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季贏來了新年的祭典,雪子看著窗外靄靄白雪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她拿出熱茶出來和鼬一起喝,過幾天的新年祭典可是要去參加,不然的話四代火影水門和弟弟鳴人會生氣。

鼬從房間走出來和雪子一起坐下來喝茶,好不容易可以在一起的兩人當然會好好的享受一下,前幾天他們去木葉的戶政登記所登記結婚,有婚姻束縛的兩人會更加的對這個家負責。

除了喝茶以外兩人還會享用好吃的點心,不愛甜食的雪子總是會把點心推給鼬吃,她比較喜歡吃不甜的糕點,儘管兩人對於點心的口味不一樣,可是他們兩人的感情卻很好。

「已經想好要穿什麼去參加祭典?」鼬喝了一口茶後問雪子。

「凜姐姐已經幫我準備好和服,不穿那件和服的話肯定會被罵。」雪子咬了一口大福後說出這句話。

「太甜了?」鼬看見雪子的表情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

「嗯,太甜了,吃不慣。」雪子只好把東西推給鼬吃,自己拿起茶杯開始喝茶蓋過味道。

對於枕邊人老是吃不慣甜點鼬沒有多說什麼,雪子不嗜甜這件事早在他們小時候就知曉,並不是說鼬很愛吃甜食還是怎樣,而是小時候養成的習慣,止水會給他吃甜點,雪子不吃甜會讓他吃,久了成為一種習慣。

新年祭典當天要去參拜,早早雪子就換上小凜給的和服,鼬不太懂為什麼這位女性前輩總是很喜歡送東西給自己的愛人,似乎是以前就養成的習慣,這個月還有火影大人和夫人的重要紀念日,他們需要回去參加。

水門一向對女兒極盡寵愛,知道女兒要嫁人的時候難免會很不開心,似乎是把鼬訓了一頓之後才安心的把女兒交給對方,玖辛奈看見這樣的情形只能苦笑,畢竟丈夫是真的很疼愛家裡的兩個孩子。

「爸、媽。」雪子看見水門和玖辛奈後馬上過去擁抱他們。

「小凜給的和服?」玖辛奈抱抱自己的寶貝女兒。

「對。」雪子點點頭告訴他們。

「小凜的眼光真好呢!」水門對於女兒是那樣的疼愛。

聽見父母親的稱讚雪子只是笑笑地沒有多說什麼,鳴人看見雪子漂亮的樣子並不意外,他怎麼會不知道自家姊姊有多麼的漂亮,鼬和佐助開心的聊天,好兄長的鼬總是會好好的和佐助相處。

當鼬和雪子兩人去逛祭典的時候,也和遇到的同期忍者們打招呼,雪子總是會挽著鼬的手去逛祭典,顯示他們兩人感情很好,他們的感情很好並不意外,有時候吵架會讓人有些意外,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畢竟是長期相處的兩人難免會有口角,只是他們口角過後一定會很快就會和好如初,鼬和雪子很清楚吵架會磨損他們之間的感情,所以不管怎樣吵架過後一定會早點和好如初。

「要吃炒麵麵包和炒麵嗎?」鼬看見有雪子喜歡吃的食物問。

「好。」雪子當然很樂意去買那些東西。

「章魚燒?」鼬笑笑的問著自己的枕邊人。

「都好,不要只有我的,你的也要。」雪子知道鼬很貼心。

鼬當然知道雪子的堅持在哪裡,如果只有買她喜歡吃的東西自己沒吃什麼的話,她可是會生氣的,所以鼬會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然後在和雪子兩人一起分著吃,這是他們兩人的習慣。

每次參加祭典鼬和雪子他們兩人總是會買東西分著吃,除了感情好之外就是單純已經習慣這樣,儘管兩人的口味不盡相同,可對他們來說分著吃東西是一種樂趣,是他們的生活情趣。

「蘋果糖?」鼬看見裹上麥芽糖的蘋果很心動。

「好啊!」雪子露出開心的笑容。

好不容易找到地方後他們兩人開始吃起今天的晚餐,祭典最後總是會有煙火,鼬和雪子會想要看煙火,自然會找個好位子欣賞一下煙火,而他們找的地方沒有幾個人可以找到。

在一起這麼多年的時間他們早已經習慣對方陪在自己的身邊,鼬會用自己的方式去疼愛雪子,讓她知道和自己在一起是真的很幸福,簡單的幸福真的很適合他們兩人,他們喜歡這樣簡單的幸福。

看完祭典之後他們兩人回去愛的小窩中,雪子先進入房間把自己身上的和服給換下來,這麼多年的時間她還是不太喜歡穿這種不是很方便作戰的衣服,或許是因為母親長年不在身邊的關係。

「妳總是不喜歡裝扮自己。」鼬怎麼會不知道雪子的習慣。

「我本來就不是很喜歡裝扮自己。」雪子主動擁抱自己最愛的人。

「妳很漂亮,這點是不可否認的。」鼬把人抱在懷裡說出這句話。

「嗯,我知道。」雪子沒有否認這件事。

單獨兩人在一起的時候雪子喜歡和鼬撒嬌,這點從以前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只要雪子和自己撒嬌鼬會很有耐心的陪伴她,打從第一次見面起雪子的眼神就打動鼬,會讓他想要保護她一輩子的時間。

那種無助的眼神讓鼬升起一股保護她的慾望,還來才知曉她是四代火影的女兒,也是母親朋友的女兒,年齡相近的兩人感情很好,總是玩在一起,或許就是太過了解對方才會想要和她在一起。

「想什麼?」鼬摸摸雪子的頭。

「沒什麼,只是覺得自己很幸福。」雪子喜歡靠在鼬的懷裡。

當年因為任務不得已分開,這麼多年的時間過讓他們感到很不適應,好不容易回到自己愛人的身邊真的很開心,在某些方面可以看的出來雪子真的很依賴鼬,儘管她對感情方面很遲鈍。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