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

已經累壞的跩哥打開書房的門走出來,看了一下時間發現跟自己離開的時候一切都沒有改變,但是他沒有勇氣去打開客房的門,他不知道哈利現在的情況是怎樣,因為有太多的事情不知道是否有改變。

回到房間跩哥先洗澡然後再躺到床上睡覺,一碰到床跩哥就睡的很熟,其他的事情他不想要去想那麼多,而且他不可能去客房親吻自己最愛的人,而且這時代的他們根本沒有表白。

隔天早上陽光射入房間內,感受到刺眼的陽光跩哥不知道自己是否要起來,還是要賴床一下,因為自己的身體似乎在強烈的抗議,希望自己可以多躺在床上一下,似乎不該那麼早起似的。

「跩哥,該起床了,早餐已經準備好。」躺在床上的跩哥好像聽見哈利的聲音。

「哈利?」聽見外面有人叫自己的聲音跩哥馬上跳下床打開門。

「怎麼了嗎?不是你叫我過來你家的嗎?早餐已經準備好,下來吃飯吧!」哈利笑笑的看著跩哥。

「喔……好……」跩哥看見這樣的情形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梳洗過後跩哥下樓吃早餐,看見哈利已經坐在餐桌那邊讓他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他一點也想不起來自己什麼時候叫哈利來家裡,自己當初把他帶回來的時候是昏迷不醒的樣子,怎麼現在是活蹦亂跳的樣子。

這是因為自己回到過去扭轉未來的結果嗎?這點跩哥一點也不清楚,腦袋當中沒有這之間的記憶,所以對此他自然會感到很疑惑,扭轉這一切之後自己竟然沒有記憶。

看見跩哥似乎不是很清醒的樣子哈利感到很疑惑,而且臉上又顯現疑惑的表情讓他更覺得奇怪,這不太像是自己認識的他,似乎好像是失憶的感覺,難得看見這樣的跩哥,讓哈利感到很驚訝。

「我什麼時候叫你來我家?」跩哥把自己的疑問說出來。

「昨天啊!你說好不容易搬出來,你都不願意和我住在一起……」哈利眨眨眼睛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我都忘記我有說過這種話。」跩哥慢慢的釐清自己的記憶。

「你說我捨不得搬出布萊克大宅,好似我們一點也不像情侶那樣。」哈利把早餐推給跩哥。

「是啊!畢業後你沒打算和我住在一起,說還想多陪陪天狼星他們。」跩哥開始吃起自己的早餐。

「嘛!因為天狼星不願意我搬出來,這點我也很傷腦筋。」哈利想起教父的態度感到很無奈。

跩哥一邊吃早餐一邊想著自己的記憶,現在記憶慢慢回籠他也沒多說什麼,他擁有兩份記憶,這點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默默的把早餐給吃完,然後把碗盤拿到水槽裡面去。

擺著家庭小精靈會把這些東西給處理好,他一點也不需要擔心,跩哥很感謝老天讓自己可以扭轉未來,同時還可以保有之前的記憶,只是自己真的不知道要如何面對自己喜歡的人,這是一種矛盾的心情。

哈利仔細觀察跩哥的表情,今天早上從床上起來的時候讓他感到很訝異,明明在自己的印象中是睡在布萊克大宅,為什麼醒來會在跩哥的家裡感到很訝異,而且自己好像做了一個很長的夢,一個有兩個跩哥的夢。

「我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你和小時候的我們。」哈利緩緩的開口說出自己的夢境。

「最後呢?」跩哥聽見哈利的夢感到很訝異。

「最後啊!你給我一封信,一封道別信。」哈利說到此敢到很哀傷。

「你啊!怎麼都沒改變。」跩哥伸手摸哈利的臉頰。

「夢,其實是你改變的過去……」哈利大概了解到是發生什麼事情。

「可是你沒有之前的記憶,昏迷時的記憶。」跩哥情願哈利把所有的記憶忘記。

聽見跩哥說的話哈利沒有多說什麼,自己醒來的時候感到很訝異,而且腦袋當中的記憶很混亂,不知道哪個記憶是正確的記憶,可是後來想想好像兩個記憶都是屬於自己的記憶。

不過就算有這樣重疊的記憶哈利也覺得無所謂,因為這個記憶達到自己想要的願望,而且自己有理由可以正大光明的和跩哥在一起,至於其他人的記憶是否改變,他並不是很清楚。

跩哥沒想到自己改變過去後哈利的記憶會有所改變,畢竟當初哈利不是死去的狀態,而是昏迷不醒的狀態,記憶會有所改變是一定會出現,至於其他人的話他就真的不知道。

「不知道妙麗和榮恩會不會跟我們一樣?」哈利對此感到很疑惑。

「誰知道,我是沒想到你的記憶會重疊。」跩哥是沒料想到這點。

「有種感覺他們應該不會跟我們一樣,大概是因為我們兩人是當事人才會這樣吧……」哈利很認真的看著跩哥。

「不知道,有沒有改變我不想去想那麼多,因為……」跩哥不想要說出當初還沒改變的時候很多人都是逝去的狀態。

「沒有改變之前,天狼星他們……」哈利知道跩哥想要說的話。

「嘛!想那麼多做什麼,別逼我再次改變就好。」跩哥已經不想要去想那麼多。

哈利聽見跩哥說的話微笑,其實夢裡最後面發現跩哥離開後大家的記憶完全遺忘有“布萊克教授”這號人物,大家的記憶中二年級的黑魔法防禦學的導師是雷木思‧路平這個人。

而誰處理掉佛地魔的分靈體沒有人記得,只是認為是鳳凰會的所有人大家一起解決,不知道為什麼自己就是記得有那個一個人存在,因為手上的信和脖子上掛的項鍊都還在。

後來自己和天狼星以及獅子阿爾發去拜訪馬份家的時候,魯休斯看到自己脖子上的項鍊很訝異,差點沒有把自己給掐死,水仙馬上阻止自己的丈夫,馬上說他脖子上的項鍊是自己送的,魯休斯這才不生氣。

『我知道這個項鍊是誰給你的,就當作是我們的秘密。』水仙笑笑的看著哈利。

『好。』哈利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那時候的自己很訝異水仙會這樣做,明明大家都遺忘“布萊克教授”,可是水仙卻願意幫自己解危,因此哈利會那樣的訝異,而且馬份那傢伙根本沒有任何的記憶,好似所有的事情只有自己一個人記得。

就這樣自己平安度過之後的人生,四年級的三巫師鬥法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情,二年級的暑假自己也回到布萊克大宅那邊去住,從德思理家離開搬到布萊克大宅去住,而天狼星同時也從阿茲卡班當中出來。

在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的奔走之下,天狼星可以回到大家的身邊,佩迪魯也因為罪證確鑿進入阿茲卡班當中,把所有的食死徒都關入大牢中,想要從阿茲卡班脫逃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最後自己在畢業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本來以為會發生的事情全部都沒有發生,食死徒也沒有逃獄的情形出現,甚至連調包的情形都沒有出現,只能說跩哥真的改變這一切。

「你有留話給水仙嗎?我的記憶中在你離開後,所有人都忘記你。」哈利把自己的項鍊拿出來。

「我知道我離開後大家都會忘記我,所以留了一封信給我母親。」跩哥很高興哈利一直帶著那個項鍊。

「為了這個項鍊差點沒被魯休斯給掐死。」哈利想起那時候的事情苦笑。

「對不起,我不知道會發生那種事情。」跩哥用很抱歉的眼神看著哈利。

「沒有關係,到最後只有我記得你,連鄧不利多教授也不記得了。」哈利把項鍊掛回自己的脖子上。

「果然到最後還是讓你感到痛苦。」跩哥沒想到自己還是帶給哈利痛苦。

哈利聽見跩哥說的話拉著他的手,他不覺得跩哥有帶給自己痛苦,真的要說的話,忘記他才是最痛苦的事情,要是忘記自己最愛的人哈利會不知道要說什麼,所以這不是什麼痛苦的事情。

「我啊!覺得沒忘記你是很好的結果,真要說的話,其實你是我的初戀。」哈利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要是你對小時候的我說,那時候的我肯定會吃醋。」聽見哈利說的話跩哥想起之前的事情。

「有什麼好吃醋的,你就是你,根本沒有分別,好嗎?」哈利想起跩哥吃醋的樣子真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就是因為是我才會吃醋,笨蛋。」跩哥把人拉到自己的懷裡親吻,這個動作讓哈利有些嚇到。

親吻過後哈利臉紅看著跩哥,看見哈利臉紅的樣子跩哥微笑,自己最寶貝的人回到自己的身邊跩哥當然很高興,這次會把他的手牽牢,絕對不會再放開他的手,也不會讓他受到任何的傷害。

感受到哈利的體溫跩哥只是用力的擁抱他,感受到跩哥的擁抱哈利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慢慢的拍他的背部安慰他,經歷過太多的事情跩哥很怕放開自己的手,自己也是那樣的感覺。

哈利靠在跩哥的懷裡享受跩哥的心跳聲,其實在某些方面哈利很感謝跩哥改變過去,他實現自己的願望,當初自己昏迷的時候,跩哥每天在自己耳邊說的話他都有聽到,只是自己無法醒過來。

「其實當初昏迷的時候,你說的話我都有聽到。」哈利覺得有之前的記憶不是什麼壞事。

「有聽到還不醒過來,我被迫回到過去改變這一切。」跩哥悶悶的說出這句抱怨的話。

「我想醒卻醒不過來,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辦才好。」哈利那時候在意識和身體之間很掙扎。

「我很努力的把你治療好,卻看見你昏迷不醒的樣子,我真的很痛苦。」跩哥有種想哭的衝動。

跩哥很努力不讓自己的眼淚掉下來,可是眼淚卻還是掉在哈利的身上,哈利看見手上的淚水沒有說什麼,他只是輕輕的幫跩哥拭淚,或許就是灰心喪志的關係才會讓跩哥有契機可以回到過去改變未來。

現在他們都達到自己原本想要的願望,他們真正的在一起,沒有任何阻礙的在一起,甚至有機會可以生活在一起,跩哥和哈利覺得自己真的很幸運,同時也非常的幸福。

消沉一陣子後跩哥恢復正常,哈利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今天天氣很好,出去走走似乎是很好的選擇,而且家裡真的也沒有什麼東西,該出去買東西補補,所以哈利邀請跩哥一起出門。

「走吧!冰箱裡面都沒東西,該出門買東西,今天天氣也很好,出去走走是好選擇。」哈利捏捏跩哥的臉頰。

「那些讓家庭小精靈去處理就好,如果只是單純走走也好。」跩哥揮揮手叫出屬於自己的家庭小精靈。

「波比,麻煩你去購物,午餐我們不在家裡吃,晚餐就麻煩你。」哈利笑笑的對家庭小精靈說。

「波比知道了,波比馬上去做。」家庭小精靈聽見哈利說的話馬上消失。

「去曬曬太陽也不錯。」哈利摸摸跩哥的臉頰。

「嗯。」跩哥沒有太大的意見。

跩哥和哈利他們兩人換下家居服後一起出門,換上外出服的兩人考慮要去哪裡走走,跟麻瓜融入在一起他們跟其他人沒有什麼分別,現在又是上班時間,街上的人沒有想像的多。

跩哥和哈利手牽手走在路上,偶爾去想要去的地方逛逛,甚至在街上物色他們中午用餐的餐廳,以前他們沒想過會有這樣的情形出現,現在可以和對方一起出門真的很好。

這樣幸福的感覺他們兩人會好好的把握,一定會握住屬於自己的幸福,順便把以前沒做到的事情都做一遍,約會什麼的當然要好好的執行,誰叫他們真的很想這樣做。

「有想要吃的餐廳嗎?」哈利發現跩哥都沒什麼吭聲。

「你想吃什麼?」跩哥根本沒有太大的想法。

「我也不太清楚,很久沒有出門走走的說。」哈利笑笑的看著跩哥。

「那就隨便挑挑吧!」跩哥乾脆隨意挑一家餐廳吃飯。

「不過這樣我到底要怎樣和天狼星解釋,我真的很想要搬過去和你一起住。」哈利對此感到很苦惱。

「直接說出來不就好了,我相信天狼星不會有太大的意見。」跩哥覺得雷木思和獅子阿爾發會阻止他。

「說的也是。」哈利親吻跩哥的臉頰。

「我很期待你可以搬來和我一起住。」跩哥真的很期待哈利可以和自己同居。

儘管是隨意挑選的餐廳,以跩哥的個性一定是挑很不錯的餐廳,看見這樣的情形哈利沒有多說什麼,偶爾吃吃高級餐廳也是很不錯的選擇,現在他們兩人是在約會,可不能委屈自己。

這家餐廳外觀看起來很不錯,沒想到裡面是賣異國料理,看見不一樣的異國料理他們很興奮,看見哈利興奮的樣子跩哥沒有多說什麼,能夠和他一起約會真的很幸福。

第一次吃異國料理的他們多少有些興奮,雖然不太會用餐具他們還是吃的很開心,偶爾聊聊這一切發生的事情,哈利覺得自己和跩哥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他就是想要和跩哥分享這些事情。

「真好吃。」哈利吃下去的第一口覺得很不錯。

「的確是很好吃。」跩哥默默的記下這家餐廳的名稱。

「哪天我們一起去看魁地奇的比賽?」哈利突然說出這句話來。

「嗯,我沒意見。」跩哥點頭沒說什麼。

「吶!跩哥,我們以後會很幸福,對吧?」哈利很認真的問著自己最愛的人。

「當然,有我在你身邊,不需要擔心。」跩哥笑笑的看著哈利。

「你以前說過,未來我們會一起度過。」哈利想起自己二年級的時候和跩哥討論的話題。

「我還記得,所以現在我會和你一起度過未來的每一天。」跩哥很認真的說出自己的承諾。

吃過午餐之後他們隨意的在街上走走,看看時間差不多後就回去家裡,跩哥看見哈利沒有打算要回去布萊克大宅的樣子也沒多問,對方想要做什麼決定他不會去管,因為那是哈利的選擇。

就如同自己當初的選擇一樣,不管用什麼代價都要扭轉這一切,盼到哈利回到自己的身邊,跩哥自然不會去催促他什麼,只要哈利開心要他做什麼都可以,對他來說哈利是自己最重要的人。

其實打開門的那一剎那跩哥見到哈利差點沒哭出來,有股衝動想要把人抱在自己的懷裡確認一下,可是當下他沒有這樣做,因為他不知道眼前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認識的那個人。

「怎麼了?」哈利看見跩哥突然擁抱自己的樣子感到很訝異。

「我剛剛就想這麼做了,但是我很怕......」跩哥只想要好好的抱著哈利。

「果然醒來的衝擊真的很大呢!」哈利拍拍跩哥的背部安慰他。

「太好了,你回到我身邊。」跩哥真的、真的很想哭。

看見對方忍著自己的眼淚哈利沒有多說什麼,之前的打擊對跩哥來說真的是太大,自己一直昏迷不醒讓他感到很灰心,就是這樣的灰心才起動了房間當中的時光機,讓他有機會可以回到過去。

甚至幫哈利的人生大改寫一遍,讓他不用去遇到那些危險的挑戰,讓他可以和自己談戀愛,讓他知道自己還有許多人可以依靠,讓他知道這輩子最愛自己的人是馬份家的小少爺,這些都是跩哥替自己做的事情。

而且只有失去過才會懂這種痛苦,失而復得後跩哥當然會喜極而泣,想要確認這個人會不會永遠在自己的身邊,想要確認這個人是否和自己一樣愛著他,想要確認一下這個人會不會是自己之前認識的人,這些東是跩哥想要確認的事情。

「不要哭,我不是在你身邊了嗎?」哈利輕輕的安慰著跩哥。

「我很怕這是一場夢,醒來後又所有的東西都不見,恢復成以前那樣。」跩哥很怕這一切只是一個夢境。

「不會是夢,我在呢!」哈利很清楚跩哥的內心是多麼的脆弱。

「真的嗎?所以我每天早上醒來都可以看見你,每天回家後你會在家裡等我?」跩哥哽咽的樣子讓哈利想笑。

「當然!你說的都會實現。」哈利覺得自己很難得可以看見戀人孩子氣的一面。

「嗯。」跩哥就是不想放開哈利。

哈利知道跩哥很怕自己會離開他,所以一點也不想要放開他,自己只能好好的安慰他,要平復跩哥的心情需要好一段時間才可以安撫好,不過自己必須要從布萊克大宅中搬出來才可以。

回到家的時候跩哥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安靜的坐在沙發上,看見這樣的情形哈利只有苦笑,然後請家庭小精靈泡紅茶給他們喝,之前的打擊到現在變成這樣的狀況跩哥有點無法接受,或者說應該是還在混亂的狀態。

看見這樣的情形哈利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了一杯紅茶給他喝,跩哥接過手後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想要安靜的放空一下,哈利坐下來陪在他的身邊,等他把所有的情緒收拾完畢之後就會說話。

「我今天會寫信給天狼星告訴他這件事,不過還是需要回家拿東西。」哈利輕輕的說出這句話。

「我只是覺得......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的很好,只是很抱歉嚇到你。」跩哥已經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之前你有多久沒有回家?找時間我陪你回去看看水仙和魯休斯。」哈利知道跩哥一定很久沒有回家。

「大概有一年的時間沒有回去吧......」跩哥想起來自己真的很久沒有回家去看看自己的父母親。

「水仙肯定很想你。」哈利知道水仙是個很好的母親。

「到時候肯定要道歉才可以。」跩哥搜尋自己的記憶,確認自己是真的沒回家過。

哈利喝了一口茶沒有多說什麼,跩哥把紅茶喝完然後閉上眼睛休息一下,他現在只想要把腦袋放空一下,有太多的事情發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的心情好像在洗三溫暖,或者說是冰火五重天。

明明自己之前很痛、很想哭、很絕望,現在反而是欣喜、開心、喜極而泣這樣的感覺,這樣矛盾的感覺讓跩哥一時不能適應,但是他還是很高興哈利回到自己的身邊,很高興自己的未來他會陪在自己的身邊。

這樣矛盾的心情跩哥需要好好的沉澱一下,哈利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有握住他的手,想要透過體溫給他一點勇氣,經歷過太多的事情後有很多不知道該怎麼說的心情,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才可以。

「吶!跩哥,我愛你。」哈利轉身捧起跩哥的臉笑著說,他老早就想要重新表白一次。

「我也愛你,哈利。」跩哥聽見哈利說的話很開心,他沒想到哈利竟然會跟自己表白。

「那時候跟你表白你不接受,這次你接受我很高興。」哈利覺得自己愛的人永遠都是同一個人。

「因為那時候的我無法接受你的感情,現在我可以接受當然會接受你的表白。」跩哥親吻自己最愛的人。

這輩子哈利永遠只愛跩哥一個人,當初見到他的時候那種情愫已經深埋在自己的內心當中,所以當小時候的跩哥跟自己表白的時候,自己才會那麼快接納他,現在遇到自己最喜歡的人,他當然很高興。

他們互相親吻有些欲罷不能,哈利跨坐在跩哥的身上,似乎不想要停止這個吻,只有他們知道自己的內心到底有多麼的喜歡對方,或者說是多麼的愛對方,這份愛永遠都不會停止。(全文完)

    文章標籤

    哈利波特 跩哈 DH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