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事件之後鄧不利多拿回了好幾樣東西,其中兩樣就是自己失蹤已久的寶貝兒子,以及玻璃獸從葛林戴華德身上摸來的血盟,那是他和葛林戴華德所立下的誓約,曾經多於的血液被自己保管好,進而擁有寶貝女兒。

看見已經成為少年的兒子鄧不利多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畢竟那個孩子身上沒有自己和葛林戴華德影子,至少外表上是這樣,想想也無所謂,遺傳學可是偉大的科學,沒多少人能夠了解,至少在這時代。

看見已經長大的兒子鄧不利多只是給予他的一個擁抱,很認真的把魁登斯上上下下的打量一下,確定這個孩子沒有事情,當年拜託保母帶孩子去美國,沒想到意外的失去他。

「魁登斯,不!應該叫你阿留斯‧鄧不利多,我的寶貝兒子。」鄧不利多把魁登斯抱在懷裡。

「鄧不利多教授,或是該叫你爸爸。」魁登斯靠在鄧不利多的懷裡。

「是的,我親愛的孩子。」鄧不利多是那樣的欣喜。

其他人看見這樣的情形鬆了一口氣,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葛雷夫也把暫時交給布萊克家照顧的女娃給鄧不利多帶回,看見寶貝女兒回到身邊鄧不利多也把她抱回來。

魁登斯知道鄧不利多懷裡的女娃是自己的妹妹,伸出手摸摸她的臉,小女娃也伸出自己的小手回摸,看到釋放善意的孩子魁登斯當然很願意接受,而且自己的妹妹是那樣的可愛。

鄧不利多把兩個孩子先帶回霍格華茲當中,現在魁登斯的年紀已經成年,但是還是需要有人教導他使用魔法,看看要怎樣用自己體內的力量,把暗黑怨靈的力量轉為自己體內的魔力。

「孩子,因為你沒上學過,需要好好的自學,我會請人幫你。」鄧不利多看見女兒開心的和魁登斯玩。

「您不教我嗎?爸爸。」魁登斯沒想到鄧不利多竟然會要請別人教導自己。

「不是我不教你,而是我認為他們會是比我好,他們會是很好的老師。」鄧不利多慈愛的摸著魁登斯的臉頰。

「好。」魁登斯乖乖的點頭答應。

鄧不利多安排好魁登斯的去處後,每個星期沒有課的時候就會去看他,他相信葛雷夫和紐特會是很好的老師,而且魁登斯學習的樣子不需要擔心那麼多,看見這樣的情形鄧不利多放心許多。

葛林戴華德知道魁登斯的去處之後差點沒有回到英國,直接衝到霍格華茲當中來找鄧不利多,知道魁登斯之後他才知道鄧不利多瞞著他做實驗,讓他們擁有屬於自己血緣的孩子。

而現在他們還有一個女兒,小女兒是那樣的可愛,讓葛林戴華德想要去抱她,不過想要見到孩子們和鄧不利多的慾望很高,他出現在英國的霍格華茲學校裡面,這裡和自己的母校德姆蘭很不一樣。

「DADA。」魁登斯正在餵妹妹吃飯。

「嘿!好吃嗎?小公主。」看見妹妹開心的樣子魁登斯微笑。

「不要光只餵沃布爾加,你自己也要吃。」鄧不利多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我會的。」確定妹妹吃飽後魁登斯才開始吃飯。

鄧不利多幫魁登斯正名之後,把他原有的名字留下來當中間名,好不容易假日可以一家人好好一起吃飯,卻沒想到葛林戴華德會出現在他們的面前,嚇的魁登斯把妹妹抱在懷裡。

葛林戴華德進入霍格華茲沒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因此當他出現在魁登斯和鄧不利多的面前時,他看見愛人和兒子驚訝的眼神,在兒子懷中的女兒看見自己後很開心。

雪莉伸出手要和葛林戴華德討抱,看見這樣的情形他揮揮手就讓女兒往自己這裡飛,鄧不利多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把魁登斯拉到自己的身後保護好他,他不知道自己的靈魂伴侶為什麼會過來。

「蓋瑞特,你來做什麼?」鄧不利多知道自己無法出手卻還是要保護好孩子們。

「來看看你和孩子們,你確定要對我出手嗎?小寶貝還在我的懷裡。」葛林戴華德親吻女兒的頭髮。

「PAPA。」雪莉伸出手開心的揮著。

「我可愛的小寶貝,妳真漂亮。」葛林戴華德是那樣的疼愛女兒。

鄧不利多看見這樣的情形雖然有警戒心,可是他不知道要怎樣動手才好,因為血盟的關係自己無法動手,加上他又是自己的孩子們的另外一個父親,魁登斯看見這樣的情形不知道要說什麼。

看見葛林戴華德沒有要做什麼的樣子,鄧不利多和魁登斯緩緩坐下來不多說什麼,而葛林戴華德也抱著女兒坐下來,真正的一家四口相處起來雖然很奇怪卻也無法多說什麼。

兩位大人幾乎不說話魁登斯也不好說什麼,想要開口問一些事情可是卻不知道要怎樣開口,只是安靜的吃著自己的午餐,鄧不利多要家庭小精靈準備一份餐點給葛林戴華德。

「真的只是來看沃布爾加和魁登斯?」鄧不利多冷靜的喝著自己的紅茶,並且觀察眼前的人。

「只是來看阿留斯和小寶貝,沒打算幹什麼。」葛林戴華德知道自己要怎樣可是瞞不過他們的好友。

「算了,就算你瞞的了英國魔法部也瞞不過亞當他們。」鄧不利多摸摸魁登斯讓他放鬆身子。

「要是可以隱瞞的話,他們就不是血族。」葛林戴華德喝了一口紅茶,他很清楚他們共同的好友是什麼種族。

「我覺得亞當沒出現殺了你就不錯。」鄧不利多知道好友在上次巴黎事件沒氣死才怪。

「哼!」對於這點葛林戴華德不想要多說什麼。

聽見葛林戴華德的話鄧不利多沒有多說什麼,隱藏在人類社會的奇獸血族,也就是人們所稱的吸血鬼,可是最高階的奇獸,佈下的天羅地網可是一般人類無法做到的。

看見魁登斯吃飽之後葛林戴華德和鄧不利多好好的解釋給他聽,畢竟該跟他說有關於身世的事情,畢竟當年那件事情葛林戴華德可是有份,不是只有鄧不利多一個人去處理。

知道自己身世之後魁登斯心底的結已經慢慢打開,加上身邊的人給予他的愛是他想像中的還要多,也就是這樣讓他慢慢忘記以前的那些事情,魔力也慢慢的受到控制,不會成為暗黑怨靈。

「你就不打算讓我參予阿留斯和小寶貝的一切?」葛林戴華德看見雪莉要拿東西吃的樣子把東西拿開。

「蓋瑞特,你的事業比孩子們還要重要,不是嗎?」鄧不利多微笑的看著葛林戴華德。

「嗯?統治魔法世界的確很重要,可我更不想要錯過他們的人生。」葛林戴華德拿起米粥餵給女兒吃。

「喔?真是這樣嗎?我可對你不太信任。」鄧不利多給魁登斯一塊小蛋糕讓他慢慢吃。

「你擔心太多了。」葛林戴華德不想要去想那麼多。

「就當你說的是真的。」鄧不利多乾脆不多說什麼。

葛林戴華德裝作沒聽見鄧不利多說的話,確定女兒吃飽後就只是看著對方,看見這樣的情形鄧不利多只能嘆氣,他實在是對於眼前的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反正該做的事情就這樣做下去。

自從有了孩子之後他們兩人的關係不再像以前那樣緊張,似乎有緩和的跡象產生,只是鄧不利多對於葛林戴華德的作為還是有些無法認同,儘管自己已經不想要去想那麼多。

就當作今天是個幸運日,可以好好的和孩子相處在一起,其他的事情就不需要去想那麼多,和平相處的一天可以安心的和孩子談論一些事情,畢竟兒子女兒比較重要。END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