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冰炎出了一個長期任務,對此漾漾沒有多說什麼,畢竟戀人會出長期任務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就算自己想要阻止他也沒用,與其這樣不如讓他好好的出任務,況且這又是委託人指定的任務。

「漾漾,你不會想念冰炎學長嗎?」千冬歲看見漾漾表現的和平常一樣很疑惑。

「我很想他,但是……」漾漾知道自己不可以任性。

只要冰炎出任務漾漾自然會想念他,每次想念他的人讓自己不知道要說什麼,就算想要打電話給他,漾漾覺得不可以這樣任性,只能努力的忍耐自己思念的情緒,沒有冰炎在身邊他覺得很不習慣。

千冬歲知道漾漾很想念冰炎,只是不想要太過打擾他,即使在任務當中冰炎還是可以看手機,可是漾漾的個性是不會輕易的打擾他,會讓他好好的把任務解決完畢,直到回到他的身邊。

漾漾的思念絕對不會比千冬歲還要來的少,他們為了不打擾冰炎和夏碎的任務,只好盡量忍耐,除非他們自己忍不住才會打電話給自己的戀人,有時候一個長期任務漾漾和千冬歲都不會打電話給他們。

「傲濫,你說說,沒有亞在身邊,是不是很奇怪?」漾漾躺在白園當中的草皮上問著自己的使役獸。

傲濫只有看了一眼自家主人,然後又繼續趴在主人的身上,看見自家使役獸不想要回答自己漾漾只能苦笑,他摸摸自己的使役獸,冰炎離開自己的身邊自己的確很不習慣。

從小到大他們兩人總是會膩在一起,到了高中上同一所學校更是黏在一起,除非冰炎出任務或是有事情他們才會分開,不然的話他們幾乎可以說是都在一起,因此冰炎出長期任務的時候,會讓漾漾感到很寂寞。

即使很寂寞他也無法鼓起勇氣打電話給冰炎,他只希望冰炎可以好好的解決任務,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打擾而造成他的困擾,所以漾漾總是會壓抑自己的思念,會用自己的方式來想念他。

「漾漾,要喝茶嗎?」賽塔看見漾漾躺在草皮上的樣子微笑。

「好!」精靈的邀約總是讓人捨不得拒絕。

「在想念亞殿下?」賽塔拿了一杯好喝的茶給漾漾。

「嗯!這次時間比往常還要長,所以有點想念。」漾漾接過茶杯微笑的喝了一口。

賽塔微笑的看著漾漾,他知道眼前的孩子真的會很想念自己的伴侶,只是不希望打擾他的任務,才會這樣壓抑自己的任性,看見這樣的情形賽塔才會約漾漾喝茶聊天,希望可以幫助他打發時間。

加上最近翼族又拿了好吃的點心來給自己,賽塔知道漾漾很喜歡吃甜點,自然會把這個點心給他吃,知道漾漾吃到甜點後心情會變的很好,偶爾和年輕的孩子一起聊天,賽塔會覺得自己學到很多東西。

精靈泡的茶真的很好喝,加上又給自己喜歡吃的點心,漾漾的心情變得很好,覺得現在不需要太過擔心,冰炎的實力不需要自己去擔心,所以漾漾決定現再好好享受好吃的下午茶。

「這個點心好好吃。」漾漾露出好看的笑容。

「呵呵,我很高興你喜歡。」賽塔覺得看見漾漾的笑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

「賽塔,謝謝你。」漾漾很高興可以吃到這樣好吃的點心。

「呵呵!年輕的學生喜歡就好。」賽塔很高興漾漾很喜歡今天的下午茶。

人的一生有一個想念的人真的很不錯,賽塔慢慢覺得有這樣的感覺,他知道自己和安因開始戀愛之後,自己也有這樣的感覺,他相信漾漾一定會比自己還要體會這樣的感覺。

畢竟在自己的印象中,冰炎和漾漾兩人很多時候總是膩在一起,每次看見他們兩人感情很好的樣子,賽塔真心的覺得這兩個孩子是命中注定一定要在一起,不過每次看見他們思念對方的樣子時,真心的知曉他們兩人真的很愛對方。

不過自己常見漾漾在思念冰炎,身為藍袍的漾漾本來出長期任務的時間就不多,反而是身為黑袍的冰炎出長期任務的時間比漾漾多,自然比較常看見漾漾在思念冰炎。

「每次看見年輕的學生那樣有活力,真的很好呢!」賽塔笑笑的看著來來去去的學生。

「真的是這樣呢!賽塔的見識真的很多。」漾漾也喜歡嘻鬧的聲音,他也知道賽塔是已經活了很久的古老精靈。

「給。」賽塔把一樣東西給漾漾。

「謝謝。」漾漾乖乖的收下東西。

看見手上的東西漾漾微笑,他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賽塔為什麼會給自己這個東西,自己很小的時候有在冰牙當中看見,很多人會把這個東西拿來做成飾品,看樣子自己可以找時間請工匠做成飾品。

雖然在冰牙當中很常見,隨手可得的東西才會讓大家想要做成飾品,賽塔會送給漾漾這個東西就是想要看見他的笑容,希望他可以好好的度過冰炎不在身邊的時期,畢竟他也是自己疼愛的孩子之一。

和賽塔吃過下午茶之後漾漾回到房間去,繼續大字型的躺在床上,使役獸還是繼續趴在他的身上,冰炎不在身邊他什麼事情都不想做,只想要好好的發呆,除非有必要否則他一點也不想做什麼。

『吶!亞,我好想你。』漾漾拿起手機打出這幾個簡訊,但是發送鍵始終按不下去。

「我果然很想他,但是又不想要吵他。」漾漾把手機放在一旁,轉身抱著自己的使役獸。

傲濫被撫摸的很高興,抬起頭來看了一眼自家主人後又繼續享受他撫摸自己,似乎不在乎那麼多,好似自家主人已經發生過很多次,每次主人的伴侶不在身邊,主人就會出現這樣的情形。

漾漾抱著傲濫舒服的入睡,一時半刻冰炎也不會回來,他知道這次的任務有點棘手,所以冰炎和夏碎可能會出去一段時間,他也不想要冰炎太快回來,急忙的解決任務可是很容易受傷。

「睡著了?」冰炎踏入房間後看見漾漾抱著自己的使役獸睡覺。

本來他們預想這次的任務會多花一些時間,沒想到自己和夏碎很快就解決,離開愛人一兩天的時間他們還真不習慣,冰炎相信對方肯定會很思念自己,而自己當然也是一樣。

當他走過去要當對方蓋被子的時候,看見漾漾得手機顯示簡訊的內容,看見如此想念自己的內容冰炎微笑,他知道對方總是這樣體貼自己,努力不打擾自己,有時候自己還希望他偶爾可以任性一點。

但是他知道對方絕對不會跟自己任性,因為知道一旦跟自己任性起來,會害自己不小心受傷,身為藍袍的漾漾最不喜歡的就是冰炎出任務的時候受傷,看見自己受傷他就會很心疼。

「晚安,褚。」冰炎在漾漾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不打算去吵想他,只是放任自己去浴室當中梳洗,然後才爬上床一同和漾漾一起睡去,就算使役獸睡在他們的床上冰炎也不會太過計較,對他來說那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第二天漾漾在冰炎的懷裡醒來,一早醒來看見自己最愛的人回到自己身邊,他開心的露出好看的笑容,對方沒有受到任何的傷害以及可以提早回到自己的身邊他當然很高興。

感受到自家戀人的撫摸冰炎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見他開心的笑容露出好看的微笑,凝視對方一陣子之後漾漾給予冰炎一個早安吻,開心的跳下床去梳洗,順便把自己打理好,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沒多說什麼,只是微笑的面對。

「早安,褚。」冰炎緩緩的下床然後把心愛的人抱在懷裡。

「早安,亞,歡迎回來。」漾漾看見冰炎是那樣的開心。

「我回來了。」冰炎在漾漾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嗯。」漾漾用力的擁抱自己心愛的人。

冰炎摸摸漾漾的頭沒有多說什麼,任由他想要擁抱多久都可以,直到對方真的抱夠了之後才放開他,對此冰炎當然沒有任何抱怨的話,這是每次自己出長期任務之後對方會有的現象。

冰炎知道漾漾會在自己不在身邊的時候沒有安全感,因此說什麼都盡量不接長期任務,除非真的是有必要,有時候夏卡斯還是會看在錢的份上要他去接長期任務,往往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因此他和夏碎決定盡量不接長期任務,他們放心不下自己的另外一半,一點也不希望他們的伴侶感到孤單難過,除非真的沒辦法否則他們會盡量推掉,要不就是把自己的伴侶帶在身邊。

「這次怎麼這麼快?」漾漾好奇的看著冰炎。

「夏碎說不想待太久的時間,所以早早就結束那個任務。」冰炎開始吃起今天的早餐。

「還好亞沒受傷,不然我真的會很擔心。」漾漾很開心冰炎沒有帶傷回家,不然他會很傷腦筋。

「如果帶傷回來,你肯定會傷心難過,爹爹也會教訓我。」冰炎很清楚家裡的人不希望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

「我們不希望亞受到任何的傷害。」漾漾真誠的眼神讓冰炎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嗯,我知道。」冰炎很清楚身為藍袍的凡斯和漾漾會擔心自己,畢竟他們是自己的家人和愛人。

任務過後和自己最愛的人一起享用早餐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漾漾很開心一早就見到冰炎回到自己的身邊,想念的情緒早在冰炎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時候就已經不見,至少他不需要一直擔心受怕。

只要冰炎不要受傷漾漾什麼都好,每次冰炎出任務的時候他總是會祈求,希望自己最愛的人不要受到任何的傷害,妖師的言靈總是會幫自己實現這個願望,讓自己可以看到冰炎完好無缺的回到自己的身邊。

幾天沒見到自己心愛的人,冰炎當然會很想念對方,對他來說一天沒有見到他會讓他感到很不舒服也受不了,因此會和夏碎一起早早結束任務回到愛人的身邊,誰叫他們是那樣離不開自己最愛的人。

    文章標籤

    BL 特殊傳說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