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是春夏交接的季節,佐助和鳴人依舊要出任務,他們兩人和小櫻準備好聽四代火影水門的命令,難得第七小隊要出任務,現在他們都可以獨當一面,所以第七小隊只加入根的成員祭。

本來帶他們的老師卡卡西和大和退下來去處理其他的任務,回歸他們原本的工作暗部,自己的學生當上上忍之後就會拆開去配合的其他人,只是第七小隊比較特別,就像豬鹿蝶一樣不太會被拆開。

對於今天的任務佐助和鳴人沒有太大的意見,小櫻和祭當然會配合他們兩人,畢竟每次出任務主導的就是他們兩人,不過大多是佐助主導任務,其他人會配合他一起執行任務。

「為什麼每次都是我?佐助你太過分了。」鳴人聽見自己又被分配到不想要做的地方很不爽。

「如果不是你拿手,是你擅長的地方,我根本不想要分配給你。」佐助聽見鳴人不爽和自己抗議的樣子時跟他說。

「好啦!好啦!鳴人你就乖一點去執行任務吧!」小櫻拍拍鳴人的背部。

「嘛!鳴人真的很適合執行。」祭笑笑的看著他們。

鳴人雖然很火大但是還是遵照佐助說的話去執行任務,讓其他三個人可以配合自己,佐助總是有辦法可以把任務分配很好,他們幾個可以合作的很好,順利的解決任務。

其實其他人知道佐助是故意把那個任務分配給鳴人,畢竟需要有人引誘才可以順利進行,佐助不想要讓小櫻進入危險當中,鳴人的變身術比人家還好,自然就讓他去引誘。

佐助會在旁邊保護他,絕對不會讓鳴人受到任何的傷害,看見這樣的情形小櫻和祭會想辦法處理這個任務,要是成功的話他們的任務就完成,這個任務其實很好解決,不需要擔心太多。

「我們又不是暗部,幹嘛需要暗殺人?」鳴人對此感到不太高興。


「因為我們受過暗部的訓練,所以這個任務才會委託我們。」佐助對此一點也不意外。

「好吧!外面的忍者真多。」鳴人也是一個感知忍者。

「看樣子需要小心,不然的話會打草驚蛇。」佐助看了周邊的情形之後判斷。

等待佐助下判斷的期間鳴人也開始默默地觀察一切,然後利用自身的優勢搞定自己想要拿到手的一切,暗殺部分就讓佐助和祭去執行,自己和小櫻根本不用動手,畢竟他們兩人不適合動手。

或許就是這樣佐助才會讓鳴人去引誘目標,把任務處理完畢之後他們在回程的路上找一家旅館住宿,大家都需要好好的放鬆一下,小櫻很開心可以泡在熱水裡面洗澡,佐助和鳴人當然也是一樣。

祭開始習慣這些夥伴,常常會看見佐助和鳴人打鬧的樣子,即使在洗澡的時候也是一樣,他們兩人面對對方的時候就會像小孩子一樣,常常會讓人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洗澡就洗澡,不要老是碰我!」鳴人警告佐助不要老是吃自己豆腐。

「你可以自己刷背嗎?鳴人。」佐助微笑的看著鳴人。

「我可以自己來,少來弄我。」鳴人很想要脫離佐助的魔手。

「嘖!」佐助聽見鳴人說的話乖乖的停手。

要是惹火自己的伴侶佐助肯定會吃虧,鳴人要是打起來的話不會輸給任何人,雖然他們兩人打起來可說是平手,要是鳴人認真起來的話肯定會傷到佐助,因此說什麼佐助都不會和鳴人打鬧下去。

洗過澡之後鳴人習慣性會在長廊上看風景,小櫻看見這樣的情形走過去和他一起看風景,佐助和祭正在討論要怎樣寫報告給上層,微風輕輕的吹著讓人覺得有點涼意,感覺非常的舒服。

「鳴人,你在想什麼?」小櫻看見鳴人正在發呆的樣子問。

「沒有在想什麼,只是單純發呆而已。」鳴人伸伸懶腰後看著隊裡唯一的女性隊友。

「佐助和祭正在商量要怎樣寫報告,畢竟總是要報告一下。」小櫻拿了一杯水給鳴人。

「這次的任務真的不好解決,報告會不好寫是正常的。」鳴人對此一點也不意外。

佐助和祭商量完後就過來找鳴人,看見佐助來找自己鳴人一點也不意外,每次出任務佐助總是會和鳴人在一起,除非他們兩人單獨出任務,不然幾乎可以說是形影不離。

看見這樣的情形小櫻和祭不意外,佐助是真的很喜歡鳴人,不過有時候會讓鳴人覺得很不舒服,會想要和佐助拉開距離,儘管如此還是可以發現他們兩人的感情很好。

疲累的鳴人躺在床上睡著,佐助看見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在他的旁邊一起跟著睡覺,佐助會握著鳴人的手,似乎是這樣才會有安全感,這樣的安全感佐助和鳴人會有感。

「佐助和鳴人的感情真的很好。」尚未回房間的祭和小櫻開始聊天。

「他們兩人從小感情就很好,根本就是佐助很依賴鳴人。」小櫻對於佐助的個性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說。

「會不會是沒有安全感呢?我看書上說沒有安全感的人會很依賴對方。」祭笑笑的和小櫻聊天。

「或許吧!誰知道。」小櫻微笑的沒多說什麼。

佐助很依賴自己這件事鳴人很清楚,可是他不太喜歡老是黏在一起的感覺,這會讓他感到很不舒服,會想盡辦法拉開一個距離,有個喘息的空間,沒有喘息空間自己會感到很不舒服。

後來找到相處的方法之後,佐助和鳴人知道哪種方式比較對,絕對不會讓對方感到很不舒服,畢竟想要和對方長久在一起一定要找到屬於他們兩人很好的相處方式,這樣感情才會長久。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