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末假日骸和綱吉去他們以前約會的地方,那裡在下過雨之後會很漂亮,同時那條河擁有他們兩人之間的回憶,因此他們兩人今天臨時決定過去走走,偶爾出門約會也是不錯的情形。

「這裡每次看都很漂亮。」綱吉和骸站在橋上看著波光粼粼的河。

「的確這裡真的很漂亮。」骸自然也很喜歡這裡。

「下過雨後又更是漂亮呢!」不管經過多久綱吉還是覺得這裡很漂亮。

「剛剛有下過雨。」對於綱吉說的話骸沒有多說什麼。

骸喜歡靜靜的聽著綱吉說的話,似乎只要聽對方說的話自己也會有活力似的,因此骸真的很喜歡聽綱吉說話,看完風景之後他們兩人慢慢的走在路上,牽著對方的手走在鄉村小路上。

偶爾聽聽綱吉說的話,基本上他們是聽著蟬鳴的聲音,骸喜歡這樣的感覺,這是他們放鬆的方式之一,有時候骸會拉起綱吉的手親吻著,這樣親密的動作讓綱吉真的不知道要說什麼。

骸真的很喜歡對自己做這些親密動作,這樣的親密動作更是可以增進他們之間的感情,交往十年的時間早已經過了熱戀期,不過偶爾他們還是會出現熱戀期的動作,不過很多時候他們比較是老夫老妻的狀態。

「我們已經過了熱戀期很久了,你老是愛做親密的動作。」綱吉臉紅的看著骸。

「呵呵!那是因為這樣可以維繫我們之間的感情。」骸喜歡做這樣的親密動作。

「增加親密感嗎?好像也不錯。」綱吉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親密感增加越多越好。」骸親親綱吉的臉頰。

對於骸的歪理綱吉沒有多說什麼,十年的時間親密感增加很多,根本不需要擔心那麼多,早已經磨合過的一切他們倆人找到適合的相處方式,所以才可以走這麼多年的時間。

十年的時間不長也不短,有人說十年太長,什麼都有可能會變;一輩子太短,一件事情可能做不完,他們之間印證這句話,這十年的時間太多、太多的事情有很多的改變,一輩子真的很短,想要做的事情真的做不完。

骸和綱吉他們倆人有許多、許多的回憶,他們擁抱這些回憶,從不打算拋棄這些回憶,很多、很多的回憶根本無法拋棄,他們也捨不得拋棄這些回憶,這些回憶會好好的保存下來。

「想什麼?」骸沒有聽見綱吉說話感到很疑惑。

「只是在想我們走在這條鄉間小路有多少年的時間。」綱吉覺得他們似乎走過很多次。

「大概有十年的時間,我們在一起多久,就走了多久的時間。」骸很清楚他們兩人走過多少次。

「真的很久呢!我們還會渡過下一個十年。」綱吉有這樣的感覺。

「當然。」骸一定會遵守約定。

「不僅僅是下一個十年,未來每一個十年都要一起渡過。」綱吉很認真的說著。

「一定!」骸微笑的看著綱吉。

「說好囉!」綱吉露出好看的笑容。

骸很願意和綱吉度過每一個十年,直到他們兩人都離開這個世界,既然已經牽起對方的手他就會繼續走下去,骸一點也不想要離開綱吉,至少自己在這個世界上的時候他都會在綱吉的身邊。

這條路他們還會走很多次,依舊會牽著對方的手繼續走下去,一起欣賞這美麗的風景,直到他們兩人看到膩了之後再說,會繼續聽著蟬鳴的聲音,一直、一直到他們倆人膩了之後再說。

然後他們會繼續保存屬於他們倆人的回憶,骸和綱吉會繼續創造很多、很多的回憶,這些回憶他們也會保留好,保存在他們的腦袋當中,在內心當中記著這些美好的回憶。

「起風了,該回家了。」骸感受到一絲的寒意。

「嗯,好冷。」綱吉被風吹過之後說出這句話。

「下次再來走走吧!」骸牽著綱吉的手走回他們停車的地方。

「好。」難得聽見骸這樣的提議,綱吉當然很高興。

回到家他們被兩隻貓襲擊,看見這樣的情形骸和綱吉感到很無奈,卻也無法說什麼,畢竟今天出門的時候沒有帶著牠們一起出門,難得心血來潮他們想要單獨相處在一起。

庫洛姆又想要照顧這兩隻小貓,自然就只好把小霧和小夏留在家裡,讓庫洛姆來和這兩隻小貓玩,骸和綱吉兩人自己出門走走,不帶著家裡的寵物出門,單獨一起出門。

雖然已經結婚了,可是他們依舊沒想要收養孩子,當然他們有考慮過這件事情,可是不知道是否真的要收養,他們倆人的公司的確是需要繼承人,這點果然需要好好想想。

「看樣子要思考是否要收養小孩。」綱吉看見骸正在撫摸小貓的樣子,想起家裡的人之前說過的話。

「我有在過濾,這點不需要太過擔心。」骸已經有所準備,畢竟他知道綱吉的南處在哪裡。

聽見骸說的話綱吉有些訝異,他沒想到對方竟然會有這樣的心思,一向以自我為中心的骸很難想像會想要收養孩子,綱吉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成為一個好家長,自然會很猶豫,卻沒想到對方已經在考慮這件事。

如果骸有在考慮這件事情,綱吉就不需要太過擔心,骸的思慮總是會比自己還要周到,根本不需要擔心那麼多,當然也有一方面是因為自己是個獨生子的關係,不然的話他們不會考量到這個問題。

想要培養繼承人這點他們可以培養身邊的人,骸就可以培養庫洛姆的小孩,可偏偏綱吉是獨生子,家中或是親戚中沒有小孩可以讓他培養,因此他和骸不得不要去思考收養孩子這件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