紐特帶著葛雷夫來霍格華茲,西瑟斯和莉塔也跟著一起過來,看見這樣的情形紐特感到很無奈,莉塔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畢竟西瑟斯和葛雷夫兩人的關係很微妙。

鄧不利多看見從前的學生過來拜訪自己微笑,準備一桌下午茶和他們一起享用,魁登斯和娜吉妮也在他的身邊,看見魁登斯有進步的樣子紐特很開心,娜吉妮的血咒也慢慢在找方法解決。

「鄧不利多教授,這是我的男友,波西瓦爾‧葛雷夫,美國安全部部長。」紐特不好意思的跟著鄧不利多介紹自己的男友。

「也是葛林戴華德在美洲橫行的受害者。」西瑟斯補上這句話。

「呵呵,不知道該說蓋勒特的眼光很好,還是因為剛好跟我同名的關係。」鄧不利多聽見斯卡曼德兄弟說的話笑笑的說。

「我想兩者都有吧!畢竟教授您和葛林戴華德曾經是情人。」莉塔微笑的說著。

「這個我不予置評,搞不好是看上我的位子很方便的關係。」葛雷夫一點也不想要回憶之前被抓的事情。

「或許吧?誰知道呢!」鄧不利多對於這個話題不想要去探討太多。

對於葛林戴華德這個人鄧不利多不想要去談論,那已經是多久以前的事情,現在專心的幫西瑟斯和葛雷夫解決事情,魁登斯和娜吉妮安靜的看著這一切,他們知道西瑟斯和葛雷夫會跟他們問一些事情。

回到英國鄧不利多對自己的兒子和未來的媳婦可是很照顧,不管發生什麼事情都會保護好他們,對於這次要調查馬戲團的事情魁登斯和娜吉妮可是很樂意提供線索給他們。

紐特看見魁登斯後擁抱他,看見他現在好好的樣子鬆了一口氣,玻璃獸嗅嗅又從箱子裡跑出來,看見魁登斯憂鬱的樣子難得會去安撫他,似乎對他身上亮晶晶的東西很有興趣,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把玻璃獸抓回來。

「要摸摸看嗎?嗅嗅可是很調皮的。」紐特笑笑的問著魁登斯。

「我可以摸嗎?」魁登斯聽見紐特說的話感到很訝異。

「可以。」紐特對於這件事情可是很有耐心。

「謝謝。」魁登斯伸出手摸著玻璃獸。

玻璃獸很享受魁登斯的撫摸,所以紐特暫時把玻璃獸交給魁登斯去照顧,自己專心聽聽看葛雷夫和西瑟斯以及鄧不利多商量的結果,娜吉妮在鄧不利多的鼓勵之下告訴他們自己在馬戲團的生活,魁登斯不時的補充一下。

有了娜吉妮和魁登斯的證詞讓葛雷夫和西瑟斯有把握可以瓦解這個集團,紐特很想要解救那些奇獸,至於可不可以收服就不太清楚,不過那些奇獸最後應該都會變成紐特的寵物。

看見玻璃獸不願意離開魁登斯的懷抱讓紐特很傷腦筋,葛雷夫只拿出一個品質很不錯的袖扣來誘惑牠,看見葛雷夫拿出袖扣的時候玻璃獸馬上跳到他的身上,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搖頭。

「教授,謝謝你的招待,有機會再來拜訪您,我們先走了。」紐特很有禮貌的和鄧不利多道謝。

「不客氣,你可要和葛雷夫先生好好過生活。」鄧不利多很寵愛紐特。

「我會的。」紐特害羞的說著。

「呵呵。」鄧不利多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葛雷夫牽起紐特的手一起離開,還有些時間讓他們不急著去魔法部和西瑟斯交換情報,兩人先去馬戲團附近走走觀察一下,沒有特別的把握葛雷夫是不會貿然取締這個馬戲團,愛人謹慎的個性紐特也很清楚,自然會陪著他一起觀察。

有了想要的線索之後葛雷夫和紐特才回去魔法部,西瑟斯看見他們兩人的到來什麼話都沒有說,兩人開始討論一些事情,紐特安靜的坐在一邊,莉塔拿了紅茶給他喝,自己也沒什麼話對他說。

畢業之後紐特和莉塔分開走不同的路,尷尬了好一陣子後前陣子才開始有話聊,現在又陷入寂靜的狀態,紐特本來就是不擅長談話的人,莉塔很久沒和好友聊天也不知道聊什麼。

「所以你打算和紐特一起去埋伏?」西瑟斯大概知道葛雷夫到底想要做什麼。

「當個間諜去埋伏沒有什麼不好的。」葛雷夫覺得他們很有勝算。

「裡應外合的確是個不錯的選項。」西瑟斯想了想之後說出這句話。

「去埋伏一段時間比較好抓出證據,現在沒證據也無法動手。」葛雷夫總是會看的比較透徹。

西瑟斯雖然不太想要讓自家弟弟去冒險,可是葛雷夫這樣堅持自己也不好多說什麼,紐特似乎也答應葛雷夫的意見,現在他們沒有什麼把柄根本沒辦法對那個馬戲團動手,會用這樣的方式西瑟斯一點也不意外。

對於葛雷夫的意見紐特當然很樂意答應下來,他想要把哪些奇獸給帶回家,受過傷害的動物總是需要一點時間才會恢復,如果自己可以提早過去照顧那些奇獸,或許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而且紐特相信葛雷夫一定會保護好自己,不會讓自己受到任何的傷害,加上自己也可以保護自己,不需要擔心太多,儘管西瑟斯和莉塔會擔心紐特還是決意這樣做,會和葛雷夫一起跟著出生入死。

「紐特,你真的是,每次對於奇獸的事情總是這樣。」莉塔抓著紐特的手很無奈的看著他。

「我想要為那些動物做一點事情,而且帕西會保護我,我一點也不擔心。」對於好友的擔心紐特總是會好言安慰。

「小心一點,不要讓我和西瑟斯擔心。」莉塔總是會這樣細心交代。

「好,我答應妳。」紐特答應莉塔的事情一定會做到。

和好友道別之後紐特牽起葛雷夫的手一起回家,昨天晚上睡前葛雷夫已經告訴他這件事的計畫,聽見這樣的計畫紐特感到很訝異,沒想到葛雷夫看過一眼之後就已經制訂好計畫。

這點讓紐特很佩服葛雷夫的做事效率,這樣的做事效率還不出錯,不得不說葛雷夫真的很厲害,紐特很開心自己可以有這樣好的伴侶,所以當愛人和自家兄長提起這件事的時候他不插嘴,讓他們兩人去談論。

回到家後葛雷夫和紐特鬆了一口氣,不過他們要想想怎樣去臥底,需要怎樣的身分去臥底才可以,畢竟太過張揚的臥底可是會讓人感到傷腦筋,要慶幸當初蒂娜出現處理那個馬戲團的時候,葛雷夫沒有出現。

對馬戲團來說現在他們兩人是個很陌生的人,紐特會用自己的方式來臥底,葛雷夫當然也是一樣,要用什麼身分卻是很傷腦筋的事情,主要的原因是因為他們兩人要怎樣說服對方。

「我們沒有像魁登斯或是娜吉妮那樣的身世,要找個身分認同的感覺進入馬戲團,這可是傷腦筋。」紐特看著葛雷夫正在忙碌的樣子說。

「身份的確是很傷腦筋的部分,你可以應徵奇獸馴獸師,我的話要用什麼身分才傷腦筋。」葛雷夫拿起一塊牛排餵給紐特吃。

「奇獸馴獸師嗎?總不能讓駒吾再去一次……」紐特咬著牛排說出這句話。

「法蘭克呢?」葛雷夫優雅的吃著今天的晚餐。

本來要放生的雷鳥布知道為什麼突然回到自己的身邊,紐特現在把牠養在英國家裡的某個空間當中,他有很多奇獸可以挑選,駒吾也放在自己的家裡的某個空間中,只是現在要挑選哪知比較有特色的奇獸讓他很傷腦筋。

想不透的紐特開始看起世界奇獸大全,決定要用很像獨角獸的麒麟也是中國的奇獸去應徵,最近他剛好撿到中國的奇獸麒麟,反正走私到英國的奇獸大多都會被送入紐特這邊。

有很多一直沒有運回去的奇獸可以讓牠們幫忙,紐特想到一件事情,就是訓練葛雷夫和麒麟一起表演,自己的話肯定會用其他的奇獸來表演,身邊的奇獸很多他自然有辦法來處理。

「帕西,這幾天你先跟中國的奇獸麒麟培養感情,你要騎牠來表演。」紐特馬上坐起來告訴葛雷夫這件事。

「這是不錯的主意,你呢?」聽見愛人的建議葛雷夫微笑的問著。

「我還在想,考慮是用法蘭克,可是又覺得不是很好。」紐特還在想自己的身分。

「要不和我一樣,來個雙人表驗怎樣?」葛雷夫微笑的問著紐特。

「這樣好像也不錯!」紐特想了想之後說出這句話。

「我們明天來練習,下星期一定要去應徵。」葛雷夫幫紐特擦嘴巴。

這個主意一定會讓他們兩人順利應徵馬戲團的成員,只是現在他們兩人需要好好的和麒麟配合,紐特總是有辦法讓奇獸可以順利和奇獸配合,現在的葛雷夫也是一樣。

這個星期他們兩人就和麒麟一起配合,配合到沒有任何的問題之後就打算去應徵馬戲團,只是現在需要搞定假名才可以,裝容當然也要改變一下才可以,如果不改變的話怕會被認出來。

這時候麻瓜的化妝品就不需要擔心太多,兩人裝扮好之後帶著兩隻可愛的麒麟過去應徵馬戲團,馬戲團的團主看見他們兩人不多說馬上就錄取,葛雷夫和紐特相視而笑。

「看樣子很順利呢!阿緹米絲。」葛雷夫笑笑的告訴紐特。

「是啊!帕西,現在應該叫你霍特。」紐特沒想到會這樣順利。

「可別叫錯了,阿緹米絲。」葛雷夫沒想到紐特會用自己的中間名當化名。

「才不會呢!霍特。」紐特賭氣的看著葛雷夫

霍特‧法瑞爾是葛雷夫的化名,阿緹米絲是紐特的化名,兩人用夥伴的關係進入馬戲團,常年遊走在世界各國的紐特有很多的化名,只是沒想到這次竟然會用中間名來當化名。

葛雷夫尚未爬上安全部部長的位子時也有臥底過幾次,霍特就是他去臥底的時候所用的化名,知道這個化名的人不是被逮捕就是已經死亡,所以葛雷夫一點也不擔心會被發現。

紐特則是覺得自己的化名搞不好馬戲團的人會聽說過,為了保險一點乾脆用自己的中間名來當化名,畢竟自己的化名在走私界可是惡名昭彰的名字,他總是會不小心打擊這些走私集團。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