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的。」奎妮當然會好好的做。

「需要開始制定逃離的計畫嗎?」紐特笑笑的問著葛雷夫。

「呵呵,這個嘛!可以好好的考慮。」葛雷夫親吻紐特的臉頰。

看見有一位美女加入馬戲團的團長當然很開心,葛雷夫和紐特先去休息,等到奎妮進入他們的房間時,開始告訴葛雷夫和紐特自己讀到的情報,收集到情報之後葛雷夫馬上記下來。

睡前紐特會把所有的奇獸巡視一遍,確認這些奇獸的安全與健康,順便看看自己是否可以找到一些線索,這時候不太會看見馬戲團團長和其他人,所以紐特總是可以很安心的看顧奇獸。

有時候葛雷夫會陪伴他,有時候又不會,今天是紐特自己獨自巡視,沒想到竟然會遇到馬戲團團長和其他黑市的人交易一些東西,為了不打草驚蛇紐特撞見當作什麼都沒看到,甚至把自己隱形起來。

紐特偷偷施了一個魔法看著那個交易,確定他們離開之後紐特照舊去做自己的事情,什麼話都沒有說的去做自己的事情,即使看到團長也沒有任何的異樣,馬戲團的團長自然也沒管紐特。

「霍特,你現在有空嗎?」紐特突然這樣問葛雷夫。

「我現在有空,怎麼了嗎?阿緹米絲。」葛雷夫聽見紐特的語氣感到很疑惑。

「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說,可以陪我去看一下呆寶嗎?」紐特眨眨眼睛暗示葛雷夫。

「好。」葛雷夫懂紐特的暗示之後就和他一起去看呆寶。

葛雷夫和紐特去看呆寶之後確認沒有人,紐特才把所有的事情告訴葛雷夫,拿到一些證據後偷渡出去,有太多證據顯示這個馬戲團有問題,找不太決定性證據讓人很傷腦筋。

紐特已經讓呆寶出去表演,用麒麟引導呆寶跟著他們一起表演,這樣的表演很吸引人們的眼光,馬戲團的團長很開心,有時候西瑟斯會裝作是觀眾來看這表演,對此葛雷夫不感到意外。

呆寶很有信心的樣子讓紐特鬆了一口氣,不過最近又多了幾個小型奇獸,幾乎可以說是英國特有的奇獸,看見這樣的情形葛雷夫感到很疑惑,讓西瑟斯去抄了黑市的一切。

「讓大斯卡漫德先生去抄了黑市一切似乎也沒用,我們還是沒有找到來源。」奎妮看見這樣的情形有些擔心。

「上次看見的那個人是接頭人嗎?聽內容好像是交易奇獸的樣子。」紐特想起萊自己看到的事情。

「算是,我讓西瑟斯和蒂娜去處理。」葛雷夫覺得除了美國、法國巴黎到英國都有小小的問題在。

「我有請蒂娜問過法國的魔法部,那邊似乎也是有點問題。」奎妮想起來自己過來前蒂娜的交代。

「美國那時候我們沒有特意查,這個馬戲團會注意到是因為魁登斯的關係。」紐特摸摸呆寶安撫牠。

「離開後才出了問題,後來有連繫法國那邊,因為沒出問題才放著不管。」葛雷夫覺得應該在美國就搞定這個馬戲團。

魔法部中西瑟斯和莉塔看著葛雷夫收集到的證據不知道要說什麼,魁登斯和娜吉妮在旁邊幫忙他們,蒂娜也拿出來自己從美國調出來的文件以及自己對馬戲團的印象。

五個人在那邊腦力激盪也搞不清楚這個馬戲團的團長到底是在哪裡得到奇獸,娜吉妮說這個團長並不是在森林裡找到自己,是自己被人口販子拐到這個馬戲團來,聽說很多奇獸也是這樣。

西瑟斯當然知道有很多巫師會私下走私很多奇獸,紐特為了打擊這些人會用自己的方法來裂解這個集團,不過這樣的集團真的很多,光是用一己之力很難全部瓦解,西瑟斯總是會幫忙自己的弟弟紐特。

現在看見魁登斯和娜吉妮,西瑟斯和莉塔決定要把這個馬戲團給瓦解,想到這些事情娜吉妮不知道要怎樣才好,魁登斯把女友抱在懷裡安慰她,讓她不要去想太多,搞不好和鄧不利多商量肯定會得到一些資訊。

「要找鄧不利多教授商量嗎?」西瑟斯腦袋根本已經不知道要怎樣才好。

「DADA說這件事他無能為力。」魁登斯緩緩的說出鄧不利多交代他的話。

「阿不思說最近葛林戴華德正在騷擾他,他沒有時間可以幫你們。」娜吉妮想起鄧不利多這幾天看信件的樣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看樣子葛林戴華德不想要輕易放手,西瑟斯,這還是靠我們自己吧!」莉塔笑笑的說著。

「雷斯壯小姐,妳好樂觀,我們會調查這個馬戲團,不是就是擔心這個馬戲團跟葛林戴華德有瓜葛。」蒂娜聽見莉塔說的話後有些訝異。

「現在什麼都不知道,這只是傳言。」西瑟斯覺得頭很痛。

「PAPA應該沒時間關愛這個馬戲團,現在他正在騷擾DADA。」魁登斯已經不想要多說什麼。

「會是葛林戴華德的手下嗎?」娜吉妮不太懂這些事情。

「有可能,現在還沒抓到人誰都不知道。」莉塔微笑的說著。

「算了,在這裡想都沒結果,還是先把當下的問題解決。」蒂娜只有這樣的想法。

聽見蒂娜說的話西瑟斯開始把所有的事情整理一遍,魁登斯和娜吉妮多少會補充一下有缺失的地方,莉塔和蒂娜開始記錄起來,光是把脈絡整個整理完畢後一天又過去。

呆寶趴在紐特的腿上讓紐特撫摸自己,葛雷夫看見這樣的情形沒多說什麼,只是和奎妮商量一些事情,有太多事情要整理才可以,不把脈絡整理一下他們會想不出到底問題在哪裡。

西瑟斯把整理好的脈絡給他們,看見這些脈絡葛雷夫內心當中有底,既然要救出這些奇獸和逮捕這些壞人,他已經開始有想法,奎妮看見上司的眼神大概知道要做什麼。

「怎麼了嗎?」紐特抬頭看葛雷夫。

「我有想法了,需要你們兩個配合。」葛雷夫用靜音咒後說出這句話。

「好。」紐特當然沒意見。

「部長想要做什麼?」奎妮感到很好奇。

「按照西瑟斯他們的說法,讓我把所有不能理解的脈絡釐清,所以我打算這樣做。」葛雷夫把所有的計畫告訴紐特和奎妮。

「我會好好的配合,會小心自己的安危。」紐特知道葛雷夫的計畫後沒多說什麼。

「部長說什麼就是什麼,我沒意見。」奎妮笑笑的告訴他們。

確定好自己的任務後他們三人開始做準備,紐特會把所有的奇獸給照顧好,要讓這些奇獸可以順利的脫逃,不要再被這裡綁住,有了自己的箱子之後可以把這些奇獸裝在箱子裡面。

但是總不能一個晚上就把這些奇獸裝在裡面,然後第二天再來造反,肯定要像魁登斯和娜吉妮那樣,趁機造反肯定會讓其他人感到很驚訝,同時解救那些奇獸,這點可能就會讓奎妮來幫忙。

擬訂好計畫後他們兩人會看情形來大鬧天宮,奎妮會在旁邊幫忙,這些事情確定好之後葛雷夫和紐特會選定一天來處理,只是現在還不是好時機,要等到找到證據的時候就會開始大鬧天宮。

葛雷夫不愧是美國魔國會的安全部部長,簡簡單單就想到很多點子要怎樣做,紐特看見這樣的情形很開心,他會好好的配合自己的愛人,然後帶走這些奇獸離開逮捕這些人。

「這幾天觀察一下情形,先不要打草驚蛇。」葛雷夫只是給他們一個簡單的交代。

「我最近會先探探口風,部長和紐特如往常表演。」奎妮知道葛雷夫的計畫後說出這句話。

「奇獸方面我會好好想辦法,應該是可以全部帶走。」紐特怎樣都會想盡辦法帶這些可愛的奇獸走。

確認好作戰計畫之後葛雷夫和紐特一如往常的表演,奎妮也會表演一些小小的魔術,偶爾會探探裡面的人,儘管口風很緊內心卻可以聽見八卦,所以奎妮可以很容易收集到情報。

葛雷夫和紐特當然會等到時機成熟之後來大鬧天宮,除了呆寶要帶走以外當然這裡的奇獸也會帶走,紐特有發現到這裡的奇獸都受到不好的待遇,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很心疼,因此每晚都會跟著葛雷夫照顧這些奇獸。

所以不管怎樣紐特都會帶走這些奇獸,葛雷夫也很清楚這件事,看見這些奇獸受到傷害葛雷夫都想要好好的教訓這個馬戲團的團長,不想要讓這些可愛的小動物繼續受到傷害。

「呆寶,你真棒!」看見呆寶飛的很好的樣子紐特很開心。

「收集到決定性證據之後,我們就直接逃走。」葛雷夫決定進入馬戲團團長的房間去抽收集證據。

「小心一點,可不要輕易被抓到。」紐特知道葛雷夫到底想要幹嘛。

「相信我,對付犯人我可有一套,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葛雷夫對潛入房間有信心。

聽見葛雷夫說的話紐特微笑沒多說什麼,當天晚上他就看著男朋友潛入團長住的房間裡面,想盡辦法在裡面找證據,甚至不惜用擊昏咒把這位團長給打昏,就是希望可以盡快找到自己想要的證據。

找到決定性證據之後葛雷夫和紐特以及奎妮開始商量要怎樣大鬧天宮,要讓觀眾覺得是表演以外就是不想要驚動任何人,讓西瑟斯帶領正氣師可以來逮捕這些人,但是現在葛雷夫要把證據拿給西瑟斯。

紐特讓會飛的奇獸把證據送給西瑟斯,微笑的哼歌回去照顧呆寶,當然他可是有注意到馬戲團的人沒有注意到自己,葛雷夫和奎妮已經商量好策略之後各自回房間去。

西瑟斯收到好證據和葛雷夫的手信之後知道時機已經成熟,和莉塔開始慢慢的集合正氣師,準備在收到信號之後來逮捕馬戲團的這些人,他相信奇獸紐特會處理好,自己不需要擔心。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