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下次見。」夏碎知道到了該送客的時間。

離開夏碎和千冬歲的家後,冰炎和漾漾回去自己的家,回到家後冰炎帶著漾漾去洗澡,玩了一整個下午漾漾開始有些累,冰炎知道小孩子的體力已經不甘負荷,自然要帶著他回家洗澡睡覺。

自己該和夏碎商量的事情他們兩人已經商量的差不多,如果有事情他們兩人會去處理,或許某幾天會把寶貝孩子送到賽塔那邊,有需要的話冰炎還會親自跑一趟無殿看看自己的師父們。

教導自己使用能力的師父傘很喜歡漾漾,這點冰炎很清楚,偶爾也會教導他一些知識,甚至會教導漾漾使用自己的力量,這也是為什麼米納斯才會這樣早顯現出來,只是顯現的時間並不多。

「亞哥哥,晚安。」漾漾躺在床上後說出這句話。

「晚安,褚。」冰炎會在漾漾的額頭上落下一吻。

每天晚上冰炎都會給漾漾一個晚安吻,這樣親密的動作他很少會做,只有和自己最喜歡的孩子做,偶爾會親吻自己的寶貝妹妹,不過最常親吻的人就是現在躺在床上的寶貝孩子。

對人冷冰冰的冰炎大概只有對漾漾和家人會比較不冰冷以外,其他人他從沒有給那些好臉色,即使是身為他朋友多年的夏碎也是一樣,冰炎很少會給這位了解自己的朋友好臉色。

即使如此夏碎根本不介意,總是會想辦法調侃自己的好友,冰炎常常被調侃實在是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雖然自己偶爾會調侃回去但是還是老是被吃豆腐,夏碎最喜歡做這樣的事情,冰炎拿他沒辦法。

「雪。」冰炎的聲音緩緩的從傳送器中傳出來。

「嗯?亞哥哥?」正在看書的雪夜拿起傳送器微笑的說。

「這幾天我想要回去師父那邊,妳可以陪我回去嗎?」冰炎知道妹妹也是無殿指導的孩子。

 

「是可以,亞哥哥怎麼突然要我陪你回去。」雪夜對此感到很疑惑。

「老太婆太煩人了,我需要妳幫我照顧褚。」冰炎想起扇就感到很傷腦筋。

「我知道了。」雪夜大概知道冰炎的意思。

把東西收好之後雪夜看著手上的鈴鐺,重新把手上的鈴鐺綁回頭髮上,隨著微風吹起鈴鐺的聲音清脆的響起,美麗的月色似乎是昭示著未來的日子是多麼的美好,可是偶爾烏雲壟罩著會讓人覺得有些擔心。

冰炎有些事情要和傘商量,關於寶貝孩子身體裡的力量,雖然凡斯總是說不要去管褚項、白玲慈夫婦的事情,然的父母親白陵夫婦的事情,但是冰炎總是想要問問自己的師父。

其實冰炎隱隱約約覺得這個問題不會有答案,要是真的打破砂鍋問到底的話肯定會打亂世界的平衡,所以不管怎樣他還是想要問問,是否有答案都無所謂,至少讓自己有一個底,

『唉……亞哥哥果然還是很想問慈姑姑他們的事情。』雪夜看著窗外的月色感到很無奈。

妖師一族的魔女大家很清楚漾漾的身世,不過一直查不到為什麼冥玥、漾漾、然他們父母親的事情,儘管已經找了這麼久的時間,但是一點也沒有消息,五年的時間早已經抹滅大家的希望,自然不會再去探討。

雖然也有人試著讀取冥玥和然的記憶,可是關鍵性的記憶還是沒有辦法看到,當初到底發生什麼事情到現在沒有幾個人清楚,而且他們相信白玲慈、褚項等人大概已經凶多吉少。

占卜沒有結果就讓凡斯不打算繼續下去,時間到了總是會知道這些事情,況且凡斯也不想要強迫自己的寶貝孩子們,不想要強迫冥玥和然,他猜測大概是重柳族的關係才會變成這樣。

「我不覺得亞哥哥問師父他們會有答案,畢竟重柳族做的事情會掩蓋過去。」雪夜對著院子外面的月色說。

「冰炎殿下想要知道答案,就讓他去問,師父他們想要告訴他就會告訴他。」月色下出現一個人影緩緩走到雪夜的面前。

「雷,你覺得會不會發生不好的事情?」雪夜看著眼前的人問著。

「不會發生任何不好的事情,妳要相信漾漾。」雷擁抱自己最愛的女朋友。

月色下男人的身影是雪夜的男友,是魔女之森兩位管理者的孩子,偶爾會來妖師一族找自己的女友,他們兩人感情真的很好,不會因為自己的身分而改變他們兩人的感情。

冰炎想要做的事情其他人不清楚,雪夜也決定支持自己的兄長,其他的事情就不要去想太多,有些問題是需要代價的,這些代價是否要支付就要看那些人的想法,無殿的管理者們會好好地告訴冰炎。

或許去過無殿之後也可以去拜訪一下賽塔和安因,有些事情不需要太過探究,以後總是會找到真相大白的一天,既然冰炎想要去問,就看看對方到底會給予什麼樣的答案。

第二天早上冰炎幫漾漾打理好,吃過早餐後他們搭上馬車去無殿,看見這樣的情形漾漾感到很疑惑,他不知道冰炎要把自己帶到哪裡去,似乎是有事情要辦理的樣子。

「亞哥哥,今天要去哪裡?」漾漾好奇的問著冰炎。

「去無殿。」冰炎伸出手摸摸漾漾的臉頰安撫他。

「去找傘爹爹嗎?凡斯爸爸知道嗎?」漾漾聽見冰炎的答案感到很好奇。

「我有事情要找傘師父,爹爹不知道,但是雪會陪我們。」冰炎摸摸漾漾的頭。

聽見冰炎說的話漾漾乖乖的點頭,無殿的傘可是把漾漾認為自己的義子,在漾漾的心中他可是和凡斯有一定的地位在,冰炎安撫好自己的寶貝孩子之後,他只是看著窗外,有些事情他很想要知道答案,只是他知道不會有答案。

到達無殿後冰炎抱著漾漾下了馬車,看見妹妹和雷在門口等待他們沒有多說什麼,傘、鏡、扇無殿三位領導者知道他們會過來,看見他們似乎不是那樣訝異,扇看見漾漾馬上開心地去抱他。

傘看見冰炎過來大概知道對方是想要問什麼,鏡什麼話都沒有說,扇反而是很開心可以和漾漾一起玩,雷和雪夜並不打算多說什麼,只是陪著扇和漾漾一起玩,讓傘和鏡去面對冰炎。

讓睿智的兩人去幫冰炎解答,扇抬頭看著丈夫和閨蜜帶著冰炎離開沒有多說什麼,漾漾抬頭看著自己的義母,似乎想要問什麼卻不知道要說什麼,雪夜摸摸漾漾的頭不去多說什麼。

「那孩子還是想要問漾漾父母親的事情?」扇捏捏漾漾的臉頰。

「是的。」雪夜不知道要說什麼才好。

「答案,還要很久才會出現,現在著急也沒用。」扇變了一個魔法讓漾漾眼睛為之一亮。

「亞哥哥總是很急,他太想要知道答案。」雪夜看見雷和漾漾玩起丟球遊戲。

「那孩子不管經過多久還是一樣,老是這樣急驚風,凡斯都不急他急什麼。」扇揮揮自己的手後無奈的說。

「嘛!誰知道呢!」雪夜微笑地和漾漾、雷揮手。

「那個臭小子到底像誰啊!」扇拿起扇子開始搧風。

冰炎出來之後看見漾漾玩得很開心,自己果然沒有得到想要得答案,傘聽見自己想問的問題也沒多說什麼,看見寶貝孩子玩瘋的樣子也不好多說什麼,每次給扇帶都會變成這樣。

無殿三主扇的個性很像小孩子,總是會容易和其他孩子打成一片,每次都是扇陪著他們玩耍,然後傘和鏡教導他們魔法,當然在玩耍中學習魔法也是很好的方式,可以讓漾漾學到很多東西。

鏡看見自己最疼愛的徒弟當然會拉著雪夜的手說話,傘則是看著妻子和漾漾一起玩耍,雷和冰炎不好多說什麼也沒多去過問,當扇玩到開心不已之後才會大家坐下來一起吃東西。

「今天就留下來吃飯,別去擔心漾漾,他會成長很好的魔女。」傘只是這樣告訴自己的徒弟。

「謝謝師父。」冰炎很感謝傘這樣告訴他。

「冰炎太過心急了,妳可要好好的教導漾漾。」鏡拉著愛徒的手告訴她。

「我會的,鏡師父。」雪夜當然會好好的教導漾漾。

午餐一起留下來吃飯,漾漾被冰炎抱著,大家似乎對這樣的情形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開心的吃著今天的午餐,等漾漾吃完之後冰炎才開始吃起自己的餐點,這時候雪夜會讓漾漾吃點心。

無殿的點心很好吃,漾漾開心的吃著自己的點心,臉上的笑容讓人看了會感到很幸福,冰炎看見他的笑容也會很開心,雷偶爾會逗弄可愛的漾漾,傘、鏡、扇看見這樣的情形微笑。

去過無殿拜訪過後冰炎和漾漾回家,回到家漾漾開心的抱著自己的寵物,冰炎微笑的看著這樣的情形,經過師父們的解說之後自己也不再去探討那麼多,只要看見自己寶貝孩子長大就好。

「褚,去洗手準備睡午覺。」冰炎喊著漾漾的名字叫他去睡覺。

把東西收拾好的冰炎沒有聽見漾漾的回答,探出頭看見寶貝孩子已經在沙發上睡覺,抱著自己最喜歡的寵物睡覺,看見這樣的情形冰炎很無奈也不好多說什麼,只是拿起小薄被蓋在漾漾的身上,然後去做自己的事情。

看樣子今天去無殿讓他玩得很開心,不然的話漾漾是不會睡在沙發上,自己也不好叫醒他,乾脆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冰炎可不能把那些事情給落下。

「看樣子我問不出答案來。」冰炎緩緩的說出這句話。

「畢竟占卜不出來的事情也是問不出來。」烽云凋戈並沒有多說什麼。

「是啊!」冰炎也不想要多說什麼。

現在冰炎知道自己只要好好的撫養漾漾長大,看著他長大成為自己的伴侶,其他的事情不需要去想太多,事情總是會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所以不需要太過擔心,專心把心愛的孩子撫養長大就好。

    全站熱搜

    小雪夜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