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客氣,這是我該做的。」跩哥點點頭後回去自己的房間。

回到自己房間的跩哥把所有的偽裝給解除,緩緩的坐在床上思考一些事情,其實他現在最想要放空腦袋,沒有這些東西佛地魔不會復活,而且把所有該抓的人都抓起來,所有的危險都已經處理掉。

跩哥知道自己無法預測哈利四年級後會發生什麼事情,那時候的三巫師鬥法會怎樣他也不知道,自己應該看不到那個時候,因為自己不知道會在什麼時候消失,他已經不想要去想那麼多,現在的他只想要閉上眼睛好好的休息。

「好累。」跩哥現在只有這樣的感覺。

一直等到晚餐過後哈利都沒有見到跩哥,他的內心不知道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可是自己又不好跑到教授的房間去找他,要是被飛七抓到的話可是會受罰的,因此哈利只能忍住,打算第二天見到面的時候再來說,只可惜這個願望不會實現。

鄧不利多和葛林戴華德從沒想過事情可以這樣順利的解決,他們知道跩哥真的不惜一切的代價都要改變這一切,未來到底發生什麼事情跩哥從未提過,似乎是因為和哈利有關才會這樣。

能夠擁有這樣的契機只能說是老天爺願意幫忙,又或者是因為跩哥內心當中的祈求打動了老天爺,這點沒有人可以說清楚,至少解決心頭大患之後,大家可以過安穩的生活。

「那個孩子真的很執著,不知道未來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葛林戴華德看見跩哥拼命的樣子感到很無奈。

「也許,是因為失去了自己最心愛的人,不然不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這個樣子的跩哥讓鄧不利多想起以前的自己。

「那種痛,你我都經歷過。」葛林戴華德不太願意回想以前的一切。

「是啊!你我都經歷過。」鄧不利多很清楚那種痛是怎樣的撕心裂肺。

賽佛勒斯沒想到跩哥的執著竟然可以改變這一切,如果不是現在食死徒大多都關在阿茲卡班當中,他也不會想到這件事可以這樣順利的解決,鄧不利多會成立鳳凰會可不是沒有任何的道理。

當初佛地魔王的崛起可是讓大家聞風喪膽一陣子,不輸給年輕時候的葛林戴華德,加上又有太多人因為他而死去,鳳凰會才會成立,賽佛勒斯後悔自己把預言告訴佛地魔王,讓自己失去最心愛的人。

而無辜的天狼星也因為這樣被牽連其中,現在好不容易找到佩迪魯,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當然要幫他洗清冤屈,絕對不會讓天狼星繼續待在阿茲卡班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哈利可以平安無事的繼續生活下去。

「那個孩子,到底像誰。」賽佛勒斯把東西收好後自言自語的說著。

『果然是個傻孩子。』賽佛勒斯在內心當中嘆氣。

回憶過去發現到自己最痛的時候竟然是好友的離去,可是現在親手報仇之後,賽佛勒斯不知道要做什麼才好,有些事情就這樣過去,讓他一時無法適應,但即使如此,回到過去他還是會讓莉莉嫁給詹姆。

對於莉莉的愛是友情的成份居多,這也是屬於愛情的一種,他只想要默默的守護在好友的身邊就好,看見好友幸福的樣子自己也很開心,對他來說只要好友開心一切都不重要。

「哈利,你怎麼了?從晚餐到現在就一直悶悶不樂的。」妙麗擔心的問著哈利。

「沒什麼,只是覺得有些事情想對教授說,可是一直沒有看到教授。」哈利知道妙麗一定會知道自己說的是誰。

「嘛!我想教授肯定是因為有事情的關係才沒出席,不要去想太多了。」妙麗拍拍哈利的肩膀。

「嗯。」哈利點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哈利很感謝好友是這樣的關心自己,的確自己現在想那麼多也沒用,既然不可能出去找人,那就安靜的等待明天的到來,說不定明天跩哥就會出現在自己的眼前,到時候可以和他說自己聖誕假期過的怎樣。

很多事情哈利想要和跩哥分享,同時也想要和馬份分享,不知道為什麼哈利覺得和他們兩人分享自己的事情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或許是因為他們兩人會安靜的聽著自己說話的關係。

在火車上的談話讓馬份知道哈利這個聖誕假期真的過的很開心,對此他也感到很開心,哈利的笑容非常的燦爛,自己在內心當中發誓,一定要守護好這個笑容,絕對不能讓他露出悲傷的表情。

「這是?」水仙在家裡的桌子上看到一封信。

水仙把信件拆開來看後發現到是跩哥寫給她的信,裡面的內容是說他把有家族家徽的項鍊交給了哈利,要是父親魯休斯發現這件事可能會大發脾氣,希望自己的母親可以阻止一下之類的話。

當然裡面也有和水仙訴說的話語,看見跩哥的信件水仙有種想哭的衝動,回到這裡做這些事情無非就是希望他們一家人和哈利可以過的平安,不要再捲入那些討人厭的事情當中。

其實水仙有想過,如果當初魯休斯沒有執意要加入佛地魔的麾下,他們一家人還不至於這樣和大家格格不入,但是礙於自家姐姐貝拉的關係,水仙還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真是傻孩子。」對於自己的兒子水仙是那樣的心疼。

正在史萊哲林的交誼廳,馬份開心的笑著,看見這樣的情形潘西、克拉、高爾非常不理解,他們不懂為什麼馬份會笑的那樣開心,火車上馬份很難得沒有和他們坐在一起,反而是和其他人一起坐。

而且他們很疑惑馬份什麼時候和葛來分多的人走的那麼近,和那位救世主哈利波特過的那麼要好,不是說他們討厭葛來分多的人,而是其他學院的人在他們史萊哲林的眼裡都低人一等。

「馬份,有什麼好高興的?」潘西還是鼓起勇氣問自己最喜歡的人。

「沒什麼。」馬份看見是潘西問自己他就不想要回答。

「是跟其他學院的人有關?」潘西做出這樣的猜測。

「這不干妳的事情,問那麼多做什麼。」馬份很討厭有人會這樣問東問西。

「我只是想要知道一下,你幹嘛這樣兇我……」潘西聽見馬份的語氣馬上落淚。

馬份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離開,一點也沒有憐香惜玉的意思,潘西看見喜歡的人離開自己的樣子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自己心心念念的就是希望長大後可以嫁給他,可惜他對於自己都不看一眼。

想到這裡潘西就很生氣,真的不知道為什麼哈利可以搶走馬份的注意力,自己這麼用心對方卻還是視而不見,這點讓她非常的生氣,可是她一點辦法也沒有,因為要是亂來自己肯定會被討厭。

而且哈利的背後還有四大家族的布萊克家支撐著,加上波特家也不是隨便可以惹的,儘管現在沒有人知道波特家的人有幾個活在世上,但是隨意動手的話,肯定會受到很大的處罰。

「如果,你想動哈利的話,我會讓妳好看!」回去房間前馬份警告潘西。

看見馬份這樣生氣,以及出聲警告自己的樣子,潘西也不好多說什麼,只能安靜的低下頭,即使覺得很生氣也無法動作,她很清楚馬份生氣起來也是很恐怖的,克拉和高爾也不好安慰她。

克拉和高爾當馬份身邊的隨從已經很久的時間,他們是第一次看到馬份這樣,看樣子他對於喜歡上哈利是真的,而且是很認真的喜歡,是希望可以永遠在一起的那樣喜歡。

「馬份是真的喜歡上那個救世主了。」克拉小小聲的對高爾說。

「嗯。」高爾沒有多說什麼。

在葛來分多交誼廳的哈利和榮恩下棋排解內心當中的不愉快,他知道現在想太多也沒用,而且自己真的不能去夜襲跩哥,雖然他真的很想要這樣做,可是要是被其他的教授抓到,肯定會被訓話。

更不用說學校的管理員飛七,要是被他遇上勞動服務可真的會是做不完,為了自己著想哈利乾脆乖乖的和榮恩在交誼廳裡面玩巫師棋,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去想那麼多,說不定等到明天早上一切的事情就和原本一樣沒有改變。

開始有睏意的哈利決定先回房去睡覺,畢竟他們的行李也還沒整理好,在他的印象中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好像塞了很多東西給自己的樣子,似乎是該好好整理一下才可以。

「榮恩,我先回房睡覺了,行李有點多,需要整理一下。」哈利決定回房去洗澡睡覺順便整理行李。

「好啊!我跟你一起回去,我媽這次不知道又塞了什麼東西給我。」榮恩想起自家母親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那是茉莉的心意,別這麼說。」哈利拍拍好友的肩膀。

「是啊……」榮恩就是覺得自家母親很煩。

哈利整理行李的時候發現到跩哥寫給自己的信件,看見這封信件哈利多少有些不安,默默打開信件看裡面的內容,看看跩哥到底寫什麼內容給自己,這種緊張的感覺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親愛的哈利:

我很抱歉沒有正式和你道別,這幾個月能夠和你在一起真的很好,和你在一起真的很輕鬆,我很喜歡,謝謝你一直陪在我身邊,讓我感到快樂而不是那樣的痛苦。

很感謝你一直認為我和馬份沒有任何的差別,但我不知道要怎麼告訴你,我是誰,這個秘密就讓我繼續保密下去,或許哪一天你會知道我是誰,但是現在我還是不想要告訴你,對此我感到很抱歉。

其實我很喜歡你,但是因為某些原因無法和你在一起,送你的項鍊請好好的收著,那個項鍊不只會保護你,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會帶給你一個驚喜,僅只如此而已。

再見!哈利,我等你長大。

                                          BY D.M

閉上眼睛再醒過來的跩哥看見自己已經回到未來,這裡是自己原本熟悉的環境,他沒想到自己竟然會回來,好不容易回到自己所處的世界,他卻不想要打開那個門,因為他不知道哈利是否已經醒過來,只想要窩在這裡沉澱一下內心。

『吶!哈利,我等你長大!』跩哥在內心當中這樣想著。(正文完)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DH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