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世界的西方有個屬於鬼怪的節日,萬聖節,這是從白玲慈的口中知曉,在東方的台灣本來就沒有這個節日,是商人把這個節日炒紅,亞那知道後反而會想要玩這個遊戲。

不過凡斯對於打扮孩子們似乎很有興趣,所以乾脆趁著這個節日把冥玥和漾漾兩姊弟接過來,當然也順便把然給帶到自己的身邊,幾個孩子聚在一起自然是開心地玩在一起。

亞那看見家族裡面的孩子都找凡斯打扮自己,泰那羅恩和殊那律恩似乎不是那樣在意,似乎是對於這個準備在冰牙裡面舉行的活動很有興趣,他們的另外一半也準備好禮物給這些孩子。

「嗯!好了,今天是萬聖節,你們可要記得說trick or treat 不給糖就搗蛋這句話。」凡斯微笑地看著所有的孩子。

「好,漾漾期待可以收到糖果。」漾漾開心的說著。

「小波,你可要照顧好弟弟妹妹,不要玩到忘記他們。」亞那相信自己的大兒子(養子)會照顧好其他孩子。

「我會照顧好他們,父親不用擔心。」波西一定會照顧好弟弟妹妹們。

亞那和凡斯讓所有的孩子去冰牙皇宮當中探險,他們先去殊那律恩的領地,似乎是對於這位冰牙二王子很有好感,也覺得他會比大王子泰那羅恩還要好說話,最好說話的亞那要最後才去。

冰炎牽著漾漾的手跟著他一起去找殊那律恩,波西牽著雪夜的手不放,最小的妹妹米兒被然和冥玥帶著,其他人不需要太過擔心,畢竟他們會帶著自己的手足一起過去找人。

萊斯利亞正在服侍自己的兩位主人,看見王子和公主們過來有點小小的訝異,殊那律恩和深微笑的看著他們,似乎是凡斯已經告訴他們活動開始,讓他們和孩子互動。

「「「trick or treat 不給糖就搗蛋」」」孩子們齊聲說出這句話。

「真糟糕,我沒有準備糖果,深,你有嗎?」殊那律恩看見這樣的情況傷腦筋。

「那是原世界的節日,我怎麼會記得,我只有這個,被鬼怪附身的兔子娃娃。」深拿出一個兔子娃娃。

「娃娃!雪想要,哥哥,雪想要!」看見是自己喜歡的娃娃雪夜馬上告訴波西。

「妳確定嗎?雪。」波西看見那個娃娃上面沾染到一些不太好的東西有點猶豫。

「我要啦!我要啦!哥哥。」一旦認定就想要的雪夜是絕對不會輕易的罷手。

「雪開始學淨化咒語了嗎?」深看見小姪女很執著的樣子問。

「我會淨化!」雪夜開心的說著。

當深還想要多說什麼的時候,外頭傳來一些動靜,波西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出去處理,重新長大的他對於這樣的動靜一點也不意外,自然會有辦法處理這些惱人的鬼怪。

沒有兄長抓著的雪夜差點沒有撲過去深的懷裡,就是想要拿他手上的娃娃,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馬上阻止自己的妹妹,波西處理好所有的事情之後又慢條斯理地回來。

「雪,唱歌!」波西拍拍妹妹的頭說著。

「要唱什麼曲子呢?哥哥。」雪夜抬頭看著自家大哥。

「妳想要唱什麼就唱什麼。」波西只是這樣說。

「好!」雪夜開心的唱起古老的歌謠。

有妖師血統的雪夜唱起歌來很好聽,除此之外身邊不太好的東西全部被淨化,剛剛波西解決的鬼怪是鬼族的人,輕柔的曲子和淨化的力量馬上就讓這些東西給灰飛煙滅,然和冥玥看見這樣的情形很訝異。

深看著手上的兔子娃娃就這樣被淨化乾淨,很認真的看著自己的小姪女,看來除了妖師血統以外,小姪女的身上有著不同的血統,那是他們首領夫人身上的神族血統,這下子不得不把手上的娃娃給她。

萊斯利亞對此沒有多說什麼,只是拿出糖果給其他的孩子,殊那律恩可是很疼所有的孩子,自然也包含他和一位精靈公主所生的雙胞胎,那次事件犧牲了精靈公主的生命後,殊那律恩才會和深在一起,這位千年來操控陰影最厲害的人。

也就是操縱陰影最厲害也被世人認為是陰影,鮮少人知道他是妖師一族裡面的人,生命雖然是和平凡的人類一樣,但是陪伴在殊那律恩身邊所以一起分享壽命活到現在。

「雪,妳通過考驗囉!這個娃娃給妳。」深蹲下來和雪夜說話。

「謝謝深叔叔。」雪夜很開心可以得到這個娃娃。

冰炎看見漾漾開心的吃著糖果的樣子微笑,這次萬聖節的遊戲算是很成功,他們從大王子泰那羅恩和二王子殊那律恩的手上拿到很多的糖果,大家滿載而歸是多麼開心的事情。

得到自己想要的娃娃雪夜很開心,把自己身上的糖果給漾漾吃,亞那和凡斯看見女兒開心的樣子微笑,今天萬聖節孩子們玩得很快樂,連最小的小女兒也是一樣,不需要擔心太多。

凡斯看見雪夜手上的娃娃感到很訝異,他記得那是深的東西,由於沾染上不好的東西所以一直放著沒有拿來用,不過那個娃娃本身蘊含的力量很強大,淨化過後會是很好的護身符。

「寶貝,這是誰給妳的?」凡斯蹲下來問著自己的寶貝女兒。

「深叔叔。」雪夜很乖的回答凡斯。

「妳唱歌過?」凡斯摸摸女兒的臉。

「嗯!叔叔聽過我唱歌之後就把娃娃給我了。」雪夜很認真的回答凡斯。

「這樣啊!」凡斯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只是摸摸女兒的頭沒多說什麼。

多年後那個小小的兔子娃娃已經被雪夜拿來當護身符,波西早已經不想要去探討為什麼妹妹會對那個娃娃這樣執著,冰炎也似乎不能理解為什麼,不過看見妹妹喜歡他們也不會多說什麼。

又是一年的萬聖節他們聚集在冰牙中,早已經長大的他們對於裝扮成鬼怪去討糖果這件事似乎是興趣缺缺,大家各自做自己的事情,冰炎和漾漾當然是好好的膩在一起不想分開,其他人當然也是這樣。

那個娃娃被雪夜掛在腰間,就像是護身符一般的帶著,她開心的抱著自己的父親凡斯,開心的和他說話,似乎沒注意到其他人的囈語,當年的娃娃可是保護著她不受到任何傷害。

「怎麼覺得那麼多年過去,雪還是拿著那個娃娃?」冥玥看見雪夜身上的娃娃感到很疑惑。

「不知道,她後來就一直拿著當護身符用,似乎效果滿好的樣子。」波西像是無所謂一般的聳肩。

「嘛!她喜歡就好。」冥玥也不想要探討那麼多。

「是啊!她高興就好。」波西還是不懂雪夜的執著。

「那個娃娃……」漾漾看見雪夜身上的娃娃微笑。

「怎麼了嗎?」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感到很疑惑。

「沒事,那個娃娃可是很好的護身符。」漾漾笑笑地說著。

「的確。」冰炎大概知道那個娃娃是用來做什麼。

亞那和凡斯聽見他們說的話笑笑地沒多說什麼,他們大致上了解為什麼寶貝女兒會想要那個娃娃,不過沒想到自家寶貝女兒在大家面前唱歌就順便淨化很多東西,果然千年前妖師首領的孩子果然不可以小看。

深很清楚雪夜一定是看到那個兔子娃娃原本的力量,那個力量可以當成護身符,只是沒有妖師血統的人不一定可以看的出來,儘管如此那個娃娃所蘊含的力量大概只有漾漾和雪夜看出來,只能說不愧他們是妖師未來的繼承人。

不過深沒有刻意告訴他們就表示他想要考驗孩子們,沒想到竟然只有幾個孩子看出來,然和冥玥到現在還是不知道那個娃娃到底有什麼力量,果然只有繼承先天力量的孩子才可以看出來,這一點有點可惜。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