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問冰炎或是漾漾說,他們是為了什麼而改變自己,讓自己變強的話,大概不約而同的答案是因為對方的關係,其實冰炎最主要的關係除了自家戀人以外,就屬他最疼愛的兩位妹妹。

而漾漾是想要改變自己的生活,想要交到一些好朋友,不要老是因為自己的關係被一些討人厭的人給欺負,才和凡斯開始慢慢學習,改變自己懦弱的個性,盡量不讓冰炎保護他。

「漾漾改變自己是因為冰炎學長的關係嗎?」喵喵突然問出這句話。

「也不太算是因為亞的關係,是我自己想要交朋友才改變的。」漾漾笑笑的對女性好友說。

「真像漾漾的個性呢!」喵喵微笑的看著對方。

「是嗎?」漾漾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呵呵,這樣讓我很好奇呢!冰炎,你是為了什麼而改變自己的?」夏碎微笑的看著自己的好搭檔。

「單純只是為了褚和她們。」冰炎會改變自己只是為了愛人和兩位妹妹。

對於這樣的答案夏碎一點也不意外,冰炎是個很少會為了什麼而去改變的人,能夠讓他改變自己除了他的愛人以外,就屬他最疼愛的兩位妹妹,除此之外沒有人可以讓他有所改變,即使是他的兩位父親也是一樣。

會有那麼大的動力去改變自己除了他的兩位妹妹以外就是漾漾,想要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冰炎當然會花很多心力去改變自己,讓大家知曉自己的能力在哪裡,而且絕對不會讓自己喜歡的人被欺負。

冰炎變強的最大動力來源是自己的戀人,小時候會想要變強的關係是希望可以追上亞那和凡斯,以及保護好自己最心愛的兩位妹妹,後來遇到自己喜歡的人,他更是希望自己可以變強大保護他。

「漾漾真的和我們想像的不一樣,明明是高中才進入守世界讀書。」千冬歲對於這點非常的訝異。

「我很小的時候已經知道守世界和原世界,是因為舅舅希望我當個平凡人,才會這麼晚才進入守世界讀書。」一直以來漾漾很清楚這兩個世界的分別。

「所以漾漾從小就在凡斯老師身邊學習嗎?」喵喵知道醫療班的人對凡斯很尊敬。

「嗯,不只在舅舅身邊學習,有時候也會去無殿那裡。」漾漾覺得自己遇到很多貴人。

「漾漾真好吶!」喵喵對此感到很羨慕。

「怪不得漾漾知道那麼多守世界的知識。」千冬歲一直以來很佩服漾漾這點。

冰炎和夏碎只是安靜的在旁邊聽著他們的談話,早在夏碎和冰炎搭檔沒多久之後就認識漾漾,知道他是醫療班的成員,只是礙於某些原因沒有曝光在大家的面前,冰炎和凡斯對他很保護。

更不用說漾漾可以自由進出學院來看冰炎,加上他身邊的使役獸是上古神獸的一種,看就知道那孩子對於守世界有一定的了解,只是不知道為什麼是到了高中之後才來這裡上課。

漾漾所俱備的基礎知識可以說是超越許多人,應用幻武兵器的能力也不可以小看,夏碎是從冰炎口中得知漾漾跟著他在無殿當中學習,其他的冰炎沒有刻意多說什麼,不過他們兩人是未婚夫夫這件事才讓他訝異。

「冰炎,我問你,褚到底受到多少的訓練?」夏碎對此感到很好奇。

「不知道,那傢伙一切由鏡董事負責,師父偶爾會幫他練練。」冰炎並不清楚漾漾實際的訓練內容。

「更不用說妖師一族的部份嗎?」夏碎微笑的看著自家搭檔。

「妖師一族的部份我清楚,有時候我會陪著他一起。」冰炎偶爾會陪著漾漾一起訓練。

「我還以為凡斯老師不會讓你見習。」夏碎聽見冰炎說的話感到很訝異。

「並不會,妖師一族的人知曉我是爹爹的繼子,所以一點也不在乎我在現場陪著褚。」冰炎知道凡斯的身分很受到妖師一族的尊敬。

冰炎和夏碎討論他們的事情,漾漾當然繼續和千冬歲、喵喵、萊恩等人討論他們的事情,偶爾回頭看一下自己最愛的人,之後又轉頭繼續和朋友們討論那些事情,似乎沒有去想那麼多。

千冬歲趁此機會把之前想要問的事情開始問漾漾,打從他們認識起千冬歲就覺得漾漾身上有許多自己所不知道的秘密,那些秘密讓他很想要挖出來,可惜對方隱藏的太好,讓自己很難挖出來。

不過漾漾很樂意告訴千冬歲他們自己的事情,只要不要是太過隱私的事情,他都很樂意告訴自己的朋友們,畢竟對他來說那些事情根本就沒什麼,告訴他們並不會發生什麼事情。

「漾漾,你的使役獸是怎麼來的?」千冬歲對於這件事一直感到很好奇。

「傲濫是小時候傘爹爹送我的禮物。」漾漾摸摸自家可愛的使役獸。

「傘董事對漾漾你真好。」喵喵一臉羨慕的樣子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饕餮是狼神吧?我怎麼看漾漾你是在把牠當犬神養。」千冬歲觀察很久後說出這句話。

「嘛!習慣了!想說都是犬科動物就……」漾漾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牠吃飯糰嗎?」萊恩突然顯現出來讓大家嚇到。

「不知道耶!萊恩你可以試試看。」漾漾把自己最寶貝的使役獸抱了起來。

對於萊恩拿給自己的飯糰傲濫只是聞了聞之後就不去理會,似乎對於飯糰不是那樣的有興趣,漾漾看見之後只是笑笑的沒多說什麼,摸摸自己的寶貝使役獸,他最喜歡蹭毛絨絨的傲濫。

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他家的寶貝戀人有多麼的喜歡他自己的使役獸這點冰炎很清楚,似乎是抵擋不了全身看起來毛絨絨又可愛的使役獸,不過只有在漾漾的眼中傲濫才是那樣可愛。

上古神獸在別人的眼中看起來是那樣恐怖,可是在漾漾的眼中是那樣的可愛,在其他人的眼裡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大概是因為他們兩個是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所以漾漾一點也不害怕。

「褚真的把上古神獸當寵物在照顧。」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一直以來都是,師父本來就是要把神獸送來當他的寵物。」冰炎一點也不意外這樣的情形。

「把神獸當寵物我還是第一次聽說。」夏碎聽見冰炎的解釋苦笑。

「師父說,拿來當寵物比當使役獸好,因為那個笨蛋不會養使役獸。」冰炎還記得傘董事說的話。

夏碎突然覺得在某些方面令人尊敬的傘董事似乎也和扇董事一樣,竟然可以找來一隻上古神獸讓學弟去養,似乎一點也不介意這種事情發生,甚至還希望學弟可以把神獸當成寵物,只能說董事們的邏輯一般人真的懂不了。

冰炎並不覺得這有什麼,自己身邊也有幾隻使役獸,更不用說兩位妹妹也是,主要是他們和有和崑崙山、蓬萊仙島那邊的人來往,自然對於有使役獸沒有太大的感覺,因為自家小妹似乎好像也養了兩隻麒麟。

不要現在看傲濫乖乖的樣子,那隻使役獸可是非常的護主,絕對不會讓漾漾受到任何一絲一毫的傷害,只要有不懷好意的人接近他,傲濫一定會把那些人給趕走,絕對不會讓那些人欺負自己的主人。

這也是為什麼漾漾要是受到大家欺負的時候,那些欺負他的人總是會受到很嚴重的傷害,凡斯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當然會用其他的方法來消除他們的記憶,畢竟誰也不能讓他們心愛的孩子受傷。

「還好進入守世界後傲濫不太會傷害人,不然以前會主動攻擊那些欺負我的人。」漾漾對於自己的使役獸不知道要怎麼說。

「那是因為你以前太弱小,老是被欺負。」冰炎很高興傲濫可以幫自己保護好最寶貝的戀人。

「就算是這樣,他們只是一般人。」漾漾弱弱的反駁回去。

「你管他們那麼多,每次被欺負就在那邊哭哭啼啼的,傲濫只是幫你欺負回去罷了。」冰炎捏捏漾漾的臉頰。

漾漾當然知道冰炎的意思,或許就是當初的自己實在是太過好欺負,才會被那些人欺負,好在自己身邊有很好的朋友以及傲濫的幫忙,不然的話高中以前的自己過的實在是有點不太好。

最主要就是漾漾的力量開始慢慢的穩定下來,身邊不會有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發生,加上出生的時候傘給予的護身符,讓他的力量可以趨近穩定,不過偶爾還是會發生一些惱人的事情就是。

看見這樣的情形凡斯盡量把漾漾帶在自己的身邊,讓他開始學習怎麼控制自己的力量,為了讓他可以好好的控制力量,才讓他在高中之前都在原世界當中就學,高中才讓他進入學院和冰炎一起念書。

「我不懂爹爹為什麼要讓你在高中之後才過來讀書。」冰炎對凡斯的作法感到很疑惑。

「大概是因為妖師的身分,姐姐和然也是,高中之前全部都在原世界就讀。」漾漾知道為了保護他們三個,凡斯用了很大的心力。

「真的是這樣嗎?」冰炎對於這種事情還是不能了解。

「嘛!舅舅只是希望我們可以過著一般人的生活,才會先讓我們在一般人的學校上課,然後再進入異能學校讀書。」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看著冰炎。

聽見自家愛人說的話冰炎決定不去想那麼多,或許就是這樣的原因凡斯才會讓他們先在原世界當中就讀,不過他們對於守世界的了解並不輸給自己或是其他人,畢竟他們有太多需要療育的傷口。

很多意外發生的太突然,但是也是那些意外變成了他們進步的動力,漾漾改變自己的原因不僅僅只是冰炎而已,還有當初發生意外的時候所受到的刺激,也是他願意改變自己的契機之一。

對此冰炎當然沒有特別的意見,他只要自己最愛的人可以平安無事,而自己也可以保護自己心愛的人就可以,畢竟他想要變強的關係是因為他想要保護自己最愛的人不受到任何的傷害。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特傳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