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看著眼前的虹吸壺,漾漾內心跑過很多小劇場。

千冬歲看著好友盯著虹吸壺的樣子不放有點疑惑,他不知道漾漾為什麼會一直盯著那個虹吸壺看,因此他打算上前去問,其他人繼續做自己的事情,似乎沒有發現到漾漾這樣的情形。

眼前的虹吸壺已經用了很久,不過最近漾漾覺得用起來很奇怪,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有這樣的感覺,可是他不知道到底是哪裡有問題,所以才會盯著這個虹吸壺看,就是想要找出問題。

「漾漾,你在做什麼?」千冬歲看著漾漾問出這句話。

「我在想這個虹吸壺到底哪裡有問題,用起來怪怪的。」漾漾把自己的疑惑說給千冬歲聽。

「會不會是壞掉了呢?」千冬歲知道漾漾對此感到很疑惑。

「我也在想是否有這樣的問題在,如果真的壞掉的話,只好讓亞陪我去買新的一個虹吸壺。」漾漾對此感到很無奈。

千冬歲聽見漾漾說的話沒有多說什麼,反正使用者的主人竟然這樣說,他就沒有任何的意見,自己不能對他說什麼,而且漾漾也沒刻意多問那麼多,反正真要壞掉有人會願意出錢幫自己買。

喵喵拿了一張單子給漾漾,千冬歲看見這樣的情形也去做自己的事情,看見單子上面裡面有咖啡的飲品,漾漾開始用那個虹吸壺煮咖啡,然後趁著這段時間去準備其他的東西。

沒想到那個虹吸壺的下壺就這樣爆炸,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很苦惱,苦笑的不知道該說什麼話才好,果然和自己猜測的一樣,果然是在某個地方壞掉,然後現在變成這樣的情形。

「果然跟我想的一樣。」漾漾看見虹吸壺的下壺爆炸的樣子很無奈。

「漾、小弟,你還好吧?」西瑞聽見爆炸的聲音走過來問漾漾。

「啊!我還好,只是要換一個虹吸壺煮咖啡了。」漾漾苦笑的告訴西瑞。

「沒事就好,嚇死大哥我。」西瑞拍拍漾漾的肩膀。

「抱歉啊!嚇到你了。」漾漾知道西瑞很關心自己。

「我記得上次送禮的那堆裡面好像有一個虹吸壺,好像是我家大哥要我拿給你當開店禮物。」西瑞想起來自家大哥有送禮給漾漾。

「那個啊!已經拿起來用了,現在爆炸的這個是我用很久的那個。」漾漾想起來自己壞掉的那個是用了很久的虹吸壺。

「生意越來越好,虹吸壺都不夠用了。」西瑞也會泡咖啡,多少了解這些知識。

「是啊……」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中午冰炎過來看見已經爆炸的虹吸壺殘骸不知道要說什麼,看樣子今天等自家愛人打烊過後要去買東西,要不就是等周休的時候要去採購,畢竟單子有些多的時候每個虹吸壺都要派上用場。

漾漾看見冰炎的眼神苦笑,只是乖乖的泡了一杯手沖咖啡給他喝,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去想那麼多,反正那個虹吸壺也用了很久,東西用久了總是會壞掉,或多或少總是會遇到這樣的情形。

冰炎伸出手捏捏漾漾的臉蛋,然後才把手沖咖啡拿走,被自己的丈夫給捏臉但讓漾漾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所愛的人真的很喜歡捏自己的臉蛋,往往讓自己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周末陪你去買新的虹吸壺。」冰炎喝了一口咖啡後告訴漾漾。

「好。」漾漾露出開心的笑容。

「還好你有備用的,不過好像也不夠用的樣子。」冰炎看見後台的咖啡區桌上的東西微笑。

「客人一多就不夠用,雖然也有很多人很喜歡手沖咖啡。」漾漾當然很清楚冰炎的意思。

這間咖啡店總是會有許多人來光顧,好喝的咖啡讓人欲罷不能,所以很多人都會來喝一杯咖啡,不管是什麼樣的咖啡都會有很多人喜歡,因此虹吸壺這個東西是店裡必備的東西。

有時候店裡的東西壞掉還是怎樣的時候,冰炎總是會陪著漾漾去買那些東西,當然出錢的人是冰炎,雖然漾漾總是希望他不要出錢,可是冰炎總是會比漾漾還要早出錢就是。

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也不好多說什麼,因為自己老是被冰炎養著,有些小錢的部分他都可以負擔,當冰炎來店裡用餐的時候漾漾都不會和他收錢,千冬歲也知道漾漾的習慣,自然不會多說什麼。

「這次讓我付款,不要每次都讓你付款。」漾漾拿了親手做好的三明治給冰炎吃。

「我付就好,我想養你。」冰炎臉不紅氣不喘的說出這句話。

「好歹我也是個男人,怎麼讓你來養我。」漾漾悶悶的說出這句話。

「你的錢自己好好用就好,養家的事情讓我來。」冰炎往前傾然後親吻漾漾的臉頰。

「你果然不擔心我被寵壞!」突如其來的吻讓漾漾有些嚇到,然後笑笑的看著眼前的人。

「把你寵壞可是我的目標。」冰炎很清楚自己真的很想把眼前的人給寵壞。

漾漾懂冰炎的意思,畢竟在公司上班的冰炎賺的的確比自己多,這點小錢對他來說根本沒有什麼,因此才會讓他把自己的營收拿來好好用,想要怎樣用就怎樣用,畢竟開店可是很花錢。

凡斯有聽過漾漾的抱怨,不過他告訴漾漾這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就讓冰炎去花費,當成是他投資咖啡店的資金就好,這樣轉念一想漾漾也覺得這也沒什麼,只是出久了總覺得很不好意思。

怎麼說他都希望冰炎別老是這樣,可是自己又不能阻止他,還是讓他寵寵自己,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想那麼多,冰炎寵愛自己可是讓大家都很清楚,表示說自己可是他的人。

    文章標籤

    特殊傳說 冰漾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