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販子得到兩個可愛的小女娃,正在想到底要拿去哪裡販賣,看見這樣的情形僑梅緊緊抓住姐姐林的衣服,靠在林的身邊感到很害怕,儘管自己也感到很害怕,林還是會想辦法鼓起勇氣來保護妹妹。

淪落到這樣的下場林知道是因為自己的父親關係,她牽著自己的妹妹僑梅的手給予勇氣,酒鬼父親缺錢缺到把自己的親生女兒賣出去讓林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母親過世後父親沒有金錢的來源就把她們給賣了,這是她們家庭的悲哀。

被賣到日本的她們被一位噁心的華九會幫派大叔接收,來到的第一天差點沒有被虐待,林想盡辦法努力的保護自己的妹妹,她知道這傢伙有可能是戀童癖,為了不被侵犯林當然會想辦法保護好妹妹。

「姐姐。」僑梅瑟瑟的發抖躲在林的後面。

「僑梅,別怕!我們會離開的。」林努力的安撫好自己的妹妹。

今天是被人口販子拐來的第七天,她們兩人被迫學習這個國家的語言,儘管如此林還是會乖乖的學習,乖一點的話自己和妹妹會比較好過,她知道要逃脫這裡可是需要學習這裡的語言,而且自己也有受過一些殺手的訓練。

不過今天夜晚卻是那樣的不平靜,她們兩人被關在一個小房間裡面,外面卻有乒乒乓乓的聲音,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她們不清楚,僑梅抓著林的衣服害怕的瑟瑟發抖,林只能鼓起勇氣保護好妹妹。

馬場今天被派來殺華九會的人,自己也沒想到會撿到兩個孩子回家,這份委託是源造老爹給他的第二個任務,這是他成為殺手後的第二份任務,他自己會成為殺手大多是因為自家老爹被殺的關係。

「這裡還有人?小孩子?」馬場打開門看見林和僑梅的樣子很訝異。

「你要殺了我們嗎?」林擋在妹妹的面前問著眼前帶著面具的人。

「如果妳們不是華九會的人我就不殺。」馬場看著眼前兩個孩子有點起心動念想帶回家去。

「我們只是被那些人拐來的物品罷了,我們被人口販子拐來賣給他們。」林對於眼前的一切已經漠然。

馬場對於眼前的女孩有些心疼,就這樣把她們給帶回家去,事後的事情他會拜託源造老爹幫忙,只是不知道自己是否要怎樣和母親解釋說為什麼會帶兩個孩子回家,這點等回家後再來想。

為了復仇而成為殺手的他並沒有讓自己的母親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只知道該上課就上課該幹嘛就幹嘛,畢竟自己跟著師父十年的時間,離出師還需要好好磨練的才可以。

對於家裡多了兩個小女孩馬場夫人沒有多問,畢竟這裡是博多,怎麼樣她都有聽過一些傳說,傳說不僅僅只是傳說,有些事情是真實的事情,她只是把兩個孩子打理乾淨,然後多些心力照顧她們。

「媽。」馬場只是喊出話,看著自己的母親打理林和僑梅。

「什麼話都不需要多說,她們的事情我會處理。」馬場夫人拿出馬場小時候的衣服然後帶林和僑梅去浴室洗澡。

「好。」馬場看見這樣的情形也不好多說什麼。

「妳們好,我叫馬場紀子,帶妳們回來的是我的兒子馬場善治,妳們叫什麼名字?」馬場夫人很有耐心的問著林和僑梅。

「林貓梅。」林緩緩說出自己的名字。

「林僑梅。」僑梅躲在林的背後說著。

「貓梅和僑梅嗎?真可愛的名字。」馬場夫人帶她們去浴室當中洗澡。

馬場看見自家母親這樣容易接受這件事情感到很訝異,他也不好多說什麼進入房間去,剛剛執行任務後身上的衣服需要好好的整理一下,他相信晚餐自己的母親已經把晚餐給準備好。

自己的母親就是個傳統的女性,就算知道很多事情她什麼事情也不說,頓時失去丈夫之後努力堅強起來,可是他知道馬場夫人的身體不是很好,這樣讓馬場覺得自己是否要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下去。

十年的時間馬場可以看到自家母親是那樣的堅強,對於自己想要復仇的心態也什麼話都沒有說,任由自己去做那些事情,儘管身體不好也會為了自己而撐住,這點馬場是很佩服自己的母親。

「林才十歲的年紀,小梅才八歲的年紀,就被爸爸給販賣給人口販子,真可憐。」馬場聽見母親說的話感到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媽,要收留她們嗎?」馬場大概知道自家母親的決定。

「收留她們我也有個好照應,對家裡的開銷不會很大,剩下的部分會我想辦法,現在,你去帶她們出來吃飯。」馬場夫人自有自己的手段。

「好。」馬場乖乖的去房間帶孩子們出來吃飯。

父親被殺之後他們搬回母親婚前所住的房子裡,這裡只有兩個房間,林和僑梅被安置在自己的房間,馬場不清楚自己的母親到底有什麼樣的背景,自家父親又是做什麼的,為什麼會被殺,這些事情他都想不清楚。

馬場只知道自家父母親是很好的父母親,給予自己的愛沒有任何的改變,只是這個家會發生這些事情他都不知道,就算自己想要知道也不知道是否要問自己的母親,或許以後馬場夫人會告訴自己。

洗過澡之後林和僑梅被安置在馬場的房間裡面,換上乾淨的衣服有個可以安頓的地方,頓時有了一個很好的地方讓她們感到很訝異,帶她們回來的人看起來是個很好的人,剛剛對幫她們的夫人也是很好的人。

「林林、小梅,我帶妳們去吃飯。」馬場打開房間的門準備帶人去吃飯。

「不要用熊貓的名字來叫我!」聽見自己的名字被像是熊貓般的叫法讓林很生氣,馬上把枕頭砸過去。

「嘿!真是兇悍的小丫頭。」馬場把枕頭給接下來後說出這句話。

「姐姐。」僑梅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無奈。

「嘛!這樣表示妳恢復很多,走吧!出來吃飯。」馬場把枕頭放好之後帶她們去吃飯。

「謝謝哥哥。」僑梅很有禮貌的道謝。

林氣呼呼的和馬場一起去吃飯,或許安心的關係讓林和僑梅鬆了一口氣,似乎待在這裡不需要太過擔心,馬場夫人和馬場給她們的感覺讓人感到很安心,可是她們也感覺的出來馬場夫人身體不是很好。

這家人到底有什麼樣的過去她們也不好去探討,林和僑梅反而很感謝馬場和馬場夫人可以收留她們,只是未來是否會不會繼續下去她們也不清楚,現在好好吃的晚餐就好。

被人口販子帶來帶去的那幾天根本沒有吃什麼,華九會的人也沒有對她們有多好,只想要把她們賣到風化場所去,所以今天的晚餐是她們兩人有史以來吃的最好的一餐。

「林、小梅,妳們可以安心的待在這裡,就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馬場夫人溫柔的說著。

「你們要收留我們嗎?伯母。」林聽見這句話感到很訝異。

「嗯,我們要收留妳們。」馬場夫人是那樣的溫柔。

「謝謝。」僑梅眼眶已經開始泛淚。

「別哭,現在我們是一家人,其他的手續我們會想辦法處理。」馬場拿衛生紙讓僑梅擦眼淚。

安頓好這兩個孩子後馬場什麼話都沒有多說,今天是這十年來他看見母親最開心的時候,馬場夫人在這十年的時間很憂鬱,林和僑梅來到家裡後她反而露出開心的笑容,這點讓馬場很訝異。

雖然馬場不知道這樣的情形會撐多久,可是看見母親開心的樣子馬場還是很開心,至少笑容重新回到母親的臉上,多了兩個孩子這個家也多了點生氣,不再是那樣陰雨綿綿。

不算大的房子裡多了兩位可愛的小女孩,讓這個家增加許多生氣,馬場覺得或許母親的身體會好起來,會為了林和僑梅這兩個小女孩而好起來,今天就好好的睡覺,剩下的事情明天再來處理。

    文章標籤

    博多豚骨拉麵團 馬場林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