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體健康的雪子很難得會生病,反而是任務上受傷的狀態反而是比較多,冬天的來臨總是會讓人不自覺的生病,某次任務回來後雪子打噴嚏好幾次,然後開始咳嗽不止,一向健康的女娃兒竟然生病。

看見女友罕見的生病讓鼬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只好帶她回家給母親照顧,畢竟這幾天卡卡西和伊魯卡不在村子裡面,帶土和凜也是一樣,因此從木葉醫院出來之後鼬把雪子和鳴人帶回家。

完全意識不清的雪子被鼬背回家完全不知道,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很緊張,指揮大兒子把人帶到房間去,然後開始緊急處理,富嶽去小兒子房間找了幾件外套讓鳴人穿上,讓他做好保暖工作。

「天呀!小雪竟然生病了,鼬你快點帶小雪回房間,我去拿毛巾。」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馬上指揮自己的兒子。

「好。」鼬可以感受到雪子真的很不舒服。

「伯伯好。」鳴人乖乖地打招呼。

「你穿的太單薄了,鳴人。」富嶽握住鳴人的手皺眉,馬上去小兒子的房間拿外套給他穿。

「謝謝。」對於佐助的外套鳴人沒有拒絕。

「今年的冬天太冷了。」富嶽帶鳴人進屋後說出這句話。

佐助看見鼬揹著雪子進入屋子的樣子也擔心鳴人是不是感冒,當父親當帶著鳴人出現在自己的面前時鬆了一口氣,鳴人很擔心雪子可是不敢靠近,剛剛醫院的人說不能太靠近病人,不然會被傳染。

只能窩在客廳暖桌的位子上不知道要怎樣才好,佐助坐下來陪陪他聊天,看見妻子在忙的樣子自己只好去廚房拿點心給兩個孩子吃,富嶽不排斥雪子和鳴人,一方面是好友的兒女,另外一方面是兩個兒子喜歡的人。

而且富嶽是除了帶土以外知道九尾下落的人,他硬是隱藏這個秘密,高層對宇智波一族不友好,但是在水門的父親皆人和三代火影妻子遙月的力保之下他們才沒有太大的問題出現。

最主要還是當初九尾事件時卡卡西和帶土利用血輪眼幫水門控制九尾,讓遙月可以讓九尾和鳴人簽訂契約,雪子見證這一切在高層對他們有意見的時候力排眾議,讓團藏的野心無法達成。

「記得幫小雪換毛巾,要想辦法讓她退燒。」美琴交代自己的大兒子後就去忙其他的事情。

「好。」鼬當然會遵照母親說的話去做。

「好難過,這裡是?」昏迷的雪子慢慢醒來之後發現不是自己的家。

「這裡是我家,妳生病我帶妳回來。」鼬看見雪子醒來餵她喝水。

「小鳴......」雪子喝完水後還是很不舒服。

「沒事的,鳴人也在我家,現在應該和佐助在一起。」鼬希望雪子可以安心睡覺。

聽見鼬說的話雪子安心地睡覺,房間一瞬間安靜下來,佐助和鳴人在門口探頭看,鼬溫和的把他們兩人帶開,讓雪子好好的休息,美琴已經把晚餐準備好,等待他們一起享用。

沒有姊姊雪子在鳴人像是吃什麼都沒有胃口,富嶽看見這樣的情形微微皺眉,美琴也很擔心鳴人的情況,佐助拿了幾樣東西給鳴人吃,讓他多少有些胃口可以吃晚餐,鼬吃飽後也拿了一些稀飯和小菜給女友吃。

鼬很感謝母親有另外做一些感冒的人可以吃的東西,他進入房間看見雪子醒來的樣子不意外,把東西整理好後拿晚餐給雪子吃,鼬親自餵自己的女友吃這些東西,並且幫她量體溫,看看是否已經退燒。

「鳴人很擔心妳,所以快點好起來。」鼬看見雪子胃口不錯的樣子微笑。

「好。」雪子乖乖點頭。

「燒退了一點,吃過藥後繼續睡。」鼬拿了水杯和藥給雪子。

「嗯。」雪子把藥給吃了之後繼續躺下去睡覺。

晚上美琴也過來大兒子的房間看看情況,看見雪子好好躺在床上睡覺的樣子微笑,藥效過後燒也退了很多,不需要整個晚上看著,鼬避免傳染乖乖的去佐助房間陪弟弟和鳴人睡覺。

第二天早上美琴來到鼬的房間看看雪子,意識不清的雪子勉強睜開眼睛看見旁邊有人,但是到底是誰她不知道,很想要起來又因為生病的關係起不來,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溫柔的撫摸她。

雪子感受到溫柔的撫摸反而安心的繼續睡覺,美琴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用儀器測量發現燒退了,可是人還在生病難免會意識不清,聽見她的夢囈美琴也只是笑笑的、溫柔的對待她。

「媽媽?」雪子有些意識不清。

「沒事的,繼續睡。」美琴溫柔的撫摸她。

美琴知道雪子很想自己的母親玖辛奈,要是玖辛奈聽見寶貝女兒生病肯定會想要回村子裡,但是現在的情況一點也不能容許她回來,自己只能替帶自己的好友好好的照顧她的寶貝兒女。

鼬看見母親溫柔的撫摸女友的樣子沒有多說什麼,他知道自己的母親很疼愛雪子和鳴人,自己的父親當然也不例外,主要是四代火影水門和他的妻子玖辛奈的關係,畢竟他們四個人是朋友。

打從四歲和父母親分開後,雪子就很少笑,這點鼬很清楚,自己知道九尾的秘密也是雪子告訴他的,他相信佐助大概也知道,不過他們不會把九尾的下落說出去,跟父母親分開的心情鼬不能體會,但是他能幫著水門和玖辛奈照顧雪子。

「醒了?」鼬看見雪子慢慢睜開眼睛的樣子問。

「嗯,我想喝水。」醒來之後雪子想要喝水。

「燒退了,不過還有一點感冒,需要多休息。」鼬很認真的看著雪子。

「好。」雪子乖乖點頭不說什麼。

「想家了?」鼬握著雪子的手問著。

「有點,我剛剛好像把阿姨誤認成我母親了。」雪子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

「我想我媽不是那樣在意,換衣服梳洗之後我們去吃點東西,我跟帶土老師說你生病了,他要我好好照顧妳。」鼬把衣服拿給雪子。

「帶土哥哥他們大概還要一些時間才能回來,希望可以在這段時間好起來。」雪子抱著衣服說到。

「會好起來的,我去準備吃的東西,快去換衣服吧!」鼬親吻雪子的額頭。

「好。」雪子乖乖的去換衣服。

換好衣服的雪子走到客廳,看見兩位長輩和弟弟鳴人以及佐助不知道要說什麼,鳴人看見姐姐已經可以起床的樣子馬上跑過去抱她,鼬端出餐點準備讓她吃,這樣的動作讓雪子有些不好意思地坐下來吃鼬親手準備的餐點。

坐下來準備吃東西的雪子本來要跟美琴說一些話,冷不防的被鼬塞了一口飯菜,這讓她根本無法開口說話,只能細嚼慢嚥的把東西給吃下肚,當她要開口說話的時候就被男友塞食物,直到吃完之後才可以說話。

富嶽對這樣的情形什麼話都沒有說,美琴只是笑笑的看著他們的互動,佐助和鳴人繼續打鬧不吵他們,似乎雪子和鳴人已經是這個家的一份子,這讓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鼬也沒說話讓她無法開口。

「謝謝。」吃完之後雪子有些不好意思的道謝。

「不客氣。」鼬很開心可以照顧雪子。

「美琴阿姨,我……」雪子要開口說什麼的時候被美琴塞了一塊水果。

「什麼都不用說,好好吃水果。」美琴眨眨眼睛。

「佐助,你和鳴人陪我出去買東西。」富嶽決定帶兩個小孩子出去走走。

聽見可以出門佐助和鳴人開心的和富嶽一起出門,美琴好心的把自己要買的清單拿給丈夫,讓他去超市買東西,順便和佐助增進一下父子的感情,有鳴人在不需要擔心他們父子的氣氛太過尷尬。

由於還在生病中雪子跟著鼬和美琴去木葉醫院檢查身體,高燒退了之後還是要檢查一下身體,木葉的醫生會好好的檢查雪子的身體,鼬聽著醫生的交代後決定要怎樣照顧女友,美琴只是笑笑的沒有多說什麼。

回家後美琴準備了薑茶給鼬和雪子喝,一向喝習慣蛋酒的雪子有些不習慣喝薑茶,不過自己還在生病所以還是把薑茶給喝完,鼬看見這樣的情形只是微笑的看著女友沒說話。

「我不太習慣喝薑茶,伊魯卡哥哥會準備蛋酒給我們喝,幫我們驅寒。」雪子把杯子給鼬後說出這句話。

「這樣啊!下次我會請母親換蛋酒。」鼬把杯子拿給美琴,順便告訴她這些事情。

知道這件事後美琴也沒多說什麼,富嶽帶著兩個小孩子回來後她依舊準備薑茶給他們喝,然後開心的把丈夫買回來的東西拿去廚房,似乎對於今天的午餐有不錯的想法。

鳴人知道雪子還在生病自然沒有去吵她,繼續和佐助一起打鬧,鼬會帶著兩個弟弟去學習一些忍術,讓父親和女友在客廳當中等母親做好飯,富嶽和雪子有些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要聊什麼。

「別太在意,我們想要照顧妳和鳴人。」富嶽這句話讓雪子不知道要說什麼。

「謝謝伯伯。」雪子低下頭感到很不好意思。

「把這裡當成是自己的家,不要壓抑自己。」富嶽對於眼前的小女娃是很喜愛。

「好,我會的。」雪子有種想哭的衝動。

一直以來被迫和父母親分開的雪子在這裡得到溫暖當然會很開心,她知道沒有幾個人知道水門還活著,除了豬鹿蝶三個家族的族長知道以外,大概只有富嶽知曉,忍者中除了水門親自帶的卡卡西、帶土、凜以外,就只有少數高層而已。

生病的時候更是會想念自己的家人,偏偏卡卡西和伊魯卡不在村子,好在有美琴和鼬細心的照顧,讓雪子可以健康復原,他們帶給自己的溫暖讓她有些不好意思,也很感謝他們這樣照顧自己,她真的很謝謝美琴和鼬的照顧,讓生病的自己不會覺得孤單,鼬可是很樂意照顧自己的寶貝女友。END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