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是自己寶貝孩子說的話冰炎一定會做,所以今天自然有飯後甜點,看見有飯後甜點漾漾當然會很開心,吃著自己最喜歡吃的咖哩飯後等著吃飯後甜點,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不多說什麼,只是把飯後甜點拿給漾漾。

「下午去夏碎那邊,記得把你的護身符帶著。」冰炎吃完最後一口飯後告訴漾漾。

「好。」漾漾會把自己要給千冬歲的東西準備好。

「忘記的話我可不管你。」冰炎笑笑地告訴漾漾。

「我才不會呢!亞哥哥最討厭了。」漾漾氣呼呼的看著冰炎。

對於眼前的孩子有這樣的反應冰炎一點也不訝異,吃過午餐之後漾漾乖乖的去整理自己的外出包包,把要給千冬歲的護身符帶在自己的身上,開心的和著自己的監護人一起出門。

冰炎看見漾漾興奮的樣子微笑,看樣子這孩子真的很期待去夏碎那邊,不知道千冬歲看見那個護身符會有什麼反應,寶貝妹妹可是很用心的教導,漾漾弄出來的成果也很好,所以冰炎很想要看看夏碎和千冬歲的表情。

牽著自己的寶貝孩子來到夏碎這裡,千冬歲看見漾漾很開心,兩個人手牽手去屋子裡討論事情,夏碎看見這樣的情形苦笑,冰炎反而沒有多說什麼,他們兩人對於這樣的情形早已經習慣。

「千冬歲,我有雪姊姊教導我做護身符。」漾漾馬上把自己的成果拿出來。

「哇!真棒呢!漾漾你比我厲害。」千冬歲看見漾漾的成果很訝異。

「這個護身符給你,你的我有好好的收好。」漾漾很認真的告訴千冬歲。

「嗯!我會收好的,不用擔心。」千冬歲很高興可以收到好友的禮物。

夏碎拿了一杯熱可可給漾漾,自己和千冬歲是喝茶,冰炎的話另外準備一些飲料給他喝,兩個孩子討論的很開心,漾漾把自己學習到的知識告訴千冬歲,夏碎和冰炎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小孩子總是會有許多的話題可以聊,冰炎和夏碎反而是討論自他們兩人的事情,偶爾還會指導一下漾漾和千冬歲,不過冰炎很清楚依照妹妹雪夜的教導自己根本插手不上去,夏碎也是一樣,只有漾漾可以告訴千冬歲。

千冬歲當然很樂意吸收新的知識,如果自己有疑慮的話下次可以去請教當事人,不過漾漾告訴自己的好友肯定是正確的知識,畢竟每位魔女拿手的知是很不同,擅長用魔法保護自己的雪夜比較會教導漾漾保護的魔法。

當然漾漾也有學習攻擊的魔法,大部分是從冰炎身上繼承下來,占卜什麼就是夏碎和千冬歲的長項,像個海綿的漾漾當然會跟著他們一起學習,不過占卜術千冬歲比較拿手。

「漾漾,你學到好多,我也吸收到很多,謝謝你。」千冬歲很開心學到很多知識。

「千冬歲你也教我很多。」漾漾很喜歡千冬歲這位好友。

「下次可以和喵喵、萊恩他們說說。」千冬歲很期待可以和好友們炫耀。

「我很喜歡和你們交流。」漾漾對於好友們可是很喜歡。

冰炎和夏碎忙碌的時候會帶孩子們去賽塔那邊,讓賽塔和安因可以教導他們,喵喵和萊恩是在那邊認識,幾個孩子總是玩在一起,有同齡的孩子可以玩在一起他們當然很開心。

夏碎從千冬歲手中把護身符拿起來看,不得不說漾漾做的很好,根本毫無破綻,雪夜是個很好的老師,冰炎一點也不擔心自家孩子會把成果給弄壞,這個成果可是讓夏碎和千冬歲很訝異。

和千冬歲交流差不多後漾漾爬到冰炎的懷裡,這個習慣從嬰兒時期到現在都沒有改變,冰炎自然會把漾漾給抱好,然後繼續和夏碎聊天,喝完熱可可後漾漾靠在冰炎的懷裡打瞌睡。

兩個孩子玩耍過後肯定會很累,冰炎和夏碎會把他們抱在懷裡,看見心愛的孩子睡著之後他們才可以討論一些比較無法透露的事情,如果孩子們還醒著的話,他們可不好說。

「千冬歲真的很喜歡漾漾。」夏碎摸摸懷裡孩子的頭。

「比想像中的還要喜歡。」冰炎只是這樣說。

「那件事情你打算怎麼處理?漾漾的能力比我想像中還要強大。」夏碎知道現在有很多人會想要奪取漾漾的力量。

「鬼族那邊的確是有人打褚的主意,安地爾叔叔正在想法子要怎樣處理。」冰炎雖然不喜歡安地爾,可是很佩服他辦事的能力。

「沒想到安地爾會這樣好心。」夏碎對於這點多少有些訝異。

「上次和爹爹打賭輸了,所以只能認命。」在冰炎心中凡斯才是最強大的人。

夏碎一點也不意外冰炎的答案,凡斯的確是妖師一族中魔女能力最強大的人,總是有辦法把人踩在腳底下,安地爾當然也不例外,加上冰炎背後還有焰之谷以及一個魔女特殊組織無殿的存在。

相信漾漾在冰炎和這些人的保護之下不會出事情,雖然他們和人類有些不同,只是有些心懷不軌的人類會想要抓他們,因此他們才會很小心的在人類世界當中生存,有能力的魔女幾乎不靠近人類的村落。

當然魔女和人類也有命定之人,相愛會生下混血兒,白玲慈和褚項以及然的父母親就是這樣的結合,冥玥和漾漾就是魔女和人類的混血,只是沒想到漾漾的能力會這樣強大,但是他們一家到底是發生什麼事情這點誰都不知道。

只是這場滅門血案到底是怎樣發生沒有人知道,這麼久沒有消息他們就知道這些人肯定是死亡,那時候然和冥玥是怎樣帶著還是嬰兒的漾漾逃出來,畢竟他們那時候只有三四歲而已,也許是大人們把他們藏好引敵人離開也有可能。

「還是找不到慈夫人?」夏碎知道漾漾的身世。

「找不到,爹爹已經不抱希望。」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到底是誰會犯下這樣的滅門血案,畢竟這樣的血案真的很少見。」夏碎也感到很疑惑。

「不知道,冥玥和然已經沒有印象,爹爹他們也不想要強迫他們想起來。」冰炎早已經不想去想那麼多。

「占卜顯示出來是找不到,看樣子老天是不想讓你們找到人。」夏碎可是占卜的高手。

「無妨的,我會好好的保護好褚,長大後會和他在一起。」冰炎不會輕易的放手。

「我可是很期待未來的一切。」夏碎微笑的說著。

「我也是。」冰炎也很期待未來的一切。

夏碎硬是把冰炎和漾漾留下來吃晚餐,千冬歲很開心可以和朋友一起享用晚餐,對於好友這樣做冰炎沒有多說什麼,這是千冬歲的希望夏碎就會達成,自己也會是這樣。

午睡過後千冬歲和漾漾當然又開始繼續玩在一起,兩個孩子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可以聊天,冰炎和夏碎則是討論一些事情直到晚餐時間,漾漾很開心可以和千冬歲一起吃飯,和好朋友一起吃飯是很開心的事情。

對於今天的晚餐冰炎一向沒有太大的意見,他本人不太挑食,有什麼吃什麼,漾漾只要有點心就會很開心,夏碎肯定會準備日式點心給他吃,畢竟他的弟弟千冬歲很喜歡吃日式點心。

「漾漾,我跟你說喔!哥哥做的點心很好吃,他會準備給你吃。」千冬歲很認真的告訴漾漾。

「真的嗎?我好期待,謝謝你,千冬歲。」漾漾聽見有點心可以吃馬上高興起來。

「看樣子我今天真的要準備飯後點心。」看見漾漾開心的樣子夏碎可不忍潑冷水。

「你不要準備太多,太寵他小心以後都要做點心。」冰炎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好友。

「冰炎,你知道嗎?我一點也不介意,漾漾很可愛。」夏碎自然會寵漾漾。

「隨便你。」冰炎對此無法說什麼。

除了千冬歲以外夏碎也很寵漾漾,這點冰炎很清楚,每次看見這樣的情形他都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自家孩子太過可愛會讓很多人寵愛他,沒想到弟控的夏碎也會疼愛漾漾。

對於兄長疼愛漾漾這件事千冬歲不會計較,他知道夏碎最愛的人是他,自然一點也不擔心,知道夏碎個性的人知道他最寵愛的人是他的弟弟千冬歲,這對兄弟是少見的命定之人。

夏碎和千冬歲是東方古老的魔女後代,今天的晚餐當然是東方的料理,看見豐盛的料理漾漾迫不及待想要吃,冰炎摸摸他的頭要他注意一點,當開始吃晚餐的時候漾漾開心不已。

「你老家的料理?」冰炎看見桌上的料理感到很訝異。

「對,吃吃看吧!」夏碎微笑的說著。

「漾漾,你要多吃一點,哥哥做的料理很好吃。」千冬歲開心的告訴自己的好友。

「好。」漾漾開心的吃著今天的晚餐。

對於好友的身世冰炎大概知道一些,夏碎和千冬歲是同父異母的兄弟,父母親早逝的關係家主位子被人奪走,為了不讓弟弟捲入家族糾紛裡面,夏碎乾脆帶著弟弟離開家鄉。

遠走他鄉的夏碎無意間認識到冰炎,才在這個屬於魔女的小鎮落腳,這也是為什麼千冬歲和漾漾會成為好朋友,兩個孩子幾乎可以說是從小玩在一起,少了負擔的夏碎很樂意在異鄉撫養弟弟長大。

不過夏碎對於冰炎會收養漾漾這件事感到很訝異,也知道漾漾改變冰炎很多,看見這位好友改變這麼多夏碎很替他高興,能夠讓弟弟千冬歲認識這樣的好友他也很開心。

「夏碎哥哥,謝謝招待,你做的東西很好吃。」漾漾開心的告訴夏碎。

「不客氣,我很高興你喜歡今天的晚餐和點心。」夏碎得到讚美當然會很開心。

「這個給你,千冬歲。」冰炎拿了一樣東西給千冬歲。

「冰炎哥哥,謝謝。」千冬歲很開心可以收到禮物。

「夏碎,謝謝你今天的招待,時間差不多,我和褚該走了。」冰炎告訴自己的好友。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