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利,這次有信心贏得冠軍嗎?」榮恩有些擔心的看著哈利。

「當然有信心囉!」哈利笑笑的看著自己的好友。

「但是你和馬份那傢伙……」榮恩知道哈利很喜歡馬份。

「放心吧!我們說好不可以放水,所以沒問題!」哈利一定會奪下冠軍。

「榮恩,你想那麼多幹嘛,哈利要上場了,不要吵他。」妙麗直接把人拖到觀眾席那邊去。

哈利看見妙麗把人拖走的樣子苦笑,然後就上場去打魁地奇,他現在要專心的比賽,其他的事情不要去想那麼多,就算對手是自己的戀人也不可以放水,畢竟這可是關係到他們兩人學院的榮譽。

在哈利比賽的時候跩哥把拿到的皇冠放在桌上,這次他沒有去觀賞哈利的比賽,他也和哈利說過,因為有事情要處理的關係,所以不方便去看他的比賽,對此哈利沒有多說什麼,跩哥也不會去猜測結果,因為他早已經知曉。

在毀去那本日記的時候,跩哥知道蛇妖的毒對分靈體有效果,小金匣也拿到手之後,他開始著手處理一些強烈的毒藥,而且滴下去也會造成東西的任何損害,現在的他可是已經把魔藥調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已經處理好了?」賽佛勒斯看見跩哥把藥水滴在皇冠上面。

「還沒,效果還沒出現,可能需要一點時間。」跩哥看見這樣的情形不是很高興。

「耐心一點,已經比預期的效果要好。」賽佛勒斯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

「嗯。」跩哥只是默默的觀察接下來會怎樣。

過了一小段時間之後皇冠上面出現效果,分靈體就這樣被消滅掉,看見這樣的情形跩哥鬆了一口氣,賽佛勒斯卻沒有任何的意見,似乎是忍著極大的恨意在處理這件事。

畢竟當初佛地魔殺了莉莉,哈利的母親,也是他心愛的女人、朋友,自己一生摯愛的好友,這也是為什麼賽佛勒斯會忍著這麼大的恨意在看著跩哥解決這些分靈體。

「這只是其中一個,還有其他幾個要處理。」賽佛勒斯不得不說跩哥的能力真的很好。

「那幾個我這幾天會好好處理,比賽已經結束,學院導師不出現在那邊可能會被非議。」跩哥想要去和哈利開心的樣子。

「真是麻煩。」賽佛勒斯對於魁地奇沒有太大的興趣,但是身為學院的導師還是會過去看看。

『嘛!教父還是老樣子。』跩哥揮揮手把東西給收拾好,然後去找哈利。

『只可惜不能幫教父挽回自己的好友,至少以後的人生會比較好過。』跩哥多少還是會心疼賽佛勒斯。

「布萊克教授。」哈利看見跩哥過來很開心。

「葛來分多贏了?」跩哥笑笑的看著哈利。

「嗯!」哈利興奮的樣子讓跩哥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恭喜!」跩哥拿了小禮物給哈利。

收下禮物的哈利看著跩哥,對方沒有打算說什麼,也不打算解釋給他聽,哈利只好乖乖的收下來,反正就是送給自己的禮物,哈利也沒多說什麼,跩哥只是摸摸他的頭沒多說話。

難得看見哈利這樣開心,跩哥也只是露出微笑沒有多說什麼,只要他開心就好,不過小時候的自己肯定會不開心,畢竟是輸給哈利,或者該說是輸給葛來分多,當然會很不高興。

剛剛送給哈利的小飾品除了保護他以外,大概就是希望他可以記住現在的自己,儘管跩哥認為就算等自己回去這個東西雖然會留著,但是哈利對自己的記憶大概會不復存在,對此他無所謂。

「東西要好好放在身上,那個東西有保護咒,可以保護你。」跩哥只是這樣告訴哈利。

「好。」哈利一定會好好的珍惜這個禮物。

比賽過後學生們各自回去交誼廳慶祝,哈利看見馬份有點失望,他不知道要和對方說什麼才好,想說等隔天好好和對方說話,只是不知道馬份會不會願意和自己說話。

觀察到這樣的情形跩哥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一定會和哈利說話,即使比賽輸了他也不會對哈利說什麼,或是說拒絕哈利的一切,魁地奇這種比賽難免有輸有贏,得失心太重的話肯定會不好。

睡前哈利把跩哥送給自己的項鍊掛在脖子上,他會好好的珍惜這個禮物,這個禮物他真的很喜歡,每次這位教授都會帶給他溫暖,讓哈利覺得這位教授人真的很好,他真的好喜歡他。

「我還以為你要幾天後再來處理。」賽佛勒斯看見跩哥又準備處理另外一個分靈體的樣子有點訝異。

「我只是想到繼續放下去似乎不是很好。」跩哥只是覺得這件事情根本不能拖。

「想要改變的你,到底是想要做什麼?」賽佛勒斯對此感到很疑惑。

「我只想要保全哈利,未來的他,因為我的過錯而昏迷不醒,不管用什麼方法都沒用。」跩哥想起那些事情就感到很痛苦。

「所以你打算挽回這些事情?」賽佛勒斯知道跩哥背負很多事情。

「啊!對啊!付出一切代價都無所謂。」跩哥露出苦笑自嘲著。

「長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一樣,真不知道魯休斯怎麼教導你。」賽佛勒斯對此無法多說什麼。

「嘛!教父和媽媽是除了鄧不利多教授和葛林戴華德知道我是誰的人,但對我來說這又如何,我已經無法管他們的想法。」跩哥只覺得自己很痛。

「愛情真的會把人變傻。」賽佛勒斯只有這樣的感覺。

「呵呵!教父不是知道嗎?」跩哥怎麼會不知道賽佛勒斯很清楚這點。

處理掉第二個分靈體後,跩哥只想要在房間當中好好的大哭發洩一下,他真的很難過也很痛,失去哈利他不知道要怎樣才好,根本就像個活死人一樣在生活,哈利不醒自己就痛得要死。

他只是想要回去未來的時候,看到活生生站在自己眼前的哈利,他想要對方可以和自己說話,同時也可以和自己說話,也許自己回去的時候還可以把他吻醒,然後一同生活著。

抱著枕頭大哭一頓的跩哥什麼話都沒說,只是靜靜的哭泣,這樣的痛自己根本不知道要如何去處理,太過悲傷只能在內心當中刺痛,現在他只能在假期中帶著哈利去外頭走走。

「萬聖節假期過了,聖誕節的假期快要到了,你們有想要去哪裡嗎?」榮恩開心的問著自己的好友們。

「我大概是和爸媽去滑雪吧?」妙麗每年都會和自家父母們一起去滑雪。

「我的話,大概是回去陪奶奶吧……」奈威知道自己是一定要回家一趟。

「我不知道,正在等通知,而且也不可能去馬份家過年。」哈利知道馬份一定是回家去過聖誕節。

「馬份那傢伙的老爸還是不喜歡你?」榮恩聽見哈利說的話後大概知道原因。

「馬份家的情況我們又不能說嘴,你在這邊抱不平也沒用。」妙麗不覺得這有什麼,畢竟貴族家總是有想不到的問題。

「說不定哈利會有個驚喜,待在學校過聖誕節也不錯。」奈威覺得生活當中有太多無奈的事情。

「不知道呢!到時候看看吧!反正現在也決定不了什麼事情。」哈利反而看的很開。

哈利覺得就算沒有和馬份一起過節也無所謂,他很清楚馬份的父親魯休斯對於自己不是那樣的喜歡,與其去看人家臉色不如待在學校當中過聖誕節,儘管算是他的姑母的水仙很喜歡他也不可能邀請他去馬份家。

看見日曆上顯現聖誕節假期要來臨,可是馬份知道因為自己的父親魯休斯不是很喜歡哈利,絕對不准自己和母親水仙邀請哈利到馬份家來玩,在某些方面來說水仙還是會尊重魯休斯的意見。

因此馬份不打算寫信回去問父母親,不需要過問自己也知道結果,這些事情何必寫信回去問,趁著要放假前好好的和哈利相處就好,至於聖誕禮物自己回家當然會物色好。

「獅子阿爾發小主人說要邀請哈利小主人去布萊克大宅,應該說讓他回到屬於他的家。」怪角出現在跩哥的面前告訴他獅子阿爾發的決定。

「好。」跩哥很高興獅子阿爾發這樣做。

「他說路平先生也很想念哈利小主人。」怪角知道大宅裡的兩位主人都很想念哈利。

「我會和哈利說,幫我謝謝獅子阿爾發先生。」跩哥微笑的告訴怪角。

聽到跩哥說的話怪角回去傳話,而這個消息跩哥會親自告訴哈利,和他說今年的聖誕節假期可以不用留在學校度過,而是去布萊克大宅看看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而自己也會陪著他一起去。

今天的黑魔法防禦學下課後跩哥把哈利留下,告訴哈利說他可以回去布萊克大宅,自己會帶著他一起過去,因為獅子阿爾發希望他們過去一趟,而且雷木思也很想念他。

聽到這個好消息哈利真的很高興,而且他也很想雷木思,自己也想要看看獅子阿爾發這位親戚,他是自己教父的弟弟,會不會喜歡自己他也不知道,這次過去自然就會知道。

「怪角告訴我說,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希望你這個聖誕假期可以在布萊克大宅過節。」跩哥告訴哈利這個消息。

「真的嗎?太好了,我也很想雷木思。」哈利真的很想念雷木思這位叔叔。

「我會帶你一起回去。」跩哥看見哈利開心的樣子微笑。

「好。」哈利開心的點頭表示答應。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