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為伯爵的蘭德爾很清楚吻手禮是怎樣的禮節,對於女性他會用這樣的禮節來表示敬意,偶爾也會用在自己的管家尼羅身上,親吻尼羅的手背時表示蘭德爾想要和他撒嬌。

這點身為管家的尼羅當然很清楚,每次看見蘭德爾對自己實行吻手禮時,表示說自己的主人想要撒嬌,對於自家主子老是和自己撒嬌尼羅多少也拿他沒有辦法,蘭德爾撒嬌起來總是令人傷腦筋。

尼羅總是站在管家的角度上,絕對不會做出踰越自己身份的事情,儘管他知道蘭德爾很想把自己拐上床,或者是說讓自己成為他的伴侶,但是尼羅還是不為所動,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這樣的能力或是身份可以成為對方的伴侶。

「尼羅。」蘭德爾拉起尼羅的手親吻他的手背。

「主人,有什麼事情嗎?請不要對我實行吻手禮。」尼羅很冷靜的看著蘭德爾。

「你有這個資格,親愛的尼羅。」蘭德爾聽見尼羅說的話後感到不是很開心。

「請問您有什麼事情嗎?蘭德爾主人。」尼羅內心當中想要嘆氣。

蘭德爾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把尼羅拉到自己的懷裡,其他的事情他什麼話都沒有說,看見這樣的情形尼羅很想要嘆氣,蘭德爾想要和自己撒嬌又或者想要做什麼,他從小就拿自己的主人沒辦法,只能安靜的等待對方說話。

以前蘭德爾一點也不想要尼羅跟在自己的身邊,現在他反而希望尼羅可以成為自己的伴侶,可是對方對於這點似乎不怎樣領情,就算想要說什麼對方總是有辦法推開自己。

光是想到對方拒絕自己的樣子蘭德爾就有些喪氣,尼羅已經陪在自己身邊這麼多年的時間,對方非常的了解自己而自己一點也不了解對方,想要說什麼卻不知道要怎樣說。

「尼羅,為什麼呢?」蘭德爾的聲音是那樣的小聲。

「主人,我該幫您弄餐點,請放開我。」尼羅裝作自己沒有聽到蘭德爾說的話。

又被對方打槍後蘭德爾很挫敗的放開尼羅,然後就看見對方去幫自己做餐點,蘭德爾很無奈也不好多說什麼,每次看見這樣的情形他就覺得很挫敗,他很希望對方可以成為自己的伴侶。

明明父母親都答應自己讓尼羅成為自己的伴侶,可是對方卻一點也不領情,就算自己勸說都沒有用,蘭德爾到現在還是想不出來為什麼對方為什麼不答應自己,親吻在手背的吻是敬愛的意思。

尼羅就算知道也不想要回應蘭德爾,吻手禮是很慎重的禮儀,繼承伯爵之位的蘭德爾當然很清楚知道,同為管家的尼羅自然也會很清楚,只是兩人還是這樣曖昧不清。

不想要去想蘭德爾的挫敗,尼羅只想要好好的釐清自己的感情,這樣慎重的禮儀用在自己的身上,讓尼羅感到很疑惑,不懂蘭德爾為什麼有這樣做,只能裝聾作啞當成不知道。

「主人,該用餐了。」尼羅推著推車到蘭德爾的面前。

「好,先放在那邊,尼羅。」蘭德爾現在一點也不想要理人。

「是,請盡量早點用餐,不要餓壞身子。」尼羅欠身過後就去忙自己的事情。

『尼羅真的不懂我的用意嗎?』蘭德爾躺在沙發上一點也不想要起來。

飯菜的香味吸引不了蘭德爾,沒有尼羅在身邊自己一點也不想要用餐,就算對方在身邊也只有自己用餐,每次叫他坐下來和自己用餐尼羅也不會逾越管家的職位,這讓蘭德爾覺得自己根本無法把人拐到身邊。

忙完事情的尼羅看見蘭德爾沒有用餐的樣子皺眉,默默的拿出桌子和椅子後把餐點放在桌上,走到沙發旁邊拍拍蘭德爾,決定好好的和自己的主人一起用餐,當然這只有今天才可以。

尼羅知道自己的主人是個很任性的人,看見他任性的樣子自己就要退一步才可以,不然的話蘭德爾不想要理人,有時候尼羅覺得蘭德爾親吻自己的手背上的吻可以留在自己身上很久。

「主人,我們一起用餐。」尼羅深呼吸後說出這句話。

「真的嗎?」蘭德爾聽見尼羅說的話馬上跳起來。

「請別白費我的心血。」尼羅苦笑的看著蘭德爾。

「我才不會呢!那可是尼羅你的心血呢!」蘭德爾牽起尼羅的手親吻他的手背。

吻手禮可是很慎重的禮儀,蘭德爾和尼羅一起坐下來用餐,看見蘭德爾開心的樣子尼羅只是微笑沒有多說什麼,偶爾耍耍小小的任性對方一定會答應自己,只是有時候尼羅會不太高興。

兩人從小一起長大蘭德爾多少知道要耍什麼手段可以讓尼羅妥協,看見這樣的情形尼羅多少會感到很無奈,蘭德爾是自己的主子老是會耍任性,常常會讓自己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只要看見自己妥協對方就會很開心,尼羅很清楚蘭德爾就是這樣個性的人,對於對方想要把自己拐到床上去成為他的伴侶,尼羅有些覺得蘭德爾只是單純不想要自己離開。

「蘭德爾主人,請不要挑食。」看見蘭德爾不想吃紅蘿蔔的樣子尼羅很無奈。

「不要,紅蘿蔔不好吃。」蘭德爾就是討厭吃紅蘿蔔。

「主人,請您不要挑食。」尼羅雖然很無奈還是會去勸勸對方。

「我說不吃就是不吃,尼羅你不要一直叫我吃,我討厭紅蘿蔔。」蘭德爾有任性的本錢。

蘭德爾就是不動手去吃紅蘿蔔的樣子尼羅真的很苦惱,還是把對方盤子裡的紅蘿蔔給吃完,然後開始動手把碗盤給收拾乾淨,等到自己再重新回到客廳的時候,蘭德爾已經窩在沙發上。

看見這樣的情形尼羅也不想多催促什麼,只是開始把自己該做的事情給做完,直到自己該催促對方去洗澡睡覺的時候,蘭德爾開心的把自己拐到浴室當中一起梳洗,對此尼羅只能很想要嘆氣。

看樣子對方是不會放手,今天吻手禮已經實行很多次,親吻自己這麼多次的手背表示今天會很任性,尼羅也只能縱容蘭德爾這位主人為所欲為,儘管自己很無奈也沒辦法,畢竟自己是真的很喜歡蘭德爾這位主人。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