就逃脫。

對方的親吻總是會讓漾漾腳軟,最後自己根本沒辦法推開對方,只好乖乖的回應對方的吻,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當然很高興,畢竟是自己最愛的人會回應自己,而且對方也不會反抗自己。

漾漾知道自己根本反抗不了冰炎,所以當冰炎親吻自己的時候他大多都會放棄不管那麼多,反正最後自己一定會淪陷下去,只能說自己對他真的沒有任何的抗拒能力。

「褚,親了那麼多次了,你不覺得這樣的差距很好嗎?」冰炎微笑的看著漾漾。

「我不知道啊!」漾漾一點也不想要去探討那麼多。

「呵呵。」冰炎輕咬著漾漾的耳垂。

「亞,你別鬧了。」漾漾很想把自己埋入地底下。

「褚,你知不知道現在你的真的很可愛?」冰炎很喜歡看漾漾害羞的樣子。

「不要老是說我可愛啦!」漾漾臉紅的反駁過去。

在冰炎的眼中漾漾紅通通的臉蛋真的很可愛,每次看見他大叫著反駁自己的樣子又更是覺得可愛,當然對方這樣可愛的樣子只有他自己可以看見,冰炎不會讓任何人看見漾漾可愛的樣子。

他們的身高差距讓漾漾很喜歡靠在冰炎的肩膀上,偶爾冰炎也會這樣做,這對他們來說根本沒什麼,也是他們的生活情趣,而且在某些時候漾漾很喜歡看著比自己高大的背影。

每次仰望著冰炎的一切時,漾漾很高興也很慶幸他是自己的伴侶,雖然偶爾對於這樣的身高差距有點討厭,可是當他看見對方的眼裡有自己的樣子是多麼的幸福,那種感覺是無法言語的感覺。

「怎麼?看我看到呆了。」冰炎看見漾漾發呆的樣子微笑。

「誰看你看到呆了。」漾漾才不承認自己真的看到呆了。

「呵呵。」冰炎的心情是那樣的好。

「哼哼!」漾漾故意別開頭不去看冰炎。

即使知道對方在和自己任性冰炎也沒多說什麼,自家戀人有多麼的可愛他哪會不知道,就算是任性的樣子在他的眼裡也是那樣可愛,對他來說只要不要太過分冰炎是不會做什麼。

儘管他很寵愛漾漾,可是該打的時候他一定會打他,絕對不會手下留情,漾漾當然知道冰炎的個性,對於這樣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說什麼,如果冰炎真的很過份,他就真的會不理他。

「走開啦!我要去做我的事情。」漾漾直接推開冰炎。

「生氣了?」冰炎看見對方不太高興的樣子微笑。

「沒生氣。」漾漾直接推開冰炎然後去做自己的事情。

「看樣子真的生氣。」冰炎乖乖放開他去做自己的事情。

漾漾現在一點也不想要理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自家戀人偶爾會和他鬧脾氣,只要不要太過分冰炎大多都不會說什麼,這時候他只能乖乖的任由他去任性。

有時候冰炎看見漾漾任性的樣子偶爾會想辦法讓他冷靜,所以會用其他的方式來安撫對方,漾漾對此感到很傷腦筋,他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對他來說冰炎每次都這樣的犯規。

漾漾冷靜下來後不多說什麼,他一點也不想要去找冰炎,只是安靜的看著自己的書本,書本上的東西有沒有吸收到腦袋當中就不得而知,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把人撈到懷裡來。

「我在生氣。」漾漾悶悶的說出自己的心情。

「我知道。」冰炎當然知道他在生氣。

「幹嘛還這樣做?」漾漾很想要掙開對方。

「讓你消氣。」冰炎喜歡把人抱在懷裡。

漾漾對此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這樣的動作的確是馬上讓他消氣,可是他就是不喜歡冰炎老是喜歡調戲自己,即使不喜歡和他說了也沒用,因為對方最愛做的事情就是調戲自己。

從小到大冰炎不會因為自己說的話而適可而止,最多只是不會太過份,他知道那是冰炎的樂趣,漾漾不解為什麼對方會有這樣的樂趣,有時候不要太過分漾漾還不會說什麼。

可是當冰炎很過份的時候,漾漾就會很乾脆的不理會對方,看見漾漾安靜不理會自己的樣子冰炎就知道對方正在生氣,自然會用一些小手段來安撫自己最重要的人,以免對方真的不高興。

「為什麼喵喵會說我們的身高很適合接吻?」漾漾氣消了之後願意和冰炎說話。

「這個嘛……」冰炎微笑似乎不打算告訴漾漾。

「快點說。」漾漾故意威脅冰炎。

「我轉個頭就可以親吻你,這樣不好嗎?」冰炎露出好看的笑容。

聽見冰炎這樣說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臉紅紅的想把自己埋入到冰炎的體內,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微笑,他喜歡他們之間的身高差距,不需要多遠的距離自己就可以親到自己最愛的人。

所以他自然會認為這樣的身高差距很好,三到五公分的差距真的很適合親吻對方,不需要想太多就可以親吻到自己最愛的人,可惜對方不太懂這樣的情調,即使如此他也覺得無所謂。

誰叫自家愛人真的很少會主動親吻自己,每次希望他主動總是要花好長一段時間的引誘,不然的話對方根本不願意乖乖的親吻自己,只好自己主動出擊,順便和大家宣示一下主權。

「亞,你真的很愛親吻人。」漾漾不太喜歡在別人面前被親,那樣感覺很害羞。

「宣示一下主權。」冰炎對於自己的所有物可是很重是的。

「大家不是早已經知道我是你的戀人。」漾漾不覺得學院當中的人會不曉得他們的情形。

「就算知道還是要宣示一下,以免有人覬覦你。」冰炎對於想要追漾漾的人可是沒在手下留情。

漾漾深深的覺得自家愛人的佔有慾真的太過強烈,他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這樣強烈的佔有慾其實自己也會有,畢竟冰炎的帥氣總是會迷倒許多人,或許是因為自己老是被別人找麻煩,對方才會這樣看不下去。

妖師這個種族在守世界當中是一個禁忌的存在,因此學院當中會有許多討厭妖師的人,不過對於那些來找麻煩的人,漾漾會一個、一個把他們送入醫療班當中,就像凡斯會把找自己麻煩的學生送回去重新教育一樣。

冰炎當然知道漾漾的實力根本不需要自己去擔心,只是他對於那些找麻煩的人有點討厭,很不喜歡那些人來找自己伴侶的麻煩,因此他是對那些人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你明知道我的實力不需要擔心太多。」漾漾喜歡聽著冰炎的心跳聲。

「我要讓他們知道,我的人只有我可以欺負。」冰炎是不會讓其他人欺負漾漾。

「這句話你要是被老姐聽到,肯定又會吵起來。」漾漾聽見冰炎說的話苦笑。

「會有人幫我解決,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知道有人可以幫忙自己震住冥玥。

從以前到現在漾漾知道冰炎和冥玥根本就在搶欺負自己的權力,常常會因為這樣而吵的不可開交,到最後總是要出動其他人來處理,自從冥玥有個穩定交往的男友之後,這種事情就比較少發生。

誰叫他們是太過相似的兩人,很多人說太過相似的人總是會看對方不順眼,冰炎和冥玥就是這樣的情形,加上他們兩人又很疼愛漾漾,對於欺負漾漾的人是絕對不會手下留情。

漾漾慶幸好在然沒有那樣誇張的情形出現,不然自己真的可要傷腦筋,或許是因為他的個性才會造成大家這樣保護他,絕對不會讓其他人有機會可以傷害到他,對此漾漾非常感激他們。

「你的個性可是連她都會響要保護你。」冰炎很清楚小自己一歲的妹妹很保護自家愛人。

「舅舅對此感到很頭痛的說。」漾漾想起來每次凡斯看著他們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你現在才知道嗎?小笨蛋。」冰炎親吻漾漾的臉頰。

「誰會想那麼多啊!討厭鬼!」漾漾臉紅的大叫。

聽見自家愛人大叫的樣子冰炎沒多說什麼,馬上用親吻的方式來堵住這個叫聲,對他來說果然還是這樣的身高很適合親吻,至於對方接下來的抗議,他會讓那些抗議聲無法說出來的。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特傳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