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各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然後端出他們兩人常點的菜色給他們,讓他們可以好好的一起用餐,看見紐特摸摸葛雷夫的臉,臉上都寫上擔心、心疼的表情,但是雅各沒有多說什麼。

葛雷夫蹭蹭紐特的手,感受到愛人的安慰他真的很高興,今天可以和心愛的人一起用餐真的很幸福,看見愛人開心的樣子紐特微笑,這樣讓他鬆了一口氣,知道葛雷夫的精神算很好。

「今天怎麼突然來科沃斯基這裡?」葛雷夫對此感到很好奇。

「雅各說發明了新的菜色,要我來幫忙嚐嚐。」紐特微笑的看著葛雷夫。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今天會在家裡休息。」葛雷夫知道紐特沒有要上課。

「我不想老是待在家裡,很悶的。」紐特拍拍葛雷夫的手。

他們兩人開心的一邊吃飯一邊討論事情,紐特知道葛雷夫到現在還沒有解開謎底,但是知道他所處理的案子有個很好的線索,雖然葛雷夫沒有透露很多,但是紐特就是知道。

畢竟他們在一起那麼多年的時間,早已經有很好的默契,自然會清楚對方到底在想什麼,葛雷夫很容易猜中紐特的心思,只可惜對方要是有所隱瞞的話,他就可能需要想一下。

聰明的葛雷夫一定會解開紐特給予自己的謎底,他才不相信自己解不開,肯定是自己忘記什麼事情,對他來說紐特給予的謎底其實很簡單,可是自己就是想不起來忘記什麼。

「先把案子破了比較要緊,我給你的謎底可以慢慢想。」紐特知道葛雷夫多少會感到很心急。

「你這樣說好像是不相信我的實力似的。」葛雷夫像個孩子一般的悶悶抱怨。

「我相信你的實力,只是要你不要去想太多。」紐特拍拍葛雷夫的手安撫他。

「好,我會先把案子處理好,然後再來慢慢想你給我的謎底。」葛雷夫得到安慰後笑著說。

看見葛雷夫的微笑紐特也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吃著雅各親手做的餐點,餐點好吃到讓人知道這家店為什麼會這麼受歡迎,這也是為什麼葛雷夫和紐特很喜歡過來吃飯的原因。

而且在這裡吃飯葛雷夫多少可以放鬆自己,不需要去擔心那麼多,紐特就是希望可以讓葛雷夫放鬆身心才會讓他來這裡吃飯,享用一下兩人在一起的時光,只要有時間他們都會好好享受。

紐特知道葛雷夫很忙,所以魁登斯下課自己會去接他,他相信葛雷夫一定可以把所有的事情給處理完,絕對不會耽誤那麼多時間,而且紐特很清楚真的不行的話葛雷夫一定會找自家兄長幫忙。

「魁登斯下課的時候我去接他,你可要好好休息。」紐特看著葛雷夫有些疲憊的樣子很心疼。

「要是今天加班的話我會告訴你,我會努力不加班。」葛雷夫想要回到自己的家裡好好休息。

「呵呵!別太逼自己。」紐特微笑的親吻葛雷夫的臉頰。

「我會的。」葛雷夫知道紐特會擔心自己。

下午時間葛雷夫回去警局處理事情,紐特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決定先回去學校找一些東西,準備一下明天的教學材料,準備完畢之後就可以接魁登斯回家,葛雷夫是否會加班這他就不知道。

這位犯人已經膽敢挑釁葛雷夫,有可能會綁架紐特,這點葛雷夫很清楚,雖然有考慮請人家幫忙保護自己最愛的人,可是紐特告訴他說不需要這樣浪費資源,他自己會想辦法解決。

紐特進入自己的辦公室,然後開始把一些東西處理好,他在想自己拜託皮奎里給葛雷夫的謎底不知道對方是否會開竅,只是現在他覺得還是讓對方先處理那個案件會比較好。

「紐特,你今天不是沒課嗎?」奎妮看見紐特進入自己的辦公室的樣子很訝異。

「想說下午沒事做,就來學校把明天的教材給準備好。」紐特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奎妮。

「你真的很認真呢!」奎妮笑笑的看著紐特。

「畢竟是教授嘛!不然對不起拿的薪水。」紐特抓抓頭說出這句話。

「呵呵!不過葛雷夫先生還是解不出來呢!」奎妮想起來自己有聽見蒂娜的小小抱怨。

「我剛剛有和帕西一起吃中餐,他有說自己根本解不開,不知道他今天拿到皮奎里女士的謎底會不會解出來?」紐特很有信心葛雷夫一定會解開。

「葛雷夫先生一定會解開的,只希望現在案件可以快點破案。」奎妮看見姐姐蒂娜這樣忙碌的樣子很心疼。

「是啊!帕西最近精神真的不好。」對此紐特也會感到很心疼。

奎妮和紐特又聊了一下之後就繼續去做自己的事情,他們總是有許多話題可以說,這樣消磨一些時間,直到奎妮需要去上課才結束他們兩人的話題,紐特則是進入教室處理那些教材。

沒多久他收到西瑟斯的訊息,說他和伊萊過幾天會過來美國,對於這點紐特一點也不訝異,只是回給自家兄長說他知道,很樂意到時候和他一起見面,怎麼說紐特也還是想要見見自家兄長。

紐特知道自己已經很久沒有見到西瑟斯和伊萊,自己也有點想念他們兩人,自從父母親過世後自己也只剩下兄長一個親人,當然還有西瑟斯的伴侶伊萊,或多或少自己也會想念他們。

「西瑟斯和哥哥要來,看樣子帕西真的遇到問題。」紐特看見訊息後說出這句話。

把所有的教學材料準備好之後紐特就準備離開,因為自家寶貝養子下課時間也差不多,自己也應該去學校當中接孩子,魁登斯這個孩子經歷過太多不好的事情,所以自己和葛雷夫會用很大的心力在照顧他。

現在魁登斯已經恢復的差不多,現在變成可愛的一般小孩,學校的老師對他們說魁登斯是個很好的孩子,班上的孩子們都很喜歡他,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和紐特當然是鬆了一口氣。

魁登斯看見紐特來接自己很開心,馬上開心的跑過去找他,和老師打招呼過後紐特牽起魁登斯的手一起回家,準備開車一起回到屬於他們的家,走到停車場的路上魁登斯說了很多的話。

「媽咪,今天老師有稱讚我!」魁登斯開心的告訴紐特。

「今天魁登斯做了什麼讓老師稱讚?」紐特很好奇自己的寶貝養子做了什麼很好的事情。

聽見紐特問自己的話魁登斯開心的說出自己今天做了什麼事情被老師稱讚,看見魁登斯開心的樣子紐特微笑,他知道魁登斯在學校過的很好,對此他當然很高興,只要魁登斯開心他就會很高興。

在警局的葛雷夫看了一下手錶,發現是自家養子的下課時間,對此他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紐特會去接魁登斯,自己手頭上的事情要快要處理完畢,今天可以回家用晚餐。

皮奎里進入葛雷夫的辦公室,把一封信丟給他,葛雷夫疑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兼任上司的眼前人,皮奎里看見葛雷夫疑惑的眼神只是笑了笑,自己的好友表情這麼好懂,讓她覺得很好玩。

「小斯卡曼德先生請我交給你的,看我幹嘛,你以為我會寫情書給你?」皮奎里女士總是會把握機會來調侃自己的好友。

「算了吧!要是被妳看上,我肯定會死的很慘,這點我還有認知。」葛雷夫怎麼會不清楚自己好友的意圖。

「趁休息時間好好的看一下吧!情場浪子先生。」皮奎里女士笑笑的離開。

「真是的。」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搖搖頭。

葛雷夫看了一下手上的信件後沒有多說什麼,同時也想起西瑟斯告訴自己這幾天會來美國,對於這次的案件他也有很大的興趣,畢竟他們當初合作的時候就是類似這樣的案件,不意外西瑟斯會有興趣。

下班之前葛雷夫先把桌上的東西給收拾好,然後坐下來看紐特給我自己的提示,當然也把前幾天自己拿到的提示給拿出來,單看手上的提示自己腦袋多少還是會混亂,一定要看前面的提示才可以。

一直到現在自己還是想不起來過幾天到底有什麼節日,為什麼紐特會這樣大動作的搞個驚喜給自己,雖然自己也很期待這個驚喜,可是葛雷夫很討厭這樣被瞞在鼓裡的感覺,儘管他很喜歡解開謎底也是一樣。

「過幾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呢?怎麼就是一直想不起來。」葛雷夫對此感到很氣餒。

雖然一直想不起來葛雷夫也沒辦法,即使想要去問自己愛人,但是紐特打死就是不給自己一個答案,要是給自己答案的話肯定會破壞這個驚喜,對此葛雷夫只好乖乖的解謎。

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後葛雷夫收拾東西回家,每天晚上回家吃晚餐是最幸福的事情,他喜歡和紐特分享一切,每天晚上睡前他們總是會分享當天的一切,而且一家人一起共用晚餐是很幸福的事情。

想到等下回去有熱騰騰的晚飯在等自己,葛雷夫臉上不自覺的露出好看的笑容,似乎很期待今天晚上到底有什麼好吃的菜色,然後魁登斯又會和自己分享什麼事情。

「我回來了。」葛雷夫打開家裡的大門說出這句話。

「爹地,歡迎回來,我今天被老師稱讚了。」魁登斯看見葛雷夫回來馬上跑過去。

「我們家魁登斯今天做了什麼好事?竟然被老師稱讚。」葛雷夫把公事包給羅伯管家,然後抱起魁登斯。

魁登斯開心的和葛雷夫訴說自己做了什麼事情被老師稱讚,聽見他的話葛雷夫露出好看的笑容,他們家的魁登斯也開始慢慢長大,開始會幫助其他人,這樣可愛的魁登斯讓葛雷夫很感慨。

看著孩子一點一滴的長大,葛雷夫有種說不出話來的感覺,或許這就是為人父母的感覺,原來自己的孩子正在慢慢長大,越來越懂事的樣子讓人喜歡,葛雷夫當然會好好的稱讚魁登斯。

紐特看著他們父子的互動微笑,葛雷夫抬頭看見紐特的笑容也跟著微笑,每天回家看見自己最愛的兩人,所有的疲憊都會不見,這也是為什麼再忙葛雷夫也會回家吃晚餐的原因。

文章標籤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