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の甲 てのこう (敬愛)

中文:手背,落在手背上的吻,意味著,敬愛

5月5日鈴蘭

花語:織弱

花占卜:您對自己缺乏自信,討厭自己害羞的性情,但有時又會不自覺地心跳面紅,令您煩燥不已。其實您心裏面也有大膽的衝動,只要您有堅定的信念,一定可以改變自己的形象。

花箴言:戀愛除了本身要有熱情外,也需要有自信。

吻手禮在黑手黨世界當中很常見,跟著舅舅生活的雲雀很清楚有吻手禮這個儀式,成為迪諾的伴侶之後就會看見自己的丈夫會親吻女性的手背,而偶爾自己也會看見其他人親吻迪諾的手背。

佔有慾強大的他總是對於這個禮儀不是那樣喜歡,尤其是看見自家丈夫對女性做這件事的時候更是討厭,雖然自己也會對綱吉這樣做,可是他們之間的感情劃分的很清楚,不需要去擔心太多。

但是他不知道迪諾對於那些女性有多少的想法,雲雀雖然很了解自己的枕邊人,不過對他的內心當中的想法不是那樣的清楚,光是這點就讓他感到很不爽,更是會厭惡這樣的情形。

「吃醋了?」迪諾看見雲雀的表情大概知道他在想什麼。

「誰吃醋了,吵死了,種馬。」雲雀拿出拐子來警告自己最愛的人。

「因為我親吻其他女性的手背?」迪諾微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欠揍!」雲雀不會承認自己是真的在吃醋。

迪諾看見這樣的情形抓起雲雀的手開始親吻起來,他親吻著自己最愛的人,細細的親吻著他的手背,看見這樣的情形雲雀很想痛打迪諾,偏偏自己卻無法逃開對方。

這樣的動作當然可以安撫雲雀,這點迪諾很清楚,畢竟是自己最愛的人,他當然知道要怎樣去安撫他,吻手禮他們之間不需要,只有在親密的時候會做出這樣的動作來。

雖然雲雀知道迪諾親吻那些女士是尊重她們,只是自己真的很不爽,很不喜歡那些人靠近自己最愛的人,這點迪諾當然很清楚,他沒有刻意多說什麼,畢竟他喜歡看雲雀吃醋的樣子。

「不生氣了?」迪諾看見雲雀沒有表情的樣子微笑。

「哼!」雲雀沒有打算想要告訴迪諾什麼。

「恭彌真的很好懂呢!」迪諾很了解雲雀是怎樣個性的人。

「少來!」雲雀不爽的看著迪諾。

雲雀沒想到迪諾是這樣懂自己,看見這樣的情形當然很不高興也很不喜歡,他討厭有人這樣了解自己,這樣表示自己有太多弱點暴露在這個人的身上,在他眼中自己不是單純所想的那樣。

迪諾當然知道雲雀的想法,可是他不打算多說什麼,自己最愛的人當然要好好的了解才可以,況且眼前這個人從小就在自己的身邊,雲雀很小的時候就認識迪諾,會被對方給了解到就有點不太高興。

只可惜迪諾不是這樣想,他喜歡多多了解雲雀的一切,想要把自己最愛的人放在自己的身邊,喜歡看見他可愛的樣子,希望他可以安穩的過生活,這一切就是這樣簡單。

「這麼不喜歡我了解你?」迪諾把自己最愛的人抱在懷裡。

「太多弱點暴露在你的眼前。」雲雀是非常的不喜歡。

「可是我很喜歡這樣的感覺。」迪諾抓起雲雀的手親吻手背。

「哼!」雲雀一點也不想要和他溝通。

「我家恭彌真的很可愛,在我眼裡是很可愛的人。」迪諾笑笑的看著自己最愛的人。

「種馬就是種馬。」雲雀一點也不想要多說什麼。

雲雀靠在迪諾的胸前臂上眼睛睡覺,其他的事情不想要去想太多,正在抱著自己的傢伙到底是怎樣的人他很清楚,迪諾看見雲雀安心的睡在自己的懷裡沒有多說什麼。

吻在手背的吻是敬愛的意思,他們兩人之間不需要這樣的吻,不過對於自己會親吻女士的手背,雲雀真的很不高興也很不喜歡,迪諾很清楚自家愛人的想法,只是他沒有多說什麼。

吻手禮不過是黑手黨世界當中的禮儀罷了,伴侶之間不需要有這樣的禮儀,迪諾和雲雀是平等的,地位是平等的,這是不需要去否認的事情,平等地位的兩人根本不需要這樣的禮儀。

「下次不喜歡可要說出來,別憋在自己的心底。」迪諾知道雲雀對某些女性有很大的敵意。

「你是首領,我是首領夫人,不能有意見。」雲雀還是很清楚黑手黨世界當中的規矩在哪裡。

「你是我的伴侶,有意見是正常的。」迪諾只是這樣告訴雲雀。

「再說吧!」雲雀不想要去談論這件事。

看見這樣的情形迪諾也沒有刻意為難他,雲雀有自己的規矩和原則,這點誰也不能憾動他,連自己也不行,所以迪諾也沒有刻意去追究這麼多,很多事情只有雲雀開心就可以。

至於這個吻手禮,自己就算想要廢除也不可能,大多就是盡量能避免就避免,其他的事情不需要管太多,況且迪諾自己本身就有分寸,不會讓雲雀吃醋,如果是無可避免的情形,他們自然會有辦法應對。

只要迪諾好好的把雲雀放在心上就好,相信雲雀會懂迪諾的意思,怎麼說雲雀都是迪諾最心愛的人,自然會想盡辦法寵愛他,看見他開心的樣子自己也會非常的高興,幸福可是很簡單的。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