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武爾科總算出現在兩位王子的面前,順便把媚拉和穆克給帶來,看見這樣的情形亞瑟和歐姆感到很訝異,儘管如此他們兩人還是乖乖的上課,武爾科笑笑的看著眼前的情況。

由於某些關係亞瑟需要單獨訓練,武爾科親自單獨幫亞瑟訓練,讓歐姆和媚拉以及穆克去玩耍,現在不需要逼歐姆訓練什麼,就讓他開心的度過自己的童年,身為大王子的亞瑟當然不一樣,跟二王子的歐姆不一樣。

亞瑟當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與責任,武爾科的訓練他一一接下來,歐姆看見這樣的情形什麼話都沒有說,儘管如此他真的很心疼自己的兄長,他知道兄長已經有心理準備才會接受武爾科的訓練。

「武爾科好嚴厲喔!」媚拉看見這樣的情形說。

「亞瑟殿下真厲害,可以接下武爾科大人的攻擊。」穆克真的很佩服亞瑟。

「哥哥,他已經有心理準備。」歐姆悶悶的說出這句話。

「你在嫉妒嗎?歐姆。」媚拉看見這樣的情形問。

「我不嫉妒,我,心疼哥哥。」歐姆的聲音有些哽咽。

「歐姆殿下。」穆克很擔心歐姆會哭。

媚拉知道亞瑟很認真的和武爾科學習戰鬥技巧,不知道為什麼歐姆看見後會想要哭,或許是因為這次兩人動真格打了起來,又或者是不知名的原因才會這樣,穆克真的很擔心歐姆會哭出來。

武爾科和亞瑟越來越認真,歐姆膽顫心驚的看著,擔心他會哭出來的媚拉和穆克可是努力的拍拍他的肩膀安慰他,畢竟現在亞瑟根本沒有時間分心來照顧自己的弟弟歐姆。

最後歐姆還是忍不住的大哭起來,聽見弟弟的哭聲亞瑟馬上停手,武爾科看見這樣的情形也感到很疑惑,亞瑟走到歐姆的面前把他抱在懷裡,輕輕地拍著他的背部安撫他。

「小傻瓜,別哭了,我沒事,別哭了,好嗎?歐姆。」亞瑟拍拍歐姆的背部。

「哥哥、哥哥,我好怕哥哥受傷。」歐姆哭到不行的樣子亞瑟只能苦笑。

「歐姆,不要哭,我沒事,我要繼續去練習。」亞瑟安慰自己的寶貝弟弟。

「可是、可是,武爾科很嚴厲,會把哥哥打傷。」歐姆不願意亞瑟繼續去練習。

亞瑟抬起頭來苦笑的看著武爾科,了解到自家小王子的意思後武爾科點點頭沒說什麼,看樣子今天的練習太過認真才會讓歐姆小王子嚇到,武爾科當機立斷不繼續下去。

既然不繼續下去亞瑟安撫好歐姆之後,就讓寶貝弟弟跟著媚拉和穆克去玩耍,自己則是去和武爾科談談,歐姆看見這樣的情形總是頻頻回頭看兄長,亞瑟只能揮揮手表示自己沒事。

確定兄長不會背著自己和武爾科練習之後,歐姆才轉身去和媚拉、穆克一起玩耍,亞瑟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武爾科對此只能搖頭不多說什麼,歐姆這樣依賴亞瑟不知道說好還是不好。

「好了、好了,歐姆,沒事的。」放棄練習後亞瑟先讓武爾科等人回去。

「哥哥。」歐姆哭累了之後才停止哭泣。

「我們回家吧!」亞瑟背著歐姆回家去。

今天不得已提早結束練習回去,亞特蘭娜看見他們早點回來的樣子也沒多問什麼,直到晚些的時候武爾科聯繫上她才告知這件事情,對於小兒子莫名其妙哭了起來亞特蘭娜也覺得很奇怪。

晚餐過後亞特蘭娜和歐姆談論了許久,就是想要知道今天為什麼小兒子會突然大哭起來,湯瑪士看見他們母子兩人正在談論事情的樣子也不多問,亞瑟自然也沒打擾他們。

即使談論許久亞特蘭娜還是不知道歐姆為什麼會突然哭了起來,武爾科一向是很嚴厲的教導他們,尤其是亞瑟這個孩子,畢竟亞瑟是要成為亞特蘭提斯的王,不得不這樣做。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